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林中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林中镇

  而此刻逸尘正隐藏在地底深处,感受着山崩地裂带来的大地抖动,虽然已经处于安全地带,但他仍是惊魂未定。

  回想刚才一幕,实在惊险至极。

  二龙有难,自己不可能袖手旁观,但力敌显然是妄想,唯有智取,方有一线生机。

  千钧一发之际,根本不容逸尘多想,要想从鹏鸟爪下救出二龙,只好铤而走险,放手一搏。

  于是利用纯阳甲,释放出刺眼的金光,亡灵王拖着还没有痊愈的身体,挡在鹏鸟面前,布下一层黑雾。

  这些是逸尘能够为二龙逃命所做的最大努力,却只是延误了鹏鸟一眨眼的时间。

  好在逸尘也是速度奇快,在这一瞬间的有限时间内,升空,征得二龙同意,将二龙收入日月空间,然后隐形,落下,再遁入地下。

  这中间过程,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机会转瞬即逝,哪怕是秩序稍微变动一下,都会功亏一篑。

  比如,先落下,再隐身,就来不及从鹏鸟的视线中消失,只要鹏鸟视线所及,二龙连同逸尘一起,自然无法逃脱鹏鸟的利爪。

  真是劫后余生,逸尘暗自庆幸,总算没有辜负飞龙蝶王。

  二龙的安全使逸尘对自己的信心,有了进一步的增强,面对危机的处理,也让他更加的趋向成熟。

  而亡灵王此刻却是疲惫至极,在死亡沼泽被金收拍了一掌,已是够呛,好不容易稍有恢复,为了救二龙,又遭鹏鸟威势逼压,虽不至于烟消云散,但也是筋疲力竭。

  所幸的是,由于亡灵王的阻碍,让逸尘顺利救下二龙,总算功德圆满。

  呲——

  良久良久,鹏鸟发泄完毕,悻悻然地飞走了。

  逸尘从地底钻出来,虽然对于鹏鸟的毁坏力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还是被面前的情景震撼了,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原本山清水秀,树木茂盛,风景宜人,现在却是满目疮痍,伤痕累累,一片破败之象。高山被夷为平地,湖泊填成农田,森林树木,更是折断无数,甚至连根拔起,被风卷走,地面上只留下一些残根断枝。

  鹏鸟生气的后果非常严重,从日月空间出来的二龙,更觉自己是二世为人。

  当时已经放弃幻想,准备引颈就戮,虽然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因为他知道,逸尘的修为不如自己,而且就算高些,也不足以对抗鹏鸟,即使明哲保身,不出来送死,都属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尽管父王对逸尘极为相信,在自己面前不吝赞美之词,说逸尘如何如何能耐,但二龙心里认为,那只是父王给自己的一些宽慰。

  所以二龙对逸尘半信半疑,甚至觉得自己并不比他逊色多少,说不定某些方面还能超出。

  没想到,就是修为不如自己的逸尘,在自己生死攸关的时候,不但没有退缩,反而挺身而出。

  在极其危险的情况下,处变不惊,冷静沉着,硬生生地将自己从死神手中,强行的抢了出来。

  飞龙蝶王将二龙托付给逸尘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约束条件,甚至都没有要求逸尘保证二龙的安全。

  这在当时看来,是一种冒险,是对自己的逼迫,对自己成长的迫切希望,二龙为此心里还有些小情绪;但在逸尘看来,是一种信任,是对自己的嘱托,对自己责任的最大考验。

  理解的不同造成了心态的差异,不管二龙此时是多么的感恩戴德,感激涕零,逸尘却认为出手相救是理所当然,理应如此。

  言出必行,有诺必践,这才是男人本色。

  “老大,我的命是你救的,以后你怎么对我都行,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二龙用最简单的话语,表达了自己最由衷的感激之情。

  “任何事?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要后悔哦。”逸尘也没有矫情的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而是接受了二龙的谢意。

  “老大的手段真多,居然从鹏鸟的嘴里,把我救下来,实在厉害。”二龙想不出更好的词语来夸赞逸尘,只好又补了一句:

  “……看起来,你比那个鼋癞强多了。”

  的确,一群鼋癞围攻两头驴兽,虽然取得胜利,却也付出了惨痛代价,这种胜利除了心理上的安慰以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利益。

  而鹏鸟以龙为食,是人类仰视的存在,甚至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跟小小的驴兽自然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逸尘却能够有惊无险的,从鹏鸟助自己爪下逃生,简直就是一种伟大的成就。

  所以二龙的夸奖其实是很有水准的,只是话不中听而已。

  “嘣,嘣——”

  两个响亮的爆栗子,就是二龙话不中听的后果。

  …………

  落英山脉东部,林中镇。

  林中有镇,镇在林中。

  这地方原本只有林而无镇,来的人多了,需要有个歇息之处,打个尖住个店,为马匹添加给养,有心人便依林傍路,搭个小房子,做起了买卖。

  火爆的生意吸引了更多的有心人,于是慢慢的就形成了小镇。

  说是小镇,其实就是在四通八达的路边,建一些房屋,提供各种服务,最初的愿望,也就是挣些金币晶币,给经营者养家糊口而已。

  由于这里通往天之眼,来往的各色人等很多,而林中镇是这方圆几百里唯一的小镇,需求产生市场,小镇很快繁华起来。

  于是,糊口的初衷,变成了发财的梦想。很多先知先觉,经营得当的商家,早已经脱贫致富,腰缠万贯了。

  得宝楼是林中镇最大的综合性酒楼,能提供各项服务。而且取得宝为名,口彩好,所以哪怕价格贵些,也照样吸引了大量顾客。

  中午时分,是得宝楼最忙的时候,来来往往络绎不绝,老板忙得眉开眼笑,伙计累得怨声载道。

  二楼的十几张桌子,都坐上了人,有的是坐满,也还有几张坐了些散客。

  逸尘和二龙就坐在靠窗的桌前,这一桌只坐了四个人,其中一个麻脸汉子,还有一个十三五岁的褴褛少年。

  少年蓬头垢面,正埋头吃饭,一只手还抓着一个灰土土的小包袱。

  得宝楼不管穿着打扮,只收金币晶币,一视同仁,所以才会有这么个类似流浪的少年,出现在消费较高的二楼吃饭。

  也正因为这个少年,其他人情愿挤着坐,都不愿意过来。

  逸尘却不管这些,他看到这里临窗又宽敞,就和二龙坐了下来。与少年同桌的麻脸汉子,似乎有点紧张,用眼睛狠狠地瞪了瞪他俩。

  “……我说,这次开天眼正逢百年大开眼,一定有不少宝贝现世,咱们要好好合计合计,争取弄个钵满盆满,……以后就在家养老,不出来奔波了。”

  “张老爷子一大把年纪,家境殷实,大小老婆一大堆,还有闲情逸致,跑到这种深山野林来受罪,何苦呢?”

  “何苦?……财奴呗,每年开天眼,都少不了他,这边宝贝还没到手,那边价格就已经定好了。……他的那份家产,不都是天之眼赏赐的么,还贪心不足。”

  “哈哈,你知道什么,那些大小老婆天天缠着,你看他都成人干了,再不逃出来就死在温柔乡里了。”

  “……那他是跑出来了,那些娘们怎么办,听说都跟家里的伙计们勾搭上了。”

  “就是,……没看见老爷子头顶都是绿色么。”

  整个酒楼议论纷纷嘈杂喧闹,那位被人议论的张老爷子,却态度严谨地跟着伙计们在合计,全然不管邻桌的调侃。

  “这位老兄,轻点声,待会老爷子听见,你就麻烦了。”

  “……你小子新来的?居然冒充行家,他妈的要是听得见,老子们还能坐在这里喝酒吃肉吗?早被他扔出去了。”

  这些是大声地喧哗,根本不顾及旁边的食客;还有一些人,压低了声音,说话的时候还拿眼睛扫描着周围,生怕被别人听见。

  “那个……周兄,我听说这次开天眼,由黑风会维护,抽取的佣金一定会很高,我们……”

  “许老弟,这些不是我们散客能够管得了的,我劝你少管闲事,免得得罪黑风会。”

  被称作周兄的那位,紧张地打断了许老弟的话。

  流露出的眼神,明显是一种对黑风会的畏惧。

  “我也只是说说而已,我们势单力薄,刨去佣金,自己能剩下一点,就算不错了。”

  许老弟却不以为然,继续盘算着自己此行可能的收获。

  “别讲这些了。……等这次开天眼结束,我要去王城的店铺去打理,你如果愿意,就跟我***理吧。”

  周兄似乎很想为许老弟提供帮助,便邀他加入自己的店铺。

  “多谢周兄美意,只是小弟无福消受。再过一段时间,贾本国就要攻打王城,到时候别说生意,连命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周兄还是尽早撤离王城,以防不测吧。”

  许老弟却没有理会对方的好意,反而劝周兄离开王城。

  “你又胡说,贾本国太子就要迎娶小公主了,怎么可能会打仗呢?”

  “哼,迎娶小公主,……小公主都死了十五年了,怎么迎娶?”

  “你怎么知道小公主死了?谁说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