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十五章 玄铁铜矿

第七十五章 玄铁铜矿

  逸尘历数刘安罪状,让他知道,他所有做过的坏事,并非神不知鬼不觉,而是早在掌握之中。

  正所谓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我该死,但我求你不要伤我家人,我做的事情与他们无关。”刘安绝望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舍,但没有悔恨:

  “如果胜的人是我,你现在求饶的就是你们。造化弄人,我无话可说,动手吧。”

  “不急,我想问一句,如果是你,会放过我的家人吗?”逸尘嘴角上翘,露出嘲讽的神情,问道。

  “你……,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刘安已是万念俱灰,的确,若换过来,他是一定要斩草除根的。

  只怪自己,做事太绝,连累一家老小跟着陪葬。唉~~~,刘安无神的眼中忽然滚出一串浑浊的泪珠。

  恶人未必无情,虽然刘安作恶多端,万死难辞其咎,但是他同样也有骨肉亲情,也希望自己的家人平安。

  当这一点没有得到肯定的时候,他趋于绝望。

  刘安没有理由,也没有信心求得逸尘对家人的宽恕。

  流泪不完全是愧对家人,更是内心深处的忏悔。争权夺利,用尽心机,到头来连自己的亲人都无法保全,这种凄凉唯有自知。

  “不过,我不是你,只要你的家人安分守己,我不会为难他们。但是你,必须要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价。”

  说完,逸尘顺手从旁边村民的手里,拿过一柄剑,刺进刘安的心脏。

  “谢~~~谢!”

  刘安眼里忽然闪过一丝光亮,他死得没有痛苦,也没有遗憾,临死前还流露出一丝感激。

  毕竟逸尘答应,放过他的家人。这已经超出他的预期,刘安终于可以放心离去了。

  逸尘的及时出现,使一场危机就此化解。

  死去的几位村民,不仅得到厚葬,而且家属还获得一大笔抚恤金。

  逸尘的强势回归,在逸石村是头等大事。

  大家众星捧月般地把他迎回村里,他是逸石村的大英雄,而且还承载着今后的希望。

  战将级的修为,即使放在都城,也堪称高手,而在天云城的范围内,几乎可以横行无阻了。

  有了他,村民们觉得心里踏实,安全又多了一份保障。

  逸长春夫妇更是笑容满面喜上眉头,逸奇和逸月两个整天围着逸尘,叽叽喳喳地问东问西。

  逸奇十四岁了,修为是战师五品,不再像以前那样稚嫩青涩,现在已经是一个虎头虎脑的小伙子了。

  逸月也满十岁了,战士六品的修为,虽然还有孩子气,但已出落成一个十足的小美人了。

  逸尘把这两年的情况,向父母做了大致的汇报,本着报喜不报忧的原则,曾经遭遇的险境和即将面临的危险,是只字未提。

  特意通过传信玉,和飘然取得联系,还让母亲姜凤怡跟她做了一些交流,当然只能是文字上,至于对话,这块传信玉是没办法传达的。

  即使这样,也已经让大家开了眼界。何况飘然又是公孙宏的内侄女,想来人品就不会差,而且还有战将级的修为,全家人都为逸尘高兴。

  接下来的时间,逸尘除了指点弟弟妹妹修练以外,还把自己剩下的百草炼体精华露全部拿出来,交给逸长春,帮助村民们提高身体素质。

  另外,通过日月壶又炼制一些疗伤的丹药,留在家里以备不时之需。

  “尘儿,为父要带你去看看玄铁铜矿。”

  逸长春告诉逸尘,几个月前,他无意中在山里拾得一块玄铁铜的矿石,仔细搜索后发现,鹰嘴崖下的山谷里竟然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玄铁铜矿。

  玄铁铜是一种珍稀金属,兼有钢铁的坚硬和青铜的韧性,是打造上等兵器的必备材料。

  只有萨特王国的西部地区才能够开采到玄铁铜,并用它打造上等兵器,高价卖给其他王国。

  由于天罗王国不出产玄铁铜,无法打造上等兵器,所以整个天罗王国,能见到的王者之器极少。

  在同等修为同等实力的情况下,兵器的优劣决定了胜负。

  这就是萨特王国不惧怕天罗王国的原因,尽管天罗王国是天罗大陆唯一的一等王国,军队数量也远远多于他们,但是萨特王国将士手中所握的兵器质量大大超过天罗王国。

  如果能将玄铁铜矿顺利开采,那么很快就能拥有高质量的上等兵器。

  但是刘安闻到风声,竟然带来了西泽帝国的贝塔,要抢夺矿藏,好在逸尘及时赶到……

  鹰嘴崖下,山谷内。

  陡峭的石壁下面,有一条潺潺流水的小溪,沿着小溪逆流而上,约莫十里处。

  粗壮的藤蔓攀附在石壁之上,藤蔓根部被浓密茂盛的绿色锯齿草覆盖的严严实实。

  仔细地拨开锯齿草,赫然露出一个直径一米的洞口。

  逸长春带着逸尘,小心翼翼地从洞口进入,走过三百多米幽长黑暗的通道,忽然眼前一亮。

  原来此处洞顶有一个狭长的缺口,直通峭壁的某处,引得光线进入洞中。

  “你看——”逸尘沿着父亲指向的方位看去,洞壁齐腰处的石头上有一条一尺宽的黑中泛着绿光的痕迹,一直向深处延伸。

  凭感觉,这个矿脉的储藏量非常之大。

  “这就是玄铁铜的矿石,将这些矿石经过煅烧提炼等多道工序,最终可以得到玄铁铜。”

  逸长春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保持平静的语气说道:“但是我们一旦开采,就会被人发现。所以我又派了信使去城主府,看公孙城主能不能派支军队过来守护,并接收玄铁铜成品。”

  “父亲,我想在这里布置一个结界大阵,将洞口隐藏,这样你们进洞工作时,没有人会发现玄铁铜矿的入口。”

  出洞后,逸尘的提议得到逸长春的支持,于是花了半天的时间,布置了一个隐形大阵,把洞口罩在其中。

  并教会父亲如何用战气输入阵眼,来开启这个大阵。

  如果外敌来犯,在这里根本无法找到玄铁铜矿的入口,就算内部有奸细,知道有结界大阵,也查不出阵眼的确切位置。

  当然,退一万步讲,即便阵眼暴露,若不用逸尘教给逸长春的方法,仍然破不了大阵。

  除非来者的修为达到帅级中阶以上,而且还对结界阵法有足够的研究。

  就目前而言,这等偏僻之地,应该不会有这样的强者无故光临。

  十几天后,信使回报,公孙城主已经派出一支二百人的队伍,由战将八品的军官压阵,士兵的修为在战督八品至战将二品,不日便到。

  既然公孙宏派兵前来,玄铁铜矿的安全就已经得到保障,加上结界阵法的维护,岗哨万无一失。

  就在军队到达逸石村的第二天,逸尘告别了父母和弟妹,踏上了前往落英王国的征途。

  从逸石村的乡间小道,转经官道,向东六百里,便是落英王国。

  天罗大陆环境最美的地方,就是地处东方的落英王国。

  景如其名,花草秀美,落英缤纷。处处生机勃勃,花木成林,莺歌燕舞,鸟语花香。如此美景,让逸尘流连忘返。

  如果不是要赶去天之眼办事,他真想在此住上个三年五载,做一介农夫,享受这田园之乐。

  落英王国境内,一个风景秀丽的无名小山村。

  黄昏时分,村里隐约传来妇人的啜泣声,还夹杂着孩子的哭声。

  在男人的低吼和关门声后,屋内妇人及孩子的声音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大,变成嚎啕大哭,最后是哭得声嘶力竭。

  “怎么回事?”山村附近没有客栈,逸尘借宿在农户家里。

  隔壁人家妇人孩子的哭声是清晰可闻,却没有人去劝慰妇人或者哄哄孩子。逸尘借宿的这家主人,也像没听见一样毫不理会。

  逸尘不禁有些诧异,按说农村的邻里关系非常亲近,人也淳朴厚道,应该不至于这么冷血。

  “唉,造孽呀。”老两口看出了逸尘的疑惑,老头叹了口气,说道:

  “小兄弟,不是我们无情,实在是无能为力。刚开始我们也劝解过,被丘二打了好几回,我这把老骨头再也经不住了。”

  老头告诉逸尘,隔壁家男的叫丘二,是村里最强壮的男人,老实本分勤劳肯干,三十来岁,孩子才三四岁,一家三口和和美美,夫妻恩爱。

  一个月前,丘二从山边的地里干活回来,一改以往的和善,无故打了老婆一顿,然后黄昏时分,一人独自进山,第二天中午才回来。

  从此开始每隔三四天,丘二就要去山里过夜,老婆劝阻哀求,丝毫不起作用,反而以拳脚相加。

  老两口曾经因为劝解,也被丘二打伤。

  村里虽有几十户人家,可住的地方很分散,大家也曾劝过丘二,但没有效果,所以也就没有人再管他们的事了。

  又有人说,丘二去山里是和一个艳丽妖冶的女人幽会,由于纵情过度,已不如以前那么壮实。

  有了野女人,连性情都变了,神神叨叨,脾气暴躁,对老婆孩子也不再疼爱。

  现在,他已经被村里人看不起,谁都不愿搭理他。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