着笔中文网 > 你好,少将大人 > 第1038章 冤家路窄(第一更求月票)

第1038章 冤家路窄(第一更求月票)

  “怎么不说话?”季上将拍了拍桌子,“你不要告诉我洪康全这报告里面说的都是真的!”

  霍绍恒:“……”

  “绍恒,你有什么苦衷吗?”季上将皱着眉头看向霍绍恒,“当初,我们国家的情报机构只有特勤部,它在国内对付间谍,在国外处理情报,两方面一把抓。”

  “可是特勤部有先天的局限性,因为它是明面上的国家部门,这就足以让它在国外行动的时候受到很大限制,很多时候反应不及时,不能有效的维护国家利益。”

  “因此我和龙议长才提议,由军部出面设立一个新的秘密情报机构,隶属军部,只有对外情报权,在国外拥有比特勤部更多更大几乎不受限制的权利。与此相交换,我们不许特别行动司在国内插手任何国内事务。”

  也就是说,华夏帝国的情报机构,其实有两套班子。

  彼此既互相协作,又互相制衡,同时保证了上面的人有多方面的情报来源,尽量减少偏听偏信的局面。

  而且情报工作如此重要,牵一而动全身,他们这样设置,才更完备。

  霍绍恒点了点头,“如果我们要插手国内事务,必须要得到军部和议会的许可和授权。”

  就像这两次大选出现的“特例”一样。

  霍绍恒眼底闪过讥诮的神色。

  季上将没有忽略他的神情,有些尴尬地说:“你知道就好,所以,你还有什么不能对我说的话吗?——我们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霍绍恒想了一下,字斟句酌地说:“季上将,能写在报告里面的,我都写在报告里面了,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季上将看了他一眼,秒懂他的言下之意,也就是说,剩下的,都是不能写在报告里面的。

  还真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季上将心里一沉,严肃地对霍绍恒说:“绍恒,你要想清楚。如果你真的有隐瞒和遗漏,我很难再帮你说话。”

  在龙议长面前,季上将用自己的人格和军衔誓死保他,但也不意味着他一定要粉饰太平。

  他给他信任和担保,不是因为他是他的爱将和嫡系,而是因为他相信他是一个对国家和军部有重大贡献的人,而且没有做过对不起国家和军部的事。

  如果霍绍恒真的有问题,季上将绝对不会姑息,他再心疼也会把他交出去。

  诸葛亮都能挥泪斩马谡,更何况他呢?

  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国家和军队的利益,季上将分得很清楚。

  霍绍恒也很明白,洪康全闹得这么一出,看来是美国那边动手了。

  特勤部的外勤人员得到的情报,不知道是不是詹姆斯被现了,还是美国中情局惯常的手段。

  他们经常给出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在别国内部搅混水,搞离间计。

  中计的人不一定就是叛徒、卖国贼,也许只是脑子不好使的人。

  可问题是愚蠢的人办起错事来,其杀伤力并不比坏人有意作恶的杀伤力小。

  霍绍恒心念电转,想到了一个人。

  他镇定地说:“季上将,您确定要我把所有东西都写在报告里?不怕引起国与国之间的纠纷?”

  季上将:“……这么严重?”

  “我说,您听着。如果您觉得可以写入报告,我可以把遗漏的这部分加进去。”霍绍恒从容地说,“我美国期间,杀了一个人,就是美国中情局前亚洲情报司司长西恩。”

  季上将倒抽一口凉气,然后很快回过神,兴奋地拍着桌子:“西恩?就是那个曾经被中情局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情报天才?——真的死在你手里?!”

  仔细一查,这人死亡的时间,恰好就是霍绍恒在美国“失联”的那段时间。

  霍绍恒微微颔,眼里跳跃着笑意,“如果您不怕惹麻烦,不怕这件事被人知道,那我就写到行动报告里。”

  从他如何布局,如何接近,再到如何动手,都能原原本本写出来。

  但问题是,从国家层面来讲,他们真的能够接受这个事实?

  因为一旦写入行动报告,那就意味着看见这条消息的不止季上将一个人,以后还会有很多人。

  知道的人越多,泄密的可能性就越大。

  霍绍恒深知这一点,因此对于顾念之“粉红小猪”这一层身份,他也没有想过要一直瞒下去。

  他将那段资料封存,只是为了等待风潮过去之后,再向高层解密。

  但是他和詹姆斯的单向联系,是永不解密。

  果然,季上将沉吟良久,还是摆了摆手,“我明白了。绍恒,我完全相信你。西恩的死,你向我解释了行动报告里面的模糊之处,也从侧面证明,洪康全的人拿到的情报,很有可能是敌人在搅混水,意图离间我们内部机构。”

  “季上将明鉴。”霍绍恒点了点头,“但是龙议长那边,您要怎么交代?西恩的死,由您判断能不能说。如果以后真的被美国知道了,我愿意为国家付出任何代价。”

  “你胡说什么?两军交战,西恩打不过你,是他死得活该。我们曾经有那么多情报人员死在美国人手上,我们有向他们讨公道吗?我们以前是技不如人,所以我们打落牙齿和血吞。现在是他们技不如人,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就该是他们了。”

  季上将越重视霍绍恒,“你放心,这几天,你就在我这里歇着。等那边大选的事情结束了,我再跟龙议长说。”

  霍绍恒摇了摇头,“我还有很多事做。季上将,能不能给我一台可以连线的电脑?”

  他才刚刚抹去了监控软件里面的智能程序,还没有完全还原被智能程序隐藏起来的数据。

  正好趁龙议长让季上将对他“隔离审查”的时期,专心致志在这里寻找那些隐藏数据。

  ……

  这一来,洪康全精心策划的行动,几乎是无疾而终。

  他没有拿到中央控制室的控制权,更没有机会抹去监控软件里面的智能语言指令。

  霍绍恒应该已经现了监控软件的问题,但幸亏美国那边反应迅,一场网络战,大大阻碍了霍绍恒还原数据的可能性。

  现在他又被季上将带走,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但只要不接触中央控制室,他应该就还是安全的。

  洪康全摸了摸后颈的定向标芯片,脸色黑如锅底。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出卖国家,他只想得回属于自己的荣誉和权力。

  ……

  顾念之这两天都没能跟霍绍恒联系,听了阴世雄的话,知道霍绍恒可能去出任务了,她才略微放了心。

  不过一个人在家里待着也没意思,她决定还是去议会上院,继续做龙议长秘书处的实习生,积攒点经验。

  何之初见霍绍恒对顾念之那天晚上的事情隐藏得很及时,美国那边的人还是一头雾水,他也就没有反对。

  因为已经在家里歇了两天,她脸上的伤口按常理应该“好”了,因此她没有再戴口罩,就这样去上班。

  杨特助还在“放长假”,新的接替杨特助的特别助理姓庄,他们都叫他庄特助。

  他比杨特助还大两岁,早就结婚了,孩子已经上小学。

  庄特助为人特别谦和,平时在议会跟大家相处也很和气。

  他和杨特助是同一年来到议会上院秘书处,但后来杨特助比他能干,升的也比他快。

  但在秘书处里,除了杨特助,也就是他了。

  顾念之来上班,庄特助连忙迎上去,关切地问:“小顾,脸上的伤口都好了?”

  他看了顾念之一眼,现她脸上的肌肤白里透红,粉嫩细腻,一点都看不出那天被打得红肿破皮的样子。

  应该是全好了。

  顾念之点点头,含笑说:“好了,谢谢庄特助关心。”

  “没事就好。”庄特助松了一口气,也笑着说:“你这样的小姑娘,如果因为这件事被毁容了,我们都不会放过那个姓曹的言人!”

  “庄特助您这样说我太高兴了。我还担心我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被人欺负了也是白欺负呢。”顾念之弯了弯眉眼,对庄特助也十分客气。

  庄特助笑着跟她寒暄几句之后,就领她到另一个地方,那是一间半独立的小办公室。

  办公室的一整面外墙都是玻璃,可以看见大厅里的各个小工作间。

  顾念之又惊又喜,这是有自己的私人办公室了?!

  庄特助笑着解释:“龙议长把你交给我,说你是法律方面的专才,我想了一下,我们秘书处确实有些法律方面的事务需要专人处理。但这些法律文件都有一定的保密性,不能放在大厅里。虽然你是实习生,按常理没有自己的私人办公室,但你的工作特殊,所以我就请示了龙议长,给你安排了这间闲置的小办公室,以后那些法律文件就给你放到这里,你注意妥善保管。”

  顾念之在心里赞叹庄特助会做人,明明是给她优惠,还拿出一副不得不如此的态度,表明自己并不是“以权谋私”。

  不过话又说回来,做法律方面的事务,确实是顾念之的专长,也是她的兴趣所在。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一辈子秘书。

  庄特助给她安排好办公室之后,又带她去见龙议长。

  结果在龙议长门口,看见了几个穿着藏蓝色西装的高大男子,簇拥着一个身材稍微矮一点的粗壮男子,那男人身边还站着一个身姿娟秀的女子,正是谭贵人。

  庄特助忙上前一步,对那矮一点的男人说:“洪部长,我能帮您什么忙吗?”

  那男人回头看着庄特助,有些不耐烦地说:“我和谭小姐都是龙议长约来的,这时间都快到了,可龙议长好像还在开会。”

  他看了看手表,有些烦躁。

  他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

  顾念之眸光轻闪,洪部长?

  她在脑海里迅把内阁所有部长的姓名过了一遍,想起来唯一一个姓洪的部长,就是特勤部的洪康全。

  正是谭贵人说的出主意让霍绍恒去美国救她的人……

  可洪康全为什么会和谭贵人一起出现在议会上院?还说是龙议长约他们来的?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

  提醒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七点第二更。亲们表急,明天再三更哈~~~

  ps:感谢盟主大人“霁鱼儿”昨天打赏的五万起点币。感谢盟主大人“enigmayanxi”昨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感谢“Beth1211”亲昨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

  再ps:情报机构都是有对外功能的,俺没想到有些亲对这些机构不太了解,所以略微科普了一下。华夏帝国的情报机构其实不少,这里简化成两个机构,是经过艺术加工的。

  么么哒!
  浏览阅读地址:/nihaoshaojiangdaren/7728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