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四十二章 魂场

第四十二章 魂场

  随着两人的深入,光线愈加昏暗,寒气愈加浓郁,逸尘觉得全身一阵发麻,头发一根根竖起来,紧张造成了浑身毛孔收缩,一个个鸡皮疙瘩凸起。

  草儿却是神色自若,好似完全没有受到环境的感染。逸尘暗叫惭愧,虽明知此处怪异,还是硬着头皮向前走去。

  魂场,其实就是万年前兽禽两族争斗的战场,由于战死者太多,尸骨堆积成数万丈高的大山,山脚下又形成了浩瀚的血河。

  后来,人类帝尊将尸山血河全部埋葬于地下,于是形成了一个空无一物的大平原。

  没有生物在此生存,却经常从地下冒出暗色气体,据说那是兽禽两族战死者死后变成亡灵,灵魂无处栖身所发出的怨气。

  怨气从地下出来散在空中,日积月累,竟然能遮天蔽日,将整个大平原笼罩在阴森恐怖之中。

  更有甚者,偶尔还会听见一些如鬼魂般幽叹的声音。如同孤魂野鬼,又似魅影飘零,亦真亦幻,如泣如诉……

  精灵世界的探险者,只要进入魂场深处,就没有一个活着出来,魂场凶险由此传开。

  “大哥哥,我们已经接近魂场的深处,再往前我们恐怕会陷入险境,还是回头吧。你也看见了,这里阴森压抑,根本就不好玩。”

  接近深处,草儿也不如先前那么镇定了,而是有些紧张地看着逸尘,显然不想继续下去了。

  相比逸尘的头一次,草儿对魂场更为熟悉,刚才在外圈,尽管阴森恐怖,但并没有实质性的危险。

  而再往里走,便是曾经的探险者们消失之处,没有人知道里面的情况,只知道那里是有进无出,有死无生。

  “嗯……”逸尘敷衍地应了一声,他此刻的注意力却在前方不远处。

  一棵红褐色大约一尺高的小草,孤零零的长在这片充满死亡气息的平原上。

  说是草还又像是小树,粗壮直立,向旁边深处三根半尺长的枝桠。

  如同血液凝固后的颜色,灰暗而看不出生机,因为只有枝桠,却没有一片叶子,也没有一丝绿色。

  血魂草——

  真的是血魂草,逸尘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激动得满脸通红。

  血魂草生长在死亡之地,吸食沉浸于地下的血精,却又被亡灵怨气压制,长势极为缓慢,人称‘千年长一寸’。

  此草为世间罕见之物,属天材地宝中的极品。别看它生于死亡之地,却是人间救命的宝贝,也是修补乌蝉衣的材料之一。

  按照这棵血魂草的高度,估计已是万年之物,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难怪逸尘喜形于色,连草儿的提醒都没有听进去。

  逸尘几步蹿到血魂草跟前,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抓住血魂草,准备把它从地下拔出来。却不料,用力过后血魂草纹丝不动。

  怎么回事?难道力气用的太少?

  引五行之气于双手,马步蹲稳,两臂一用力——给我起!

  这一次,逸尘卯足了劲,若在其他地方,碗口粗的树也会应声而起,但血魂草却依然不动分毫。

  魂场经过万年的血精和怨气侵蚀,早已将所有生物灭绝,连泥土也变得坚硬如铁。

  血魂草既然能生于此地,自然非同一般,甚至它根本就不是‘生物’,而是真正的死物,它只是血精和怨气凝聚而成的一种结晶体,其本身硬度更是超过泥土的数倍。

  无奈之下,逸尘只有祭出苍木剑。苍木剑虽然削铁如泥,但仅凭逸尘的修为难以将它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而且在遇到伐木魔兽的时候,已经使用过一次。三个月内,无法再行启动,现在能用的也就是苍木剑的锋利了。

  好在苍木剑毕竟是皇者之器,即便在如此坚硬的地面,逸尘一次可以挖开大拇指大小的泥土。

  所以逸尘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几乎体力脱虚,才把血魂草周围的泥土弄开。

  “大哥哥,小心——”

  好不容易拔出血魂草放入日月空间,逸尘总算松了口气,准备离开这个鬼地方。

  却不料,从地下冒出一股浓浓的黑气,瞬间弥漫起来,等草儿的惊叫声发出的时候,这股诡异的黑气把逸尘紧紧地包围住。

  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龙卷风似的强大吸力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桀桀桀桀——”

  阴恻恻的笑声炸雷一般响起,瘮得逸尘全身鸡皮疙瘩。

  只见黑气渐渐凝聚成一个瘦骨嶙峋的老者形象,手爪露出森森白骨,脸部模糊不清,飘荡在空中。

  逸尘举目环顾,这里没有山水树木,也没有花鸟虫鱼,空空荡荡死气沉沉,像是一个巨大的空洞。

  除了这位老者,就剩下身边的有些淡淡的雾气,以及几个不知通向何处的黑色大门。

  “小子,告诉我,是不是魔界派你来到这里。目的又是什么。”老者居高临下以命令的口气说道:“不要试图逃跑,你没有任何机会。”

  “魔界?这里没有魔界。晚辈逸尘,只是无意中经过此地,并无什么目的。没想到惊动了前辈,还请谅解。”

  逸尘暗中活动筋骨,但全身已被禁锢动弹不得,心知逃跑无望,便不做抵抗,客客气气地回答。

  “什么?难道魔界没有占领这里?”老者厉声问道:“你可别骗我!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前辈,我的性命在你手里,怎么敢骗你呢?何况我根本就没有骗你的必要。”搞这么大的动静,还把我禁锢在此,敢情是害怕魔界。

  既然这样,逸尘感觉自己应该没有性命之忧,虽然有些紧张,但并不恐惧。

  “真的?你没有骗我?那我岂不是不能报仇了。”老者虽然还不是很相信,但态度已有所缓和:“那你说说,魔界的情况。”

  “前辈,我只是听说过曾经有魔界,但在一万年前被赶出这个世界,不过魔尊没死,我知道的就这些。”

  逸尘把自己所了解的如实地说了出来:“还请前辈告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嗯,姑且相信你,既然这里没有魔界,那也没什么顾忌。一万年了,你是我唯一见到的活物。今天就跟你说说话,解解闷。”

  这里是万年前的战场,兽族和禽族打了几百年的仗,最后却因为一场天谴几乎死亡殆尽,死在此处。

  活着的时候,双方斗得你死我活不共戴天,恨不得将对方赶尽杀绝,没成想死了却被埋在一处倒做了邻居。

  开始一段时间,亡灵之间彼此仇视,经常发生打斗,虽然这种打斗不再会出现新的‘死亡’,但也是大家泄愤的一种方式。

  很多年后,大家渐渐地厌倦了这种方式,仇恨也慢慢淡化。既然连死了都埋在一起,还有什么不能放开呢。

  于是各自重新思考,本来兽族和禽族之间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果能和平共处怎会招致天谴,造成灭顶之灾。

  “说起来你也许不信,原本的仇敌居然变成了朋友,大家无话不谈。可就是因为无话不谈,却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

  老者以一种哀叹的口气说道:“引发这场战争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大家一直相互指责的贪念导致,而是另有隐情,其罪魁祸首乃是魔界。”

  “魔界一直想抢夺我们的资源,觊觎我们的生活环境,希望利用这里得天独厚的灵气,提升他们的整体修为,去对付强大的人类。以我们兽族和禽族的实力,魔界若用武力征服难度很大,而且必然伤亡惨重,这样也会影响到他们与人类之战的胜败。”

  所以,魔界没有使用武力,而是使用了比武力更为可怕的谋略。他们派奸细散布谣言,兽族听到的是禽族要消灭兽族,统一世界,而禽族听到的却正好相反,说兽族要独霸资源,铲除禽族……

  不得不说,在任何时候,离间计屡试不爽。由于两族之间彼此缺乏信任,而且自以为是,才让魔界奸计得逞。原本只要大家冷静一想,或者有谁主动解释一下,误会就会消除,战斗就会停止。

  但是大家都自以为是,不肯放下脸面,彼此敌视,前后打了几百年,居然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是笨死的。兽、禽两族在这次战争.伤亡数千万,到头来却是中了别人圈套。

  “真是可笑至极……”

  “又是可悲至极!!”

  “更是可恨至极!!!”

  老者的悲伤,逸尘可以感觉到。如果他是人类,那一定是痛哭流涕伤心欲绝,可惜他现在只是飘荡在空中的黑气,虽然聚成人形但终究是看不出表情的。

  知道事情真相以后,悲愤羞愧之余,大家从敌人变成朋友,又从朋友变成了兄弟,同仇敌忾,准备召集所有的亡灵,去找魔界报仇。

  虽然之前两族分裂成很多小族,但这个时候又重新糅合一起,变成一个整体——亡灵族。

  大家空前的团结,信誓旦旦,尽管已是亡灵之体,却也要为自己的冤死讨一个公道。

  “却突然发现,我们被埋葬在地下,多年以来,当时的血浆早已凝聚成精,把泥土变得如同铜墙铁壁,而且血精中暗藏着结界,压制着亡灵……”

  老者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2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