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十三章 殷老四没死?

第九十三章 殷老四没死?

  无痕的伤情非常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情况不容乐观!

  逸尘连忙运功护住无痕的心脉,施展起木芒传授的疗伤圣手,虽然未得精髓,但也只能尽力一试。

  “无痕,撑住!我一定不会让你死,我能救活你!”逸尘歇斯底里地叫着,一边努力施救。

  无痕一行共十一个人,已经有五人死在埃尔法的掌下,其余的全部重伤,尤以无痕伤情最重,生命垂危。

  星星点点的淡绿色光芒,将逸尘和无痕罩在其中,精纯的五行之气经由逸尘的手掌,缓缓进入无痕体内。

  然而,逸尘竭尽全力所输出的五行之气,如同泥牛入海,引不起无痕任何的反应。

  半个时辰过去,无痕依旧没有好转,身体疲软至极,呼吸极其缓慢,甚至感受不到心跳,这是死亡前的征兆。

  “无痕,你不能死……你救了我,我还没有报答你……,你这个傻瓜,为什么要帮我?……你必须活着……”

  逸尘语无伦次地狂吼,手上仍然不停地努力着,大量的五行之气,源源不断地输入无痕体内。

  而且从日月壶中取出一株参灵草,是在精灵世界时草儿送的六阶灵草,对于一般伤者来说,简直就是灵丹妙药,有起死回生之效。

  只要伤者还有一丝生机,服下参灵草之后,至少都能延续几个时辰的生命。

  对于一个重伤待救的人来说,一时一刻都十分关键,几个时辰足以改变命运了。

  逸尘小心的掰开无痕的小嘴,试图喂入参灵草,却发现她根本无法咀嚼,甚至连吞咽的力气都没有。

  无奈之下,逸尘只好将参灵草放在自己口中嚼烂后,连同唾液一起,嘴对嘴的喂给无痕,再由无痕缓缓咽下药汁。

  之后拿出一些制好的丹药,碾成粉末状直接塞进她的嘴里……

  不知是五行之气的作用,还是疗伤圣手的功效,亦或六阶灵草有着神奇发挥,又经过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抢救,无痕终于慢慢睁开眼睛。

  “我就知道,你不会死,很好……非常好!”逸尘喜极而泣,紧紧地搂住无痕。

  “快……,送我去……花木堡……”无痕虚弱地说道。

  逸尘明白,无痕苏醒并不代表已经脱离危险,他尽力护住无痕的心脉,也只能暂时维持一下。

  自己那点疗伤的微末技艺,不可能让她痊愈,而参灵草更是第一次用,不敢奢望。

  为今之计,得尽快将无痕交到花飘零的手上,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各位好汉,逸尘在此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大家的伤势虽重却不危及生命,请恕逸尘先行一步。”

  说完,分发给每人一粒丹药,然后抱起无痕,提气发力,如离弦之箭般疾奔而去……

  死亡沼泽的外围。

  “阿四,你确定那个叫逸尘的小子,一定会走这条路。”一个黑脸的中年汉子,瓮声瓮气地对着身旁瘦猴似的人问道。

  “回三长老的话,我已经打听过了,那小子是外来历练的散修,不是落英王国的人。”

  瘦猴满脸堆笑,谄媚地说道:“他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不会轻易改道进出,而且仗着修为高实力强,根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那……他的修为真的不超过战将四品吗?会不会搞错?”三长老似乎有些紧张。

  “三长老您放心,虽然四长老丧命于他的拳下,但是其中是有原因的,首先因为四长老轻敌,按常理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就算从娘胎里开始修练,满打满算也不到二十年,怎么可能有战将级的修为。”

  “二来,四长老当时正遇上穆通搅局,把矛头对准穆通,忽视了逸尘那小子,才会被他占了先机。”

  “依小的看来,那逸尘小子的修为不可能比四长老高的太多,估计也就战将三品左右,以三长老战将五品的修为,应该一个照面就能击毙他。”

  阿四嘴上恭维着,心里却完全不是这样想。

  逸尘的手段他见识过,如果不是手下留情,他早就一命呜呼了。

  昨天一干人众蒙逸尘不杀,捡得性命回到一叶堂报信。

  堂主殷老二闭关未出,恰逢殷老三也就是这位三长老从外面回来,听闻自己四弟死于非命,被逸尘一拳轰得尸骨无存,当时就恼羞成怒。

  殷老三悲愤之中,做了一件让大家难以接受的事,先是责怪这帮弟子保护不力,十几个人竟然让一个毛头小子,在眼皮底下从容斩杀修为达到战将二品的四弟。

  而且除殷老四外,其余人等只是受伤,并无一人丧命,然后由此怀疑这些弟子的忠诚。

  殷老三以老四死得冤枉为借口,只把阿四提出带在身边,作指认之用,其余十几位弟子尽皆被他杀灭。

  原本这些弟子,在殷老四的指使下,不管是有意还是无心,或多或少都做过一些坏事,所以他们也算不上什么好人。

  但是毕竟这十几位弟子,进入一叶堂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至少还算忠心。

  在死亡沼泽,他们曾是殷老四的帮凶,对逸尘多有不敬,却被逸尘饶恕。

  经逸尘当头棒喝,阿四等人各自检点自己,感觉以往过错颇多,此次大难不死,对逸尘充满感激,并有改邪归正之意。

  却被殷老三不问青红皂白,扣上了失职不忠的帽子,草菅人命随意斩杀。

  使得劫后余生的阿四,表面上唯唯诺诺,实际上对殷老三充满了恐惧和仇恨。

  殷老三不停地打听逸尘的消息,让阿四觉得有机可乘,故意贬低逸尘,使殷老三感觉逸尘简直不堪一击。

  只有这样,他才敢在此路口坐等逸尘,否则以殷老三的怕死个性,早已吓得逃之夭夭了。

  只要殷老三与逸尘正面碰上,阿四相信,吃亏的一定是殷老三,说不定也会步殷老四的后尘,如此一来,也算为弟兄们报仇了。

  “呵呵~~~~~,我也相信,这小子的修为不可能与我相提并论,不过十几岁,冲将成功已是凤毛麟角。做到这样,在天罗大陆简直屈指可数,只可惜,如此难得一见的天才,偏偏与我作对,真是天妒英才啊。”

  殷老三不免有些感慨,这么年轻的后起之秀,若给予足够的空间让其发展,前途不可限量,对于自己却是极大的威胁。

  只有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方可除去后顾之忧,可惜呀可惜,天才不为我用,也只能毁之……

  “三长老,快!来了……那个逸尘来了,像是怀里还抱着一个人,正朝我们这边冲来……”

  就在殷老三感慨万千之际,阿四已经远远望见了逸尘,连忙提醒,同时自己有意识地侧向偏移,避开逸尘的锋芒。

  “哦……就是那个吗,嗯,看起来很急……,那个阿四,我怎么看不出他的修为?你确定他不到战将四品……”

  殷老三一边张望着,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阿四搭讪,最关心的当然是逸尘的修为。

  自己身为战将五品,在一叶堂又享受着丰厚的资源,修为巩固得非常扎实,对付战将四品以下,应该没有问题。

  只要阿四所言非虚,那么这个叫逸尘的小子,必然不是自己对手。

  听到阿四一次次肯定的回答,殷老三终于放下心来,准备截击逸尘。

  眼见距离越来越近,逸尘的速度也是非常快,心里充满着焦急,一心赶路,并没有在意前方的潜在威胁。

  “站住!……你小子给我站住。”就在逸尘快接近时,殷老三身形一纵,来到路中间,大声叫道。

  对方真的只是个十几岁的大男孩,怀里还抱着一位如花似玉,却又奄奄一息的小美人,看样子阿四说得对,那小子不像有很高的修为。

  殷老三觉得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趁着老二闭关,自己把老四的仇给报了,然后再添油加醋,好好邀功,也可以使自己在一叶堂的地位再上一个台阶。

  “前面的人请让开,在下急于赶路救命要紧,借过借过……”

  逸尘以为遇上拦路打劫的强盗,没当回事,嘴上打着招呼,脚下并不停歇,仍如疾风般地准备一掠而过。

  “哈哈,救命要紧……你自己的命都不知道谁来救了,……睁开你的狗眼瞧瞧,老子是谁?”

  对于逸尘的轻描淡写,殷老三非常地不爽,他妈的,把老子当成劫道的,整个落英王国,劫道的有老子这么高的修为吗?

  眼见逸尘战意不足,心不在焉,殷老三更加相信了阿四的判断,当下拦住逸尘的去路,拉开架势,要对逸尘下手。

  “咦,殷老四……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出来吓人?”被殷老三一搅和,逸尘终于放慢脚步,待看清对方的尊容后,做出如上反应。

  虽然匆忙赶路,心急如焚,但咋一看去,见到一个殷老四的面孔,活生生地站在眼前,还是有些疑惑,明明一拳将他轰得尸骨无存,怎么可能死而复生呢?

  可是眼下无痕情势危急,需要尽快赶去花木堡,否则随时都会香消玉殒。

  逸尘也没有心思过多纠缠,只是抱紧无痕,径直朝‘殷老四’这边大步奔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