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十六章 初试锋芒

第十六章 初试锋芒

  正在霍宁危急的当口,斜下里一剑刺出,“赤剌剌——”沿着精铜棍的棍头往后削去,棍面的精铜被刮起一层,闪出金黄色光芒。黄脸汉撒手不及被剑尖削到手腕,伤深见骨经脉立断,鲜血喷出。

  “呛啷~~~”

  精铜棍被甩出数丈远,黄脸汉一只手捂着另一只手,满脸痛苦地退到一旁。霍宁压力骤减,不用看也知道田涛到了。

  “哎呀快闪~~~~”

  黑鹰眼见胜利到手,却突生变故。惊叫一声,纵身跃出,仍是慢了半拍,好在未等田涛再次出手他已赶到。

  “一剑惊鸿——”

  空中一股凌厉剑气直逼田涛,黑鹰早已是督级巅峰,若不是上次被袭,现在已是将级一品。浑厚的内力聚集于剑身,爆发出无数杀气,一道道剑风如利刃般飞出散开,使整个林中空间充满压抑恐惧。

  田涛已有准备,不敢硬抗,于是剑走偏锋,待黑鹰剑势下落,速度稍缓,斜剑迎上。田涛现在已经一只脚踏入战将级,他将元气聚集于手腕,暗藏至剑身引而不发。

  “吟——”

  两剑一触即散,旋即进行下一招攻防。双方各展施为,攻守兼备。速度快捷迅速,见招拆招你来我往,几息之间已是数十回合。

  表面上看,双方势均力敌,实则田涛稳占上风,并非实力所致,却是心态不同。

  田涛本来在房中修练,忽听外面人声噪杂,待他出来已不见林雷,问过其他护卫得知突发事端。遂上马追随而去,正赶上救霍宁于险境之中。

  现对阵黑鹰,心里优势极大,一个多月前偷袭大获全胜,信心满满胸有成竹。所以打得是气定神闲,行云流水。

  反观黑鹰,首先过于托大根本就没想到护卫队居然有此等高手,知己不知彼,战略上输了一招;再者数十回合过后,他是越战越惊,对方的身形气势似曾相识,心念电闪之间一种深深的恐惧油然而生,莫非……战时分心,心理上又输一筹。

  好在黑鹰本是强盗出身久经战场,精神力也非常了得,当下凝神静气……

  “桀桀——,原来是你!”

  黑鹰已认出田涛便是那偷袭者,怒意大盛,瞬间变成杀意浓浓:“鼠辈,老子今天跟你老账新账一起算,拿命来——”

  战略和心理的劣势,已被强烈的杀意完全弥补,甚至还有富余。临敌对阵,实力固然重要,但杀意更能改变战局。

  曾遭奇耻大辱连仇家都不知道,那种憋屈让黑鹰痛苦不已。如今敌人就在眼前,黑鹰眼珠子都红了,愤怒屈辱转化为滔天的杀气,滚滚而出……

  “黑鹰,你的鼻梁被谁接起来了,还有胸口上的脚印还在吗?”田涛嘴上调侃,手上毫不含糊,应招出招,快如闪电……

  一般地,剑讲究速度,剑速越快,对方越难招架,这是常规。而这两人战斗近千回合,内力消耗巨大,剑速渐渐慢了下来。

  但两人都没有放弃,黑鹰要报仇,田涛要解围。双方都竭尽全力,兀自不肯放手。

  僵持片刻之后,几乎同时,两人的头顶都出现一道淡白色光环,慢慢地变大直到笼罩住各自身体,两人体内元气增至爆满,经由丹田转而分散到四肢百骸……

  “老大突破了!”

  “田涛突破了!”

  交战的其他人已经感觉到,田涛和黑鹰都在激战中突破成将了。惊喜中带着惋惜,怎么两个同时突破呢,看样子还有的打。

  霍宁这边,虽然腿上有点伤,但对付一个督级三品还是绰绰有余,稳占上风。

  林雷那边可就不太妙了,本来势均力敌,却被一个战师级的小喽喽给搅了局,稍一分神,“哧——”左肩胛处吃了一刀。

  饶是林雷避闪迅速胳膊暂且保住,却也是皮开肉绽鲜血纷飞。

  黑五大喜,旋即一招横扫千军,要将林雷拦腰砍成两段……

  说时迟那时快,黑五一刀发出,忽见一道剑影快如闪电直奔自己面门,由大喜变为大惊,连忙大刀回撤上迎。

  秋雨梧桐——

  剑尖森森,寒光点点,一片肃杀。看似下劈速度不快,黑五却似被定住一般,避让无门,呆呆地看着自己一条手臂与身体分离,掉落地上……

  “嗷~~~~~”

  黑五一声狂嚎,手臂断口之处,鲜血喷出一丈多远,踉踉跄跄,面如金纸,兀自站立。

  “无极三式,太厉害了。”自然是逸尘到了,一招秋雨梧桐,就将督级四品的黑五斩去一臂,威力如此巨大出乎他的意料。况且这只是一把普通的铁剑,若是换成苍木剑甚至无极剑,岂不是……

  逸尘乐了,黑五就苦了,哪里冒出这尊煞神,这是什么级别的战技,一剑就斩我一条手臂,而且我看着不快却怎么也躲不开。

  “阁下是谁?为何趟这趟浑水?”

  黑五心存侥幸,希望逸尘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自己虽失一条胳膊,却有活命的机会。但马上,他就失望了。

  “黑五,别来无恙,胸口那个十字架还在吗?上次你报信有功,我小惩大诫饶你不死,你居然不知悔改还来找死。”

  逸尘递给林雷一颗丹药,然后对着黑五戏谑地说道:“今天就让你做个明白鬼,听好了,我叫逸尘,也是你们要抢的苦主。”

  黑五的心凉了,不是凉,是冰冷,简直是冻僵了。我怎么这么倒霉,上次拿把匕首搞得我手忙脚乱,还给我留了个十字架,现在又使出这么高深的剑法,我还有活路吗?

  “逸公子。。。逸少爷,我错了,饶了我吧。”黑五见逸尘年轻,求饶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你看,我只剩下一条胳膊,以后也干不了坏事了。公子你英俊潇洒,我不值得你动手,你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住口,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酷,我不会给自己留下隐患,你死心吧。”逸尘不屑地看来黑五一眼,随即挥剑刺入黑五胸膛。

  斩杀黑五之后,见林雷伤无大碍,逸尘转身加入战师群,一剑刺出即刺死一个强盗喽啰,横剑一扫一个头颅飞出,风卷残云般不消片刻,将四个战师级敌人斩杀完毕。然后拿出丹药,分给受伤的护卫们。

  另两个喽啰早就不敢骚扰了,正准备溜之大吉,却被林雷手起刀落,一一斩杀。

  随即去助霍宁一臂之力,见林雷加入战阵,霍宁更觉轻松,出手顿觉游刃有余。

  也就十几回合,“嚓~~~~”林雷大刀碰上长枪,发出震聋发聩的巨响,黑炭脸双臂发麻枪欲脱手。

  就听“噗——”的一声,霍宁长剑一刺,结果了黑炭脸的性命。

  逸尘也不闲着,长剑自上而下,将手腕受伤的黄脸汉劈成两半……

  “少爷,幸好你来得及时,否则我们今天难以全身而退。”霍宁终于有时间跟逸尘打招呼了,他一直比较喜欢逸尘,就算前两年逸尘修为倒退的时候也依然看好。

  他有一种预感,逸尘是一个修武天才,天资聪慧,前途不可估量。

  “逸尘兄弟,你突破了,现在是督级几品?感觉已经超过我了,你太厉害了。”林雷被逸尘从鬼门关拽回来,激动得语无伦次:“这些天你到哪儿去了?你那剑法才哪儿学的,威力那么大。是不是有高人指点……”

  “我现在修为应该是督级二品,其他的我们等会儿再聊。”逸尘一时之间无从说起,何况还有一个极难对付的角色没有解决:“我们去帮田大哥吧。”

  霍宁、逸尘、林雷从三个方向围了过来,慢慢靠近黑鹰。就只剩下这一个敌人了,虽然难缠但逸尘仍然觉得大家合力,一定能解决问题。

  黑鹰眼见手下一个个被杀,却无法分身营救,焦急万分。面对田涛,他必须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怠慢。

  对于手下那些人的死,黑鹰倒也没有太多伤心,每一次战斗都有兄弟战死,他都麻木了,他想营救仅仅是因为那些人能为自己卖命。

  其实,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几乎单靠利益维持,若是利益分配不均,自相残杀也时有发生。

  黑鹰为盗多年,恶名传遍天云城。有时也遭到官兵围剿,幸有天云第一家族陈老爷子相助,在官兵到达之前得到消息,屡屡转危为安。而自己抢得战利品,也有老爷子一半,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眼下局势已容不得黑鹰多想,虽然刚才在激战中突破,自己修为又提升了不少,但对手也同时突破,实力不比自己弱。如果就这样僵持下去,自己不敢说稳操胜券,却也不至于会输。

  可是又来了三个督级,一个五品,一个四品,还有一个至少也是二品。以一敌四,毫无胜机。

  黑鹰心一横,既然胜不了,那就逃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老子回去召集人马,再来报仇也不晚。当下拿定主意,瞅准机会——

  “唰唰~~~”

  迅速刺出两剑,不等田涛应招,黑鹰身形一闪,瞬即到了逸尘眼前。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