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托付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托付

  “前辈,如有吩咐,逸尘定当尽力。”虽然不知道蝶王为何事请求,但看他严肃的神情应该不是小事,逸尘的回应也很干脆。

  要是举手之劳,自然不在话下,若是无力办到,想来蝶王也不会抱怨。

  很多年以前,偶尔有人进入菊花庄,蝶王都会百般招待千般挽留,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有朝一日,飞龙霸蝶能够重见天日,去菊花庄之外的天地。

  人类可以自由进出,但飞龙霸蝶不行。所以蝶王收集人类的各种信息,包括气味,生理机能,习惯,爱好等等,模仿或者利用,来改变他们的自身特征,以干扰结界的识别能力。

  “来到这里的人,在我们的盛情款待下,全部留了下来,和我们一起生活,他们慢慢的融入我们的生活,二龙的母亲就是人类女子……可惜的是,随着他们逐渐逝去,外面的人类又不敢踏入,我们便再也接触不到人类了。”

  蝶王轻轻叹道。

  飞龙霸蝶在与人类的相处中,学会了跟人沟通,听懂人类的语言,也掌握了人类一些生活习惯。

  二龙更是有一半人类的血统,拥有人类的外形,能说人类语言。但是他的灵智还是很低,如果这样发展下去,蝶王根本不敢把整个族群的命运交给他。

  所以蝶王希望,二龙离开菊花庄,到外面世界磨练一番,然后回来接管飞龙霸蝶一族。

  他的血脉,悟性,均属万年难遇的绝佳天才,具备将飞龙霸蝶一族带离困境,并发扬光大的潜质,但是他们祖先遗传下来的弱点制约了他,使他过于单纯幼稚,而且率性随意,缺乏责任感和担当。

  而且,飞龙霸蝶一族强者众多,觊觎王位的大有人在……

  蝶王担心,二龙一直天真单纯,不能识别真情假意,如果有一天族内发生变故,二龙恐怕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我一直想让他出去历练,但终未成行。一来,他身上的飞龙霸蝶特征,能不能穿过结界;再者,他一个人出去太危险,我不放心。毕竟他是我的儿子,而且是我族的希望……”

  “而你,也许就是二龙的贵人。你弃用皇者之器,原因或许不像你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不过,遇到险境的时候保持冷静,善于审时度势。包括跟我讲的这些,未必都是发自肺腑,但至少我信,正所谓圆滑虚伪却能保命。”

  “二龙缺的就是这些,虽然他在修为上高过你,那也是倾我一族之力,精心培养,加上他自身的优势,才能达到这样的高度,但是如果你俩处于敌对状态,你一定能有很多办法置他于死地。”

  “所以我想求你的是……带着二龙离开菊花庄,你可以指使他做任何事,也不要求你确保他的安全,甚至可以给他种下恶念感应,让他永远臣服于你……但是我希望你,用一份真诚对待他。”

  “无论以后二龙会有怎样的结果,你都是飞龙霸蝶一族的恩人,菊花庄内所有珍宝,你随意挑选,需要什么报酬,你只管提出来。他日若有差遣,我们定全力以赴……”

  飞龙蝶王眼中满是乞求,为了儿子,为了飞龙霸蝶一族,他愿意放下一切,甚至尊严。

  “这个……”逸尘沉思良久,终于开口说道:“前辈屈尊相求,逸尘焉有不从之理。只是有几件事,需事先说明。”

  “第一,我所走的并非一般修武者历练之路,而是更加凶险,连我自己的安全都保证不了,所以二龙要有思想准备。第二,我会面临无数的敌人,有的非常强大,甚至强大到一个国家,我们不能有丝毫懈怠。第三,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有时也会搞一些谈不上光明的阴谋诡计,做事偏离本性。”

  “……这些都有可能给二龙带来伤害,不仅仅是身体,更多的是心灵伤害。……我不知道他能否承受,能否坚持下去。”

  “还有,我不需要报酬,因为这不是交易,更不需要给他种下恶念感应,但有一点请前辈放心,我会把二龙当成兄弟,如果一定要死,我不会让他死在我前面。”

  逸尘与二龙不打不相识,虽然二龙实力高强,但心性纯朴,逸尘也愿意有这样一位兄弟,大家一起闯荡。

  “不过,我要前辈答应我一件事,如果有一天,天罗大陆发生重大战争,那么菊花庄必须站在我们这边,而且出兵相助。”

  菊花庄内的普通霸蝶修为都达到战将级别,如果把这些霸蝶组成一支军队,那战斗力至少是普通军队的数十倍以上,这比菊花庄那些珍宝可要强多了。

  逸尘提出这样的条件,也想看看蝶王的反应。

  “好,我答应你,只要我能做到的,到时候包括我自己,都听你调遣。”飞龙蝶王很爽快地应承下来。

  二龙若是留在菊花庄,对自己反倒是个掣肘,很有可能被别人利用,只有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逸尘能够带二龙出庄历练,蝶王多年来的心愿终于达成,他禁不住老泪纵横。

  当下吩咐,设宴款待。菊花酒,菊花蜜,菊花茶……整个一个菊花宴,珍馐佳酿,应有尽有。

  不过几天时间,二龙跟逸尘已是形影不离,除了第一次表现出霸道以外,其余时候都是怯怯地待在逸尘旁边。

  对于父王的决定,二龙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不过现在真的要离开菊花庄,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过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心里总是不踏实。

  虽然曾经向往过,也幻想会有很多奇遇,但那毕竟只存在于脑子里,一旦付诸行动,却完全不是想象的感觉。

  飞龙蝶王吩咐二龙,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服从逸尘,绝不允许擅自做主,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必须设法救逸尘脱险。而且背地里,塞给二龙一个储物戒指,让他必要时交给逸尘。

  二龙虽然幼稚率真,但从小就被飞龙蝶王灌输了拯救族人的思想,至少在理论上他是知道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所以他没有撒娇,也没有抵触,而是顺从的接受安排。

  为了稳妥起见,逸尘让二龙委屈地躲进日月空间,顺利通过菊花庄外面的无形结界。带着飞龙蝶王的希冀,带着二龙的憧憬,逸尘告别了菊花庄,踏上去往天之眼的路。

  ……

  唰唰唰——

  踏踏踏——

  清晨,静谧的森林,忽然一阵骚乱,一群体大如盖的蛤蟆,正围攻两头红毛驴兽。

  驴兽身上的红毛已经斑驳陆离,被一层黏液覆盖。蛤蟆嘴里伸出细长柔软的舌头,将喷出的黏液涂到驴兽的周身,黏液接触的地方发出滋啦啦的声音,还夹杂着一股股刺鼻的焦糊味,驴兽的红毛被一块一块融化,露出厚厚的皮层。

  驴兽则用脚践踏着稍近的蛤蟆,一脚下去,蛤蟆被踩成对穿,死于非命,但蛤蟆的数量众多,而且尽可能的跟驴兽保持一定的距离。

  虽然驴兽的力量远远大过对方,但蛤蟆围成一圈,遥相呼应,并不停的喷出有毒的黏液,腐蚀着驴兽的皮毛。

  呼——

  其中一头驴兽,背部的厚皮已经被毒液所伤,形成巴掌大的伤口,鲜红的肌肉显露出来,驴兽吃痛便从嘴里喷出一道烈焰。

  正面的蛤蟆首当其冲,被烧个正着,身上便燃起火焰,炙烤着,不过一息之间,这只蛤蟆就被烧成黑炭。

  旁边受到波及的蛤蟆,也各自受到不同的伤害,皮开肉绽。

  而驴兽后面的蛤蟆,却趁着这个机会,群起而攻之,对着驴兽背上的伤口,喷洒更多的毒液。

  毒液腐蚀着肌肉,发出嗞嗞的声响,随着肌肉的溶解,毒液顺着破损的伤口,逐渐渗入内脏。

  驴兽咆哮着,一边挣扎,一边喷出一串串烈焰,又烧死好几只蛤蟆。

  但自己体内的毒液却无法清除,不多时,这只伤重的驴兽就倒在地上,瞪大着那双驴眼,不甘心的死去。

  就在蛤蟆群策群力,攻击受伤驴兽的时候,另一只驴兽也抓紧时机,口喷脚踩,居然转眼之间杀死十多只蛤蟆。

  逸尘和二龙站在稍远的地方,饶有兴致的观看这场生死大战。

  剩下蛤蟆的数量不到十只,面对这头驴兽,已经无法形成包围,也组织不了有效的攻势。

  驴兽似乎意识到这一点,看到同伴死去,更是怒火中烧,战意大盛,连眼睛都红了。

  它根本不再顾忌,只是如发疯般的一味进攻,驴蹄所经之处,蛤蟆死伤连连。

  一时间,战况逆转,驴兽占据了非常有利的局势。

  剩余的蛤蟆,忙不迭的闪避着,在自身安全得不到保障的时候,嘴里喷出的毒液也渐渐失了准头,对驴兽的威胁慢慢降低。

  其中一只蛤蟆,头顶上长了一对类似角状的凸起,应该是这群蛤蟆的首领。

  此刻,已经感到不妙,再这样下去,恐怕剩下的同伴,都会死于驴兽的蹄下。

  蛤蟆首领发出叫唤声,像是跟其他的同伴交流,该采取怎样的对策。

  呲……

  一束束绿色的毒液,如箭般喷向驴兽。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