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巴三的过去

第一百一十二章 巴三的过去

  “啊——”

  一声惨叫传出,一听就是乌虎的声音。

  老焦和驼背老者同时闭上眼睛,为乌虎难过,又为乌虎高兴。

  难过的是兄弟先走一步,自己却无法报仇;高兴的是兄弟死得干脆,并没有受到折磨。

  待会轮到自己的时候,还不知道对方会想什么办法来逼供,可以相信那种滋味一定比死还难过。

  “谁?什么人?”说话的是为首的矮个子,语气中透露着巨大的惊恐。

  “要你命的人!”一个高大的少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矮个子面前。

  “咦,乌虎没死,真的……没死。”

  老焦和驼背老者感觉情况不对,赶紧睁开眼,却发现乌虎由于竭力一跃,出拳落空牵动伤口,正狼狈的摔到地上,痛得龇牙咧嘴,惨叫是因为疼得厉害,倒不是临死的哀嚎。

  乌虎此刻却想着,痛才好呢,至少说明自己还活着,刚才明明两个矮个子一起持刀杀来,自己根本不是对手,怎么突然他们的身体就爆裂了,而且尸骨无存。

  关键是自己一点都没事,难道遇上贵人了,否则这深山老林,渺无人烟,谁会来此救人。

  定眼看去,少年高大威武,器宇轩昂,自己未从见过,却又似曾相识。

  而不远处的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血腥味,显然是那两个矮个子的残渣发出的。

  少年此刻正阴沉着脸,站在矮个子对面。

  “阁下,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一出手就杀我二位兄弟?”

  洋洋得意,冷酷,狂妄,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诚惶诚恐,颤抖,卑微。

  两个同伴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就灰飞烟灭了,这位少年的手段可见一斑。

  矮个子心里虽虚,话说的倒是义正辞严。

  “没有仇就不能杀么,那你凭什么要杀他们?”少年冷冷地反问。

  “是他们一直跟踪我,我才……”矮个子在少年的直视下,心里一阵慌乱,竟然不敢正面相视。

  “你如果没做见不得人的事,又何必怕人跟踪。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我不想听废话,如果不说,嘿嘿!我会按照你先前说的方法,而且一定做得比你仔细精确,一百刀以后,我还给你喂酒吃肉。”

  少年的眼里露出森然冰冷的杀气,仿佛在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轻描淡写却杀气毕露。

  杀气外泄,充斥着附近方圆数十米的空间,令人窒息,让人恐惧。

  很难想象,一个少年能这么轻松地讲出如此残酷的事情,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这个少年正是逸尘,经过金收的强行灌输金之肃杀后,他的杀气此刻显露无遗。

  “还有,你逃不掉,甚至连咬舌自尽也做不到,但是可以说话,也只能说话,把一切都告诉我,否则……你会生不如死。”

  “我还能说话……很好,这就够了……想让我屈服,哼,做梦!”

  矮个子像是喃喃自语,在逸尘外露出的森森杀气面前,说不慌那是假的,求生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本能,而恐惧同样是每个人遇到强大压力或死亡威胁的时候,心理上自然而然的一种反应。

  嘭——

  然而,恐惧和求生本能并没有改变矮个子的意志,一个不算太响的爆炸声,断绝了他的求生.,也结束了他的恐惧。

  逸尘想到过矮个子可能会自杀,所以禁锢了他,只留下嘴巴能动,回答问题比较方便。

  可没想到的是,他嘴里居然还藏有炸药。

  自杀往往比受折磨来得痛快,也是一种不得已的解脱,但是,在每一次执行任务时,都要预先把炸药放进嘴里,以防不测,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还没有出门,就已经准备死亡,甚至不是死在敌人的手中,这得需要极大的勇气。

  这种毅然决然,只有在受到严格的训练和洗脑后,自己坚守不成功便成仁的信念,才能够做到如此悲壮,对敌人残酷,对自己同样残酷。

  虽然同样面对死亡,但他至少保持了自己的最后一丝尊严,也赢得了对手的一份尊重。

  如果能够选择,逸尘是不太愿意和这种人为敌的。但是,如果已经是敌人,那么就绝对不能手软,否则倒楣的一定是自己。

  “浪荡四杰,感谢壮士救命之恩。”除了一个处在不知死活状态下,其余三人已经摘下蒙面,赫然是乌虎,老焦和弓老。

  “三位老哥哥,不用客气。”说话的时候,逸尘来到昏迷的巴三跟前,探手一试尚有呼吸,便掰开嘴将一粒药丸塞了进去。

  “巴老哥伤情虽重,却没有性命之忧,你们不必过于担心。”

  “壮士认识我们?”弓老脸上流露出一丝诧异。

  他自认从来没有认识过如此实力的年轻人,更没有这样的朋友。

  “弓老难道没认出来,我是逸尘,我们曾经一起进入皇级墓葬。”逸尘微笑着说道。

  在皇级墓葬的地下通道,逸尘吸收鬼气救了他们,而浪荡四杰也明确地维护过逸尘。

  虽然萍水相逢,也过去了两年多,但他们知恩图报,仗义,还是给逸尘留下了好感。

  所以在乌虎遇到危险的时候,逸尘毫不犹豫地出手相助。

  “果然是逸尘兄弟,已经从孩子变成了大人,修为也深不可测。”

  弓老感慨地说道:“那年在皇级墓葬,你最多只有战督的修为,老哥我还想着怎么保护你,只是被一阵飓风吹散,失了联系。没想到,一见面却又救了我们。”

  死里逃生,又是故人相见,虽然身上都有伤,但巴三还活着,弓老一高兴,话也多了起来。

  “弓老,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逸尘问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有些怪,因为根本就不知道浪荡四杰来自何处。

  “唉,此事说来话长。”弓老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浪荡四杰,并非来自一处,老焦是天罗王国人,乌虎和弓老来自萨特王国,而巴三却是落英王国一个附属势力东巴寨寨主的公子。

  四人偶遇便志趣相投,结为兄弟,一起闯荡江湖。

  杀魔兽取魔核,找灵药寻宝藏,想到什么就干什么,倒也逍遥快活。

  后来,又加入一处情报组织,四下打探情报,换取佣金,买肉打酒。

  然而,情报组织一般纪律严明,规矩繁多,有时还克扣佣金。

  这让兄弟四人觉得很不适应,一怒之下退出组织。偶尔也做过一些与雇主直接联系的情报收集,赚些佣金。

  但这一次却没有佣金,也没有雇主,一切都是自己情愿,反而差点把命搭进去。

  巴三更是因为救大家,受了重伤,到现在还在昏迷,而整件事的起因就是东巴寨被贾本国盯上了。

  东巴寨地处落英王国东面,靠近落英山脉的天之眼,以寨为名,实则为落英王国附属国。

  实力不如一叶堂,花木堡,黑风会等一流帮会,却超过一般附属势力。

  由于寨主行事低调,对子民爱戴有加,加上土地肥沃,收成丰厚,东巴寨实际上是仓库充盈,百姓富裕。

  风调雨顺丰衣足食,自然会引起各种势力的觊觎,好在落英王国屡屡派军队镇守,百姓依然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

  为此,东巴寨每年给落英王国的贡品,在所有附属国中间都是最多的。

  以寨主巴振东的说法,那就是只要日子过得太平,百姓衣食无忧,其余的哪怕全交给落英王国,也是值得。

  当然,落英王国的王族也会在关键时候,保护东巴寨,解除各种威胁。

  巴三乃寨主巴振东的第三子,自幼体弱多病,面黄肌瘦,修武方面也晋升缓慢。

  但巴三聪明乖巧,善解人意,深得父母喜爱。兄弟之间也相处融洽,二位哥哥对他很是疼爱。

  二十多年前,巴三才十五岁。

  在兄弟三人的一次历练中,莫名其妙遭到袭击,为了救他,二哥身死大哥重伤,巴三愧疚之余更是珍惜与大哥巴豹的亲情。

  第二年,巴三满十六岁,按照东巴寨的规矩,寨主应该分封官职和财产,真正享受附属国公子的待遇。

  但是这种荣华富贵,对于巴三来说,根本没有兴趣,特别是想到二哥为自己而死,自己却还要分得本属于他的财产。

  巴三坚决不接受分封,官职财产一样不要。

  如此一来又引起外界的一些猜测,说巴三不在乎这些,目的是觊觎寨主之位。

  甚至一些自诩的能人异士,成群结队想依附过来,为巴三指点江山,出谋划策。

  然后便有传言,寨主的两个儿子,关系迅速恶化,经常恶语相向水火不容……

  无论是巴三,还是大哥巴豹,都没有出面澄清谣言,连老寨主巴振东也是睁一眼闭一眼,并未严惩造谣中伤者。

  于是谣言变成了事实,东巴寨两兄弟即将火并的消息不胫而走。

  终于有一天,巴三离开了东巴寨,离开了父母兄长,一个人浪荡于江湖,认识了弓老他们,于是便有了浪荡四杰的名头。

  而东巴寨传出的消息,是巴三不敌巴豹的老辣,彻底惨败,只得流落异乡。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