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十五章 过关

第九十五章 过关

  “截住他!”梨木心中一凛,向前方发出命令,却又补了一句:“不要伤他。”

  就凭刚才那一下,梨木知道,此人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好在他手中抱着一人,看样子只是赶时间,并没有真正的敌意。

  否则,一旦逸尘出手,梨木恐怕也要步花擦的后尘,到城墙下的壕沟里洗澡了。

  也正因为逸尘没有出手,梨木才怕手下的守卫伤到他。

  按理说,逸尘夜闯花木堡,而且已经冲上城墙,守卫们应该竭尽全力围追堵截,想尽一切办法,阻止逸尘进入。

  但是,梨木也怕万一逸尘真的有急事找花堡主,自己等人要是伤了他,不仅难向堡主交代,更是会耽误正事。

  唰唰唰——

  啪啪啪——

  一个个守卫上前拦截,又一个个被震到两旁。

  逸尘仍然没有出手,脚下却是毫不停留,玄阶上品功法玄步凌风,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只是一息时间,已前行百米,震翻十几位守卫。

  呼~~~~~

  逸尘猛觉一阵劲风扑面而来,蕴含着滔天杀气。

  巨大的暴戾的能量肆虐着,让原本宁静的夜晚变得焦躁不安,压抑的气氛使人感觉到一种死亡的味道。

  “不要……”梨木惊叫一声,迅速狂掠而至,想阻止出手之人,但已晚了半步。

  嘭——

  逸尘深知这一招辛辣无比,急忙变化身形,堪堪避过掌风,而身后五米处的一名守卫却躲闪不及,被狠狠击中。

  守卫的身体如断线风筝一般,飞出十几米外,撞到城墙上又反弹摔下,已是重伤在身。

  “紫昙长老,手下留情!此人并无恶意,我们盘问清楚再说吧。”梨木向刚才出手的老者说道。

  “哼!不管是谁,胆敢闯入花木堡,就是死罪,无需手下留情。”

  紫昙长老恨恨地说,并不在意那位守卫的伤势,而是盯着被众多守卫围在中间的逸尘。

  “这位长老,在下深夜闯堡,多有得罪。但是救人要紧,我必须尽快见到花堡主,还请长老行个方便。”

  逸尘看得出紫昙长老的修为应该在战将九品,自己虽不惧怕,但无痕还在怀中奄奄一息,若要拿下紫昙也要费一番周折。

  如果一味闪避,必然会耽误时间,让无痕的伤情更加严重。

  于是逸尘好言好语地商量,希望得到紫昙长老的通融。

  “嘿……,原来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救人要紧?现在我就要看看谁来救你。”看着灯光下年轻俊朗的逸尘,紫昙长老冷笑道。

  先前被逸尘避过一掌,紫昙长老以为对方一定是高手,却不料只是一个半大毛孩,顿时老脸有些挂不住,觉得在这些手下面前失了面子。

  于是恼羞成怒,一股浓郁战气体内喷薄而出,想要将逸尘击毙当场。

  其实很简单的事情,只要问一下逸尘怀中的女子是谁,自然就不会拳脚相加了。

  但紫昙长老怒意大炽,根本就没有这个意识。

  “紫昙长老,不要……”梨木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但还是出言相劝。

  “闭嘴!给我滚开!”紫昙怒骂道。

  “既然不肯通融,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眼前局势非战不可,逸尘也不再犹豫。

  晴空霹雳——

  同阶之战,以逸尘的实力,拿下对手没有任何悬念,但时间耗不起,必须速战速决。

  他腾出右手,一招势大力沉的霹雳拳随即轰出。

  “不自量力,紫爷就成全你吧。”紫昙并未把逸尘放在眼里,悍然催动战气,右手捏指成拳,气贯拳峰。

  以雷霆之力,挟战将九品之威,挥拳向逸尘轰去。

  逸尘身后形成包围的守卫们,深知紫昙长老的厉害,赶紧四散躲开,以免被能量波及,白白丢了性命。

  “可惜了,这孩子……”梨木卫队长两眼一闭,不忍亲眼见到接下来的惨状,唯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逸尘能躲过一劫。

  紫昙长老的实力,早已是战将九品的巅峰状态,随时都有可能冲帅成功。

  放眼整个落英王国,能够承受这一拳的人还真不多。

  梨木虽然知道逸尘的修为不低,应该高于战将五品,但绝对不会超过九品,更不可能是紫昙长老的对手。

  而且以紫昙长老的暴躁脾气,先前又被逸尘避过一掌,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必然全力出击。

  如此一来,逸尘危矣。

  轰——

  一道白光如同闪电,划开黑漆漆的夜空,紧接着雷鸣般的轰鸣,震得地动山摇。

  交战双方各自后退数步,脚下被犁出两条沟痕,两人面前突兀的出现了一个直径五六米,深达两米的大坑。

  坑内冒出袅袅黑烟,隐约还露出几节残枝枯根,顺带着飘散着些许焦糊味,想必是地下的虫子被烤熟了。

  “好小子!”涟漪散尽后,紫昙枯瘦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这样的结果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在他看来,这一拳足以将逸尘轰得粉身碎骨,形神俱灭。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不仅没有丧命,而且看上去毫发未损,连后退的距离也比自己少,更重要的是,人家怀里还抱着一个人。

  如果……,紫昙不敢再往下想,道理很简单,若是抛开一切,两人做生死之搏,虽然要经历一些招式,或许稍费周章,但死的一定是自己。

  “你到底是谁?”紫昙越想越怕,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动,明显是底气不足。

  “哼!你堂堂花木堡的长老,不问青红皂白,对我屡下杀手,即使梨木大人劝解也无济于事。现在胜不了,才想起来问问我是谁,你不觉得可笑吗?我偏偏不告诉你。”

  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一招之下高低立判,若是刚才倾力而出,只怕紫昙更难以招架。

  对于紫昙的蛮横狂妄,逸尘十分不满,所以言语中夹杂了责怪和调侃。

  听见逸尘的声音,梨木睁开眼,惊奇地看着他,一脸的不可思议,这小子居然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到底怎么回事?此刻梨木最想做的,就是给自己一个大嘴巴,早不闭晚不闭,偏偏在见证奇迹的时候,把眼给闭上了。

  “哇,我靠,这小子简直逆天了。是人还是妖?”远处的守卫们却是亲眼目睹,虽然在灯光下不是十分仔细,可结果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禁赞叹起来。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取你小命了。”

  被下属们看了笑话,心里自然不是滋味,紫昙脸上露出一抹阴狠和决然,高喝一声:“众弟子听令,布阵——”

  “住手!”正当一众花木堡弟子按各方位站好位置,准备联合布置阵法的时候,空中传来一声娇叱。

  一个身着淡绿色衣裙,丰姿绰约的中年美妇人,仪态万方,从天而降,带来一阵清风,洒下一丝凉爽,举手投足间,便将此处火药味十足的气氛,化解于无形。

  “参见堡主。”紫昙弯腰成弓,恭恭敬敬地行礼,他的身后齐刷刷地跪了一地。

  这阵仗,逸尘不用想也知道,花木堡堡主花飘零到了,总算见着正主儿,看来没有白折腾。

  “无痕——”见到逸尘怀抱中的无痕,花飘零脸色一变,劈手夺过无痕,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留下幽幽花香和一句话:“不要为难这孩子。”

  逸尘只觉得怀中一凉,无痕已然不见,来不及做任何反应,木然地呆立当场。

  本来想把无痕伤情介绍一下,免得无从下手延误施救,但他心念一动便如释重负。

  从花飘零见到无痕的那一眼,逸尘可以看出,这位堡主对无痕的关心程度,绝对超过自己,否则她不会急匆匆离去,以她的身份应该不至于在下属和外人面前如此失态。

  “堡主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高深莫测。”紫昙讪讪的嘟噜了一句,直起身抬起头,两眼死死盯住逸尘。

  “紫昙长老,这个……无痕小姐是他送回来的,好像受伤比较严重,堡主说过不要为难他,或许是要了解情况……”梨木站在逸尘身前,微笑着说道。

  “废话,当我是聋子吗?”紫昙长老正有气无处泄,对着梨木破口大骂:

  “你他妈的守卫不力,还要教训老子,想找死啊!要是无痕小姐耽误了医治,你有八个脑袋也不够砍。废物!饭桶……”

  “是,是卑职守卫不力,是……”梨木被骂得狗血淋头,不对,应该是吐沫喷脸,他只好低着头,不敢辩解。

  好不容易待到‘雷停雨止’,一抬头却不见了紫昙的踪迹。

  原来紫昙长老也只是虚张声势,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所以骂完就一溜烟地跑了。

  “梨木大人,谢谢你。”逸尘一躬到底,给梨木施礼。

  “不客气,那个……逸尘,对吧?你怎么不早说呢,如果我们知道,你要救的人是无痕小姐,谁还敢拦你。”梨木有些埋怨地说。

  “对不起!刚才是我太紧张,没有讲清楚,害得你被紫昙长老责骂。”逸尘的道歉很真诚,自己确有不对。

  自己深夜闯关,对花木堡的守卫带来麻烦,换了谁也不敢随便放入。

  “算了,不说这个,你一定累了,走,我带你去休息。”梨木领着逸尘,向东方楼走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