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五十四章 五行血脉

第五十四章 五行血脉

  “随你便。我休息好了,上去吧,飘然还在等我呢。”逸尘想起金甲当时也是这样,便不再坚持,只要别老是‘主人、主人’的乱叫即可。

  寒潭边,飘然仍在焦急地等待着,虽然先前听见有声音说逸尘没事,但连说话的人都没有见到,更是无法知道逸尘目前的状况,心里总是忐忑不安。

  一个少女,独自待在荒郊野外,虽然修为不低,却终究是个女孩,心里难免有些害怕。可不见逸尘,她宁愿蜷缩着躲在岩石旁,也不会独自离去。

  生怕一旦离开,逸尘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搭不上手,将他一个人留在危险之中。

  心里的牵挂,让她克服了恐惧,飘然双眼死死的盯住潭面。希望下一刻逸尘就从水中跃出,来到自己身边。

  直到眼睛酸了,实在撑不住,才稍微眯一下,却又立刻惊起,强打精神注视水面。

  就在这时,寒潭中忽然波涛汹涌,浪花四溅,从波浪中穿出两条人影,落在潭边的地上。

  “逸尘——”飘然风一般地飞掠而至,把逸尘抱在怀里,见他一副精疲力竭的样子,紧张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我没事,打坐一会儿就好了。”看到飘然的真情流露,逸尘觉得心里暖暖地,好像又有点力气了,便想起旁边还有一个:“这是火儿兄弟,这是飘然。”

  “主……逸尘,你还是先恢复体力吧。”与飘然目光接触的时候,火儿稍稍怔了一下,但他并没有说什么。

  逸尘在寒潭边的一处树林里坐下,按照自己练习过的土木金三诀,引五行之气进行修练。

  火儿则在周围巡视,确保逸尘不会在修练的时候受到干扰。

  片刻过后,奇异的事情出现了,逸尘体内好像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把身体周围的五行之气尽数吸入。

  树林附近的空中渐渐形成了一条条肉眼可见的,黄绿红三种颜色组成的气流,汇成一个个圆圈,聚集在逸尘的头顶,源源不断地进入体内。

  这种感觉,逸尘在天罗山脉深处从战师九品突破到战督时曾经有过,但是当时仅仅持续了一刻时间。

  可现在整整一个时辰过去,仿佛才是刚刚开始,体内的容量似乎越来越大,从外面吸入的五行之气如泥牛入海,悄声无息地消失无踪。

  飘然突然感到心里有一丝悸动,仿佛血脉深处被什么刺激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火儿则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不知不觉已是三个时辰过去,天都快黑了,逸尘终于在一声长啸中停了下来,此刻他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这血脉被激活之后,能够容纳和吸收的五行之气比以前多出数十倍。

  哗——

  咔嚓——

  逸尘随意一掌发出,即使天黑也是赫然可见,一股黄绿红三色组成的光芒直射而出,二十米外的两棵碗口粗的硬木杂树应声而断。

  稍偏的几棵树犹如被狂风掠过,摇晃着分向两边。地上的沙尘碎石更是离地而起,变成旋涡状的一片雾霾,瞬即化成一条乌龙呼啸而去,砸得沿途阻挡的树木砰砰直响。

  “好厉害!逸尘,你现在什么级别?应该比我高多了。”飘然一脸惊愕,不可置信地看着逸尘。

  几个时辰前,逸尘不过才战督六品,这还是他在飘然面前毫无保留的修为,否则常人只知道他是四品而已。

  这看似轻轻的一掌,竟能有如此威力,飘然深知自己是做不到的,之前逸尘也同样做不到。

  被刺背魔鳄逼得从瀑布坠落寒潭,出来怎么会变得修为高深莫测了。

  “是火儿帮我激活血脉,我才能突破,应该差不多是战将级吧。”逸尘微笑着说道,同时感激地看了火儿一眼。

  “战将?你现在是战将级高手了?”飘然先是一愣,随即激动得俏脸通红,一个劲的搓着双手,忽而又捏了捏拳头。

  只是半天的时间,逸尘就由战督蜕变成战将,虽然高过自己很多,但飘然依然为逸尘感到高兴。

  “如果你能进一步熟练的掌控五行之气,让吸收的五行之气全部转化为战气,就可以在原有的修为基础上增加两品的攻击力。这就是五行血脉激活后,目前为你带来的好处。”

  火儿在一旁说道:“但是,你以后每次突破晋升所需要的能量,要超出以前很多倍。也就是说,你的实力可以越级打败强手,但修为提升的速度会稍缓,除非你有足够的修练资源。”

  “哪些修练资源?”逸尘心里一动,问道。

  “比如,各种天材地宝,植物精华,丹药……”火儿屈指数来,品种繁多。“以后火儿可以去收集一些,供你使用。”

  “你知道哪里有无叶石纹花吗?”逸尘忽然想起金甲都没有听过的名字,但麒麟是神兽之王,就试着问问看。

  “无叶石纹花,没见过。听长辈们说过,可能出自西芒山一带,属于地宝但不属于修练资源。”火儿想了一会回答道。

  “我需要无叶石纹花,你能不能想办法找到?”逸尘想把火儿支走,在玄天宗自己应该能够应付,并不需要火儿的帮忙。

  很多事情只有自己经历过,才会成长。如果一直靠着别人的保护,那永远也不会长大。

  “好,我先往西芒山方向寻找,不过可能要花费不少时日。”能为逸尘做点什么,是火儿非常乐意的事:“那我马上就出发。”

  “等等,你不是会飞吗,把我俩先送回宗门。”白天出来游山玩水是一件美事,晚上乌黑一片,可是怪吓人的,还是回去安全。

  逸尘先送飘然回去,再回到逸府,火儿临走时交给他一块玉符,紧急时捏碎它可以通知火儿。

  见仆人张伯已经休息了,逸尘没叫他,自己收拾一下后觉得很疲惫,便倒在床上睡了。

  “嘭嘭嘭……”

  “大哥,大哥。”

  一阵敲门声把逸尘惊醒。张伯已经开门,叶龙带着几个兄弟疯了一样冲进院子。

  “怎么了?”逸尘披着衣服,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有点茫然地说道。

  “大哥,不好了。”叶龙气喘吁吁地说:“古云师兄被‘尖锋堂’的人打伤,王丰师兄正带着兄弟们过去,怕是要吃亏。”

  “走了多长时间?”逸尘赶紧穿好衣服,然后拿出两颗药丸说道:“你马上把这两颗药丸送给古云,我这就去。”

  玄天宗内门,宇文府大院。

  刚刚经历一场短暂而激烈的战斗,交战双方为‘尖锋堂’和‘逸盟’,结果‘尖锋堂’大获全胜。

  “哈哈,弟兄们,把这帮不知好歹的混蛋捆好咯。等会儿让他们亲眼看看,那个狗屁盟主是怎么在老子脚下跪地求饶。”

  一位身着白袍,身材高大,面色白皙的青年,正坐在大厅的桌旁。翘着二郎腿,一手捧着精致的小茶壶,轻轻地啜了一口茶,用得意的目光扫了一下门口。

  此人乃尖锋堂堂主宇文锋之弟,战督七品宇文浩。

  门口是王丰等十几位‘逸盟’成员,每人身旁都有比自己修为高的‘尖锋堂’成员看押。

  王丰一大早听说古云昨晚被‘尖锋堂’的人打了,便领着一干兄弟前来,才进院门就被伏击,双方大打出手。

  怎奈宇文浩早有准备,张开大网只等逸盟来钻。所以不消片刻,王丰等人全部被抓。

  “逸盟,什么玩意儿?别以为逸尘那小子得了个外门第一,就有多了不起。跟他后面混,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宇文浩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藐视的眼神,上位者的语气教训这些‘俘虏’:

  “你们十几个人眨眼之间就变成这样,为什么?这就是实力,懂吗?就凭逸尘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居然敢管我们‘尖锋堂’的事,简直活腻了。我就是把你们一个个都打残了,也没人为你们出头。”

  “但是本少爷有好生之德,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谁愿意脱离‘逸盟’,加入‘尖锋堂’,我会考虑放过他。”

  “否则没有人能够完完整整的走出这个大院,至少得给我留下点什么,比如手指,脚趾,或者废去修为……”

  “有种就杀了我们,敢不敢?老子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叫王丰。”

  王丰虽然刚突破至五品,但被祁虎在一旁虎视眈眈地压制着,非常的不爽,于是破口大骂:

  “宇文浩,你这个混蛋,放了他们,想怎么玩冲我来。爷爷不怕你!但是你要敢动我兄弟们一下,我大哥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王丰不爽的原因,不是被宇文浩抓住,而是自己太过鲁莽,明知不敌却仍然将兄弟们带入险境。

  万一这十几个兄弟出点什么差池,不仅无颜面对大哥,就连自己内心都无法原谅自己。

  所以,他故意大吵大闹,激怒宇文浩,把怒火发泄过来,以免兄弟们受苦。

  “哦,你是王丰,逸尘的好兄弟。很好,我喜欢。”宇文浩狞笑着,然后吩咐一声:“祁虎,给他松松筋骨,让他舒坦舒坦。”

  “是。”祁虎应了一声,横起铁枪,对着王丰后背狠狠地拍了下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