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忧郁蛇狐

第一百三十三章 忧郁蛇狐

  随着笼罩在上空的云雾渐渐散去,天之眼中心地带的神秘面纱终于被揭开。

  虽是深秋,却展现出春天般浓郁生机,处处花草枝繁叶茂,时时散发出迷人花香。

  赤橙黄绿青蓝紫,各色花草争奇斗艳,高矮肥瘦长短斜,万般姿态竞相摇曳。

  天之眼,不仅风景优美,宛如人间仙境,更是奇花异草无数,价值连城。

  一阶二阶的灵草,遍地都是,三阶灵草也是品种繁多,采摘的人数虽然成千上万,但今天才是第一天,丰富的资源使得大家各取所需,暂时还很少有冲突发生。

  佣兵们各自按照原先的计划,根据自身实力,从外围开始,疯狂的攫取灵草。

  心里一直诟病的维护费,忽然不用交了,这让佣兵们非常高兴,除了尽可能避开黑风会的人,更多时候都是满脸洋溢着笑容。

  “老大,我们一路走来,也采了许多三阶灵草,四阶也有一些,接下来该往哪个方向?”在一个岔路旁,二龙向逸尘问道。

  “我们先往右边看看吧。”逸尘展开精神力打探,感觉右边方向千米之内没有佣兵活动。

  人多的地方,是不可能找到玄木精的,万木之源一定在天之眼的深处。

  顺着右边的小路,逸尘二人一边采集灵草,一边四下打探。

  “驱梦草,四阶灵草。”不远处有四株黄绿色,一尺高的小草,左三右二,一共五片叶子。

  虽然在万草丛中,驱梦草并不算显眼,但逸尘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驱梦草的功效很多,驱除梦魇,稳定心神,使人镇定,辅助练功,属四阶灵草。

  对于逸尘和二龙来说,三阶及四阶灵草已经没有太大用途,不过逸尘还是准备,在不耽误正事的情况下,多采摘一些。

  毕竟还有逸盟的兄弟们,三英佣兵团的佣兵们,逸石村的村民们,这些人对灵草的需求还是非常大的。

  既然来到宝山就不能空手而归,何况这里的灵草是整个天罗大陆品质最好的。

  呼——

  正准备采摘驱梦草的逸尘,突然眉头一皱,感觉到一阵腥风夹杂着一股骚味,从正前方席卷而至。

  忧郁蛇狐——

  忧郁蛇狐属四阶魔兽,相当于战将级别实力,并不是为了守护驱梦草,而是它本身就需要吸收驱梦草散发出的气味。

  忧郁蛇狐长着狐狸的头,和蟒蛇的身体,却又有四只短而细的小脚。

  四只不到一尺长的小脚无法支撑将近五米长的身躯,所以忧郁蛇狐走起路来是步步惊心。

  更多的时候,它只能收起脚,像蛇一样以鳞片的蠕动爬行,但速度极其缓慢。

  由于忧郁蛇狐有着狐狸的漂亮脸蛋,便不甘心以爬行这样的丑陋姿势前进。

  又没办法让自己的脚长大,能够像其他兽类那样,奔跑,散步,来展现自己的迷人风姿。

  所以,忧郁蛇狐非常痛恨老天爷,让自己拥有‘天姿国色’,却不能正常行走,白白浪费了大好面容。

  它鄙视自己的行走方式,又改变不了。残酷的现实,让忧郁蛇狐痛苦异常。

  幻想着在梦境之中,自己拥有了一直渴望的,能够承受巨大身躯的,异常矫健的四只脚,而现实却又不得不依然丑陋的爬行着。

  于是,忧郁蛇狐长期活在深度的压抑和烦躁之中,只有在驱梦草的周围,吸收这些清新怡人的气味,才能使自己平静下来。

  久而久之,忧郁蛇狐对驱梦草就有了一种依赖,无法摆脱的依赖。

  现在有人要拿走自己的依赖,忧郁蛇狐自然会变得狂躁不安,它要赶走甚至杀死这个讨厌的人类。

  呲——

  唰——

  嘴里喷出一条细长如同水线的涎液,而尾部一扫,则鼓起一股腥臭骚风,涎液有形无味,腥风是有味无形。

  以逸尘和二龙的实力,就算一下子来个三五只四阶魔兽,也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轻松搞定。

  但现在,仅仅一只忧郁蛇狐,就让他们感觉棘手。

  并非实力不济,而是贪心作怪。

  忧郁蛇狐是天之眼特有的魔兽,难得一见,它身上最有用的莫过于涎液及散发出骚味的腺囊。

  以这两样为主要原料,在辅以配材,可以制成千里追踪散。

  只要让对方身上沾上一点点,便是逃到天涯海角,哪怕是十年八载,也无法消除千里追踪散的气味。

  在江湖上,如果要打探或者跟踪,使用千里追踪散是非常有效的一种手段,但由于忧郁蛇狐的稀少,造成了千里追踪散的昂贵和稀缺,就是出高价也买不到。

  逸尘考虑接下来,要去萨特王国,不管是帮田涛寻找妹妹,还是打探幽阴门,如果有千里追踪散的话,很多事情都会方便些。

  斩杀忧郁蛇狐,不过是举手之劳,却是太可惜了,如果能收集一些有价值的涎液,那才是物尽其用。

  然而,忧郁蛇狐的涎液却不好收集,首先必须它自己喷出才能收集,否则即使杀了它,也无法从身体内取出涎液,再者如果涎液碰到身体,会使人产生一种幻觉,春心萌动无法自制。

  两人商量过后,由逸尘来惹恼忧郁蛇狐,引它喷射涎液,二龙则负责收集这些珍贵的千里追踪散原料。

  当忧郁蛇狐喷出涎液时,逸尘潜入地下,而二龙则悬浮空中,伸出带有角质层保护的龙爪,小心的收集涎液。

  如此三番几次,直到忧郁蛇狐涎液喷尽,再杀死它,然后取出尾部排泄处的腺囊,将之放进日月壶炼化制成千里追踪散。

  兄弟二人配合默契,区区一个忧郁蛇狐,自然逃不出他们的手心。

  几天的时间,两人采摘了不少灵草,有三阶的也有四阶的,期间还斩杀了十几只三阶魔兽,六只四阶魔兽,魔核也有了二十多颗。

  却再也没有遇到忧郁蛇狐,也没有看到另外的驱梦草出现。

  虽然逸尘选择的路线比较偏僻,但还是经常遇到一些佣兵和黑风会的弟子。

  佣兵们数量太多,外圈的灵草,在他们的扫荡之下,已经寥寥无几。

  渐渐地佣兵们也进入真正的中心地带,开始了收益与危机并存的冒险之旅。

  而黑风会的弟子们,却是发了疯似的到处搜索,但好像目标并不是逸尘和二龙。

  逸尘知道,他们要找的一胖一瘦两个家伙,其实就是玄天宗的熊侯二位长老,也就是他的两位‘兄弟’。

  但是逸尘却并不担心,因为他们都有战帅级别的修为,黑风会要想抓住二位长老,简直是太难了。

  自己虽然也很想两位兄弟,但是现在漫无目的去找,不仅耽误时间,而且成效也不大,还是等办好正事再说吧。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黑风会这次是铁了心要找到熊侯二位。

  虽然逸尘在得宝楼大大地挫了黑风会的威风,已经成为黑风会的敌人,但是相比之下,熊侯二位才是黑风会目前急需对付的。

  好不容易等到开天眼,黑风会为此筹备了很久,出动了战将级的高手近三百人,战帅级强者四位,其中还有一位战帅中阶,即分堂曹堂主。

  原本想着通过强收高额维护费,大大地赚上一票,才对得起这百年一遇的大开眼。

  当然还有一些计划,是目前还不能公开的,总之,被熊侯二位在关键时候搅了局。

  就连收到的一点保护费,都被侯长老洗劫一空,甚至还搭进去好几只储物戒指。

  黑风会多年来,都是算计别人,打家劫舍的行径没有少干,哪次不是满载而归,却偏偏最大的收刮机会,遭到侯长老的破坏。

  数以万计的佣兵,一点维护费也没交,就这么浩浩荡荡的进去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曹堂主接到报告后,一脸恼怒,咬牙发誓,一定要把熊侯找出来碎尸万段,方消心头之恨。

  于是又调集了一批布阵弟子,前来协助抓人,另外曹堂主相信,那天在得宝楼捣蛋的两个小子,此刻应该也在天之眼,到时候搂草打兔子,顺便一起灭了。

  算盘打得乓乓响,但问题是十天的大开眼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多,却连人影也没发现。

  在自己的地盘,甚至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接二连三地出事,人财两空,却找不到肇事者和凶手。

  先是在得宝楼,逸尘和二龙在他眼皮底下逃走,现在熊侯二位又严重破坏了黑风会的敛财计划。

  曹堂主觉得脸上被人狠狠地扇了大耳刮子,难受至极。

  在整个黑风会的十几个分堂,天之眼的地理位置最好,资源也丰富,但曹堂主一直以来并没有太大作为。

  因为痴迷修练而疏于管理,曾被黑风会会长黑烈风责怪,这次准备打一个翻身仗,一是露脸,二来可以堵住会长的嘴,看看曹某人,不仅修为高,赚钱照样麻利。

  吼~~~~

  当然,曹堂主的个人想法,并没有干扰到逸尘,他可没时间去考虑那么多。

  因为他现在面对的是一只五阶魔兽,身长一丈有余的伐木魔兽,张嘴瞪眼,正虎视眈眈地与逸尘对峙。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