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五十九章 幽阴门

第五十九章 幽阴门

  “师尊……”飘然从青石后面跑出来,欢呼雀跃地叫道。刚刚出现的身影,正是内门大长老玄道。

  “逸尘见过大长老。”逸尘恭敬地向玄道施礼。

  “嗯,你不能杀他,我还有事情要问他。”玄道说完,转身向邹长老问道:“五将军是谁?还有你们在都城和谁联系?”

  看来,玄道已经知道邹长老的身份,才会问得这样直接,没有一点委婉。

  “嘿嘿,我都知道,可就是不告诉你。不出三年,自然有人为我报仇。”邹长老一声冷笑,笑声有些瘮人,仿佛是死人发出的:“桀桀,大人,我没有背叛……为我报仇……”

  玄道想要出手,但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已经来不及了。

  邹长老的声音渐渐淡了下去,玄道一看,摇了摇头,说道:“他已自尽而亡。只是可惜,我们没有从他身上找到有用的线索。”

  “难道大长老您早就知道,邹长老是萨特王国的奸细?”逸尘吃惊地问道。

  既然已经知道,又为什么不把邹长老抓起来,反而让他到处活动,给宗门弟子带来威胁。

  而且,他几次三番袒护宇文兄弟,置玄天宗宗门规矩不顾,大长老对于邹长老的恣意妄为,不可能毫不知情,但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相反,今天还要阻止逸尘斩杀邹长老,难道是怕了萨特王国?

  “不错。玄天宗招弟子不分地区,不管身份,而且也可以成立帮派。大家彼此竞争各自发挥,能够更快提升实力。但是,任何人不能违背玄天宗的宗旨,即不得对天罗王国百姓的安全造成威胁。”

  玄道沉声说道:“宇文兄弟是萨特王国的殿下,夏侯山是夏离王国的王子。这个身份并不妨碍他们进入玄天宗,只要他们安分守己,就没有人会为难他们。”

  “可是邹长老不同,他是萨特王国丞相派来的奸细。几个月前我就发现了,之所以不抓他,就是想顺藤摸瓜,想通过他,找出藏在玄天宗的其他奸细,还有都城的奸细。所以就一直没有揭穿他,现在倒好,被你这么一搅和,我白忙活几个月。”

  “对不起,大长老。我破坏了您的计划,请您责罚。”逸尘没想到由于自己的鲁莽,打乱了大长老的部署。

  其实大长老已经通过飘然,暗示过自己,但逸尘并没有太在意。

  刚刚还在心里暗暗责怪大长老,现在却发现自己错了,犯了一个可能难以弥补的错误。

  “算了,这也不能怪你。”玄道叹了口气,说道:“上次没有告诉你,是不想节外生枝,也是为你的安全考虑,而且邹长老的事情连宇文兄弟也不一定知情。”

  “由于你的修武天赋异常,或许可以成为玄天宗历来最强的弟子。我已经提请太上长老,给你特殊待遇。所以邹长老的事情,我原本不想让你参与,毕竟你还年轻,有些事情拿捏不准。”

  “但是,你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就从战督二三品的修为变成战将级别,而且今天居然战胜了战将四品的邹长老,确实让我大吃一惊。如此的进度,相信不出几年,你定能成为天罗王国的一流高手。”

  “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邹长老是奸细,那我就再告诉你一些吧。”玄道捋了捋长须,看得出他对逸尘很中意,也很信任。

  萨特王国的丞相阴无为,是幽阴老怪的弟子,为人奸诈野心大。

  他想通过萨特王国和夏离王国结盟,扩充幽阴门的势力范围,并且试图威胁天罗王国。

  但是夏离王国还在犹豫,并没有答应。于是阴无为便派出奸细,四处活动。

  有的通过各种方式游说夏离王国的国王,有的则利用两位王子,旁敲侧击。还有一些到天罗王国,拉拢朝廷官员及地方势力豪强,或者各宗门……

  而邹长老就是其中一员,还有一位五将军应该是他的上司,此人有可能就在玄天宗。

  邹长老暗中打探天罗王国的军事情报,传递给阴无为,还试图与夏侯山合作说服夏离国王,遭到拒绝……

  “但天云城和都城,都有萨特王国的奸细,并且发展了不少眼线。我没拿下邹长老,就是为了钓鱼。毕竟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因为你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向你发动攻击。”

  “逸尘,还有丫头,今天的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玄道此时的态度很严肃:“我不想打草惊蛇,所以你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玄道袍袖一挥,地上邹长老的尸体便化为灰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师尊,您……”

  见此情景,飘然禁不住脱口而出,邹长老的尸体,甚至地上的血迹,就这么凭空消失,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好一个焚尸灭迹的手段,看看大长老平时满目和善,却也有狠辣的一面。这么厉害的本领,要是逸尘也会那该多好。

  于是飘然跑过去抱住玄道的胳膊,撒娇似地说:“师尊,您有那么多的神通,教给逸尘几个嘛。”

  “我为什么要教他?他又不是我弟子。”玄道板着面孔说道。

  “这…………”被师尊一问,飘然竟不知如何回答,一张俏脸憋得通红。

  “傻丫头,为师知道你那点心思,就别害羞了。”玄道见飘然窘迫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他并不需要我教。他有自己的修练方式,而且比我的更好。”

  “真的吗?我怎么看不出来。”飘然似乎并不相信。

  “不仅你看不出来,就连我也是感觉而已,甚至他自己都不一定清楚,但是他确实有不同常人的地方。”

  玄道若有所思,转向逸尘说道:“逸尘,你身上有特殊的储物空间,否则你上次的那柄剑可就无处可藏了。一般的储物戒指只能存放死物和普通兵器,达到王级的兵器是放不进去的。”

  “而那柄剑已经超越了王级,你既然能收放自如,那就说明你有宝物容纳它。”

  “不管你是如何得到的,都是你的造化,我不想打听。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无论是那柄剑,还是那宝物,它们原来的主人都不是我辈能比肩的。保守地说,他们已经超越了天罗大陆所有的修武者。”

  无论是苍木,还是五行帝尊,都是远远超出王级的存在。

  玄道仅凭苍木剑,以及从未见过的日月壶,就能够判断这些,也不愧为见多识广了。

  “你还具有特殊体质,适合修练更高层次的功法,这也是我们不能一眼看透你修为的原因。所以我能提供的就是玄天宗的云霄密室,那里能吸收更多的天地灵气,让你快速地提高实力。虽然只在里面修练半年,但跟外界相比,至少相当于三年以上。”

  一般资质较好,悟性较强的弟子,进入云霄密室修练半年,基本上能够提升二到三品的修为。

  但在玄道看来,逸尘应该可以突破到战将五品,那将是内门弟子中的佼佼者,到时被吸收为核心弟子自然不在话下。

  “逸尘,你的天赋以及悟性都无可挑剔,是难得的修武奇才。我希望你他日有所成就,别忘了发展玄天宗。”

  “玄天宗屹立天罗大陆数千年,靠的就是历代宗主和太上长老的责任心。最早的时候,玄天宗的实力冠绝大陆,可以藐视幽阴门。现在却正好相反,幽阴门实力强劲,远非我们玄天宗可比。”

  “天罗王国地大物博,他们早已垂涎三尺,迟早会因抢夺资源而引发战争。而玄天宗的使命,就是捍卫天罗王国国土不被侵占,保护天罗百姓不被欺辱,守护这个世界的和平。”

  “我希望守护队伍中有你,既然战争无法避免,那我们就先做好准备。你可能对玄天宗的管理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在宗门里拉帮结派,甚至欺负同门,而长老们都睁一眼闭一眼。”

  “那是因为,只有在残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有担当,有实力的,才是真正的强者,那些被欺负而不反抗的,根本就不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为守护家园而浴血奋战。”

  一个人的修为再高,也无法对抗一支军队。战争是最残酷的,不像打擂台那样一个一个来,而是一大批一大批地去厮杀去拼搏,只有强大的团队才能直面战争。

  惧怕、懦弱、犹豫、顾虑,只能让自己和家人遭到屠杀,战争中没有同情,只有胜负。所有的规则和制度,都是胜利者制定的,失败者是没有资格参与的。

  所以,面对自己看不惯的事情,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接受,要么去改变。

  而改变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的是实力,这个世界是强者的乐园,弱者只能被动地接受一切。

  修武者如果不能保家卫国,即便你实力再强也只能逞匹夫之勇。

  逸尘听了玄道这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语,突然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