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十章 墓葬开启

第十章 墓葬开启

  逸尘也从围观的人口中知道,持枪的那个五大三粗的青年叫陈自泰,是天云城陈家家主陈凤秋的小儿子,而陈凤秋便是刘石村刘东的干爹。

  看到陈自泰的实力修为,逸尘觉得和他交手,虽不敢说稳胜,但至少不会落败。

  只是那三位陈家长老,却不是逸尘所能敌的。逸尘心中最大的仇家便是陈家,他想报仇现在还不是时机。

  那边枪来剑往,战至二十多会合,虽未分胜负却已看得出高下了。

  陈自泰大汗淋漓气喘如牛,满脸通红虎目圆瞪。古云一袭白衣气定神闲,剑法灵巧收放自如。

  下一刻,古云趁陈自泰体力消耗行动稍缓,瞅准机会一剑刺中对方左边肩膀,陈自泰大叫一声,退后一步,随即忍痛挺枪再刺。

  古云一招得手毫不留情,纵身跃起挥剑一劈。陈自泰枪已刺出收手不及,见剑直往脑门劈来,避无可避,眼看要命丧当场。

  “嚓啷啷——”

  千钧一发之际,一柄长剑从两人中间刺出,正碰上古云下劈的剑,两剑相交发出清脆的声响。

  古云手臂一麻虎口震裂,朝后连退数步,长剑脱手,喉咙一痒,一口鲜血喷出,双腿一软坐倒在地。

  却是陈家客卿贝塔,见陈自泰受伤,挺剑上前,只是随意一击,便已重创古云。

  “贝塔,你敢!”玄天宗内门长老玄通断喝一声,提剑挡在古云身前,截住贝塔,旋即战在一处。

  双方另几位长老也不甘寂寞,飞身加入战团,于是五位将级高手一片混战。旁边围观者赶快退后,唯恐被剑气波及,造成无妄之灾。

  逸尘却朝前挤了挤,站在第一排,他从未见过如此多的将级高手在一起交锋,机会难得不可错过,竟然忘记了危险。

  “砰——”

  玄天宗内门长老玄清与陈家客卿希格玛对了一掌,一声巨响,整个山坳都震了一下,掌风扩散开来波及四周数十米范围,逸尘感觉脸上像被刀割,出现了几道细密的伤口。

  而对掌的两人反应有所不同,希格玛胸口一闷连退了三步,勉强定住身形;反观玄清却只是整个人稍稍晃了晃,随即稳住。

  明显是希格玛吃了大亏,他强忍着才没吐出血来。

  也难怪,玄清修为已达战将九品,只差半步便可迈入帅级。希格玛毕竟才战将六品,差得太多。

  修为达到战将级以后,相差一级强弱立判,除非用战技弥补,或者有特殊体质,方可越级挑战。

  见希格玛处境艰难,陈家另一位长老赶紧过来帮忙。

  这样一来,玄清便以一敌二,对方这位长老叫陈亚,修为也在将级六品,和希格玛相当。

  一位将级巅峰对阵两位将级六品,一般是稳占上风的,然而希格玛二人一起共事近二十年,彼此知根知底,配合起来十分默契,一攻一守一张一弛。

  如此一来,玄清虽还略占上风,但要想赢下来也不是三招两式就能解决的。

  双方拳掌交加,打得昏天黑地,每一次碰撞都有地震的感觉,即便是战师五品修为的修武者,被这种沉闷的带着威压的碰撞声波及到,当场就会昏死过去。

  而玄通与贝塔的战斗看起来就斯文多了,玄通一袭白袍身形飘逸,贝塔一身劲装剑走龙蛇,彼此修为相仿均为将级七品。

  刚才贝塔一剑便让古云遭受重创,那是因为差别太大,督级四品与将级七品简直是蚂蚁和大象的区别。

  但现在对手是玄通,同级修为之间的战斗必须全力以赴,不能有半点分心。

  双方都是小心翼翼,互探虚实,长剑一触即分,看似轻松,实则凝重。

  力之所至凝于剑中,长剑周围形成一圈淡淡的光芒,随意一挥,附近十米以内风刃如刀,逸尘脸上隐隐感到一阵刺痛。

  这是第一次亲眼目睹将级高手过招,而且还是五位其中甚至有一位无限接近帅级,逸尘非常兴奋,想那古云督级四品,若在平时也是一等高手,今天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逸尘甚至有点同情古云了,毕竟他们有共同的仇家,敌人的敌人能否做朋友呢?逸尘忍不住把目光转向古云,却发现……

  五大将级高手正全神贯注,打得难解难分,旁边却有意外发生。

  原来肩部受伤的陈自泰看到古云坐在地上,似乎伤得很重,他慢慢的靠近古云。

  通过与古云交手,陈自泰明白,四年前输给古云,或许是轻敌之故,而现在输的可是明白清楚,而且差距是越来越大。

  俗话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此刻的陈自泰便是这种心态,趁你病要你命,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陈自泰露出一丝狡诈的神情,右手提枪对准古云咽喉就是一刺。

  这一枪刺出的速度飞快,如同一条鬼魅黑影破空而去,直取古云。

  古云此刻仍坐在地上运气疗伤,他刚从身上储物空间取出一粒丹药服下,根本没想到有人偷袭自己。

  一抬头,枪尖呼啸而来,离自己已不到五寸,仿佛闻到了一股血腥之气,自己的咽喉即将被洞穿,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嘭——”

  “啊——”

  突然一团灰黄色约有鸡蛋大的什么物件,正打在陈自泰的额头上,随即不见踪迹。

  陈自泰惨叫一声,手捂左眼往后一仰倒了下去,血顺着指缝流出来,他的左眼估计已经报废了。

  长枪也从古云咽喉三寸处偏出,跌落在旁边的地上。

  古云正要闭眼之际,变故已经发生,瞬间局势逆转,现在是陈自泰躺在地上打滚嚎叫,显得痛苦之极。

  五大将级高手也停止了战斗,回到各自原来的位置。玄清忙着给古云疗伤,陈亚急着查看陈自泰的伤势。

  “少爷,怎么了?谁伤的你?”眼见着陈自泰左眼报废,陈亚非常着急,他是陈家自己人,不像贝塔和希格玛是客卿身份。

  陈自泰受伤他无法向家主交代,而且是谁下的手都不知道。

  于是陈亚转身向对面围观者,大声说道:

  “是哪位高手伤了我家少爷,我们天云城陈家跟阁下有什么过节,请说出来,我也好回去向家主汇报,由家主他老人家决断。”

  “……还有谁看见了也请告诉我,若不说出来,以后被我们查到,那阁下便是我们整个陈家追杀的对象。”

  这么说的目的很明显,首先他们不知道凶手是谁;其次是表明身份,要是有谁看见了,就告诉我们,陈家是不会让你吃亏的;第三我们陈家是不会放过凶手的。

  其实陈亚的目的很简单,找到凶手,要是能对付就将他宰了,要是太厉害也没关系,回去告诉家主就行了。

  但是,没有人承认,也没有人告发。

  陈亚奇怪了,难道是世外高人出手太快,没人看见。

  可是按照陈自泰受伤的情况,下手之人修为最高也到不了将级水平,否则陈自泰脑袋早就碎了。

  应该有人看见了,可为什么不说呢,很多人想拍陈家的马屁都还拍不上,莫非……那人来头更大,不敢得罪。

  难道说是都城的某个家族……对,一定是。

  或者那人故意压低修为,警告我们不要打墓葬的主意……

  陈亚没有想到的是,逸尘根本不敢出来承认。

  陈亚越想越觉得头皮发麻,回头与贝塔希格玛商量了一下,然后背起陈自泰,离开了山坳。

  就这样走了?

  大家都想不通,堂堂天云城第一大家族,就这样灰溜溜地走了,他们也有惹不起的……

  想想也是,人家神不知鬼不觉就给了陈自泰一下,都没人看见,那才是真正的高手。

  不走又能怎么样,少爷受伤是大事,得赶紧去疗伤。而贝塔和希格玛毕竟是客卿,有行动的自由,他们要留下进入墓葬,陈亚也没办法。

  而贝塔和希格玛还真是没给陈亚的面子,冷漠的看着他们离开。

  逸尘也想不通,土之气那么厉害,居然把陈自泰的眼睛打瞎了,而且还没人发现。

  刚才看到仇家的人心里突然冒出一股杀气,正好陈自泰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古云身上,所以顺手就来了那么一下,却造成了意料不到的后果。

  看来《大五行诀》真的不简单,得好好地修练,相信自己的修为应该很快就有更大的提升。

  最想不通的人是古云,关键时刻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却又没人承认,使得他感谢无门。

  还有那个灰黄色的一团,到底是什么武器,来无影去无踪,好高明的手段。

  古云是聪明人,他明白那人不现身的苦衷,于是当即坚持着站了起来,转身朝后,一抱拳:“古云在此谢过前辈救命之恩,他日若前辈有闲,请屈尊移驾至天云城古家,小辈定当面叩谢大恩。”

  “皇级墓葬开启了,皇级墓葬开启了……”就在大家胡思乱想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令人惊喜的叫声。

  随之而来的是,原本昏暗的山坳渐渐明亮了起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2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