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四十章 赌一把

第一百四十章 赌一把

  “令牌在此,还不乖乖俯首听命。”

  话音刚落,逸尘就将手一挥,东方大帝的令牌立时化成一道屏障,挡在青牛面前。

  逸尘虽然不知道玄木精为何变成青牛,又为什么急于逃窜,但他必须留住青牛。

  想到青牛刚出现的时候,只是一道分身,就已经高深莫测,而眼前的分明是他的本体。

  逸尘自问,即使与二龙合力,恐怕也没有办法阻止青牛,一旦被他逃走,再要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无奈之下,唯有祭出大帝令牌,看看效果任如何。

  一股淡青色的光芒,自奶白色玉牌发出,瞬间整个空间一片氤氲,空气中充满了芬芳花香,温馨的气息惹人心醉。

  原本光秃秃的丘陵地带,竟在这一刻现出了勃勃生机。

  淡青色光芒的笼罩之下,干涸枯黄的地面,忽然就潮湿了。

  几息之后,地面微微露出一些细小的绿色,居然是小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地下顽强的探出头来,打量着这个世界。

  远处的坡上,从地面生出数株臂粗的黑褐色柱状物,扭扭捏捏之后,傲然挺立,不经意间,枝桠横七竖八的窜出,颜色逐渐变得青绿。

  俨然是树木的雏形,虽然稍显缓慢,却是切切实实地存在着,而且看上去,要不了多久,就会茁壮成长成参天大树。

  仅仅是一块东方大帝的玉牌,霎那间就让荒芜变成肥沃,沙漠变成绿洲。

  ——这也太过于神奇了吧,逸尘和二龙一边啧着嘴,一边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

  “青牛拜见大帝。”

  无路可遁的青牛,见到木芒的令牌后,没有继续顽抗,而是前蹄一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原来你就是玄木精,我差点被你骗了。”

  以逸尘的认知,玄木精应该只是一个死物,怎么也不可能跟青牛挂上钩。

  而且木芒只是描述了玄木精的模样,却对青牛之事只字未提。

  “唉,引你来是为了救我,却不料反被你所擒。”青牛苦笑着自嘲。

  普天之下,宝物虽属难得,却还是有一定数量,根据稀有程度和对人类的贡献,分成三六九等,但是绝大多数宝物,皆属于死物。

  虽有灵性,也有一定的藏匿手段和自救能力,可终究还是死物,到人手里任人宰割。

  然而,玄木精不同,他是天地间为数极少的活物宝贝,青牛即是玄木精的本体。

  如果不能得到认可,即便你抓住它,也无法利用它,最多只能把它囚禁而已。

  “也罢,既然你持大帝令牌,又是救我脱困之人,……那我就不为难你了,但是想要差遣我,哼。”

  青牛说得有些无奈,有些憋屈,救命一说只不过是托辞,真正让他妥协的是对大帝令牌的敬畏。

  青牛被蛇树困住很多年,一直无法脱身,只好经常将自己的一缕分身,其实也就是一丝意念,或者叫灵魂,释放出去。

  通过特殊的通道,在每一次开天眼的时间里,四下游荡,希望引起人们注意。

  曾经有过几次,被采摘灵草的佣兵发现,并尾随而来。

  但遗憾的是,大多数佣兵在进入通道的时候,就已经被气流撕裂;剩下的少数幸存者,全部丧命在蛇树的巨蛇口中。

  一次次的努力,一次次的失败,青牛对自己的处境已不抱太大希望,但仍然在开天眼之时,寻找机会。

  特别是今年大开眼,十天时间,青牛几乎每天都派遣分身出去,祈祷着能够引起强者的注意,使自己能有脱离险境之机。

  看没想到的是,居然引来了持有东方大帝令牌的逸尘,而且是他劈开蛇树,救出自己。

  青牛原本就归木芒管辖,虽谈不上隶属于他,但至少在一般情况下木芒的命令,青牛必须服从。

  对于木芒的帝威,青牛是不敢挑战的。

  而对于逸尘,这个小小的人类,青牛还是不太放在眼里,如果不是令牌所迫,它是不会服从的。

  “有本事你早就逃走了,干嘛还趴在这里。现在却对我横眉冷对,我根本就没打算要差遣你做什么。”

  逸尘看得出青牛的不甘心,便冷冷的说了一句。

  “哼,说的好听,你拿令牌压我,不就是要我听命于你么?”青牛的眼里充满了不屑。

  “不错,确有这个意思,不过,那是木芒前辈吩咐的。”

  逸尘的态度也是不亢不卑,面对青牛的傲慢,转而说道:

  “本来我是想带你一起去萨特王国,完成木芒前辈交给我的任务,最多也只是请你帮忙,谈不上命令你什么。但是,从现在的情形看,我还真的就要治住你,让你服从我的差遣了。”

  “首先,你被困蛇树,自己没有逃生的能力,所以才到处找人帮忙,而且在我之前,来的人全部没有成功。那是因为,你们根本就没有对付蛇树的办法,或者说你们只配成为蛇树的手下败将,只能成为它的囚徒。”

  “第二,我能救你,说明我有比你强大的地方,虽然我不会因为这个而胁迫你,但是,既然我有办法救你脱险,那么就一定能够降住你。……不如,我们打个赌,如果我输了,立马走人,绝不强求你做任何事情,要是我赢了嘛……”

  逸尘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似笑非笑的看着青牛,仿佛在讥笑他不敢应战。

  “赌就赌,要是你赢了,从今以后我这条老命就是你的,刀山火海任你差遣,牛爷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逸尘一个激将,差点让青牛跳了起来。都还没问问怎么个赌法,就马上答应下来。

  但是要求,不能以东方大帝的令牌作要挟,其他只要逸尘能够做得到,青牛都会接受。

  “那好,我布置一个阵法,从你进去后一个时辰为限,如果你那安然无恙的走出来,而且没有超时,就是你赢,反之算你输。如何?”

  逸尘的想法有点唐突,也有些冒险,但他觉得有必要这样做。

  自从石球带着星辰之力进入日月空间之后,就引起了类人族老族长的关注。

  几番探究之下,基本认定玲珑石心和七星石的身份,只是对补天遗石还有疑惑。

  于是,老族长传音给逸尘,如此这般说得逸尘是似懂非懂,但有一点特别明白,那就是这几颗石头绝非寻常之物,定是天地间的瑰宝。

  既然是宝物,还能吸收北斗七星的能量,那么就应该能够困住青牛,至少一个时辰之内,不会存在问题。

  不但能给青牛一个下马威,而且还可以了解玲珑石心和七星石,到底有多大神通。

  这一举两得的事情,逸尘觉得不做就太可惜了。

  当然,最大的凭仗还是木芒,这位东方大帝,有袖里乾坤的独门手段,说不定早已知道这边的情况,绝不会任由逸尘输了赌局。

  毕竟,木芒所需要的比翼花,还要靠逸尘去幽冥阴山大裂谷的黄泉裂,给他采摘过来。

  所以这个赌局,稳赢不输,逸尘心中自然笃定。

  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神态,静等青牛入彀。

  同样笃定的还有青牛,它在暗笑逸尘的自不量力。

  如果拿大帝令牌说事,自己纵有万般不愿,却也不敢有半点违逆。

  可这小子居然想出布置什么阵法,简直是异想天开,不过是刚刚步入战帅级别,就不知天高地厚了。

  真是愚蠢的人类,就凭战帅初阶的修为,还能布置出什么高级的阵法,妄想困住堂堂我青牛,哼,做梦娶媳妇——想得美!

  被蛇树困了很多年,青牛已是威风扫地,一肚子怨气无处发泄,此刻逸尘的这个赌局,正是青牛想要找回自信的契机。

  所以,真正高兴的是青牛,他要让逸尘知道厉害,咱牛爷不是吃素的,嘘,其实牛爷还真是吃素的。

  “等等,……我丑话说在前面,要是一个时辰之内,我四肢健全的出了你布置的阵法,可就是你输了。……那样的话,我要求也不高,只要你乖乖的跟我后面,叫我牛爷,听我的命令就行。”

  当逸尘将七星拱斗大阵布置完毕的时候,急不可耐的青牛,却在进阵之前,把自己的要求说出来。

  他不太看得起逸尘,认定自己稳操胜券,但也没想过要占什么便宜,所以先明确双方的赌注,这才显示出公平,和牛爷的气量。

  声明完毕,青牛扭动着硕大的身躯,一步三摇往七星拱斗大阵走去。

  所谓七星拱斗大阵,看起来十分简单,几块石头随意的悬浮于空中,似乎杂乱无章,也没有释放出任何令人束缚的能量。

  面对逸尘精心布置的大阵,青牛毫无惧怕之意,相反却生出蔑视之心。

  在它看来,只需进到阵中转上一圈,随时就可以破阵,完成这个赌局。

  甚至想着,接下来该怎样折腾这小子,让他知道咱牛爷的手段。

  于是,青牛信心满满地瞥了逸尘一眼,一纵身跃入七星拱斗大阵。

  嗡~~~~~~

  整个空间一震,原本平淡无奇的几块石头,突然组成一个整体,散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将青牛罩在当中。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