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十九章 花草争春

第十九章 花草争春

  “木球还能提高层次,你怎么知道?”逸尘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顿时来了兴趣。

  “我当然知道,我们修练的就是木属性功法。只是起点太低,加上可以利用的资源也少,才会是现在的样子。只能帮你梳理梳理,或者治治病什么的。刚才那个大怪物,是我知道的木属性中最强者。它只要出手,立马就能让木球提高层次。”

  草儿说道:“大哥哥,如果你让我经常吸取玄土灵气,我也能再提高一些的。反正玄土的灵气是吸不完的,你就帮帮我吧。”

  “可以,你只要帮我保密,不告诉别人,随时都可以。”逸尘很爽快地答应,虽然刚刚才认识,但他还是非常喜欢草儿。

  另外,还想多了解一些太岁:“草儿,关于太岁你知道多少?”

  “太岁大部分时间在地下,所有植物都需要吸收大量的土气,用来维持旺盛的生机,这一点与人类不同。修为越高消耗土气越大,也就是所谓的‘木克土’。所以太岁消耗土气的量巨大,也造成我们这些弱小者没有好资源可用。”

  “每个大陆最多只能为太岁提供一万年的土气,你身上的地心玄土虽然精纯无比,但如果让它吸取,估计要不了一千年就干了。……它修练时潜入地下,周围数百里是不允许挖土开矿的,否则就是‘太岁头上动土’,会招致各种厄运和灾难。”

  “……太岁的修为极高,我无法探知。它修练时也会释放出一些木之精华,这些仅仅是提纯时淘汰的含有杂质的木之精华。尽管如此,城主父女却享受到了极大的好处。他们修练的正是木属性功法,所以公孙雅才十八岁,修为已经是督级八品了。”

  “大哥哥,你要是在这练上十年,也会提升很多。但是如果你能从太岁身上得到哪怕是一丝丝纯粹的木之精华,就能一天内从督级升到将级,而且是最安全的提升,没有任何后遗症……”草儿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她虽然修行数千年才能化为人形,但神智却只相当于几岁孩童。所以很单纯,先前得了逸尘的好处,她心存感激,于是就认定逸尘是好人,而且到这里她还没和其他人说过话。

  …………

  天云城,陈家。

  “老爷,有人说黑鹰是公孙宏派人杀的,一个活口也没留下。这几天,卡特家族和尤利家族没有强者出城,古家也没有,而且黑鹰跟这三家没有过节,应该不是他们。”

  陈亚立在一旁,向靠在太师椅上的家主汇报:“另外,逸家那几个人根本不是黑鹰的对手。黑鹰临死前已经突破到战将级了,一起死的还有三个督级中阶。所以,只能是公孙宏干的。”

  “哦。那你说说,公孙宏为什么要这样干?”陈家家主陈凤秋那张干瘦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冷地问道。

  “老爷,前些年公孙宏围剿黑鹰没有成功,被国王陛下责怪。他就怀疑是我们给黑鹰报信,对我们一直怀恨在心,伺机报复。而我们陈家实力越来越强,公孙宏也不敢轻易得罪温特家族,他只能找黑鹰下手。还有一个动机,那就是公孙宏和逸家关系密切,想替逸家出头。”

  陈亚几乎已经认定,黑鹰被公孙宏所杀。

  “嗯……不是公孙宏,他城府很深,绝不会做出这种没脑子的事情,至少他现在还不会和陈家翻脸。更不是逸家,首先是实力不够,其次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黑鹰曾经准备在百里森林伏击逸家车队。”

  “你用脑子想一想,一个实力远高于自己的强盗头子,跟自己又无仇怨,谁吃饱了没事干去找死啊。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这种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的事,你就是不开窍。”陈凤秋真是恨铁不成钢。

  “是我笨。……可是,我实在想不出是谁干的。”陈亚诚惶诚恐地应到:“老爷,您能指点一二吗?”

  “你有没有想过,黑鹰在百里森林外被袭,不可能是公孙宏或者逸家,因为抢劫的事情还没发生,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消息;泰儿被伤,也不是他们,那时他们在天云城;黑鹰被杀,还不是他们,凭逸家的实力还远远不够。”

  陈凤秋分析给陈亚听:“那么,这三件事会不会是同一个势力所为。——这只是直觉,没什么理由。就算跟他们有关,那一定还有一个我们目前还未知的势力,在幕后操纵。”

  “……如果真是那样,就非常可怕了。我们可是天云城第一大家族,不可能没有敌人,但我们不怕,因为在天云城,除了城主府,没人是我们对手。可问题是连敌人是谁都不清楚,怎么能应付?我们算计别人的时候,看到他们憋屈茫然,又莫名其妙惊慌失措的样子,我们是何等开心愉悦,又是何等的志得意满。”

  “现如今,完全反过来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茫然的是我们,得意的却是别人。更何况,这‘别人’是谁,我们都不知道。你叫我情何以堪?”

  “……所以,你再派人把这三件事重新查一遍,不要漏掉任何线索。陈家从来只有暗算别人,现在居然反被别人暗算。”

  陈凤秋情绪激动起来:“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丢人丢到家了!”

  “是。”陈亚不敢搭话,低头退了出去。

  于是陈亚又带人出去溜达了一圈,他已经认准是公孙宏杀了黑鹰,陈自泰的事现在无从查起,何必劳命伤财呢,反正老爷子不会跟在我身边。所以玩得差不多了,再回去复命。

  ……

  “欻、欻、欻”,“嗖、嗖、嗖”。

  草儿口中念念有词,两只小手不停地变换姿势,旋即从她的手上飞出一道道闪烁的法诀和一个个诡异的符印,渐渐地在红绿色光芒的指引下,出现一个占地约有一千平方米的结界阵法。

  这些天,逸尘偶尔见到公孙雅和玉儿,有时学学骑马,也会去天云城玩玩,但更多的时候是跟草儿在一起。草儿活泼可爱,每次吸饱玄土灵气,都会查看一下逸尘体内的五行之气。出来后,也会展示一些技能,与逸尘交流。

  “这就是我布置的花草争春结界阵法,没有隐形。”草儿小手一挥,逸尘就被送入阵中:“大哥哥,看看你能不能把这个结界阵法破开。”

  虽然是隆冬季节,四处苍茫萧条,但逸尘周围出现的却是春花烂漫,清香宜人的景象。

  小草过膝藤蔓缠绕,各色野花竞相开放,花香扑鼻春色满园。逸尘简直是陶醉其中,流连忘返。

  忽然,景色一变。

  小草的藤蔓极速伸长,齐刷刷地伸向逸尘,一根根看似纤弱无比的藤蔓此刻仿佛一条条韧劲十足的绳索,一旦接触逸尘的身体,就立刻缠住不放。

  随后更多藤蔓汹涌而至,将逸尘捆了个严严实实,而且越缠越紧,若是继续下去,很快就会把逸尘裹成一个新鲜大肉粽。

  而那些刚刚还绚丽烂漫的野花,这一刻也宛若一个个接到命令的士兵,所有的花盘全部转向逸尘,同时散发出粉色的烟雾……

  逸尘赶紧拔剑斩断藤蔓,并快速向阵边移动。

  但周围瞬间又聚拢了无数藤蔓,气势汹汹地向逸尘扑来,大有前赴后继之势。逸尘奋力挥剑,加快速度,前后左右四面翻飞。

  转眼间身边堆积了厚厚的残茎断蔓,一路铺向阵法边缘。与此同时,逸尘用意念启动日月壶,将野花散发出的粉色烟雾全部吸收……

  “轰——”

  逸尘祭出土球打向结界,发出一声沉闷的轰鸣声,结界完好如初,没有一丝缝隙。反观逸尘,被结界的反震之力震得胸口一闷,受了内伤。虽只是轻伤,却也很是狼狈。

  逸尘稍微调整一下呼吸,奋力再战。这一次他体内的五行之气聚集于掌心,渗透到剑尖,对准结界刺去……

  “噗~~~”

  轻微的响声传入逸尘耳中,结界被刺开一道细缝。

  有希望!逸尘再接再厉,连续向结界刺出二十多剑。细缝越来越大,慢慢的随着“呲——”的一声,结界消失了。

  逸尘看看身边,依旧是隆冬萧条的景象,刚才的春意盎然已不见踪迹,剩下的只有站在不远处的草儿。

  “大哥哥,有没有受伤?草儿把花草争春的杀气去掉了,应该不会真正伤害到你。你如果直接用剑,早就能破阵了。”

  草儿见逸尘有些狼狈,一脸焦急地说道:“草儿忘记告诉你,这个阵法不能用土属性的功法去破,最好是金属性的功法,因为金克木。你还没有修练金属性功法,所以破起来稍微难一些,还好你想到了用剑。”

  “这个结界用的是最低级的阵法,只是让你感觉一下。自然万物随时随地都能形成结界,结界阵法的属性可以是一种,也可以多种。一般情况下,单属性的结界可以用五行相克破解,多属性的结界则需要分清主次,然后再行破解。当然,如果对阵双方修为差距太大,那就不一样了。”

  “草儿妹妹,你能不能教大哥哥结界或者阵法,一种就行。”逸尘刚才虽然被花草争春阵法折腾得筋疲力尽,但反而觉得有趣。

  花草是自然界中最弱小的存在,如蝼蚁一般,居然也能‘争春’,而且还非常霸道。重要的是,这些还发生在杀气已经去掉的情况下。否则,小爷我就真的被它给困住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