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入彀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入彀

  看着僵在那里的温特师弟,阴元广忍不住骂了一声:“谁叫你杀她的?”

  “阴师兄,你……”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一巴掌又是阴元广打的。

  难道还没清醒过来,我明明是来救你的,不然你就被人家玩死了。

  你非但不感激,反而还出手这么重。我怎么就这么倒楣,跟着你阴师兄,还以为攀上高枝,却无缘无故挨了两巴掌。

  “这么美的玉人儿,你竟然下得了手,太不解风情了。”阴元广揉了揉手掌,他刚刚从幻境中缓过神来,就见温特师弟刀劈少女,情急之下,不知轻重,把自己的手差点打骨折了。

  但他觉得这个时候,要好好地教训温特师弟几句,于是说道:“温特师弟,你看,她已经受伤了,你怎么忍心还要杀她。就是杀也不是现在,我们难道要看着这朵鲜花,就这么枯萎吗?至少还得利用利用嘛。”

  “让我好好地滋润滋润,灌溉灌溉,也不枉花开一春,在枯萎之前摘下来,闻闻花香,欣赏欣赏。……咱们来个先玩玩再杀不迟,如何?”

  说完,不再搭理仍在发呆的温特师弟,阴元广径直过去,要抱起堪堪倒下的少女。

  “你……你!”看到一副饥渴的嘴脸出现在面前,少女怒火攻心,急得快晕了过去。

  “咯咯咯~~~~~~这位哥哥真懂得怜香惜玉,可惜这丫头已经昏死过去,就算你得偿所愿,也是无趣之极。”

  银铃般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位身材曼妙,满脸含春的年轻女子。

  一袭粉红长裙,勾勒出诱人的曲线,轻移莲步,如风摆柳般的一步三摇,在阴元广即将抱到少女的时候,挡在了他的前面。

  顺手扶了少女一下,让她斜靠在旁边的树上。

  然后笑吟吟地对着阴元广,说道:“手下留情,放过她,好么?”

  “咕噜……”这翩翩而至的女子,妖娆而又风骚,与少女完全是两种不同风格。

  阴元广咽下口水,眼睛都有些直了,心想落英山脉真是出美女,刚才那位超凡脱俗纯洁可爱,清秀飘逸如同天仙,仿佛春天含苞欲放的鲜花。

  现在又来一位,却是成熟丰盈,风姿绰约,宛如秋天饱满丰润的果实。

  各有千秋,却又各具魅力。把阴元广憋了一个多月的.,给彻底引爆了。

  一时之间,阴元广只觉得血气翻腾,面红耳赤,浑身发热,一股激流暗暗涌动。

  “放过她,凭什么?除非用你换。”汹涌而至的渴-望,已经让阴元广顾不得风度了。

  “哟,这可不关我事。我是好心帮你,别狗坐轿子——不识抬举。”骂人的话,经她的樱桃小嘴说出,就变得悦耳动听。

  “你想过没有,如此荒郊野外,人烟绝迹,怎么可能会有纤弱女流出现。而且她会启动梨花障,一定不是寻常女子,非妖即怪。我劝这位哥哥,还是别招惹的好。”

  “非妖即怪,那么说,你也不是我们人类吗?”阴元广话说的冰冷,眼里流露出的却是一种炽热的欲念:

  “妖也好怪也罢,本公子一个都不会放过。既然你主动送来,那就先从你开始吧。”

  “来吧,美人……”伸手触及,感觉女子柔若无骨,竟被阴元广一把抓住,带至身前。

  女子极力反抗,小脸憋得通红,娇喘连连,却无力挣脱。

  “你若敢轻薄我,一定会死得很惨,我劝你趁早放手,免得后悔莫及……”女子一边挣扎,一边用语言威胁。

  “死?怕什么。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就先让我得偿所愿,至于死活……后面再说吧。”女子的不配合,反而激起阴元广的强烈征服.。

  面对她的娇弱无力,吐气如兰,面若桃花,美目顾盼,阴元广早已心旌荡漾,一收手已将美人揽入怀中。

  至于是不是人类,现在都不重要,即使萨特王国的一些异类小妖,也不是没有见识过。阴元广自恃无碍,根本不理会女子的警告。

  “温特师弟,在门口给我看着,不要让人破坏了我的兴致。”阴元广抱起美人,向那间简陋的茅草房飞奔而去,却不忘吩咐大脑有点短路的温特师弟。

  “阴师兄,我……你……”温特师弟远远没有阴元广的那份机灵,仍是懵懵懂懂,但还是按照吩咐,缓缓走到茅草房前。

  你风流快活,却要我把守望风,这叫什么事啊,温特师弟心里老大不情愿。

  “不要嘛,救命啊……你一定会后悔的。”女子声带哭腔,尖声呼救。

  “美人,别叫了,好好伺候本少爷吧。”女子欲拒还休,更是撩起阴元广的野性。

  待进得屋内,见里面连床也没有,只在中间的地上,有用厚厚枯草铺成的一块,勉强可以称之为床的地铺。

  “就这样凑合凑合吧,虽然破旧了一些,但有美人相伴,本公子也不计较了。”

  “救命?深山野林,鸟兽倒是经常见到,至于人嘛,有好多天没看见了。再说,就算有人来,也不敢管我的闲事,偌大的落英王国,比我强的恐怕没几个,想从我手上救人,没门。”

  阴元广饥渴难耐,连调-情的程序都免了,双手直奔主题。

  三两下之后,女子粉红长裙已被扔到一旁,铺在枯草之上,呈现在阴元广面前的是一具如同莲藕般雪白的身体。

  错落有致的身材,娇美的面容,让阴元广无法把持,立刻宽衣解带,将女子扑倒。

  “宝贝,让本公子好好享受享受……”阴元广淫-笑着,双手不停地在女子身上游走摸捏,并俯下脸去亲吻女子。

  当双方目光一接触的霎那,他打了个激灵。

  女子的眼里射出的是极其暧昧的,柔和的光芒,透着蚀骨的妖媚,散发迷人的风-骚,与之前的娇柔无力判若两人。

  刚才还急不可耐的阴元广,本来还寻思着该怎样驯服美人,只不过被女子目光一扫,瞬间就变得温柔起来,随着女子的目光,顺从的配合着。

  从原本的霸王硬上弓,转变到郎情妾意,你情我愿,不存在一丝一毫的强迫之意。

  破败的茅草房内,阴元广正和女子共赴巫山,极力缠绵,酣畅淋漓。

  想那阴元广本是情中高手,色中饿狼,加上久不近女色,寂寞多时,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一个天生尤物,简直就是久旱逢甘霖,销-魂在此时。

  几番征战尤嫌不足,不带歇息,便又重整旗鼓再行驰骋,而女子却是婉转承欢越战越勇,两人行至乐处如痴如醉。

  一时间,颠-鸾倒凤,浪声四起,乾坤交合,地动山摇。

  一个时辰过去,茅草房内依然激战正酣,阴师兄和那女子,如麻绳般地纠缠在一起。一个提枪上马奋力冲锋,一个香汗淋漓娇-喘连连。

  然而,再强悍的男人,都不可能无休止地征战,正所谓人力有穷时,无坚不摧的玄铁,长时间在熔炉中煅烧,终究会疲软,最后化为一滩铁水。

  此刻的阴元广正处在身体的临界点,早就应该风停雨止了。

  但是,面对天仙般的美人,却没有半点退缩的意味,仍是勉力支撑,布云行-雨。

  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男欢女爱,其余什么都是浮云。

  女子面若桃花,隐约露出得意的神态,更是将女性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让身上的阴元广欲罢不能。

  “阴师兄真是钢铁身躯,久战不疲,都快两个时辰了,还在里面激战。可怜那女人经此一战,能留得性命已是不易,以后若见到男人,恐怕是避之不及了。”

  温特师弟在赞叹阴元广威武雄壮的同时,不自禁地可怜起那个柔弱的女子。

  殊不知,真正应该可怜的,却恰恰是他万分敬佩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阴师兄。

  阴元广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收手,这女人有问题,跟自己以前碰过的女人不同。

  但这个念头仅仅是‘闪过’而已,只要他一接触女人的目光,却又被融化了。

  已是全身酸软,眼冒金星,虚汗直淌,气喘如牛的阴元广,早已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能力,只是依照着女子的目光,温顺的机械的配合着。

  “这女人也真够风-骚的。”而百无聊奈的温特师弟,靠在青石上,嘴里含着一根枯草,却被女子的**搞得心烦意乱。

  叫我站岗也就算了,你们也不知道悠着点,害得我在旁边耳根都不清静。

  温特师弟抓了把枯草塞住耳朵,却仍然挡不住,便又扯出枯草,摇晃着脑袋,一副痛不欲生是样子。

  好在阴师兄还算斯文,没有大喊大叫,否则整个落英山脉都要闹翻天了。

  但这女人的声音实在是诱人至极,感觉这一片竟充斥着一种暧-昧,一种让人蠢蠢欲动的暧-昧。

  一般女子受辱,要么死命挣扎,誓死不从,要么咬紧牙关,任由轻薄,绝不可能发出如此浪荡的声音。

  由此看来,此女子绝非常人。

  难道……

  “救命啊!救命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