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类人族的分裂

第一百一十一章 类人族的分裂

  那些迁居海岛的类人族,为了开采矿产,居然千里迢迢返回柔金岭,而且竟然造成爆炸。

  这意外的爆炸,却启发了海岛类人族,他们更加猖狂的攫取柔金,尝试着制作一种炸药,就是老族长口中的天雷炸。

  老族长当然不允许这种事情继续发生,便带着族人阻止,双方一言不合,冲突自然爆发。

  老族长人多势众,将采矿者赶走,但念同族之情,没有伤他们性命。

  谁知道打虎不死反伤人,不久后的一天,海岛类人族纠集了大批精干的青壮年,来到柔金岭,不仅强行开采血红石和柔金矿,还大举斩杀曾经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同类。

  类人族原本与世无争,却不料被同类相残,一时间死伤无数。

  海岛类人族的暴行仍在继续,他们知道类人族的弱点,不惧冷热不怕水火,但怕毒,怕刺杀。

  于是,短短的几年,类人族被屠杀人数超过二十万,中毒死去的也有数万人之多。

  剩余居住在柔金岭的类人族,仅有十万余人,灭族的危险随时都存在。

  尽管老族长率族人一直避让海岛类人族,不与其正面交锋,但却经常被对方发现,有时抓去精壮劳力,逼迫他们做苦力,帮海岛类人族挖矿。

  无论柔金矿的进度如何,那些被抓去的族人都不会活着回来。

  一次次对资源的不停攫取,一次次对族人的无情伤害,使得老族长深感忧虑。

  不得已,老族长将族人转移到离柔金岭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里暂避,并亲自带着高大帅等族人,长途跋涉,寻找适合类人族居住之地。

  “就在海岛类人族试验天雷炸后不久,我们八百余人进入死亡沼泽,本以为那里环境恶劣危机重重,适合我们生存。却又被方圆世界盯上,雷劈火烤,受尽折磨,若不是恩公你,只怕我们这三百多类人族,没有一个能活下来。”老族长满眼都是感激。

  原本是寻找适合类人族的生存之地,却不料被方圆世界抓去做试验,差点全部命丧死亡沼泽。

  “老族长,你要感激的人应该是高大帅,他为了族人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我只不过是陪他冒了一次险,高大帅才是类人族的英雄和功臣。”

  虽然有些谦虚,但逸尘说道也是实话,如果不是高大帅愿以性命相博,自己也不会趟这浑水,让自己深入险地。

  不过现在想来,倒也多亏高大帅,否则就不会碰到金收,更不会得到金之肃杀。

  虽然看起来,金收猥琐下作,极尽羞辱自己,还强行输入金之肃杀,霸道之极;但是,逸尘心里清楚,按照大五行诀的修练方式,要想得到这些金之肃杀,至少要在靠西方属金的方位,修练五年以上。

  这个机缘,如果不是高大帅,只怕自己未必能够得到,看来做好事还是有回报的。

  欻——

  一个细微的声音引起逸尘的警觉,他立即追了过去,发现几百米外的草丛中,躺着一直小兽。

  兔身,鸟嘴,鹰眼,蛇尾,个头不大,两尺来长。此刻软绵绵的卧着,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显然已经死了。

  逸尘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有人。如果不是受到惊吓,小兽不会如此惊慌失措,而且让他奇怪的是它没有受伤,怎么就这样死了。

  “逸尘,快把魔核挖出来。”高大帅叫道。

  “魔核——”这么小的魔兽,魔核应该也没什么价值,但既然高大帅说了,逸尘还是伸手去抓小兽。

  却不料,明明已经死了的小兽,突然跳了起来,一下蹿出三丈多远。

  好在逸尘身手敏捷,一个玄步凌风便赶上,一掌拍出将小兽身体拍扁,如果挖出魔核。

  “蔽息兽,三阶魔兽,极其稀少,有避息之法,遇到危险先装死,然后伺机逃跑。”

  老族长说道:“吃了它,可以将你的气息隐蔽,修为不外露。极端状态下,可蔽息一个时辰。”

  类人族很少修练,最多也就战督级别的修为,但是老族长活了一千多年,懂得的东西非常多。

  一个小小的三阶魔兽,而且还是百年难得见到的,老族长都能够对它的习性功效,娓娓道来了如指掌。

  虽然逸尘的五行之体,以及修练的大五行诀,都可以使他隐藏一部分修为,但完全蔽息却很难做到。

  如果能够蔽息长达一个时辰,逸尘即便遇到战帅高阶的敌人,通过隐形蔽息,逃跑应该问题不大,甚至还可以考虑偷袭对方。

  逸尘依言吞下蔽息兽的魔核,他更关心的是,蔽息兽到底因为什么才疲于奔命,在这深山老林之中,究竟隐藏着什么。

  唰唰——

  几里之外隐约有利器破空的声音,逸尘释放精神力能够覆盖周围五里的空间,哪怕声音极小,也难以逃脱他的耳朵。

  “老族长,高大帅,有情况,你们进入空间。”然后逸尘施展玄步凌风,几息时间便已赶到事发地点附近,暗中观察。

  “你们四个,究竟什么来路?为何一直跟着我们?”

  说话的人身高不到四尺五的矮个子,穿着宽松的长袍,腰上系着一条黑带,手里一把月牙弯刀。

  旁边还有两个同伴,装束基本一样,虎视眈眈的盯着对面东倒西歪,躺在地上的四个蒙面人。

  “三天前,你们就一直跟着,以为我不知道。之前我忙着办事,就没搭理你们,现在好了,这里很偏僻,没有人看见。说吧,别告诉我,你们是无意碰到的。”

  说话的矮个子,一脸的阴森,手上的月牙弯刀寒光闪闪。

  虽然个子不高,却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此刻他胜券在握,大有居高临下咄咄逼人之势。

  “哼,不错,我们就是跟踪你,这个已经不用说了,其他的也不会告诉你。你要杀便杀,不用多费口舌。”

  一位胳膊上的皮肉已经翻开,微微驼背的人说道,声音略显苍老,逸尘觉得有点耳熟。

  “杀……当然是要杀的,不过,你们要是说出背后指使的那个人,我会让你们死个痛快。否则……”

  拿月牙弯刀的人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阴笑,冷冰冰地说道:“我会让你们一个个,慢慢品尝这把弯刀,可以保证的是,一百刀以内肯定能喘气,而且你亲眼看到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那种感觉,……应该很美妙。”

  “畜生,矮杂种,你根本不是人,有种的给我老焦一个痛快,老子要是皱一下眉头,都不是娘养的。”一个腿上流着血的中年汉子,耐不住性子,高声骂道。

  “老子本来就不是人,那又怎么样。哼,要痛快……你痛快了,我可就不痛快了,好,就先留着你。”

  看着手下败将,矮个子不禁有些洋洋得意,转身吩咐两个同伴,“我们仨,一人一个,让这家伙看着,他的同伴是怎样享受的。”

  三个个子不高的男人,拿着刀步步逼近。

  受伤的四人中身材最为高大的壮汉,刚才没有说话,此刻却猛地跃起,握着钵大的拳头,居高临下凌空砸来。

  待跃起时,才见他的腹部有一个很深的伤口,被牵扯后,鲜血汩汩地向外涌出,显然伤得很重。

  “想快点死?没那么容易,你俩把他的两只手剁了,不要杀他。”为首的说得轻松,仿佛只是在玩一个小游戏,却透露出他骨子里的残酷。

  于是两把明晃晃的月牙弯刀,一左一右,齐齐杀向壮汉。

  壮汉却也不躲,拳头依然径直砸来,好像根本没把弯刀放在眼里。

  这是一种搏命的打法,即便死也要砸中敌人。

  这又是一个求死的打法,明知不敌却强力进攻,让对手没办法控制出手的力度,重了一击毙命留不了活口,若是轻了自己就有受伤的危险。

  自己死了,兄弟们会难过,但不再有羁绊。至少好过让兄弟们眼看着自己被敌人抓去,接受残酷的折磨。

  而面对汉子同归于尽的打法,对方倒有些吃惊,若是继续刚才的想法,剁了他的双手很容易,但自己却必须遭到重拳打击,两败俱伤得不偿失。

  权衡之下,两个矮个子选择出手重,理由是即使死了一个,还有三个可以抓活的,但如果自己受伤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两人的刀改变方向,不再针对壮汉的双手,而是直接对准心脏位置,狠命的杀了过去。

  “乌虎小心!”老焦大声提醒道。现在的局势,也只能够提醒了,因为他自己连站起来都做不到,更不可能帮上忙。

  “乌虎……”驼背老者痛苦的别过脸去,不忍心看着兄弟惨死。

  四兄弟闯荡江湖几十载,早已看淡生死,但是现在,地上还有一个一句话都没说,连死活都不知,而乌虎也即将惨遭毒手。

  “看来我们浪荡四杰今天都要葬身于此,也好,我们兄弟没有同年同月同日生,却是同年同月同日死,也不枉大家结交一场。”

  噗噗~~~~~~~

  令人揪心的声音终于传出,一股死亡的气息顿时笼罩在各人的心头,这种恐怖的声音让人压抑,让人窒息。

  但对于濒死的人,却是一种解脱。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