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九十六章 盘问

第九十六章 盘问

  虽然月黑风高,周围郁郁苍苍,但是堡内一些主要道路上,偶尔挂着几盏罩灯,倒也看得清道路。

  不时还有提灯的守卫巡逻,见到梨木,都会停下来客气地行礼。

  看得出来,梨木在花木堡还是有一定威望的。

  从梨木的口中,逸尘大略对花木堡有了个初步印象。

  花木堡境如其名,无数古木巨树,参天耸立,在若明若暗的灯光映衬下更显神秘,黑压压的一大片,无边无际。

  但这些树木又似乎按照一定的规律生长,树间的路四通八达,不像是刻意为之,却又远胜于刻意修凿。

  初看各处的排布,大致相仿,树木高大枝繁叶茂,相互之间交叉穿插,浑然一体而又浑然天成。

  当然这只是空中,若在白天不敢说遮天蔽日,至少也是连荫一片。此乃空中,下面却另有玄机。

  粗细相间的树干之间,像是自然生出无数路径,有大有小,相互联通。

  路有千条,看不出哪里是头,哪里是尾。分不清哪条为主,哪条为辅。

  好在有梨木带领,否则逸尘只怕要深迷其中了。

  至于无痕,则是在两三岁的时候,被花飘零从外面捡回来,视如己出呵护有加。

  如果逸尘当时就报出无痕名头,那梨木最多只是验证一下便可放行,而且一定会亲自带路……

  弯弯曲曲,如走迷宫般地七拐八转之后,逸尘终于随着梨木卫队长,来到一处花团锦簇的屏障前。

  “东方楼到了。”梨木说完,伸手在空中做了个奇怪的手势,好像嘴里还念念有词。

  须臾之间,花团自中间向两边分开,露出一扇宽约五米高十米的大门。

  木质的大门已经开启,里面灯火辉煌,恍若白天,只是静得吓人,似乎所有人都已经入睡,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声响。

  原来里面是别有洞天,如诗如画的景象,虽是深夜亦让逸尘深有震撼。

  若是布局此处引敌前来,以阵法斩杀,不仅事半功倍,而且还可以让死者在心旷神怡之际赴死,倒也别具一格。

  “梨木大人,请问有什么吩咐?”

  不知从哪儿飘出两位身穿蓝裙的妙龄少女,正盈盈地向梨木施礼,轻声细语如燕语呢喃,让人听了畅快至极。

  “哦,这位是堡主的客人,你们给他安排上好房间,不可怠慢。”

  吩咐完侍女,梨木转向逸尘,说道:“逸尘兄弟,今晚你在此休息,我还有任务在身,告辞了。”

  原来刚才的大门只是东方楼的入口,并不是哪一间房子的大门。

  这里简直是一个繁华的闹市,虽然没有天云城大,也没有公孙宏的城主府森严,但是东方楼却在低调中尽显奢华,喧闹中又贴近自然。

  街道两旁绿树成荫,凉风阵阵,让人感觉温馨,有一种到家的舒适;树杈上一盏盏金色罩灯,发出的光芒将整个东方楼渲染得王宫宝殿一般。

  虽然夜间街道空寂无人,但那只不过是白天喧闹后,所余下的休息时间,暂时消停一下而已。

  “尊贵的客人,请进。”两位侍女毕恭毕敬地,把逸尘引领到闹市中心的一处楼房,门楣上有一个‘天’字。

  逸尘的房间在二楼临街的位置,打开窗户,街面繁华尽收眼底。

  侍女送来开水和一些点心,并拿出两套干净衣服,放在床边的柜子上,再将房间收拾完毕,然后垂手立在一旁,随时准备伺候。

  这让逸尘非常别扭,赶紧草草洗簌一下,客气的遣走了两位侍女,躺到床上,舒缓舒缓今天备受折腾的神经。

  然而,半天前在死亡沼泽发生的事情,让逸尘困惑不已。

  埃尔法与自己素昧平生,究竟因何对自己痛下杀手?从外表看起来,埃尔法和贝塔倒有几分相似,或许同样来自西泽帝国。

  但逸尘斩杀贝塔之事,并无外人知晓,逸石村的乡亲们不可能透露消息,其余知情者均已被杀灭口。

  埃尔法没有理由知道凶手是逸尘,却又认准了和逸尘过不去,无痕也因此惨遭厄运,生死不明。

  想到无痕为了自己,强行涉险,逸尘心里除了感激,更多的是愧疚和担心,恨不得立马去找花飘零问个清楚。

  逸尘躺在床上,心里牵挂无痕,无法入睡,直至天快亮时,才勉强眯着。

  “咚、咚。”轻轻的敲门声,把逸尘惊醒。

  虽然疲惫不堪,急需要休息来补充体能,但是由于挂念着无痕的伤势,他睡得并不踏实。

  “对不起,打扰了。堡主吩咐,请您去见她。”一开门,便看见昨晚的两位蓝裙侍女,诚惶诚恐地站在门口,怯怯地说道。

  “反正天也亮了,我正想去打听无痕的伤势情况,走吧。”

  一听是堡主有请,逸尘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他十分关心无痕,昨夜花飘零带走无痕,却没有搭理自己,心里早已憋了一口气,又不敢发出来。

  一来花飘零因无痕伤重而失态,可见她对无痕的怜爱之心,二来或许花木堡有救治无痕的办法,毕竟落英王国的医者是整个天罗大陆最顶端的存在。

  既然自己已经束手无策,逸尘只能寄希望于花飘零,只要无痕没事就行。

  下楼后,门口有一顶精致的粉红色小轿,见逸尘到来,前面一位轿夫伸手拉开轿帘,后面的则托起轿身,方便逸尘进入轿内。

  两位轿夫都有战督级别的修为,抬着一个人根本不费力,仍是奔走如飞。

  不多时,粉红色的小轿停在一个颇大规模的医馆前。

  花木济世堂——

  座落在群绿环抱,莺歌燕舞,鸟语花香的幽静之处,医馆为木质结构的三层小楼,没有一块砖瓦,彰显古朴清雅。

  二楼横着木匾,‘花木济世堂’五个大字深镶其中,苍劲有力却不是刀雕斧刻,应是强者指力所为。

  站在门外,逸尘已经嗅到从木质墙体内散发出来的阵阵幽香,应该是千年香樟的味道,顿觉头脑一片清明,神清气爽。

  “让他进来吧。”医馆内飘出堡主花飘零的声音。

  进门后发现,馆内空间很大,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逸尘仿佛置身王宫,虽没有金碧辉煌,却也高端大气,又像是绣楼闺房,点缀若干花草,清静幽雅,哪里是医馆的模样。

  为首端坐一人,道风仙骨鹤发童颜,身着白袍面目慈祥。

  旁边坐着一位中年美妇,镇定自若的脸上隐隐露出一丝焦虑,正是花木堡堡主花飘零。

  “晚辈逸尘,拜见堡主和这位前辈。”逸尘目光扫过,不见无痕,有些狐疑,但还是礼貌的打招呼。

  “逸尘,坐下。”花飘零指了指身边的木椅,说道:“这位是杏老,有事问你。”

  “逸尘小友,无痕已经性命无忧,现在老朽有几件事向你请教,还请实话实说,无需隐瞒。”杏老非常和蔼地说。

  “杏老但问无妨,晚辈自当如实相告。”从花飘零的恭敬态度便知,杏老乃德高望重之人,居然如此谦和,让逸尘大为感动。

  “第一,无痕受伤后,你对她都做了什么;第二,你和无痕什么关系;第三,你和西泽帝国有何关联。”杏老笑眯眯地问道。

  逸尘略加思索,逐个回答:“无痕被埃尔法掌力所伤,我运功护住她的心脉,也尝试着用掌握的治疗知识,加以施救,怎奈自己只是略懂皮毛,收效甚微,好在无痕命大,醒来让我送她到花木堡找堡主前辈。”

  “我和无痕认识不过两三天,最多算是朋友,但她是为救我受伤,现在是我的恩人,只要能救她,我什么都愿意做。”

  “至于西泽帝国,我一个乡野小子,想攀关系也没人牵线,所以没有关联。”

  平心而论,逸尘隐瞒了很多,比如六阶灵草,疗伤圣手,还有丧命他手的贝塔就是西泽帝国的人。

  当然,初次见面最忌交浅言深,并非怀疑杏老和花飘零,但是自我保护还是需要的。

  “哈哈……,逸尘小友,小小年纪却精于世故,难得难得。”

  杏老捋了捋银色长须,有欣赏也有理解,但更多的是一种疑虑:“也许是老朽问了一些不该问的,你不方便回答,也不能怪你。但是,这关系到无痕,甚至关系到这个落英王国的安危。”

  “我对你没有恶意,既然你还有顾忌,那老朽就开诚布公吧。”

  无痕应该被千里冰封追魂掌所伤,而能够施展冰封追魂掌的就只有西泽帝国的战帅级甚至更高级的强者。

  多年来,西泽帝国觊觎天罗大陆的丰富资源,为此专门设立特遣处,屡次派人潜入天罗大陆,以各种身份作掩护,暗中寻找包括矿藏,金属,灵药,以及修练资源等等,并伺机占为己有。

  “不好意思,话题扯得太远,还是回到无痕的伤势吧。据我检查,以无痕战督六品的修为,被战帅强者的冰封追魂掌击中,当时没有丧命已是造化,但无论如何是撑不了两个时辰的。”

  “而你所掌握的疗伤圣手,还停留在理论层面,救治一般伤病自是不在话下,可对于无痕的伤势,以你的功力还是力有不逮。除非……”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