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十一章 熟人

第二十一章 熟人

  这两拳一脚均是瞬间完成,围观者眼前一阵缭乱,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见三位督级一品已然受伤。双手捂着腹部的,单掌按住胸口的,还有一个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受伤的拳头。唯一相同的是,三人眼中都是不甘。

  “怎么可能?我眼花了?还是在做梦?”围观人群的认知被颠覆了。

  一个看起来白皙稚嫩的少年,眨眼之间就将三位督级一品的高手打败,这是怎么回事。世道变了吗?这孩子难道是前世高手转世,还是返老还童?至少不可能是一个才十五六岁的孩子……

  “怎么样,还要再来吗?”逸尘伸了伸舌头,调皮地说道。他其实还没用全力,只是把无极前三式的剑招用到了拳法中,以快制敌。这速度和效果,还是令他非常满意的。

  反观那三位,都是一脸的震惊,外加一脸的恐惧,特别是刘东。

  旧仇未报新仇又添,上次在荒郊野外没人看见,今天却是众目睽睽之下。三个督级一品联手打一个小屁孩,居然一招都没能招架。他想哭,想嚎啕大哭!

  太他妈委屈了,这叫什么事啊。

  我们三个可都排名天云十大青年高手之列,堂堂督级高手,却不明不白输得窝窝囊囊。

  这小子的修为……才几个月,就从师级五品提升到了督级,怎么可能呢。

  可是明明就是督级嘛,这次不是偷袭,没有取巧,那一拳是硬碰硬的实力对抗,他啥事没有,我呢……

  结论是:输得不冤,真的不冤,这就是实力。

  陈雄和波尔更是郁闷,你小子在哪儿招惹这位爷,还我俩跟着吃瘪。如此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羞辱,头是没法抬了。

  特别是陈雄,这位乃天云城第一大家族陈家家主的儿子,陈家小少爷,天云城最有潜质的修武奇才。刚刚十七岁,就已经是督级一品的修为。

  一般人二十岁能晋升督级都属于百里挑一,像刘东二十多了还有求助于丹药,即使这样,也能排进天云青年高手前十。由此可见,陈雄确实算得上奇才。

  当然,他们没法跟逸尘比,逸尘是天才要不是疯癫耽误两年,现在至少督级五品以上;也没法跟公孙雅比,人家刚到十九岁,却早已是督级八品。

  只是公孙雅长期在城主府,出来不多,从未展示修为,所以不为人知。

  见逸尘一副轻描淡写的轻松模样,这三人惭愧不已,嘴上虽不愿承认,心里却已经彻彻底底认输了。就算再来,仍然不是对手,说不定下场更惨。

  “我们认输。”说话的是陈雄,他不像哥哥陈自泰那样草包,却像极了父亲陈凤秋,心里有事不露表面。既然实力不敌,暂无机会,也不愿为刘东再硬撑下去,所以爽快认输。

  但心里却在盘算着,这小子迟早是自己劲敌,若有机会,定然不能让他发展下去。

  陈雄其实还有绝招没用出来,如果展示出来未必会输,但他现在不敢在众人面前显露,当然这个只有他自己心里有数了。

  “那好,刘东,按照你说的规矩,过来从小爷这里钻过去。”逸尘用手指了指自己裤裆,似笑非笑地看着刘东。

  刘东的脸变成了猪肝色,想发怒又不敢,只好硬憋着,脑袋都快要憋炸了。他朝身边二位看去,希望得到一些支持,却发现这二位赶紧转过头去,装着没看见。

  “钻裤裆,钻裤裆~~~~”围观者跟着起哄。

  事实就是如此,你居高临下的时候,阿虞奉承溜须拍马都随之而来;你要是倒霉趴下了,原本点头哈腰的那些人,马上就换了一副面孔,一个个的伸出一只脚,踩在你身上,怎么让你难受就怎么踩。

  身边人尚且如此,何况围观者呢,他们要的是精彩刺激,反正是旁观,死活不关自己事,弱者是不值得同情的。有种你把人家整趴下,你就是老大,你就是爷!

  刘东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那也比钻裤裆强,可是逸尘还两腿岔开等在那里,草儿也跑出来了,歪着脑袋,看看逸尘,又看看刘东,像是很期待似的。

  刘东咬咬牙,认了吧,大丈夫能屈能伸,钻就钻吧。慢慢地朝逸尘走来,虽然真心不情愿,但人在裤裆下怎能不低头。

  刚刚转过头的陈雄和波尔,却又悄悄地转过脸,偷偷地看着刘东;那群旁观者更是一个个伸长脖子瞪大眼睛,生怕错过了这个精彩时刻,整个大街都静了下来。

  刘东终于低着头,弯下腰,准备进行最屈辱的一钻……

  “停。不用了,你走吧。”逸尘双脚并立,淡淡地说。原本想过要极尽所能羞辱刘东,以解心中的恨意。

  但看到他两个所谓的朋友关键时刻装傻,旁观者更是翘首以待,这种冷漠实在让人心寒。

  这世上锦上添花常见,雪中送炭难觅。逸尘小小年纪,过早经历世态炎凉,好在他心中依然保持那份纯真,那份热情。

  他不想助长这种冷漠的人情观念,尽管刘东曾经是那么可恶,此刻又那么可怜,于是他选择了放弃。

  “你……真的放我走?”刘东一脸的不可置信,你等的不就是这一刻么,居然放过我,要换成自己绝对做不到。

  “你有没有觉得我俩像猴子一样在这里表演,让这些人看热闹,高兴了扔几个金币过来,然后我们再给他们鞠躬作揖,谢谢打赏。”

  逸尘冷冷地说道:“今天放你不代表我喜欢你,下次见到可能还会揍你。所以趁着我还没改变主意,你快点,鸡蛋不长脚——滚!”

  刘东总算明白了,如蒙大赦,仍然是弯着腰低着头,飞也似的急逃而去……

  陈雄和波尔也相互搀扶着,有点狼狈的样子,灰溜溜地走了。

  剩下的旁观者们伸长的脖子总算缩回来了,一脸诧异地看着逸尘,仿佛见到一个怪物。这小子脑子进水啦,老子们等了半天,脖子都僵了,终于到了精彩时刻,你他妈的突然就把人给放了。

  不玩就早说嘛,老子们时间也是宝贵的,谁愿意陪你耗着。

  这些人就这么恨恨不平地走了,临走还瞟了逸尘一眼,眼光中竟然充满了浓浓的恨意……

  “大哥哥,你刚才好威风,很多人都夸你。可是你怎么又放过那个大哥哥呢?看他那么嚣张,我都想打他了。”回到了城主府,草儿还惦记着刚才发生的事,显得忿忿不平。

  “草儿,要是有人欺负大哥哥,你会不会帮?”逸尘没办法跟草儿说清楚这个问题,就转移了话题。

  “当然了,不管是谁只要欺负大哥哥,我都会打他。”草儿一本正经地回答。

  “那要是草儿打不过呢?”逸尘继续追问。

  “那又怎么样,我打他跟打得过或者打不过没关系,我才不管那么多呢,反正不会看到别人欺负你。”草儿很严肃地说道:“因为大哥哥对我最好,我也要对大哥哥好。”

  草儿走后,逸尘忽然感到一阵激动,草儿只是一个花草精灵,都知道感恩回报,比那些人强多了。

  ——这大概就是他今天的唯一收获了,于是心情也好了起来。

  “逸尘,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都等你好长时间了。”逸尘循声望去,只见玉儿靠在湖边的小树上,手里拿了跟树枝,很无聊的样子。

  “玉儿,是不是雅姐又骂你啦,来找我诉苦。”玉儿只要被公孙雅骂过,都会来找逸尘玩,顺便诉诉苦。

  “没有啦。今天舅老爷和表小姐来了,小姐陪表小姐说话,就不理我,还把我赶出来了。”玉儿撇了撇嘴,委屈地说道。

  “哦,她们一定是很久没见面了,所以有很多话要说,你就别生气了。”逸尘想安慰一下玉儿。

  “才不是呢。表小姐半年前还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后来舅老爷要去看什么宝藏,她就缠着一起去了。她们讲话还不要我插嘴,没劲。”玉儿仍然在抱怨。

  “她们说什么墓葬啊,打雷呀,还有什么救命恩人的,我也很想听嘛……”

  “玉儿,玉儿,跑哪儿去了。刚才还在啰啰嗦嗦,一会儿就不见了……你们在这儿干嘛?”话音未落,公孙雅就来到玉儿和逸尘跟前,说道:“逸尘弟弟,你不是去天云城玩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雅姐,今天真没劲,跟人家……”逸尘突然停止了说话,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公孙雅的身后。

  那一袭红衫,算不上特别熟悉,却又是一直无法忘记的。

  “咦,逸尘弟弟,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我有那么美吗?”公孙雅觉得逸尘今天很怪异,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见仍无反应。

  只好随着逸尘的目光望去,原来如此。却又忍不住叫了起来:“嗨、嗨、嗨——不是吧,没见过美女呀,怎么……”

  公孙雅忽然不再说话,因为她发现表妹也是呆呆地看着逸尘……

  “是你!”“是你——”对看的两人突然同时开口,都是一脸的惊讶。

  “怎么你们认识?”现在轮到公孙雅惊讶了。

  他俩不应该认识啊,什么情况?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