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比死更痛苦

第一百五十一章 比死更痛苦

  高大帅出去后,房间只剩下逸尘一人,门虚掩着,没有关上。

  逸尘斜靠在床上,迷迷糊糊,昏昏欲睡的。

  嘭~~

  闷响传来,房门摇摆了几下,架不住过大的震动,吱呀一声倒了。

  老族长带着七位头发花白,看上去比较老迈的族人,径直闯进房间。

  “趁他睡着了,我们赶紧动手,最好不要让他发现。”老族长轻声说道。

  “老族长,我们……一定要这样做么?”

  “是啊,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我们倒没什么,只是老族长你……决定了吗?”

  “闭嘴!开始!”老族长终止了议论。

  在老族长的指挥下,八个人分立八个方位,将逸尘围在中央。

  老族长口中念念有词,手里捏动法诀,很快整个房间被屏蔽起来。

  一阵困意袭来,逸尘努力的要睁开眼睛,却被沉重的眼皮挡住,神智也逐渐模糊,连意念都无法展开,很快他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逸尘仿佛置身一片荒漠之中,没有生灵,没有食物,也没有水,满目疮痍;见到的只有狂暴的风沙,炙人的烈日,和燥热的空气,令人窒息。

  孤立无援漫无目的,茕茕孑立踽踽而行,逸尘感觉无比的凄凉。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来到如此荒凉的大漠。

  地上的沙粒在烈日的烘烤下炙热发烫,熏得人全身发软,汗早已流干。

  身体的表面有一层白色的小粒覆盖,那是随着汗水流出的盐分,从身体内析出又被脱水,变成了一粒粒晶莹闪光的晶体。

  干燥引起皮肤的瘙痒,用手一挠,晶体在皮肤表面摩擦,形成一块块红斑。

  红斑在盐分的侵蚀下,开始疼痛,再一抓,就是一道道血痕。

  口干舌燥,哪怕有一滴水润润也好,但连空气都干燥得呛人,怎么可能会有水出现呢?

  逸尘的嘴唇已经起泡,喉咙里呼出的,是热乎乎的粗气。

  这种煎熬,经历了一个多时辰,逸尘感觉被折磨了一辈子。

  虽然没有刀剑砍杀,也没有超级强者禁锢,但干渴早已吸收了逸尘全身的所有水分。

  甚至连血管里的血液,此刻都变得粘稠无比。

  而身处旷野,无边无际,即使呼喊也不会有人相助,何况逸尘的嗓子已经喊不出来了。

  好在天终于慢慢暗了下来,空气中的风逐渐变得柔和,凉凉的,将身体内的热量散发出来,人也轻松了许多。

  夜里,风依然不停地吹着,慢慢地不再柔和,从凉凉的变成了冷飕飕。

  还没等逸尘稍事恢复,寒风如刀,不仅狠狠地刺痛着他原本就干裂的脸庞,更是无情的榨取着身体内仅存的一点热气。

  瞬间的冷热交替,寒暑变更,让逸尘被烈日暴晒之后,又经历凛冽厉风的摧残。

  不多会儿,逸尘身体变得冰冷僵硬,四肢发麻头脑发胀。

  然而磨难并没有结束,随着远方一道白光闪过,漆黑的夜空瞬间如白昼般亮堂,整个天际被撕成两半,然后隆隆的雷声传来,震耳欲聋,大地也为之颤抖。

  雷电大作之后,便是风雨交加,雨如倾盆,直泻而下。

  原本燥热的沙漠,甫一接触雨点,发出呲呲的声响,并在地面掀起一阵烟雾。

  逸尘身体内严重缺水,此刻正贪婪的吸收着老天给予的雨水,以补充体内已经无法支撑的能量消耗。

  大雨连下了几个时辰,沙漠在雨水的不停渗透下,早已水分充足,多余的雨水便迅速的堆积,慢慢漫过了逸尘的脚脖、膝盖,现在到了胸口。

  几个时辰的浇灌和浸泡,从极度缺水到严重过剩,逸尘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考验,身体开始发胀,腿部水肿,胸口闷胀,眼冒金花。

  什么战帅强者的修为,什么坚强过人的精神意志力,都是扯淡,逸尘根本没有一丝可以掌控的力量。

  他已经筋疲力尽,整个人都快散架了,虽然还能勉力支撑,却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了。

  但是,事与愿违,便在他极度虚弱的时候,一条刺目的白光,如蛇般从遥远的天际,扭动着,摇曳着,却迅速而又准确地击中了他。

  虽然身上还装有避雷独脚隼的羽毛,但好像全无用处,这道凌厉的雷电依然毫无花假,结结实实的砸在逸尘的身上。

  从天边到地面水中的逸尘,经由一条白色的光束相连,雷电并不是一闪而过,而是继续不间断的击在他的身上。

  首先是眼睛看见一道火焰,淡蓝色的火焰,以身体为核心,向周围的水面上扩散,瞬间就形成了一片火的海洋,火光艳丽而凄惨。

  再就是鼻子里闻到一种焦糊味,然后又传来烤肉的香味,对于饥肠辘辘的逸尘来说,非常具有诱惑力。

  但他现在已经没有一丝食欲,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肉味是自己身上发出的。

  紧接着是耳朵里听到一种撕裂的声音,有布帛扯碎的刺耳声,还有.爆裂的恐怖声,继而是骨骼断裂的咔嚓声,清脆而惊悚。

  然后是心里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无法忍受却又不得不强行忍受,因为他就是想要昏迷也做不到,只能咬牙挺着。

  滔天的威压依然毫不留情地肆虐着,吞噬着,似乎要毁灭一切。

  逸尘静静地看着,闻着,听着,感受着,无以言状的痛苦硬生生的撕扯着,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但痛楚却清晰而剧烈。

  而眼前的淡蓝色火光,渐渐变成了红色,那是逸尘的鲜血染红的,大片的水面,先是淡蓝色,再是红蓝交织,然后居然变成鲜红。

  在撕裂天空的白色闪电照耀下,水面上的红色是那么的触目惊心,经过雨水的不停冲刷,鲜红色终于慢慢淡了下去,在水面留下一抹抹淡红的血丝。

  那是逸尘体内鲜血将要流尽的信号,长时间的血流如注,让他几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整个身体也随着冰冷雨水的浮力,开始随波逐流。

  狂风暴雨,孤独无助,冷热交加,如同世界末日来临,刺激着逸尘的神经。

  饥饿,疼痛,雷击,撕扯,爆裂……一起摧残着逸尘的.,实际上,他清楚的知道,所谓.已经不能称为.了。

  皮肤早已裂开,肌肉也一片一片被撕扯下来,悬浮在水里,连骨头都寸寸折断,浸泡在水中的内脏,被水冲刷的四分五裂,支离破碎。

  逸尘不知道这具‘.’还是不是属于自己,尽管承受着无边的折磨,目睹着身体各部位的骨肉分离,可他并没有被击垮,仍然顽强地活着。

  其实,人在极端痛苦的时候,死,反倒成了一种奢望,甚至是一种幸福。

  比死更难受的是,你无法阻止痛苦,连一点麻痹都做不到,必须直面承受比凌迟更惨痛的遭遇,没有任何逃避的可能。

  在这种比死都不如的处境中,逸尘仍然坚持着。

  不知何时,风停雨止,雷电也悄然撤离,地面的水位渐渐降低,散了架的逸尘,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仿佛只剩一颗灵魂在四处游荡。

  在一个战场上,人类和无数个长得奇形怪状的物体,真在激烈的拼杀。

  场景惨烈至极,尸骨成山血流成河,还有很多残肢仍然机械的重复着一个攻击的动作,直至倒下。

  逸尘的灵魂在剧烈的激荡着,似乎自己应该也在这里厮杀,却看不到战友兄弟。

  命运之中存在某种与战场牵扯的因素,促使逸尘努力地寻找着。

  这种场面好像跟自己有关,却又找不出记忆中的蛛丝马迹。

  慢慢的,残酷的厮杀让逸尘有了一丝触动。

  一种神圣的使命感油然而生,逸尘强烈地要把自己融入战场。

  他坚信自己一定会出现在战场上,而且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成为这里甚至整个世界的主宰。

  这一刻,逸尘的灵魂突然间变得澄明起来……

  当逸尘悠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这里还是类人族的居住地,是高大帅将自己送进的房间。

  “逸尘兄弟,你终于醒过来了……谢天谢地!”老族长孱弱无力的声音传入逸尘耳中。

  “老族长,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这样?”

  逸尘欠起身,赫然发现自己周围有七个白发老者,静静地蜷缩在地上,身体干枯,没有一丝血色。

  对面的老族长倒是坐着,但容貌跟以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原本花白的须发,此刻已经全部变成银色,眼睛凹陷,目光黯淡,佝偻着身体,仿佛被抽干了生机,却满脸的兴奋。

  “老族长他们需要休息,现在无法回答。”

  高大帅领着一干族人,从门外进来,他一边吩咐族人将老族长和另七位老者抬出去,一边告诉逸尘。

  “老大,你没事吧,看看身上能不能动,可急死我了。”

  一脸焦急的二龙,急匆匆的冲进房间,抓住逸尘的双手,语气急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逸尘疑惑的问道。

  咦~~

  逸尘随手活动一下,发现自己身体完全没有任何的残缺。

  连一丁点的不适,都不存在。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