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十一章 鬼气

第十一章 鬼气

  逸尘随着人群向锁云峰的皇级墓葬涌去,只见前面山腰处缓缓裂开一条缝,渐渐向两边扩大。

  片刻后,一道山门形成,呈拱形两米多高,里面看起来很是宽敞。

  人们急不可耐地进入墓葬,逸尘没有去争抢,慢慢地一边打量着周围环境一边往里走。

  进入墓葬,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厅堂,明亮洁净,似乎有专人打扫整理,与想象中的墓葬没有半点相似之处。数千人涌进来居然不感觉有一点拥挤,甚至还显得非常的空旷。

  “哈哈,这哪是墓葬,简直是皇宫嘛。看看,比皇宫还大,就是没有宫女,没有皇后……”

  “这家伙疯了,不知道自己进来是干嘛的,还有心思想什么宫女皇后。”

  “那你说这是谁的墓葬,这么富丽堂皇,却什么也找不到。难道是空的,根本就不是墓葬,而是一座上古的皇宫。”

  逸尘也很疑惑,金甲明明说是苍木墓,怎么会没有尸骨,没有宝藏,没有墓碑,没有铭文,没有……

  连刚才还在的数千人也不见了,而且视觉好像变得模糊,大厅不在了,空间缩小了。

  一阵风吹过,逸尘进入了一个狭长昏暗的空间,他展开意识搜索却发现,原来至少能感应到三四百米的范围竟然被压缩至五十米内。

  这个空间太诡异,在昏暗中有一丝压抑感。

  逸尘知道自己周围五十米范围内不超过十人,这些人仿佛正经历着痛苦的煎熬。

  “弓老,我都快透不过气来,憋死我了。你怎么样?”浪荡四杰中的老焦说道。

  “这里应该是被某种阵法控制,阳气稀薄阴气太盛,我们不要运气,保存体力。”

  弓老好像对这个空间有点了解:“我们往前走,看能不能再找到一些人,大家一起试试能否破了这个阵法。”

  “喂,这位小兄弟。我们一起走吧,这里有些古怪,大家结伴会安全点。”

  弓老朝逸尘招了招手,态度看起来很温和。

  “好吧。”逸尘见弓老四人不像奸诈之徒,再者自己单独行动恐怕有点势单力薄,毕竟人多力量大嘛。

  “我们是浪荡四杰,我叫老焦,这是弓老,那俩是乌虎、巴三。”

  老焦抢先自我介绍:“弓老是老江湖了,有点滑头,总欺负我们仨。我们来这里主要就是看热闹,也不指望得到什么宝藏。来的高手太多,我们谁都招惹不起。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逸尘,也是来看热闹长见识的。”逸尘看老焦性格直爽,不禁对他多了一些好感。

  五人一起慢慢往前走去,偶尔遇见几个人,大家也都结伴而行。

  突然,昏暗的空间中弥漫着阴森的气息,冰凉沁入心扉,带着死亡的威压令人窒息,四周变得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不好,这是鬼气,快运气护住自己的心脉。”弓老连忙提醒大家,他年龄较长,经历也多。

  曾经听说过鬼气若进入心脉,就会控制身体,让人变成行尸走肉,如同僵尸。

  逸尘依言坐地运气抵抗,但鬼气太重仍是压迫而来,肆意侵入他的身体,巨大的压抑使逸尘呼吸困难。

  鬼气在他体内游走,争夺着他的生机。逸尘虽是紧张却并不慌乱,他知道只有冷静才有生存的希望。

  虽然看不见,但周围的恐惧声连连,有人已经无法承受鬼气的侵蚀,神智逐渐迷糊,整个空间被恐怖的死亡气息笼罩着……

  逸尘也在努力地抗争,就在他即将支撑不住的时候,忽然感觉头脑里传来一丝熟悉的气息,随后意念一动,体内日月壶发出轻微的异动。

  进入体内的鬼气像得到某种指令一样,朝着丹田方向移动,瞬间进入日月壶内。

  而外面的鬼气还在侵入,然后源源不断地往壶内聚集,日月壶仿佛很兴奋,不停地吸收过去。

  只是几个呼吸之后,逸尘已经没有压抑感了,鬼气好像只是经过他的身体,并不对他造成伤害。

  莫非……日月壶连鬼气也能炼化,而且看它还有些欢呼雀跃的样子……

  逸尘不再运气,他全身放松下来,整个人充当着一个鬼气传送器的作用,头脑里那丝气息已感觉不到,但日月壶还忙得不亦乐乎。

  这样持续了片刻,空间稍微有些亮光,恐惧声越来越少。周围的人慢慢睁开眼睛,诧异地看着周围。

  明明自己被鬼气缠得透不过气来,似乎都走到奈何桥附近了,怎么又能活过来呢。

  还有,身上的鬼气慢慢一丝一丝的往外冒,化着一缕缕肉眼可见的黑气离开自己的身体,正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大家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狂喜,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自己还活着,这就是最大的幸福。

  “咦,快看,逸尘小兄弟……怎么回事?”老焦发现了不对劲,那一缕缕的黑气居然排着队,有秩序地进入逸尘体内。

  其他人听到老焦的叫声,都往逸尘看去,虽然空间还有些暗,但那缕缕黑气却看得真真切切。

  难道这小子把所有的鬼气都吸过去了,顺便还救了我们这些人的命。

  可是他怎么就能受得了呢,看修为他只不过刚到督级而已。大家相互看了一眼,都露出茫然的样子。

  “老焦,别动!”弓老见老焦忍不住起身要去拉逸尘,赶紧喝道:“现在不要去干扰他,否则就是害了他。”

  老焦被弓老一喝,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却又担心逸尘安危,急得抓耳挠腮。

  这时,逸尘身边的黑气渐渐消失,体内趋于平静,于是睁开眼睛,他刚才听到了老焦和弓老的对话,也看到老焦的猴急相,不禁有些感激。

  自己与这些人毫无瓜葛,只是结伴而行并无责任和义务,难得老焦如此挂念。

  “谢谢焦大哥!谢谢弓老!”

  “逸尘小兄弟,你真的没事,太好了!”老焦跑过来一把拉起逸尘,左看右看,一脸的兴奋。

  另外还有先前遇到的几个人都是满脸狐疑的神色,一个个目光闪烁,有一种想从逸尘身上寻找答案的.。

  “各位,刚才是逸尘小兄弟把我们身上的鬼气吸走,救了大家的性命。很高兴他还活着,我不知道原因。但是不管是为什么,我决不允许有人伤害他,我们浪荡四杰虽不是君子,可也是胸怀坦荡之人。”

  弓老目光凌厉地扫了那几人一眼,朗声说道。巴三乌虎也站到了弓老旁边,以示共同进退。

  “不错,逸尘小兄弟是我们的朋友,要是谁对他不利,那就是跟我老焦过不去。”老焦回身对逸尘说:“老哥欠你一个大大的人情,以后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吩咐一声就行。”

  “焦大哥言重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没想到要救你们,更不知道怎么能救你们。”逸尘很真诚地说,这是实话,日月壶的异动他确实没预料到,但总不能说自己体内还有这件宝物吧。

  “逸尘小兄弟,无论你是否有心,但我们确实是因为你才从鬼门关逃回来的。现在前面还有多少危机谁也说不清楚,但只要我们在,就绝不会让你独自涉险。”

  弓老老于世故,他已经看出来逸尘不简单,他身上一定有宝物,否则不可能吸入如此多的鬼气还生龙活虎。

  虽然修为不高,可年纪还小,才十几岁就已经达到督级水平,已属天才,假以时日必成大器,不经意间就救了我们的命,我们若是交好与他,日后受益无穷。

  在浪荡四杰的强势压迫下,那几人讪讪的笑了笑,其实他们也很清楚,逸尘既然有异物护身,岂是一般人能伤得了的,况且他们只是感到好奇罢了。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去,鬼气被逸尘吸完以后,空间内比原来亮了很多,空气也恢复了正常。

  不多时,众人面前出现了一道石门,大家一起用力,同时撞在石门之上,“轰——”一尺厚的石门应声而倒。

  “这个阵法应该就是为了封住鬼气,现在鬼气没了,所以石门就被我们轻易地打开了。”

  弓老长吁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这墓主想必是被大量鬼气侵袭,剥夺了生机,临死前布置阵法将鬼气困住。由此推断,墓主应该进入过鬼域,而这万年来能自由出入鬼域的只有……难道……墓主一定是苍木道人。”

  “苍木道人?就是那个出入鬼域寻找无极剑的苍木?”老焦第一个回应,却又显得一脸懊恼地说道:“他根本就没拿到无极剑,我们白来了,这里不会有什么宝藏。”

  老焦说得很有道理,弓老也没反驳。

  不错,一个道人又没有拿到无极剑,虽说能出入鬼域,却引来一身鬼气,就算身有异物也不见得是什么好货。待会儿还是快点找到出路离开吧。

  逸尘也有些纳闷,苍木不是有乌蝉衣吗,怎么还会招惹许多鬼气。百思不得其解,他的好奇心更大了,还是想办法找到乌蝉衣吧,那里应该有答案。

  众人从昏暗狭小的空间走出,面前豁然开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