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零二章 心痛

第一百零二章 心痛

  “等等——”逸尘急忙打断了无痕的话。

  什么‘好意思下得了手’,又是‘善解人意’,还有‘名花有主’,这是哪儿跟哪儿?

  自己先设定一个结果,然后绕很大的一个圈子,让别人承认这个结果正确,还搞得一副乐善好施救苦救难的样子。

  “你暂且不要揣测我,说点其他的吧。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样苦苦相逼?”如果能转移话题,也许气氛好些。

  “行,那就说我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堡主就把我捡回来,抚养我长大,教我修练。我脾气不好,经常惹她生气,但她几乎从不骂我。杏老也处处维护我,像爷爷一样疼爱我。还有大师兄穆通,一直关心我,照顾我。”

  “虽然我没有父母,但整个花木堡的人都是我的亲人。你说我是应该开心还是难过呢?”

  无痕猫了逸尘一眼,幽幽的说道。

  “那天在死亡沼泽外的树林里,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有些喜欢,不仅长得俊朗,主要是感觉你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

  “简单地说,就是你让我觉得可靠踏实,跟其他年轻人不一样。所以我故意把药瓶丢给你,把你牵扯进来。”

  ……当徐伟师兄跪在地上求饶的时候,逸尘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

  得知逸尘为了素不相识的丘二,冒险抓捕鱼鸟兽,又感觉他是个英雄……

  所以无痕准备设法帮逸尘,便返回花木堡,偷偷取走九练玄铁铜丝网。

  特别是对战埃尔法,逸尘明知不敌,却还传音让无痕快跑……

  虽然初次相识,但逸尘给无痕留下的全是好印象,这让一个花样年华的青春少女,无形中动了怀春之念。

  以无痕的性格,自然不会遮遮掩掩,把这份思慕深深藏在心底。

  “我被感动了,生死关头,你想到的是我。……那一刻,我就决定要和你共同进退,绝不会丢下你不管……后来,你为了救我,居然动用了天材地宝级别的六阶灵草,甚至嘴对嘴地喂我,更是抱着我奔袭几百里,独闯花木堡。”

  “……你给我灌输木之精气,帮我脱胎换骨,增长修为,自己却昏迷七天……,我就发誓,无痕此生一定追随于你,无论天涯海角。”

  “我原本不打算现在就告诉你,但是我……”无痕欲言又止,如怨似痴。

  “我一个女儿家,不顾廉耻地跑来纠缠于你,传出去一定遭人耻笑,但我不在乎……你会耻笑么?”

  无痕怯生生地问,刚才还凶神恶煞的她,转眼变得楚楚可怜。

  逸尘想过很多对策,泼辣,纠缠,哭闹,拼命……,都在意料之中,如果实在无法抵挡,那就一逃了之,待无痕冷静之后再行计较。

  唯独没想到的,是无痕那样地平静淡定,那样地真情流露,如果置身事外,他听了都会感动,甚至会极力撮合。

  但是,逸尘毕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尽管跟飘然相恋,可对感情的认识还处在朦朦胧胧的阶段,面对无痕这样的直白,难免有些惊慌失措。

  “傻丫头,我怎么可能会耻笑你呢?”思考良久,逸尘决定坦然面对:

  “原本以为我们是朋友,如果换着穆通大哥,我也会这样做。你热情活泼,乐于助人,这些我都喜欢,所以我当你是朋友,甚至是最好的朋友。……也许我对朋友的界定出了偏差,让你产生了误会。”

  “……我已经有了心爱的人,叫飘然,玄天宗内门弟子,我们认识两年多了,感情很好。刚进入死亡沼泽的时候,我们还联系过。我从来都没想过要辜负飘然,所以除了朋友以外,我不能给你任何承诺。如果你认为,我曾经给你造成了伤害,那么我想你道歉,并接受任何惩罚。”

  对于飘然,逸尘从来没有想过要辜负她,而且他也认为,自己的心中不会再容纳下另外一个女孩。

  尽管逸尘不能否认喜欢无痕,但那种喜欢,已经被他列为爱情以外的情感,所以逸尘无法接受无痕这份火热的爱情。

  “逸尘,谢谢你对我的开诚布公,我没有看错你。”虽然很失望,但收获了真诚,也是一种弥补,无痕稍微轻松了一些:

  “你没有做错什么,所以不需要道歉。相反,还要感谢你对我的付出,原本以为我们成为恋人,就不用感谢了。现在看来,我是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如果有机会,我会还你的。”

  能够将自己的心迹,毫无保留的说出来,不存在一丝做作,这本身就需要足够的勇气。

  无痕做到了,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她得到了尊重。

  至于被拒绝的理由,无痕难以接受,她觉得自己很委屈,一见倾心已经是最快的反应了,却仍然晚了一步,被飘然捷足先登。

  “……假如没有飘然,你会喜欢我吗?”无痕似乎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我是否喜欢你,这跟飘然没关系。飘然已经存在,我怎么会去想那个假如呢?”

  其实从相识到现在,逸尘也没有讨厌过无痕,相反喜欢的成分更多一些。

  “那好,虽然你没错,但已经伤害我了,我要惩罚你,……把手伸出来。”抓住逸尘的手,对着肩膀狠狠咬了一口。然后扑到逸尘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啊——”虽然很疼,但逸尘心里还是非常高兴。

  发泄出来总比憋着好,如果这样就解决了,那也是一种圆满。他伸手轻轻拍着无痕的后背,安慰着。

  扪心自问,逸尘对无痕还是相当有好感的,特别是她昏迷的时候,自己的那份牵挂,那份焦急,……那份心神不宁。

  自己昏迷七天,无痕天天陪伴身旁,为自己擦拭,扇风,换衣……

  医馆内的那次紧紧拥抱,那份真情的自然流露……自己也曾经心旌荡漾过,这些莫名的情愫难道不是喜欢么?

  逸尘觉得此刻的自己很虚伪,不如无痕敢爱敢恨,来得痛快。

  自己真的就只能以飘然为借口,以责任为挡箭牌,而不敢在无痕面前剖析自己么?跟无痕相比,自己简直是渺小,猥琐。

  “好了,我没事了。”无痕推开逸尘,露出一个笑脸,尽管还有些勉强,但仍然笑得很甜美。

  她努力地平复着自己内心的伤痛,小心翼翼地掩藏着自己的心思,以最灿烂的笑容跟逸尘做一个告别:“我走了,以后不会再纠缠你了,我祝福你和飘然幸福。”

  “但我会永远记住这些天的点点滴滴……”

  逸尘怔怔地呆立着,无痕的离去让他神情恍惚,他的心瞬间被刺了一下,很痛,痛彻心扉!身体也像被抽干了生机,没有一丝活力,软绵绵地瘫了下来……

  原本以为,拒绝无痕,自己也能够潇洒挥去心底的那一份情愫,保留对飘然的全心全意。

  却不料,无痕带走的只不过是一份遗憾,留给逸尘的依然是斩不断理还乱的无尽愁绪。

  是对飘然的不忠,还是对无痕的无情?逸尘找不出问题的症结所在。

  好在这个时候,飘然万里之外传来的消息,让他暂时从失落中调整过来。

  古云和飘然经大长老推荐,玄天宗高层批准,被吸收为玄天宗核心弟子。享受玄天宗的最好修练资源,甚至有太上长老不定时的指导。

  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喜事,也冲走了逸尘心里的一丝阴影。

  接下来的时间,逸尘为了稳固基础,并没有过多修练,只是将体内的五行之气提纯炼化。

  由于自身的木之精气大多灌输给了无痕,又从杏老及花飘零那里,吸收了大量纯度和成份迥异的精气。

  造成了颇为庞杂甚至混乱的局面,以至于昏迷了七天。

  但也是因为体内进行了一系列的大转换,反而刺激了他的五行血脉,促使他滞留多日的战将九品修为,终于冲开阻碍,突破瓶颈,更进一步。

  这也算是善心得到的回报,逸尘体内的五行之气未减反增,倒霉的是杏老和花飘零,两位战帅强者数十年凝聚的精气,被逸尘毫不费力的吸走大半,虽然修为还没有倒退,但遇到同阶对手,几无一战之力。

  这些都是逸尘被请去花木堡堡主府时,杏老偷偷告诉他的。

  而花飘零则向逸尘提出来请求,希望他担任花木堡的客卿长老,以充实花木堡的实力。

  虽然这是一种拉拢的方式,但逸尘还是答应下来,只做名义上的客卿长老,不能干涉行动自由。

  “两位前辈,我明天要去死亡沼泽历练,具体多长时间还没有确定。”逸尘在告辞的时候,从怀里摸出两个储物戒指,放到桌上:

  “我害得前辈精气大损,无以报答,这点就算是一些补偿吧,请两位笑纳。”

  “这是……我的天,小祖宗,……你居然……这种宝贝,还只是‘补偿’,等一下,我有点晕。”当杏老的目光透过储物戒指时,激动,紧张,意外,疑惑……一股脑的突袭而至。

  饶是老爷子活了一百多岁,向来沉稳,也被这天上掉下的巨大幸福给砸得语无伦次,神魂颠倒。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