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菊花庄

第一百二十一章 菊花庄

  “在你们人类的眼里,我不过是异类的存在,不管对错,都欲除之而后快。这难道就是你们人类的道义所在吗?你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斩杀于我,视异类生命如草芥,难道就比我诱惑人类的行为要高尚吗?”

  “我这些年来,虽然用魅惑.引诱了不少人类,为自己修练提供资源,但是,那是我们正常的修练和生存方式,我们没有感觉到有错。况且,我也是因为被人所骗,才变得如此的,我有恨又该找谁诉说呢。”

  “……直到上次亡灵王大人出现,留我一条性命。当时我并没有逃走,而是偷偷跟在你后面,你俩的对话我听得清楚。”

  “任何人都没有剥夺其他生灵生命的权力。亡灵王大人的这句话,如同醍醐灌顶,使我茅塞顿开,我才知道以前犯下了多大罪孽。……我遵守诺言,并不是因为怕你。”

  “今天被我诱惑之人,本就该死,我没有杀他已是放他一条生路,他的行径比我们更为不耻。至少我们只是引诱,他却是强行侮辱。”

  “眼见未必是实,因为你只看到眼前的一幕,并没有了解前因后果。所以,有的时候眼睛也会骗人。……我的命是亡灵王大人留的,你若要拿去,我决不再反抗。”

  彩魅昂起头,坦然面对逸尘,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这——”若是彩魅反抗,逸尘已经下决心尽力一搏,就算不能将她斩杀,至少也要分出胜负。

  但现在彩魅站在那里引颈就戮,一动不动,倒使逸尘为难了。杀一个手无寸铁的纤弱女子,逸尘实在下不了手。

  何况,刚才彩魅如果直接逃窜,逸尘恐怕也很难追上。

  “不要——”一个少女,洁白的衣裙被鲜血染红,嘴角还留有一丝已经干涸的血迹,赶过来阻止逸尘。

  “彩魅姐姐确实为了救我,你不能杀她!”

  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出乎逸尘的预料,他根本没有办法控制局势。

  自己在听到温特斯的救命声后,亲眼见到彩魅把阴元广从身上推开,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明明就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怎么害人却变成了救人?而这位少女浑身血迹,跟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逸尘已经认定眼见为实,但受伤少女的出现,让他产生了疑惑,莫非其中有隐情。

  “那个白袍男子,先是调戏,然后在我受伤之际想轻薄我,好在彩魅姐姐及时出现,引开男子救我脱险。”

  少女用她那悦耳动听的声音,把整个事情讲述了一遍。

  少女的眼神中,透露出清澈单纯,甚至还有些幼稚。

  姿态优雅,超凡脱俗,这样一位如仙子般的少女,不可能跟彩魅是一丘之貉。

  更重要的是,在逸尘使用苍木剑都无法斩杀彩魅的时候,根本没必要跑出个人,来帮她圆谎。

  只要亡灵王不出来,彩魅随时可以毫发无伤的离开,也不需要别人来救。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少女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那也就是说,自己刚才冤枉了彩魅。

  “对不起!彩魅……可是……”逸尘是一个知错能改的人,在看到彩魅没有阻止温特斯离开的时候,其实心里就开始怀疑,当彩魅穿过苍木剑的锋芒,却没有对自己下手的时候,就几乎已经相信了她。

  然而,自己仍然还是杀气腾腾,坚持要取彩魅的性命,杀气?

  ……对,杀气!

  自从被金收输入金之肃杀,逸尘时常感觉有一股凌厉的杀气,在体内游走冲撞,仿佛随时要闯出来,进行一番发泄。

  难怪金收临走前吩咐,必须修练精神力,以控制杀气的外露,防止滥杀无辜。

  自己也没太当一回事,却差点造成严重后果。要是自己不分青红皂白,就出手灭了彩魅,岂不是犯下大错。

  想到这些,逸尘不禁自责起来,还好来了位少女,为彩魅洗冤的同时,也阻止了自己可能犯下的罪过。

  “姑娘,谢谢你!”这句话是逸尘从心里发出的由衷之言。

  “一看你就是个粗人,四肢发达大脑简单。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你没出现,等到出现的时候,却又不问缘由地要杀救我的彩魅姐姐。还以为自己是行侠仗义,拜托,有点脑子好不好?”

  没想到,貌似柔弱的少女根本不领情,反而伶牙俐齿的教训起逸尘来。

  “这也不能怪他,年纪太轻,经历太少,做事单凭感觉,何况他那么恨我。”逸尘被少女训得无言以对,还是彩魅为他打圆场:“我以前确实做过许多令人不齿的事,也算罪有应得。”

  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准备斩妖救人,却没想到会弄得里外不是人。逸尘纵有千般辩解,此刻也无从说起。

  一直以来,逸尘引以为傲的聪明机智,在少女眼里,却只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粗人,真正是郁闷之极。

  “今天是逸尘得罪二位了,算我欠你们一个人情,他日若有需要,定当奉还。逸尘还有事务在身,告辞了!”

  双手一抱拳,也不等答话,逸尘便展开玄步凌风,飞也似地逃离此地。

  “哎,等等……”少女还没说出口,逸尘已经跑得没影了。

  憋屈的逸尘,把一肚子的郁闷都发泄在赶路上,走得飞快,不消片刻,已经行至百里之外。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说的是菊花,秋天的花王。

  逸尘眼前的山坳,漫山遍野一片金黄,无数朵菊花竞相开放,微风吹来阵阵花香,沁人心脾百骸舒畅。摇曳的枝条,翩翩起舞,怒放的花朵,大气高贵。

  秋天,一般是果实成熟的季节,花早已枯萎凋谢,化成养料孕育了果实。

  而菊花却选择这个时候开放,敢与成熟的果实媲美,本就与众不同,带着高贵华丽的金黄色,成为秋天的花王,更是秋天之王。

  在这里,花不是点缀,不是摆设,而是主宰,这一片大自然的主宰,没有谁敢与其争锋。

  它要紧紧抓住这短暂的属于自己的时间,尽情挥洒高贵典雅,尽情释放花香芬芳。

  面对秋天的肃杀,它是最后的芳华,美丽却有些凄凉,甚至带着一种悲壮。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也是说菊花,说的是孤寂,花开虽香,蝶却因为冷而不愿过来。

  所以,菊花不如牡丹那般招蜂惹蝶,也就成不了人们心中的真正花王。

  然而,无知的人们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呈现在逸尘眼前的菊花,并不是落寞的孤芳自赏,也没有那种萧条和肃杀,而是蜂蝶成群,竞相起舞。

  金色的菊花旁边,黄黑相间的,拳头大的蜜蜂,穿梭于花丛之中,嘴里吸着甘甜的菊花蜜,腿上则附着厚厚的菊花粉。

  它们赶在入冬之前,备好粮食,好让蜂王有充足的精力,孕育下一代,待到开春,又能增加无数的蜂族成员。

  而且,蜜蜂在采蜜的同时,也为菊花传播花粉,使菊花有了延续,实是两全其美。

  蜜蜂的动,与菊花的静,竟使得整个山坳充满着春的生机。

  空中则彩蝶飞舞,身型巨大且数目繁多,若是有一半同时张开翅膀,就可以遮天蔽日。此刻正悠闲的荡着,或者在低空逡巡,或在高空盘旋。

  此情此景,让人心旷神怡。逸尘低头闻着花香,看着忙碌的蜜蜂,潇洒的彩蝶,感觉已经融入这一片美景之中。

  什么烦恼,什么郁闷,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咔嚓——

  陶醉其中的逸尘,忍不住摘下一朵菊花,轻轻地扯着花瓣,一片一片的吹撒出去,一丝丝的金黄,飘荡在空中,迎着阳光,形成一条花带,将光线折射成五彩缤纷,如同彩虹般艳丽。

  此情此景,让逸尘忍不住想起了远在玄天宗的飘然。

  要是和飘然一起,徜徉于漫山遍野的菊花之中,看着蜜蜂穿梭繁忙,彩蝶翩翩起舞,那该是多么的美妙啊。

  嗡~~~~~~

  忽然天空一暗,一个巨大的阴影,从高空直扑而下,速度之快,竟将空气摩擦成点点火花,并夹杂着一股劲风,呼啸而来。

  犹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眨眼之间急落而下。

  啪——

  阴影降至跟前,逸尘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扇了一掌。

  尽管突如其来的巴掌,并没有真正打到逸尘,可那迅疾无比的劲风,却生生扫到逸尘的脸上。

  巨大的力量让逸尘站立不稳,连打两个趔趄,总算没有摔倒,但风刃扫过脸庞,却是火辣辣的疼痛。

  “谁?……为什么打我?”

  虽是猝不及防,没有调动体内的五行之气,但一般情况下,都有一层由五行之气组成的护体,存在于身体的表面,在遇到危险时能够自行保护。

  然而,却在这一扇之下尽数瓦解,还差点摔了个跟头。

  可见这个袭击者实力非常强悍,至少不会弱于逸尘。

  这家伙究竟是谁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