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联盟

第一百一十五章 联盟

  “算了,疗伤之资就免了吧,东巴寨这点还出得起。不过对于犬养特使部下的风采,巴某是领教了。”

  面对犬养二宝的滴水不漏,巴豹有火无处发,也只好息事宁人了。虽然心有不甘,但毕竟人家远路而来,犬养二宝又惩戒了那位随从,纠缠不休反倒显得小家子气。

  “谢谢巴豹君的宽宏。不过,魏大人之言差之太多,考虑到是员武将,我也就不计较了。”犬养二宝眯起眼睛,慢条斯理的说道:

  “我虽岛国却实力强大,向落英王国称臣数百年,只是在积蓄力量。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对落英王国的拥有,几十年来,我们不停地渗透。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们贾本国对落英王国的控制,至少达到一半以上。”

  “我们对于落英王国附属势力的了解,不仅超过国王,而且比有些势力自己还清楚。甚至参与各势力内部的权力纷争……正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巴豹君是明白人,一定知道该怎么做。”

  “还是刚才那句话,我把最轻松功劳又最大的留给你,相信巴豹君不会让我失望。”

  犬养二宝的话已经说得非常明白,吞并落英王国之心昭然若揭,仿佛偌大一个王国,已成囊中之物。

  而对于巴豹,虽然表面上异常客气,但实际上是以命令的口气,根本不像是联盟的语气。

  “犬养特使,这是威逼利诱,你就这么有把握,让东巴寨完全听命于你吗?”堂堂东巴寨少寨主,即便涵养再好,也很难接受犬养二宝的居高临下。

  “嗬嗬……巴豹君息怒,犬养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并没有一丝贬低东巴寨的意思,相反,我们很重视与你们的合作。”

  犬养二宝也不想惹得巴豹发怒,便赔笑解释道。

  “犬养特使,兹事体大,巴某不敢擅自做主,容我回禀父亲,再做商议。”巴豹强压怒火,委婉的下了逐客令。

  “巴豹君过谦了。谁不知道,你两个弟弟在二十年前,一死一离家,老寨主年迈,整个东巴寨唯有巴豹君你才是真正的领袖。……希望巴豹君不要推脱了。”

  犬养二宝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哦,你对巴某的家事,也如此了如指掌,竟然知道‘一死一离家’。想必是来东巴寨之前,做了一番调查,而且还非常仔细吧。”巴豹不软不硬的说道。

  具所掌握的线索,此案牵扯到犬养二宝,巴豹非常希望从犬养二宝的嘴里知道些什么,所以巴豹的漫不经心是装出来的。

  “不不不……对于东巴寨,我们还是很重视的,从未放弃关注。二十年前的那次意外遇袭,凶手一直没有抓到,我们也深表同情和遗憾。但是,对巴豹君来说,却是一件好事,失去竞争对手,免了许多麻烦……其实,巴豹君还是应该感谢那次意外才对。”

  “常言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巴豹君没有了羁绊,应该大鹏展翅有所作为,……以此事为契机,我们联手,大干一场,岂不快哉!”

  犬养二宝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将巴豹兄弟二十年前的遭袭,轻描淡写的带过,好像这件事情根本就与他无关。

  “……既然犬养特使如此有诚意,那巴某一定会慎重考虑,给我半个月时间,相信我们能有一个双方接受的结果。”巴豹思忖片刻,像是下了决心。

  巴豹话已至此,犬养二宝也不好再说什么,便约定半月之期,等候东巴寨的最后答复。

  “少寨主,属下有些想不通,犬养二宝凭什么在我们的地盘耀武扬威,贾本国小小岛国弹丸之地,简直目中无人嚣张至极。难道我们东巴寨真的就怕了它们?”

  送走犬养二宝后,魏大成仍是忿忿不平。

  并不是因为被犬养二宝随从暗算,而是实在看不惯犬养二宝的趾高气昂,目空一切,好像他随时能够主宰落英王国的命运一般。

  “大成,你错了。少寨主岂会惧怕犬养二宝,之所以隐忍不发虚与委蛇,是因为要证实一件事。种种迹象表明,二十多年前的遭袭,跟犬养脱不了干系。本来少寨主想将计就计,看看能否套出点什么。”

  一位年纪比巴豹稍长,面目清矍的儒生模样随从,有些埋怨魏大成:“都怪你瞎折腾,打乱计划。”

  “端木睿,你当时心里就一点不生气吗?只不过你们读书人,会演戏罢了,明明心里恨得痒痒地,脸上还堆着笑容。……谁不知道你一肚子坏水。”

  魏大成的怨气尚未发出,又被端木睿责怪,更是郁闷。

  “说你傻你真傻,莽夫一个。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提醒你一点,这段时间,多注意安全。”

  端木睿皱了皱眉头,担心地说道:“你今天的态度非常激烈,犬养二宝并没有发作,相反,他在你面前,将手下踢出议事大厅,做的是毫无破绽。但是,以他的秉性是绝不会轻易放过你。……估计会对魏家下手。”

  “他敢!就他这千把人全去,魏家也能把他们包饺子吃喽。……你少故弄玄虚,我才不怕呢。”

  魏家在东巴寨好歹也排前三,实力还是比较雄厚的。

  “如果开战,就是一万兵士,也不能从魏家占到便宜,怕就怕他们来暗的,防不胜防啊……但愿是我多虑了。”

  端木睿仍然显得忧心忡忡:“不过,还是小心使得万年船,防患于未然。……没事最好。”

  “你说的话不中听,不过也有些道理,犬养二宝跟你差不多,也许你真的能猜到他的想法……嘿嘿,就怕他不来。”

  临走的时候,魏大成似乎有些期待,他甚至希望,犬养二宝会派人找麻烦,那样正好可以冠冕堂皇的报仇,让他们有来无回。

  “端木先生,依你之见,接下来我们如何应对?”对于魏大成和端木睿的对话,巴豹并没有干涉。

  但现在只剩下自己和端木睿,就不用藏着掖着了:“犬养二宝所说,虽然狂妄嚣张,肆无忌惮,却不无道理,他确实有这个实力。他们已经在落英王国活动了数十年,耳目众多,渗透很深,根基非常牢固。”

  “本来,我也只是为了二十多年前的被袭击一事,毕竟还是猜测,没有证据,但今天犬养二宝给了我证据。因为当时活下来的就我和三弟,而且对外宣布的是遇到魔兽袭击,而非人为。……就是犬养二宝手足通天,也没有理由知道这件事的真相。”

  “可是,他却说凶手一直没有抓到。如果是魔兽,这些年斩杀的魔兽何止十万,他怎么知道凶手不在其中……只有一种可能,他就是那次袭击的策划者,……一定是!”

  杀弟之仇不共戴天,巴豹越说越激动。

  “少寨主,我倒有点不同意见。”端木睿看在眼里,静静地听完,然后条理清楚地说道:

  “犬养二宝肯定策划了许多类似的事件,但是杀害二公子那次,绝对不是出自他手,如果他策划过这次袭击,那么目标绝不会是你们兄弟三个。”

  首先,没有动机,犬养二宝很聪明,他没有必要去杀死没有权力,对他也没有任何威胁的人,他出手必有所图。

  虽然巴豹兄弟三人贵为东巴寨公子,但犬养二宝并不会关注这些孩子,甚至连出手的兴趣都没有。

  其次,没有精力,这里毕竟是落英王国,不是贾本国,犬养二宝要把有限的精力用到更大的事情上,不会做节外生枝的事。

  贾本国有很多人潜伏在落英王国,可他们都有自己的任务,没有时间去谋划怎么袭击巴豹兄弟。

  第三,犬养二宝并没有从这件事上做文章,甚至没有任何人因为这件事,而受到来自贾本国的压力。

  “从犬养二宝的话中,可以看出,他肯定知情,而且我听少寨主说过,凶手个子很矮,以刀做武器,之前又发生过爆炸,说明凶手一定是贾本国的人。按我的推测,他们当时应该在执行其他的任务,被你们无意中撞上,他们作贼心虚,以为行踪暴露,便杀人灭口。”

  事发地点后来变成一片焦土,寸草不生,很多人认为是雷电所为,但端木睿却怀疑是天雷炸,因为只有天雷炸才能发挥这么大的威力……

  贾本国没有这样的矿产资源,根据现有的条件,整个落英王国的炸药全部做成天雷炸,或许能够炸毁几座城池,但也未必会造成那样的严重程度。

  “……我有一个猜测,落英山脉的某处,有一个储藏量非常巨大的柔金矿。而且已经让贾本国抢先开采,并经过大量的试验,做成破坏力超强的天雷炸。否则,没有办法解释,贾本国为什么在没有矿产资源的情况下,能够如此熟练的制作和运用天雷炸。”

  端木睿眉头紧锁,仔细而又缜密的推理,让原本迷离的事情变得逐步清晰起来:

  “所以,我认为,犬养二宝想与东巴寨联盟的目的,可能跟柔金矿有关……”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