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二十五章 胜利

第二十五章 胜利

  修为上的差距显现出来了,相差三品,正常情况下是不可逾越的,除非有特别高的战技或者特殊技能。

  虽然这柄剑不是神兵利器,但若由战将级别的武者使用,那威力将是恐怖的,而逸尘的修为是督级三品,还无法把这柄剑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即使是无极三式,在对方连环刀法的屏障前,凭逸尘的实力也是没有胜机。

  既然硬攻不能奏效,那就改变方法。

  战斗中实力是取胜的最主要保障,但实力不仅仅是修为,修为只是基础,更多的时候,对战局的理解和判断,对自己使用技能的选择,以及方法的运用等,都有可能改变结果。

  逸尘单凭武力不能抗衡,但他的智慧和冷静,却超出对方不少。

  一开始急攻三十多剑,发挥自己灵巧的优势压制对方,使对方疲于防守,原本深厚的功力暂时无法展开。

  抢得先机,给自己赢得主动。

  以己之长,攻彼之短,以弱者的身份抢占强者的地位,这也是睿智的表现。

  这种战术,可以在短时间内奏效。特别是双方势均力敌的时候,几乎决定了胜负。

  但逸尘的对手毕竟修为实力俱佳,而且现在已经反应过来,渐渐地,一把刀被舞得虎虎生风,出神入化。

  不仅力大无比,而且刀法精妙绝伦。偌大一口刀,如同杂耍般的在他手中挥舞,砍,劈,削,抹……一应俱全。

  速度,力度,掌握得恰到好处,即便同阶修武者遇上,要想硬碰硬的从中讨得便宜,那也是难上加难。

  实力上的差距是硬伤,逸尘明白正面硬抗无法取胜,迂回侧击也是难以突破对方的森森刀风。

  大汉步步紧逼,使得局势顿时颠倒,被动之下逸尘心念电动,于是——

  红脸大汉在解除了逸尘快如闪电的急攻所带来的束缚之后,终于将自己的实力施展出来,一招巧锁连环已经把逸尘逼得几乎无还手之力。

  眼见着越来越接近目标,那红脸大汉心中暗喜,这场胜利马上就要到手了。他不准备再给逸尘喘息的机会,刀速越来越快,锋芒直对逸尘。

  唰唰唰——

  嘭——

  红脸大汉的大刀忽然间砍到一张无形的网上,反弹的力量使他身体急速倒飞一丈多远,连喷了好几口鲜血,已然受伤。

  “结界阵法。”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红脸大汉猝不及防,一下子就吃了亏。好在伤得不算太重,加上实力强横,只是略微愣了愣神,又一个飞掠回到原本的位置。

  待他稍定心神,仔细观察,虽然没有看到实物,却仍然条件反射般的感觉到,应该是遇到了结界阵法。

  一道透明的结界阵法拦在两人的中间,使逸尘免遭砍杀,但结界在承受对方大刀重击时,产生的反震力,也将逸尘的内脏震伤。虽然看起来像没事人一样,潇洒地站在那里,但心里却是一阵翻腾,比对方好受不到哪儿去。

  少顷,红脸大汉缓缓起身,提刀继续往逸尘这边砍来,还是撞在结界上,但这次没有被弹出去,反而是结界隐约有了一丝细纹。

  虽然凭他的修为还难以破除结界,但由于逸尘布置的结界阵法只是单面挡住进攻,并没有注入太大的能量,而且也不是进攻型的阵法。

  所以对方在攻击结界时,不会遭到能量压制,只有反弹之力。红脸大汉像是对结界有所了解,因此他不用全力冲击,受到的反震力自然会小,而且逸尘也同样会受到反震。

  如此下去,谁的内力雄厚,谁的耐力更好,谁就能坚持到最后。

  逸尘可不想再给他太多的机会了:

  满地风雷——

  长剑横扫而出,掀起一波风雷,地面的泥土随着风势刮起七八寸的厚度,碎裂之后化成漫天细砂,带着无限的威压透过结界,星星点点向红脸大汉洒去……

  这一剑,逸尘倾注了全身的修为,以无极前三式的招式,结合实际的地理环境。其目的并不是以剑刺杀对方,而是利用地面的沙石,激起的雾霾干扰或者侵袭。

  以便造成对方防守不当,再寻隙进攻,以作最后一击,取得胜利。

  那大汉在那兀自砍着结界,没想到对面的进攻居然能透过结界。饶是他反应奇快,也只是提刀护住了胸口,却见这点点星光洒得满脸都是,一阵剧痛传来,他扔掉大刀双手捂住脸庞,痛苦的倒下。

  逸尘透过结界看到,那大汉满脸是血,细砂均匀的洒在脸上,吃进肉里,生根发芽。他那张红脸就像月饼洒满了芝麻,大大小小宛如满天繁星,煞是好看。

  虽然还酝酿着,下一剑该怎么进攻方能取得胜利,但事实上,已经用不着了。

  因为众多的细砂石子砸入红脸大汉的面部,给他造成了巨大伤害,尽管伤不致命,但他已经没有再战的能力了。

  当值裁判举手招来医者,赶紧将红脸大汉抬出去治疗,同时宣布逸尘获得胜利。

  这一战逸尘赢得异常惊险,也耗尽了力量,如果红脸大汉还能支撑几个回合,说不定失败的就是逸尘了。当然,胜负已分,不存在什么如果了。

  他拿出一粒丹药服下稍作调息,便下了比试场地。

  这是逸尘修武以来遇到的最强者,幸亏草儿教会他结界阵法,否则就算用土球内丹,也未必奏效。

  经此一战,逸尘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要想成为真正的高手,还要经历更多的磨练。

  在公孙雅和飘然的陪同下,逸尘来到另一块比试场旁,观看古云正在与对手的最后一搏。

  两人浑身是血,长剑早已扔在一边,如孩童打架般纠缠在一起,你一拳我一脚,打得毫无章法。

  显然这二人已是精疲力竭,是对胜利的渴求是他们谁都不愿放弃。公孙雅一张俏脸紧张得通红,拳头紧握,恨不得冲上去替下古云。

  砰——

  嗡——

  两拳撞在一起,发出‘嗡嗡’的沉闷声,几乎在这一刻,两人将所有的功力都融入拳中。狂暴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比试场的空间,声波泛起的层层涟漪,不断向外扩散,震人耳膜……

  这是双方的倾力一击,当一切恢复平静时,胜负已见分晓。古云在晃动中努力地控制身形,非常艰难但还是站立场中。身上的白色战袍已变成红白相间,有的地方还隐隐渗着血迹。而另一位则是很干脆地摔在场地的一个角落,趴在地上,几经努力却仍是无法起身。

  古云进入了最后的决赛,虽然这一战打得很狼狈,但终究是赢了。

  “古云,你怎么样?”公孙雅终于放下了矜持,径直跑过去搀扶着古云,也不再称呼‘古公子’,而是直呼其名。

  “我没事。只要有你在,我就什么事也没有。”见到公孙雅紧张的样子,古云从心里感到一阵甜蜜,闭上眼睛半倚在公孙雅的肩上。

  …………

  决赛场上,古云对逸尘。

  中午在城主府专职医者的帮助下,二人的伤痛已经治愈,基本都恢复到正常状态。

  两人的神色都非常轻松,经过近十轮的比试,他们都是胜利者,最后的结果已不算重要。

  没有其他决赛场上的压抑,两人风轻云淡,相互欣赏。特别是古云,面带微笑,以一种看待兄弟的眼光,打量着逸尘,丝毫没有面对决赛对手的那份紧张。

  比试场边,公孙雅的神情却比较紧张,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盼望谁取得胜利,无论谁是第一名,她都高兴,也都有遗憾。

  虽然她一直希望古云能够夺魁,那样她就有说服父亲的理由。但是,对于逸尘这个认识不久的弟弟,她又有一种莫名的期待,觉得他应该就是这场比试的冠军。

  以低阶修为跨级参赛,这等勇气已经超越常人,结果也证明逸尘并非好高骛远,而是名至实归。

  飘然没有表姐那般纠结,她只等逸尘取得胜利,而且她对逸尘从心底就有一种相信的感觉。还没开始就相信逸尘一定能赢,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结果不会改变。

  至于古云,那是表姐的牵挂,与飘然无关。

  决赛的观众,比前几场要多出好几倍,偌大的练兵场,几乎黑压压的全围满了,有外面来的,也有前面被淘汰的选手。

  对于众多的旁观者来说,谁输谁赢也不是关键,他们要的是双方各展施为,倾力一搏,打得越激烈越精彩,看得就越过瘾。

  决赛开始的锣声一响,观众一个个都睁大眼睛朝比试场上看去,这是每个阶别的最强者之战。最精彩的战斗即将拉开序幕,最.的部分即将展开。

  另八场决赛已经开打,这是每个参赛者的最后一战,无须保留,全力出击便是。很快,他们各展身手,战在一起……

  可是,古云和逸尘却迟迟没有交手,双方的眼神中都流露出尊重和欣赏,谁也不愿抢先出招。

  底下的飘然和公孙雅在焦急地等待着,这边的观众也伸长了脖子,翘首以待……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