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五十章 有预谋的宴请

第一百五十章 有预谋的宴请

  要知道,这些柔金如果全部制成天雷炸,其爆炸的威力,足以将落英王国的王城,整个变为一片废墟。

  如果作为毒源,只需其中半瓶,就可以在人口密集处毒死百万人,而且是神不知鬼不觉。

  如今,这些落英王国,甚至天罗大陆最珍贵的无价之宝,正静静地躺在日月空间之内,归逸尘所有。

  这么大的一笔财富,同时也是战争的隐患,放眼整个大陆,任谁都会心动,好在那些采矿的贾本国人,已经无法开口说话。

  嗡~~

  逸尘伫立空中,口念咒语,手捏法诀,施展结界沟通.,要在柔金岭的上空,布置一个巨大的隐形结界阵法。

  一时间风起云涌,柔金岭周边的树木花草,似乎受到某种暗示或者指令,都随着猎猎风声,在做一些有规则的变化。

  但凡木属性的元素,在这一刻都按照一定的法则,悄然移动,根据地势山势的规律,重新进行一番排列组合,使整个包括柔金岭在内的区域,布局更加合理。

  二龙也以飞龙霸蝶的本体出现,飞到高空巡视着,让逸尘心无旁骛地布置结界大阵。

  约莫小半个时辰,逸尘从空中落下,来到柔金岭附近最高的山峰,让老族长和高大帅居高临下,俯视柔金岭全貌。

  “咦……逸尘兄弟,你是不是搞错方向了,这里没有柔金岭。”高大帅揉了揉眼睛,看了一会儿,疑惑的问道。

  在高大帅的眼前,呈现的是一望无际,浓郁茂密的整片森林。

  居高临下,极目四望,树木茂盛,花团锦簇,好一副美景。

  “再仔细看看。”逸尘微笑着,指了指下方的一片森林,比划着说道:

  “喏,就那里,我杀了三十几个采矿者,……还有这边,就是提炼柔金的第一个山洞。”

  “奇怪,那里只有一大片森林,根本看不见柔金岭。……不对,柔金岭应该比森林树木高得多,不可能被树木掩盖的。”

  按照逸尘手指的方向,高大帅依然找不到自己从小就熟悉的柔金岭。

  即使闭上眼睛,高大帅也能勾勒出柔金岭的模样,但眼前的一片**,早已不见柔金岭。

  “逸尘兄弟,莫非你使用了什么超级手段,将柔金岭隐去了?”

  老族长各个方位都查看一番,虽然没有发现柔金岭的位置,但他知道,逸尘所指的位置,确实就是柔金岭原本的所在。

  在这里一千多年,老族长对柔金岭附近的一草一木,早已熟知,何况周围的大山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以他的经验,不可能迷失方向,但柔金岭又不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既然柔金岭不会凭空消失,那只有一个解释,就是逸尘在中间做了手脚。

  “果然一切都瞒不过老族长,不错,我在柔金岭的上方,布置了一个隐形结界,将整个柔金岭罩住,而且还把周边森林的布局稍稍做了一些变化。”

  见老族长已经窥破,就不再卖关子,仔细地跟他们讲解起来。

  “我们现在处在山峰的最高处,多少还可以判断一下大致方位,如果回到地面,根本连柔金岭的踪迹都无法寻到。就算经常来往柔金岭的人,进了这片森林,也没有办法辨别方向。”

  “因为这里的树木花草,与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差别,而且,通往柔金岭的几条小道,都被我改去了。”

  以后,在海岛类人族的眼里,柔金岭已经不存在了,即便修为达到战王初阶的强者,也无法窥到一丝柔金岭的真容,也就没有办法破去此阵。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类人族现在是安全的,没有人能够再来侵扰。

  “当然,如果动用方圆世界的探测仪,我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但是我相信,就算是他们来了,一年半载之内,要想破阵进入柔金岭,那也是痴心妄想。”

  “……至于你们类人族的进出,我另外备有通道,每条道路的出口都很隐蔽,如果自己不泄露出去,外人是察觉不到的。”

  根据类人族的身体特点,逸尘在接近地面的大树根部,做了一些独特的方位标记,身高超过一米的人,即使蹲下甚至趴着,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我所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更多的安全防范,还要靠你们自己。”

  逸尘介绍完隐形结界后,说道。

  “逸尘兄弟,你为类人族所做的一切,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们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对你的感激之情,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报答。”

  “……我有一个请求,就是到我们家里,哪怕是喝一口水,吃一顿饭,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你一定要答应。”

  当逸尘把类人族的众人,送到结界内的柔金岭,并准备告别时,老族长突然情绪非常激动地说出这番话。

  按理说,逸尘对老族长有再造之恩,就是去柔金岭住上三年五载,让类人族好酒好菜伺候着,应该也不为过。

  可听老族长的口气,好像这一顿饭非常重要,而且神色凝重,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地。

  逸尘有点疑惑,又不好言明,只当是老族长为了表示诚意,郑重其事而已。

  虽然心里巴望着,快点跟熊侯二位会合,看看能够帮上点什么。

  但看着老族长以及类人族众人热切的目光,逸尘又没有办法拒绝。

  于是在老族长和一行类人族族人的拥簇下,进入类人族的家园。

  “老族长,您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老族长回来了!”

  “高大帅回来了!”

  “我们的家人回来了!”

  甫一进入类人族居住地,老族长等人就受到族人的重重包围。

  二十年不见,杳无音信,生死不知,大家七嘴八舌的问长问短,好像要把这些年的牵挂,一下子抖搂出来。

  更多的族人怀着欣喜的心情,奔走相告。

  霎时间,整个柔金岭沸腾起来,不断有人从各处涌来,又不断有人将老族长回来的消息,四处传达。

  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如同赶集一般,大家都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

  在极度的欢乐气氛中,老族长将这二十多年的经历,毫无保留的说了一遍,说到方圆世界试验基地的时候,大家都唏嘘不已。

  对于逸尘,老族长更是以感激敬佩的心情,隆重的跟大家作了介绍。

  所有类人族人,从此将逸尘视若神明,永远感恩戴德。

  在老族长的授意,高大帅的安排下,类人族设宴款待逸尘和二龙。

  所谓设宴,也就是将柔金岭范围内的山珍野味,包括族内珍藏多年的稀罕之物,做成美味佳肴,齐齐上桌。

  大家席地而坐,分享桌上的各种食物,气氛热烈而欢快。

  老族长端起斟满窖藏数百年的百花佳酿,笑容满面地从地上站起来,双手捧着,恭恭敬敬地对逸尘说道:

  “逸尘兄弟,如果没有你,不仅我们这三百多人要客死死亡沼泽,而且这里的族人,也会在采矿者制造的毒雾中,逐渐消亡。那样的话,或许过不了多久,类人族就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这种大恩大德,我只能理解为是上天对我们的恩赐,天佑类人族。”

  “感激的话,我也不多说,一切尽在这杯酒中,我一口饮下,以表对你的敬意。”

  老族长眼里闪着泪光,高高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然后接着说道:“从现在起,你就是类人族的主人,只要类人族还有一个人,你说的话都是命令,——不可违抗的命令。”

  “我知道,你志不在此,而且施恩不图回报,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类人族永远把你当成是最好的朋友,亲人,也是我们心中的王。无论你身在何处,只要用得上,我类人族将不惜一切,助你达成心愿。”

  “老族长言重了!我虽然救了类人族,但却因此得到金收大帝的金之肃杀,还有柔金,算起来回报已经远远大于付出了。……还有,我也愿意一辈子做类人族的朋友,既然是朋友,就应该平等,而不是以恩人自居。所以,请老族长不要再拘泥于这件事了。”

  原本只是因为欣赏高大帅的一腔热血,根本就没有想过需要怎样的报答,对于逸尘自己来说,遇险,战斗,经历,这才是最重要的。

  而现在,收获了整个类人族的情谊,一种融入大家庭的感觉油然而生,逸尘心里顿感温暖。

  类人族的热情好客,加上自己的心绪,不知不觉间,逸尘多饮了几杯。

  按理说这点酒根本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即使过量也没关系,只要稍运内功,便可将酒劲压下。

  但逸尘却明显感觉到,这酒绝对有问题,甚至有非常大的问题。

  任凭逸尘如何暗运内力,也无法压制酒劲,酒劲从肚子里闹腾一番,然后随着一股强劲的气流,直冲大脑。

  片刻之间,逸尘浑身酸软头晕脑胀,连走路都有些踉跄,还是由高大帅搀扶着,才勉强进入房间。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逸尘始料未及,大感意外。

  老族长果然有阴谋!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