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飞龙霸蝶

第一百二十三章 飞龙霸蝶

  逸尘刚稳住身形,二龙的攻势又来了,而且比上次更猛更快。天空一阵阴暗,仿佛空气全被吸空,化成一阵狂暴的能量,泰山压顶般地宣泄而来。

  二龙对于空间的掌控,远远超过逸尘。

  一般情况下,战帅强者能够暂时禁锢空间,这种禁锢是有时间和范围的限制,已是时间短,最多不会超过一刻,也就是一个时辰的四分之一,而范围只在自身周边百米直径的空间。

  就在刚才,逸尘退出一百多米,二龙后退不多,但至少也有二十米,而且原本两人还有五十米以上的距离。

  这样,两人现在的距离应该有二百米开外。

  而二龙没有改变位置,就在原处发起新一轮的进攻,关键是逸尘所感受到的威压,并不比前一轮少。

  这说明,二龙控制的范围已经超过二百米,仅凭这一点,就强过目前的逸尘。

  而且这一次的攻击是全方位的,甚至连逸尘可能会后退的空间,也被二龙掌握。

  虽然在这禁锢的空间内,逸尘的活动没有被控制,但活动的速度,活动的范围均已受到压制。

  按照这样的实力,可以推断出,二龙以本体存在的时候,修为应该接近战帅中阶,比逸尘快高出一个境界。

  这种差距,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法弥补的,特别是二龙不同于普通的人类,他还具有特殊的血脉。

  这一次攻击,是二龙好胜心起,率性而为,几乎尽了全力,根本没有顾及逸尘的承受能力。

  在这样暂时禁锢的空间内,二龙的实力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巨大的能量,随着二龙的催动,源源不断的在空中肆虐,逐渐向逸尘压迫而来。

  也就是说,逸尘已处于全面被动状态,面对如此大力度大范围的打压,避是避不开的,扛也未必扛得住。

  虽然生命安全不会受到威胁,但受伤是难免的,在一个孩子面前如此狼狈,实在是奇耻大辱。

  这是逸尘出道以来,从未有过的失败,尽管如此,想让逸尘求饶,那也是不可能。

  以逸尘的性格,即便被打死,都不会委曲求全,何况还没有到绝境之中。

  明知不敌,也要勉力一战,逸尘将体内的五行之气,尽数输入纯阳甲,虽然不能使纯阳甲的威力发挥到最大,也不求能够完全挡住二龙的攻击,但至少可以让自己受到的伤害降到最低。

  于是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态,偏偏放弃苍木剑,仅以自身功力奋力一搏……

  忽然,空气中一阵氤氲,空间桎梏突然消失。

  一切又回到风轻云淡,仿佛从来就没有任何危机。

  逸尘顿觉身体一松,径直往地面坠去,同时下坠的还有二龙。二人一前一后,相继掉到地面,将地面砸出了两个大坑。

  就算是战将高手,如果没有受伤,从空中落下,也能够在下落的过程中,调动战气控制速度,都不至于把地面砸出个坑来。

  亏得二龙和逸尘,修为都达到战帅强者的级别,却都摔了个嘴啃泥。

  各自心里都在纳闷,空间明明处于暂时禁锢状态,双方的战气能量根本没有接触,怎么突然间就消失了,而且体内的战气一下子也无法调集起来,致使两位战帅级强者,瞬间自由落体,争先恐后的砸进坑里。

  虽然毫发未损,却是满嘴泥沙,又吭哧吭哧从坑里爬出来,彼此相望,都忍不住大笑。

  “花脸猫……”

  “烂猪头……”

  一脸的花粉,夹裹着泥巴,让两人面目全非,滑稽可笑。

  毕竟两人都还是孩子,彼此间也没有仇恨,经此一跌,刚才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立时化解。

  活动一下筋骨,两人均感到又恢复了正常状态。二龙也变回人形,成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

  哗——

  飓风毫无征兆的席卷而至,两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吸入其中,一阵耳晕目眩过后,逸尘发现自己到了一个规模宏大的宫殿。

  宫殿建在山体中间,以山为墙,镂空而成,顶部一圈无数颗夜明珠,将整个大厅照得透亮。

  “父王……”

  就在逸尘疑惑不解的时候,旁边的二龙却发出了欢呼雀跃的声音。

  “你差点又闯祸了,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大厅正中的一张大椅上,端坐一人,浓眉微须,壮硕威武,前额还有两条弯曲的八字状肉色疤痕,正是二龙口中的父王。

  飞龙蝶王说话的口气非常严厉,但眼睛里透出的却是柔光,让人感觉比较慈祥。此刻目光对着逸尘,微笑着说道:

  “贵客光临菊花庄,却遭二龙无礼对待,请勿怪罪,怠慢之处,还请谅解。”

  “逸尘拜见飞龙蝶王,晚辈误闯贵庄,也有失礼之处,二龙并无过错,不敢怪罪。而且刚才蝶王出手,使逸尘毫发无伤,晚辈应该感谢才对。”

  如果不是蝶王出手,自己难以招架二龙的进攻,恐怕现在已经狼狈至极了。

  “呵呵,果然是少年英雄,彬彬有礼,请坐。”待逸尘坐定,飞龙蝶王继续说道:“逸尘小兄弟,我有些疑问,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蝶王请讲,逸尘定不隐瞒。”虽然不知道要问什么,但见蝶王平易近人,应该不会为难自己,逸尘便大大方方地回话。

  “你持有皇者之器,在被动的情况下,其实是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为何弃之不用?”逸尘弃用苍木剑的举动,蝶王早已知晓,所以有此一问。

  “若是对敌,逸尘自然全力以赴,利用一切机会创造胜机。但二龙只是和我切磋技艺,并非搏命,更不是我的敌人,我应当凭自身修为与他对抗,岂能用皇者之器占得便宜。”

  逸尘暗道侥幸,若是真的使用苍木剑,或许能抵挡二龙,真要想伤他可能性也不大,而且要是用了苍木剑,万一还是输了,岂不更是丢脸。

  再者,要是飞龙蝶王觊觎苍木剑,趁隙出手抢夺,只怕又会生出事端。

  没想到一念之间,却引起蝶王的极大兴趣,也为自己在飞龙蝶王面前挣足了印象分。

  “那如果我不出手,你可是输定了,难道你不怕被一个小孩子打败,给自己丢脸吗?”逸尘的回答,更是让蝶王好奇。

  “二龙也只是一时兴起,好胜心强了一些,出手轻重掌握不够得当,却没有伤我之意,否则,先前就不会留手。要是他倾力一击,我早就趴下了。再说,自己修为不够,输给谁都有可能,又何必在意对方的年龄呢。”

  其实逸尘当时根本就不是这样想,但在蝶王面前,逸尘还是说得冠冕堂皇大义凛然。

  重要的是,蝶王一定非常喜欢听到这样的解释,从他的眼神中,逸尘就可以感觉得到。

  “要是输给二龙,而且输得很难看,你……会用皇者之器来对付他吗?”听得逸尘的回答,蝶王的表情从微笑,变成了笑眯眯。

  “不会,因为我喜欢二龙的率性,天真,危险但很真实,我也曾经有过,只是经历多了,人就学得圆滑了。圆滑很虚伪,但可以使自己更安全。”

  逸尘忽然有些伤感,顿了一下,说道:“为了安全,为了活命,很多时候,不得已就失去了真实。所以我怀念那种天真和率性,尽管我已经失去,但现在从二龙身上看到,我觉得特别亲切。”

  “好一个危险但很真实,反过来也可以说,太真实就容易被人利用,对自己就越危险。而我们这一族,就是因为天真率性,差点被灭族,到现在还被困在菊花庄。”

  虽然知道逸尘或多或少有些演戏的成份,但蝶王还是被逸尘的话所感染,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飞龙霸蝶原是龙族的一支,由于被别人利用,得罪了当时世间的最强者,被禁锢在菊花庄已有数万载。

  菊花庄与外界看似相连,其实中间有一层无形的结界,被禁锢的飞龙霸蝶一族,无法凭借自身离开菊花庄。

  因为结界对飞龙霸蝶的各种特征,都有准确的分辨,任你修为再高,只要硬闯结界,必然死路一条。

  历代飞龙霸蝶都做过各种尝试,牺牲时常发生,却始终没有办法穿越结界。

  而人类却可以自由进出菊花庄,不会遭到任何伤害。当然之前只有进来的,但没有一个活着出去的。

  这样的事实,开始让人恐惧,但一直没有答案。时间久了,菊花庄也就成了落英山脉的一处禁地。

  甚至还被人散布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恐怖流言,说什么只要是人类,一旦踏入菊花庄,必无生机。

  只要听说过的,都不敢踏入菊花庄半步,远远的就避开了。

  这样一来,没有人打扰菊花庄的清静,看似好事,但实际上却几乎断绝了飞龙霸蝶出庄的希望。

  “菊花庄的人类,现在只有你一个,其余的都死了,……逸尘小兄弟,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

  飞龙蝶王站起来,神色凝重的说。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