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七十六章 妖孽

第七十六章 妖孽

  “一个好端端的汉子,竟然会变成这样。他的老婆孩子太可怜了,真是作孽呀。”

  老太太唏嘘道:“也不知道中了哪门子邪?”

  “我看就是被山里的妖精给迷住了,前些天,不是说山后村也发生过这样的事吗,那个大牛后来连人都不见了,八成是给妖精吃了。”

  老头也感觉这事有些蹊跷,顿了顿又说道“有人怀疑那个女人就是妖精,村里男人已经不敢去山边干活。这样下去,连生计都成问题了。”

  “老伯,村里为什么不派人去山里查看呢?”发生这种事情,逸尘感觉村长应该想想办法才对。

  “小兄弟,你不知道。有人远远地跟着丘二,就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到了山脚,只能看着丘二大摇大摆地进山,其他人走着走着就转回来了,根本进不去。”老头解释道。

  一条小河穿村而过,河水清澈见底缓缓地流淌着,三两片落花刚到水面,就被从四面快速游来的小鱼儿争抢嬉戏,荡起的涟漪在水面上一圈圈向外扩散……

  小河经由前方五里处的一座小山流入村庄,其实那都不能称之为山,充其量只是个稍微大一点的山坡,高不过百米;也没有特别高大的树木,尽是些杂草和荆棘。

  逸尘远远地看见,隔壁的丘二走近山坡,慢慢地消失在荆棘杂草之中。

  仿佛是自家门口,熟门熟路,想来不是第一回了。

  按说偷情应该鬼鬼祟祟才对,这丘二倒是大摇大摆,大大方方,没有一点避讳。

  地点却设在荒郊野外,人迹罕至的地方,又与丘二的行为相互矛盾。

  这中间只怕是没那么简单!

  那究竟是为什么呢?

  稍过了一会儿,逸尘沿着弯弯曲曲的小河逆流而上,几经周折后,渐渐的靠近前面的山坡。

  太阳刚刚下山,天边还留有淡红色的余晖,河边的光线仍然明亮。

  河水荡漾着涟漪,反射到山坡上,隐隐看似一幅画卷,很美,很朦胧,让人遐想联翩,如梦似幻。

  临近山坡时,逸尘感觉到情况有些异常。

  荆棘丛生的荒凉的山坡,前一刻还清晰可见,现在却踪迹全无。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淡淡的薄雾,诡异的是薄雾之中分明只有一块空地,连庄稼也不曾发现。

  如此荒凉之处,一般人避之不及,丘二又怎会独身前来。

  即便是色魔缠身,但凡稍有自制,断然不敢贸然赴约。

  随着薄雾的扩散,一种看不见的危险正悄悄逼来。

  逸尘赶紧稳住心神,展开精神力,进行意念搜索,发现薄雾中的空地乃是幻象,真正隐在其中的还是原来的小山坡。

  而这层薄雾也是假的,它类似于一种结界阵法,隐匿某些不想被别人看见的东西,这大概就是那些尾随丘二的村民迷失方向的原因。

  但这点还难不倒逸尘,自木芒帮他提升起,他的精神力已经非常强大。

  一般的障眼法,在逸尘的意念搜索面前,简直是无所遁形。

  其中必有古怪!逸尘隐匿身形进入薄雾之中,继续往山坡方向搜索,忽然一阵奇怪的喘息声传来。

  逸尘意念一动,施展玄步凌风,顺着声音飞掠而去。

  杂草丛中,藏着一间精巧的小屋,一扇虚掩着的门,将屋内的景象前辈展现在逸尘面前。

  一个身材曼妙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和一个高大魁梧的大汉,正在做着少儿不宜的成人游戏。

  从背影看,那汉子正是村民丘二。

  只见两人激战正酣,根本没有感觉外面有人窥视。

  逸尘乃良家少年,未经人事,哪见过此等坦诚大战,只羞得面红耳赤。

  “好一对狗男女。”逸尘心中暗暗骂道,连忙紧闭双眼,侧过身去。只等两人完事,再行计较。

  等了一盏茶的时间,里面两人兀自不肯罢兵,且动静越来越大,经久不息。

  逸尘不禁浑身燥热,心胸激荡。只得凝神静气,暂时退离此地。

  山坡四处,满目的杂草荆棘,一片荒凉之地。

  如此人迹不至,怎会有一间小屋?那妖娆女子,又怎会出现在此?淡淡薄雾,是谁布置……

  逸尘在杂草丛中转悠,此间透露出的诡异,让他一时难以决断。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那个女子分明不是良家妇女,那么她是何方神圣?

  为何能够将丘二引至此处,竟然不顾家中妻儿。

  “啊~~~~~”

  不经意间,逸尘的脚踢到了一个物事,低头一看,竟然是具骷髅,不由得失声惊叫,隐匿的身形顿时显现。

  “谁?”

  一声娇喝,一条美妙的曲线疾速而至。

  “你……”

  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一个女人,准确的说应该半个,身无一缕衣物,摇曳着身体。

  但是,身下却拖着一条至少三四米长的大尾巴。

  此刻虽然已经是晚上,光线昏暗,但这条巨大的尾巴,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展现在逸尘面前。

  看似蛇尾,鳞片森然,隐约闪着幽幽光芒,透着一丝古怪,三分恐怖,更有十足的暧昧。

  这下可把逸尘吓得不轻,低头踢到骷髅,抬头看见怪物,今天运气真衰。

  “哟,那里来的小弟弟呀。嗯,不错,俊俏。”

  像是在欣赏一件精雕细刻的艺术品,‘女人’(姑且称之为女人吧)眼里露出一丝贪婪,嘴里发出一串银铃般的声音。

  虽是动听悦耳,却又十分轻佻,让逸尘浑身充满了鸡皮疙瘩。

  “别过来!”逸尘有些不知所措。

  若是魔兽凶兽之类,即使实力超强,逸尘也不会惧怕,大不了一战就是,至少输赢都很干脆。

  但眼前这位,是人?是怪?反正第一回见着,就感觉怪异。

  这种怪异让逸尘原本的战意突然消失了一大半,一下子显得局促起来。

  “怎么,害羞啦。看来还是个未出道的,姐姐喜欢。”

  眨巴着勾魂的眼睛,扭动着妖冶的身躯,摇晃着巨大的尾巴,就这么一步三摆地往逸尘身边靠近。

  “你是谁?你别过来。”

  随着这个‘女人’的逼近,逸尘分明感觉到隐隐有一种令人不安的气息,从她的身上发出。

  这种气息很奇怪,让逸尘觉得空气中充斥着一种淡淡花香,同时有一股邪气在体内急蹿,紧接着眼睛发亮脸皮发烫,全身燥热,心猿意马。

  “来吧……到姐姐这里来,快点。”

  ‘女人’微微地向逸尘招手,轻声细语,风情万种。

  宛若一个深闺怨妇,迫不及待的盼望着丈夫的归来;又恰似怀春少女,忸怩羞怯的期待着情郎的爱抚。

  “不——”

  逸尘的意识里依然抗拒,预感此‘女人’乃一孽障,欲以精神力对抗,但身体却不知不觉的想要顺从着。

  他看见不远处,飘然一袭红裙,婀娜多姿,正含情脉脉地望着,甚至张开双手,期待着他热情地拥抱。

  虽然还在犹豫还在挣扎,心里也有所抵触,但双脚却缓慢而坚定地向对面迈出,一步,两步,三步……

  ‘女人’在等待着,娇笑着,并不着急,似乎有足够的信心和耐心,她知道,没有人能抗拒她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神。

  “稳住心神,不要上当!”

  那熟悉的灵魂,那熟悉的声音,犹如当头棒喝。

  逸尘浑身一震,刚才的心旌激荡和躁动不安,只在瞬间便消失不见,大脑一片澄净清明。

  哪里还有飘然的影子,只剩下一个忸怩作态的怪物在那儿搔首弄姿,逸尘猛地收住脚步,稳稳地停在离‘女人’不到五米的地方。

  “咦,怎么回事?”明明已经入彀,差几步便可拥入怀中,居然就这么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

  小小年纪,修为也不过战将,怎能有如此定力。

  难道说自己的魅力不够?不可能!

  多少年来从未失手过,何况他还是一个血气方刚激情澎湃的少年,没有理由保持镇定……

  “不要脸的贱货,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在此兴风作浪。”

  好在五行帝尊的灵魂提醒,否则就真的着了她的道。

  亏自己还自认为精神力超强,竟然如此不堪一击,逸尘恼怒之余,破口大骂。

  其实逸尘倒是错怪自己了,他根本不知道对面的‘女人’,比他要强出多少,若论单打独斗,她一根小指头就能让逸尘灰飞烟灭。

  更为关键的是,这个‘女人’并不是寻常女子,若是她使出浑身解数,单凭逸尘的精神力,可能还不足以抗衡。

  “嘿,口气不小,来呀,把姐姐吃下去吧。”

  她可不相信逸尘真有足够的定力,能够逃脱自己的控制。

  而且她对自己的魅惑.信心十足,只要你身体健康,功能正常,就一定让你拜倒在姐姐的石榴裙下。

  呃,不过,貌似今天什么裙子都没穿。

  那也没关系,她的魅惑.可以干扰人的情感,破坏心智,侵蚀灵魂,并让男人受到迷惑。

  “妖孽,找死!”未等‘女人’施展开那扰人心智的魅惑.,却见逸尘大喝一声,隔空便是一掌劈出。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