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老二

第一百四十八章 老二

  兄弟并肩作战自然无可厚非,可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就不太讲得过去了。

  虽然熊长老知道二龙是飞龙霸蝶,而且修为甚至还略高于逸尘,若是单纯实力,即便在整个落英王国,也算得上一流。

  但是这场战争跟二龙没有关系,那就……

  “不行!老大到哪儿,我就到哪儿。你们是兄弟,难道我们就不是?”不容熊长老多想,倔强的二龙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错,熊侯二位长老跟逸尘是兄弟,我二龙也是,凭什么你们可以一起战斗,而我却不行?

  让老大冒着生命危险去战斗,做兄弟的在一旁袖手旁观,还是兄弟吗?

  “二龙说得对,既然是兄弟,就该祸福与共,虽然你们是好意,不想让二龙涉险,但却没有顾忌他的感受。”

  见二龙脸红脖子粗的和熊长老理论,逸尘连忙打圆场,并赞同二龙的意见。

  “就是,别忘了,你们虽然看起来年纪大,却仍然是老大的兄弟,跟我一样,没权利反对。”

  逸尘的帮忙,更加让二龙得理不饶人,管你是亲王殿下还是玄天宗长老,想看扁我门都没有。

  “呃~~二龙兄弟,如此一来,倒是老哥我的不是了。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代表落英王国的百姓感谢您。”

  被二龙一阵抢白,熊长老脸上讪讪的,原本是好意,却遭到数落。

  不过,他本身是豪爽之人,岂会为这点事介怀。

  “不行!今天咱们得选个老二出来,否则你们以后还会欺负我。”

  二龙一脸严肃,双眼紧盯着熊长老。

  “那个,二龙……不用了吧?”侯长老一脸尴尬,拿眼角瞄着熊长老,支支吾吾的说道。

  “必须要,老大已经有了,我们三个也要排个座次。”二龙态度坚决,甚至想好了排名的方法。

  二龙的意思,由逸尘做裁判,二龙分别与熊侯二位较量一番,最后以胜负排位。

  “不不不……”二龙还没说完,熊长老那滴滚溜圆的大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地,连连反对。

  “我也不同意!”出人意料的是,侯长老一反常态,这次坚决站在熊长老一边。

  “哦,我知道了。”逸尘一看,明白了熊侯二位的意思。

  当初三人结拜的时候,就是因为这俩宝货彼此不服,才将老大之位拱手让给逸尘。

  现在的情况依然如此,若真是三人较量,二龙全胜的机会最小,那么老二必将落到熊侯二人中间。

  以二人的性格,平时经常争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但是,他俩几十年来,从未真正在修为实力上争过高下。

  “二龙,你愿意做老二吗?”逸尘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二龙。

  “真的?愿意,太愿意了。”二龙到底是个孩子,对于‘二哥’这个称呼很在意。

  并且马上就要显摆一下‘二哥’的威风:

  “你们两个听着,老大说了,我是老二,快,过来拜见二哥。”

  “哼……”熊侯二位见此情景,相互推搡着,纠缠了好一会,才一起讪讪的过来。

  “见过二哥。”二人低着头,涨红着脸,用比蚊子还细的声音说道。

  “哈哈……乖,老三老四,拿着,这两颗龙珠,虽然不是稀罕之物,但好歹也算见面礼吧。”

  看到熊侯二位的样子,二龙畅快至极。

  “嘿嘿,我是老三,你是老四喽……”侯长老身子一滑,如泥鳅般从熊长老身边掠过,伸手就接二龙手中的龙珠。

  “慢着,我才是老三!”可未等侯长老身形稳定,熊长老伸出蒲扇般是大手一拨,以肥胖的身躯占住位置。

  怎么回事?

  二龙一头雾水,自己老二的位置,毫不费力到手,也没见二位在意,反倒对于老三的归属,却争锋相对起来。

  “好了,你俩别争了,都是老三,行了吧?”

  逸尘实在看不过去,从二龙手中拿过龙珠,分别递给熊侯二位,也算平息了他们之间的纠纷。

  逸尘老大,二龙老二,熊侯二位并列老三。

  兄弟四人,两个老三,没有老四,总算排定了座次,逸尘和二龙当下便告辞离开。

  “逸尘兄弟,其实我们之前已经经过柔金岭附近,我一时大意没有告诉你。”就在逸尘准备再往东面出发的时候,老族长说话了。

  “你不是说还要往东吗?什么时候经过,我怎么不知道。”

  逸尘有些诧异,半个月前老族长还明确讲过,过了天之眼一直往东,才是柔金岭。

  “是我老糊涂记错了,逸尘兄弟莫见怪。从这里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五百里左右,转过一片森林,就到了柔金岭……”老族长自责地说道。

  “逸尘兄弟,你误会了。老族长不是记错了,而是故意说错。你为了我们类人族,不惜与方圆世界为敌,冒险进入试验基地,历经艰险。”

  “……直至今日都是毫无回报,我们不能因为自己想早点回家,而耽误你进入天之眼。……如果你知道柔金岭的确切位置,就一定会先送我们回家,必然会耽搁时间。”

  高大帅打断老族长的话,向逸尘解释道:“所以,老族长吩咐我们,在你办完天之眼的事情之前,绝不允许透露柔金岭的位置。……这样做,我们会稍稍心安一点。”

  “你们这是何苦呢?……有高兄这样的朋友,比什么回报都好,更何况,一路上老族长让我懂得了很多东西,增长了见识。”

  逸尘苦笑着说道:“……再说了,我也不是跟你们做交易,何必老想着酬劳之类呢。”

  对于老族长的心思,逸尘岂能不明白。类人族三百多条性命,全是自己所救,此等大恩大德,就算倾类人族所有天才地宝相送,也难以报答。

  又怎么可能会主动耽误他的行程呢,只是有一点逸尘不解。

  “老族长,既然柔金岭在回程的途中,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我也好跟两位兄弟确定一下,什么时候可以汇合。”

  “这个……实不相瞒,我从心里不希望逸尘兄弟参与这场战争。”老族长稍微犹豫了一下说道。

  切磋比试点到即止,即使输了,也不过是面子上的事,无关性命。

  但战争不一样,流血牺牲随处可见,失败的一方自然会伤亡惨重,而胜利者的伤亡未必比失败者少,总而言之,战争中根本就没有赢家。

  ……所谓输赢,只在于是哪一方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或者说离目标更近一些。

  一将成名万骨枯,战争的胜利是建立在杀戮的基础上,杀戮其实是毫无人性的。……除非迫不得已,否则谁都应该远离战争。

  老族长缓缓说出自己的想法,他不希望逸尘卷入这场战争。

  尽管熊长老说得情绪激昂,大家伙听得热血沸腾,但在老族长看来,那只是他们王族要保护自己的利益而已,与逸尘无关。

  他没有权利把逸尘拉进战争的漩涡,为自己王族的胜利做垫脚石。

  逸尘从心底感谢老族长对自己的关心,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依然感觉到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在感激自己救了他们之后,更多的是一种对自己的欣赏,甚至疼爱。

  “虽然有诸多危险,但是我必须参加,因为我已经答应两位兄弟。”

  被人关心是一种幸福,但参战的决心不可动摇。

  不仅如此,就逸尘本身而言,今后或许会面临更多更残酷的战争,现在经历一下,也可以积累经验。

  ……毕竟,要想亲人朋友不受欺负,家园不被损坏,战争就无法避免。

  守护,就必须面对杀戮,而且有时还要参与杀戮。

  “既然逸尘兄弟执意如此,我就不再阻拦了,否则会挫伤锐气,倒是适得其反。”

  老族长虽然有些惋惜,可更多表现出来的是赞赏和尊重。

  “不过,有些话我必须要告诉你,前段时间在落英山脉遇到的几个贾本国人,从长相和体貌特征上看,应该是从类人族分裂出去的海岛类人族的后人。而且他行事方式和制作天雷炸的技术,也证明他们跟海岛类人族有关。”

  随着环境和生活规律的改变,海岛类人族的后人们,失去了长寿的本能,也逐渐丧失了超强的适应能力,神奇的续命元素在他们身上基本消失。

  但是作为弥补的是,他们的繁衍能力大大增强,每十八年左右,就能增加一代人;还有他们的修为提升能力,大幅度的提高,甚至超越了人类的速度,海岛类人族尽管蜗居在弹丸之地,却拥有战王级别的强者,所以他们有足够的实力,来侵略落英王国。

  此外,他们还拥有最致命的武器——天雷炸!

  这些情况表明,贾本国与落英王国交战,至少可以做到势均力敌,究竟鹿死谁手,谁都不敢肯定,这也是老族长为逸尘担忧的原因。

  既然对于逸尘的参战不存在异议,老族长索性将自己所了解的,只要认为对逸尘有利的情况,都一一说出。

  他们崇尚修武,以武为道。

  还有着非常顽固甚至发狂的愚忠,对自己的‘皇帝’效忠一辈子。

  一旦行动失败,往往情愿以死谢罪,也不出卖主子。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