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零一章 少女怀春

第一百零一章 少女怀春

  “这就是我们类人族超过你们人类的地方之一,——冷热无忧罡气膜。我们与生俱来就拥有,而且一辈子都不会失去的秘技,存在于体内。遇到极冷极热的时候,就会自动形成一种薄薄的类似皮肤的一层保护膜,保证身体不会受到伤害。”

  高大帅眉飞色舞,带着炫耀的口气,侃侃而谈。

  一般情况下,这层膜只能保护自己,不能借给他人,因为无法从身体中剥离出来。

  方圆世界的那些所谓研究者们,曾经做过多次试验,也没找到可用的办法。

  但是类人族有极小一部分人,具有超能力,可以将这层膜放大很多倍。

  就像高大帅,那天把冷热无忧罡气膜放大到与逸尘的身体等同,逸尘自然就不怕阴寒之气了。

  “不过,我可要耗去五十年的寿命,当然,如果你能帮我救出族人,就是让我立刻死,我也不会犹豫。不知道你上次说的,是不是开玩笑。”

  说到这里,原本夸夸其谈的高大帅,转眼满脸的哀愁。

  “放心,我定会尽我所能,努力争取一次成功。”

  高大帅为了给族人一丝生存的希望,不惜耗费自己的生命,这份执着很让逸尘感动。

  而且高大帅不惜牺牲五十年的寿命,释放出冷热无忧罡气膜,帮逸尘抵御埃尔法的千里冰封追魂掌。

  对于人类来说,类人族或许是及其渺小的,但高大帅的行动却证明了自己,是名副其实的‘高大帅’。

  所以,逸尘决定帮助高大帅实现救人的计划。

  两人仔细而又周密的研究行动方案,认为这次营救行动,不需要其他人参与。

  原因很简单,方圆世界靠的是先进的设备和武器,个人除了少数拥有超能力外,其余人几乎没有什么修为,充其量只是铜头铁臂,经打耐磨而已。

  但是就算把他们杀得只剩下一人,只要他使用那些装备,就能够反败为胜,杀灭所有敌人。

  所以强取不是明智的做法,唯有‘巧夺’或许可行。

  最好的办法,是尽量不要和他们发生正面冲突,采用暗地里‘偷人’的方式,救出高大帅的族人,就是成功的第一步。

  然后再设法将类人族护送到安全地带,便大功告成。

  但这件事只能一次性成功,绝没有第二次机会,在行动之前必须做好充分准备。

  由于逸尘刚刚破将成帅,身体还有些不适应,加之体内五行之气经历了一次大转换,存在浮躁的迹象,需要调息稳固。

  为了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挑战,逸尘决定三天后出发。

  “逸尘,你混蛋,竟然躲到这里享福。”

  第二天一早,无痕就气鼓鼓地敲门而入,俏脸含嗔地巡视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你这是干嘛?要找什么?”逸尘一头雾水,茫然问道。

  “哼,谁不知道东方楼的侍女,一个个长得貌美如花,我要看看你藏了几个。”

  天罗大陆,十六岁即算成年,可以谈婚论嫁。逸尘已经十七了,就算留宿女孩过夜,也属人之常情。

  “好一个不知羞的疯丫头!来管我闲事。告诉你,我刚刚送走一个,怎么样?要不要叫回来给你看看?”

  虽然与飘然相恋,但并未做僭越苟且之事,至今仍是雏哥一个,却被无痕无端诬陷,逸尘大怒。

  “你敢!我早就问过了。要是你在这里风流快活,看我不宰了你!”无痕不甘示弱,但脸色已趋于缓和。

  “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被她胡搅蛮缠,逸尘哭笑不得。

  咱青春年少,血气方刚,有点那个什么七情六欲,是属正常,与你何干?

  再说本少爷啥也没干,你凭什么一上来就盛气凌人,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势。

  “还好意思问我,我倒想问问你:是谁几次三番,处心积虑,在我身上又摸又捏,趁我伤重之际偷亲我,还抱着我跑了一夜。”

  无痕咄咄逼人,步步紧逼:“你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如果不是,那你就是不折不扣的淫贼,大淫贼!”

  “不是……我说……我怎么又变成淫贼了?”逸尘却突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又摸又捏,那根本不是故意,只是情急之中碰巧摸到而已,怎么就变成处心积虑了,还几次三番,可既然是碰巧,一次足矣,如果不是故意,何来几次三番?

  可这事怎么能讲的清楚,往往是越描越黑,真是跳进河里也洗不清了。

  再者,偷亲?还是趁着伤重之际,抱着跑了一夜……

  姑奶奶,那是为了救你,连六阶灵草都喂你吃了,六阶灵草,可是天罗大陆最稀罕的宝贝,怕你咽不下,才嚼碎喂的,否则,你凭什么连升四级冲将成功。

  若是换着别人,早就感恩戴德感激涕零,甚至以身相许了……

  等等,这疯丫头不会真的要以身相许吧。

  “你怎么不说了?没冤枉你吧,亏得大师兄还说你是大英雄,你拿点大英雄的气概出来,敢作敢当。”

  无痕是越说越来劲,把逸尘逼得步步退缩:“如果不是淫贼,那你就要对我负责。”

  “谁说我敢做不敢当的?我自然会对你负责……不对,负什么责?”

  在无痕伶牙俐齿胡搅蛮缠下,逸尘终于乱了方寸败下阵来:“我可啥都没干啊!”

  “别想抵赖。要是我一见到你,就对你搂搂抱抱,又亲又摸,你会怎么想?还有桃花,我才摸她一次,就被她追杀,口口声声骂我淫贼。”

  无痕满脸的委屈,眼泪夺眶而出:“你都欺负我多少次了,这是始乱终弃,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这叫什么事?貌似大庭广众之下,只有姑奶奶你抱住我,又哭又闹的不肯撒手,花木堡的诸多弟子都可以作证的。

  怎么到了你嘴里,话就特别难听,连‘始乱终弃’都说出来了,这可是天大的罪名。

  拜托姑奶奶不要乱扣大帽子,咱脑袋小脖子细,真心顶不住的。

  逸尘心里嘀咕着,却不敢说出来,生怕被她又抓住把柄。

  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只急得抓耳挠腮满头大汗。

  有一点是逸尘根本没有想到的,落英王国的女子,历来都是敢爱敢恨,而且从不遮遮掩掩。

  与其他地方的女子相比,或许不够含蓄,不够庄重,但她们热情奔放,情感外露,没有忸怩作态。

  无痕的直接,并不是她轻佻放荡,而是一种真性情的体现。

  这应该是水土环境所造成,落英王国地处东方,生机旺盛,感情丰富,五行属木主春季,生发阶段,春意盎然,常出多情之辈。

  而此刻的无痕,表面上是委屈哀怨,活脱脱的一个深宫怨妇,实则在偷窥逸尘的窘态之后,暗暗地早就使劲憋着,以免笑出声来。

  “逸尘,这丫头难缠,毕竟有些事情已经存在,赖也赖不掉,你还是想想办法,怎么打发吧。”高大帅传音提醒逸尘。

  不过,冷静下来想想也对,不管出于什么动机,自己毕竟做出了那些暧昧,亲昵,甚至轻薄,非礼的举动。

  任何一个女孩,都会因此想入非非,至于是怒不可遏,还是沾沾自喜,那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这丫头提及此事,想必她自有打算,倒不如静观其变,看看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于是,逸尘清了清嗓子,慢条斯理地说道:

  “咳,咳,我说丫头,你骂到现在累不累呀,要不要歇下来喝口水?该做的不该做的,我都做了,那你说我接下来要怎么做。或者……你把那些全部还给我,在我身上也来一遍,这样就扯平了嘛。”

  “你……你这个无赖,泼皮,淫贼!你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决饶不了你,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

  逸尘那玩世不恭的态度,却是激怒了无痕,只见她柳眉倒竖,银牙紧咬,粉拳紧握,一声娇喝就冲将过来。

  “别,别。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看看,小脸憋得通红,眼泪都出来了,真让人心疼……”

  心疼两个字刚一出口,逸尘就后悔了,本来是调侃,但要是被误解,这不是留把柄给她吗。

  乍看无痕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实际上这丫头古灵精怪,一肚子歪点子。

  虽然结识时间不长,却已经几次被她折腾。逸尘永远不知道,无痕下一步要想干什么。

  “心疼……你真的会心疼?”果然,无痕立马就停了下来,疑惑的眼神中有一些期盼,还隐约流露出一丝得意:

  “那还差不多,我就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你不可能是淫贼,对不对?”

  “呃~~那个……我当然不是淫贼。”我堂堂男子汉,居然在是不是淫贼这个问题上纠缠,也太那个……什么了吧。

  “既然不是,你就必须对我负责,我知道你会的。”无痕心花怒放,有一种奸计得逞的感觉:

  “你摸我亲我,确实是救我,但如果你一点都不喜欢我,那你怎么好意思下得了手?对吧。”

  “其实我根本就不怪你,因为我也喜欢你,虽然看起来我多少有些委屈,不过,既然你那么喜欢我,我也不能让你太失望,对吧。”

  “谁叫本姑娘善解人意呢,所以,只要你以后对我好点,多听点话,我也就……勉为其难的成全你了,以后我也算名花有主……”

  “你说是不是?是不是?”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