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十七章 公孙城主

第十七章 公孙城主

  一剑惊鸿——

  黑鹰把突破口放在逸尘这里,不能说他不精明,年纪最轻修为最弱,不选他选谁,柿子要找软的捏嘛。

  而且最好是一击制胜,方能打开缺口,逃之夭夭。所以一出手就是狠招,比起之前对田涛的同一招,力量又大了很多。

  无尽威压滚滚而来,目标锁定逸尘,剑锋所指,寒光阴森……

  逸尘早有预判,他也知道黑鹰若要逃跑,必对自己下手。所以暗借五行土之气,隐匿身形,凝神换位已经闪在一旁。双手握剑,一式怀中抱月往外缓缓刺出。

  黑鹰准备一击即逃,却不料剑到之处人影全无。一愣之下忽觉胸口一痛,急忙运气护体,并挥剑向外一抹。逸尘分明已经刺中,剑尖刺进黑鹰胸口少许,却再也难进分毫,使出浑身力气,仍无建树,仿佛顶在铁板之上……

  这一牵扯也就耽误一息时间,但已经够了,田涛从后面,霍宁和林雷一左一右,三人全部赶到,两剑一刀齐齐招呼过来。

  饶是黑鹰三头六臂,也难逃一劫。作恶多端的黑鹰强盗团团长,好不容易突破成将,却还来不及高兴,就被四人合力击杀,命丧当场。

  ……………………

  天云城,城主府,闪星楼。

  一栋三层小楼,占地面积不大,也就二百多个平方米,周围环绕着数百棵参天古树。

  早晨,阳光透过古树间的缝隙,斜照到楼顶,给整栋楼点缀上点点金光。有风时,金光还会闪烁摇曳,仿佛星辰闪耀,小楼也跟着金光一起摇曳,宛如活物一般。小楼虽不大却极其精致,地处幽静却显现勃勃生机。

  此刻,三楼靠窗的地方,一个中年人负手而立。此人身高两米有余,体态稍胖,方面大耳;一袭绿袍,把本就不算白皙的脸庞映衬得微显菜色。

  他见窗外的楼下不远处有人在焦急地张望,却又不敢进楼,显然是有事需要禀报。

  “卫兵,让马强进来。”中年人吩咐了一声,随即往楼下走去。

  “城主大人,马强有要事禀报。”等中年人下到一楼,马强已经站立在厅内一侧,毕恭毕敬地说道。

  “说。”城主坐到椅子上,慢慢地说了一个字。

  “是。昨天下午,城外五里的一个小树林里,发生了一场打斗。经属下调查,死者是黑鹰强盗团成员,一共十人,黑鹰也在其中。”马强仔细地向城主汇报:“凶手一方有人受伤,但暂时还不知道有没有人死亡,因为没有发现尸体。”

  “谁干的?”城主淡淡地问了一句。

  “很可能是逸家人。”马强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昨天中午,在城南一家商铺,黑鹰手下抢了逸家的釉料,还打伤了买釉料的人。而且城门口卫兵回报说,逸家护卫队十人出城,回来却十一人,好几个人身上有伤。”

  “哦?!”城主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是。城主大人,这件事我们要不要……”马强还没说完,就被城主伸手制止了。

  “死的全部是黑鹰强盗团的人……有没有陈家的?”城主终于说出了一句还算完整的话。

  “肯定没有。”马强知道城主对这件事有很大兴趣,只是不想失了风度才一直端着。“至少目前为止,陈家还不知道这件事。黑鹰强盗团这半个月根本就没跟陈家接触过,所以属下敢断定没有陈家人。”

  “那就好。逸家护卫队多出一人是谁?”

  “回城主,卫兵听见霍宁叫他少爷,可能是逸长春的儿子。”马强搞不懂城主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

  “好了,派人去把霍宁和那个少爷请来。”城主命令道。

  “是,城主。”马强退了出去。

  ………………

  下午,还是这栋闪星楼一层,三个人,城主、霍宁、逸尘。

  “霍宁见过公孙城主。”霍宁恭敬的施礼。

  “晚辈逸尘,见过城主大人。”逸尘躬身抱拳,礼数周到。

  “二位请坐。”城主客气地说道:“请二位过来,是有一事相询。昨天小树林之事,想必是你们所为吧。”

  “确是我们所为。”霍宁将事情复述了一遍,并把陈家与黑鹰勾结在百里森林准备抢劫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城外发生的事原本不是我管的范围,但既然是你们做的,那有些话我要告诉你们。”公孙城主缓缓说道:

  “首先,我公孙宏代表天云城的百姓感谢你们为民除害。黑鹰与陈凤秋勾结,我也有耳闻。前些年我派兵围剿黑鹰,被他屡次逃脱,害得我被国王陛下责怪。后来我只能放弃剿杀行动,就是因为陈凤秋通风报信。”

  其次是关于陈家。天云城四大家族分别是:陈家、古家、卡特家和尤利家。

  多年来暗斗不断,相互牵制,但整体而言,四家实力在伯仲之间。

  这对于官家来说,利用他们彼此制约的心理,管理起来却也轻松。只要让他们维持着相对平衡,就不会发生太大的事。

  这种平衡在二十年前被打破了。古家古梵天失踪,实力大损;陈凤秋的妹妹嫁进都城温特家族,有了强大靠山,特别是近几年,居然和西泽帝国搭上了关系。

  尽管那两位战将高手的修为,还没有达到特别强横的地步,但西泽帝国却是天罗大陆所有势力都不愿招惹的存在。

  加上原本陈家的实力就不弱,此长彼消,强弱立判。

  于是陈家开始强横起来,大有一家独大之势……

  “……你们逸家这些年,把最精美的瓷器都送到城主府,让我在国王陛下面前得到褒奖,而长春兄的利润却少得到三成。这次还差点遭到黑鹰毒手,公孙宏实在是有愧于长春兄。”

  “但是现在黑鹰死了,陈家可能会怀疑你们。而你们目前还惹不起陈家,陈家虽然不敢在城里对你们下手,那样我可以灭了他们,但暗地里使坏却是他们最擅长的。有些事情是城主府也是无能为力,所以你们要加强防范……”

  公孙宏有些忧心忡忡,他和逸长春是二十多年的好朋友,虽然两人修为相差太大却并不妨碍相互的友谊。

  “谢谢城主大人关心。”霍宁知道公孙宏为人正派,对逸家也是照顾有加。

  “算了,不说这个。”公孙宏话锋一转,对着逸尘说道:“逸尘,你今年十五岁是吗?修为竟然到了督级,不愧天才之名。你父亲希望你在我府中多住些时日,你可愿意?”

  “城主大人,我的确想在天云城住上一段时间,参加年后玄天宗的大选。只是住在城主府,怕是太打扰了。”逸尘说道。

  在城主府住着,不仅可以修练,还可确保安全,逸尘毕竟初出远门,经验不足,能有公孙宏罩着,自然是万无一失。

  “没关系。城主府有的是地方,不会打扰到谁的。以后不要再叫我城主,就叫伯父吧。”公孙宏微笑着说道:“你那两位朋友,我也非常欢迎,如果他们愿意,也可以住过来。”

  偌大一个城主府,虽然兵多将广,实力强劲,但像田涛那样的战将高手,公孙宏还是有意招揽的。

  “那就多谢伯父,我回去问问两位哥哥。”随后霍宁和逸尘便向公孙宏告辞,返回悦来客栈。

  “逸尘兄弟,我要尽快回去解救妹妹,就不陪你去城主府了。”

  田涛现在已经突破到将级,与三叔田贵银约定的时间也只有一个多月了。

  他归心似箭,想早点回到妹妹身边。临走时,拿出一个空间戒指,递给逸尘:“这是昨天你们分给我的战利品,还有这颗四阶魔核,我不能要。”

  “田大哥,战利品是你应该得到的,你的功劳最大。四阶魔核是你领的任务,如果你不交任务就是失信,以后我们佣兵团就没活干了。”

  四阶魔核是好东西,也很值钱,但田涛更需要,逸尘说什么都不肯收回。

  “如果不是兄弟你,我这辈子都难突破到将级。你救过我命,还给我升级丹药,你可是田涛的大恩人啊。”田涛由衷地感激逸尘,他拗不过逸尘,还是收下了空间戒指。

  “救出妹妹以后,我们一定成立一个真正的佣兵团,我们三个都是团长,就叫三英佣兵团吧。”田涛觉得只有把佣兵团搞好,才是对自己兄弟三人的最好交代。

  林雷想了一想,还是准备跟田涛去都城,因为他觉得逸尘住进城主府,安全有保障。而田涛那边,似乎不会那么简单,总感觉田贵银没安好心,还是小心为妙。

  “兄弟,我先陪田大哥去。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会在玄天宗大选之前赶回来,为你加油助威,见证你进入玄天宗。”林雷忽然感觉自己有点儿女情长了。

  “两位哥哥,那你们一定要快点回来。”逸尘认识他们一个多月时间,但真正在一起不超过十天,却经历了三次险境,共同进退让彼此成为最好的兄弟。

  经历生死,彼此相助,这是逸尘第一次体会朋友这个概念,心里很温暖,同时也多了一份牵挂。

  分别在即,大家都有些依依不舍。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