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梨花障

第一百一十八章 梨花障

  果然是上天垂怜,不至于埋没我这满腹经纶,才降下神祇。

  否则这荒郊野外,人迹罕至,怎会有如此绝色佳人,一尘不染,我见犹怜。

  阴师兄在狠狠地赏了温特师弟一巴掌后,不单是温特师弟的脸肿了,连自己的手都有些麻木,应该是用力过猛。

  虽然委屈了温特师弟,但能够明白这美女不是存在于梦幻之中,那就太值得了。

  “温特师弟,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没有女子怎会好,不见少女哪来妙,……这不,应景的来了。”阴师兄喜滋滋地说道。

  阴师兄沉浸在自己营造的意境之中,心花怒放,心猿意马,哪有闲工夫来关注温特师弟的茫然。

  “可是,阴师兄干嘛打我?”温特师弟的反应稍慢,他不明白应景跟挨打有什么关系。

  你吟诗作对,我阿谀奉承,你想应景,我极力配合,现在什么都有了,你却莫名其妙赏了我一个大耳刮子。

  温特师弟没有阴师兄那般的玲珑心思,只是兀自发呆。

  “呵呵,……这个嘛,……走,我们过去看看。”阴师兄才没兴趣回答这么低级的问题,此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溪边的美女。

  曼妙的身材,如花的面容,前凸后翘,诱人至极。此刻正自顾自的在溪边嬉戏,根本没有在意即将降临的危机。

  “仙子,在下阴元广有礼了。”来到少女跟前,阴师兄一揖到地,身体弯到九十度以下。

  虽然心里跟猫抓了似的,恨不得一把就将少女揽入怀中,但阴师兄还是强压冲动,文绉绉的给少女施礼。

  “我不是仙子。”对于阴师兄的到来,少女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冷冷地回了一句。

  阴师兄的惺惺作态,并没有让少女回头,甚至都没有搭理的意思。

  “在此僻静之处,岂是庸脂俗粉可以光顾,从见到姑娘的第一眼起,阴某就认定你是一位超凡脱俗的仙子。”阴师兄仍是态度虔诚,语气诚恳。

  尽管阴师兄不满少女的态度,更不愿意在温特师弟面前丢脸,但他似乎很有耐心。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面对阴师兄的恭维,少女似乎有些反感,眉头微蹙,动作也停了下来。

  “哈哈哈,姑娘真是冰雪聪明,一语说中阴某心思。”少女冷淡的态度,让阴师兄剥去伪装,露出本来面目。

  先前的温文尔雅,无非想博得少女好感,免得自己用强煞了风景,也少了情趣。

  但既然少女毫不买账,并直接说出阴师兄的目的,倒反而让他卸去负担,不用继续装下去了。

  回归本性,顿觉轻松不少:“既然不是仙子,就不必端着架子,阴某前来相见,确是想目睹芳容,一亲芳泽,姑娘就成全了吧。”

  “无耻!滚!”**裸的挑逗,阴师兄的嘴脸,正配得上少女说出的这三个字。

  “无耻?你有齿,有齿你来咬我呀。”阴师兄龇牙咧嘴,先前的斯文之气荡然无存:

  “本少爷这一个月都没碰过女人了,不管你是不是仙子,今天我都要好好疼疼你。就算要滚,也是我俩***滚才对嘛。”

  一路走来,落英山脉美景无数,阴元广偶尔吟吟诗作作对,加上温特师弟在一旁陪衬,倒也过得十分惬意。

  但日子久了,就觉得单调枯燥,好像缺点什么,没有那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现在总算明白了,虽是良辰美景,若无佳人相伴,仍免不了形单影只,落寞无聊。

  阴元广一直自命文才武学,皆有过人之处,风花雪月,更是独占鳌头。

  说白了,阴元广本就是采花高手色中恶魔,见到如此美女,怎能不色心大起,作揖也好恭维也罢,无非只是一个过门,目的其实很明确,那就是扑倒她,然后发泄自己的**。

  就连温特师弟都知道,眼前这如花似玉的少女,只怕是无法逃脱被玷污的厄运了。

  “再不滚,我就不客气了。”步步逼近的阴元广,两眼发出狼一样的绿光,让少女退后两步,面露愠色,大声娇叱。

  “对,不要跟我客气,太客气了反而不刺激。对我凶一点,狠一点,这样才有性格,我喜欢。”

  对于少女的呵斥,阴元广毫不在意,看着眼前的猎物,他心花怒放,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他并不担心少女会逃走,因为自己看中的女人,除了圣姑还没到手,其余的没一个能够逃出手心。

  有不少开始也是拒绝反抗,挣扎逃跑,到后来,还不是乖乖的躺在身下,任由自己蹂-躏。

  于是一脸淫笑,张开双臂,要将这位美少女搂入怀中,以遂心愿。

  唰~~~~~~

  微风一动,阴元广扑了个空,却闻得阵阵清香,如同初春的桃李,花开芬芳。

  “果然是绝色飘香,真是沁人心扉。”虽然扑空,阴元广却并不着急,反而眯起眼睛,用鼻子去感受这种花香,清雅的花香传入脑中,他发现自己如入仙境,飘飘欲飞。

  奇怪——

  作为一个旁观者,温特师弟突然感觉不对劲。

  明明是金秋季节,处处硕果累累,可呈现在这茅草房之前的景象,让他莫名的紧张起来。

  一片片雪白的梨花,天女散花般地由空中落下,洋洋洒洒,漫天飞舞,将人带入绚丽多彩的春天世界。

  阴元广却沉浸在这梦幻般的梨花中央,如痴如醉,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突兀而来的反常现象。

  “来吧,仙子。本公子一定会让你****,享受极度的快乐……”

  天仙般的少女,正在不远处轻歌曼舞,脉脉含情,伸出纤纤玉指,仿佛是在召唤,窈窕的身姿,丰满的酥胸,无不撩动着阴元广的原始.。

  手里捧着飘舞的梨花,像是抱着美丽佳人,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嘴角流淌着恶心的馋涎。

  目光呆滞,神情茫然,步履不稳,踉踉跄跄。

  “不好!梨花障。”

  看着已经失去方寸的阴元广,温特师弟惊叫一声。

  梨花障,顾名思义,乃是一种类似结界阵法的幻象。利用飘飘洒洒的梨花,施以特殊的手段,迷失人的本性,使之产生想象,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

  一般情况下,一旦陷入很难自拔,阴元广色心大动,自然容易入彀,身处险境却浑然不知。

  好在温特师弟离得稍远,只是冷眼旁观,未受诱惑,否则照样会被困其中。

  “破——”

  一看阴元广身处险境,温特师弟连忙双手掌心相对,运气于手心,双掌一错,对着漫天梨花轰去。

  梨花障能扰乱被困者的心智,使其沉迷不能清醒,任你修为高深,此刻也要当局者迷。

  正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阴元广刚才就是被这把刀架在了脖子上,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命悬一线。

  但是,旁观者清,只要外力达到一定程度,就有可能消除障碍。

  温特师弟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看到阴元广情势危急,早已忘了被打的不快,依然在第一时间出手相救。

  而温特师弟修为已达战将五品,功力自是不凡,加上这一掌乃倾全身之力,毕其功于一役,威力非同小可。

  哗——

  温特师弟的掌风所及,巨大的能量涟漪,如同呼啸而来的飓风,将偌大的梨花障冲击得七零八落。

  雪白的梨花四下纷飞,其中还夹杂着丝丝细雨,却是一抹抹鲜红的血色,真正是梨花带血,艳丽而又凄惨。

  梨花散去,少女的身形显现,步履踉跄,摇摇欲坠,嘴角还挂着血丝,洁白的衣裙被喷出的鲜血染成红色,显然已是受伤。

  “贱人,看打——”

  一招得手,温特师弟逼近少女,此刻已顾不得怜香惜玉,从背后抽出大刀,凌空一劈,要将少女斩杀当场。

  若不是自己镇定自如,识破诡计,恐怕阴师兄难逃毒手。

  如此歹毒的女子,岂能放过!温特师弟怒气大炽,痛下杀手。

  “住手——”

  一声大喝,在耳边如炸雷般响起,震得温特师弟头脑发麻,四肢酸软,劈到一半的大刀硬生生的停在空中,距离少女那娇媚的面庞,已经不足两寸。

  好险!若是再差哪怕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可就被活生生的劈成两半了。

  啪——

  又是一个大嘴巴子,跟先前的一下正好对称,可怜温特师弟那张黑脸,已经肿得像猪头似的,黑里透红,圆圆亮亮。

  嘴里甜甜的,牙好像也松动了几颗,在嘴里摇摇晃晃。

  “呸,……谁?”一口浓血吐出,脸上发烧似地,疼还是其次,温特师弟此刻是惊恐万状。

  这里一共只有三个人,少女已是毫无还手之力,阴元广是不会对自己动手的,怎么凭空就来了那么一巴掌,以自己战将五品的修为,居然连一点都没觉察到,可见来人修为远比自己要高。

  至少也不会比阴师兄差,如果来人要杀自己,何必要非此周章,随手一掌,即可将自己打得魂飞魄散。

  这人到底是谁呢?如此地羞辱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便在这时,一声断喝传来:

  “你真是个蠢货!”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