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奸计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奸计

  帮宇文锋出主意的这个人,就是被府主夏侯山赶出夏山府的池康。

  他对逸尘的恨意并不比宇文锋少,因为羞辱秋韵被修为比自己弱的逸尘打了一巴掌,不仅颜面尽失,而且还被夏侯山踢出帮会。

  共同的仇恨让池康和宇文锋有了共同语言,在被其他帮会拒绝之后,池康加入了尖锋堂,以堂堂战将三品的修为,委屈的做了尖锋堂的三当家。

  虽然已年过三十,不能参加年轻弟子排名,不如宇文锋那么出名,但池康的实力远远超过宇文锋。

  能够屈就三当家之位,也有借尖锋堂的势力之嫌。

  经过二人谋划,定下了一个对付古云的计策。

  由池康带着宇文浩,在任务处截住正准备交任务的王丰等逸盟弟子,出言挑衅,极尽羞辱。

  惹得逸盟弟子大怒,池康却又让宇文浩出面,挑战王丰。

  越级挑战,在玄天宗的弟子们中间,偶尔也会发生,长老并不会阻止。

  只要双方愿意,而且保证不重伤对手,可以算是弟子之间的正常切磋。

  王丰等人曾在尖锋堂受到宇文浩和祁虎的百般折磨,心里早看宇文浩不顺眼,见他向自己挑战,自然不会推脱。

  宇文浩战督七品的修为,又是重伤初愈,怎么可能敌得过修为早已达到战督九品,即将升将的王丰。

  于是在任务处门前的广场上,众目睽睽之下,王丰抓住宇文浩,好一顿痛揍。

  池康则在一旁悠哉悠哉,见王丰中计出手,心里不禁暗自得意。

  即使宇文浩被揍得嗷嗷直叫唤,池康也坚持袖手旁观,绝不出手。

  虽然彼此仇恨,但在玄天宗山门内,弟子们的切磋不能做生死之搏。

  所以王丰下手很有分寸,将宇文浩打得皮开肉绽,看起来伤痕累累,实际上却没有太重的内伤。

  此举也让路过旁观的几位长老颇为赞赏,未下重手又能解气,手段实在高明。

  在一片喝彩声中,尖锋堂弟子扶起鲜血淋漓的宇文浩,随着池康灰溜溜地离去。

  只是临走之前,池康回头看了王丰一眼,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次日,宇文锋率尖锋堂几位高手,气势汹汹来到逸盟总部,找古云理论。

  “逸盟弟子王丰,身居副盟主之位,恃强凌弱,将我弟弟宇文浩打成重伤。今天我要讨回公道,让王丰出来!”

  “让王丰出来!”

  “王丰滚出来!”

  “王丰出来受死!”

  ……

  宇文锋率先发难,其余尖锋堂弟子呐喊助威,一时间弄得是声势浩大。

  “宇文锋,你先搞清楚状况,是宇文浩挑衅在前挑战在后,玄天宗允许弟子切磋技艺,王丰没有过错。这本身就很公道,何来恃强凌弱之说?”

  面对宇文锋的咄咄逼人,古云毫不相让。

  昨天王丰回来,已经将挑战切磋之事告诉了古云。

  除了觉得痛快,古云也曾有过疑惑,宇文浩怎么会傻到如此地步,自己送上门来找虐。

  但细想之后,觉得双方属于正常切磋,当时还有长老旁观,应该没有问题。

  没想到,宇文锋却带头前来纠缠。

  “王丰的修为超出宇文浩二品,自然占据绝对优势,而且宇文浩身体有伤还未恢复,这难道也叫公道?”心怀鬼胎的池康在一旁煽风点火。

  “玄天宗没有规定,不能越级挑战,而且当时池康在场。身为尖锋堂三当家,战将三品的修为,如果真的见到有人欺负自家兄弟,竟然还袖手旁观,那么请问,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神经搭错了?”

  古云鄙夷地看了池康一眼,反唇相讥。

  “这……我不像你们逸盟仗势欺人,所以没有出手。”池康一愣,随即辩解。

  “仗谁的势?我王丰战督九品,在战将三品的尖锋堂三当家面前,居然还能仗势欺人,你自己相信吗?”

  听见池康的诡辩,王丰忍不住恼怒的质问道:

  “况且,当时还有许多玄天宗弟子在场,岂容你血口喷人?不错,我是打了宇文浩,但他只有皮肉之伤,根本不存在你说的重伤,不信我们可以请长老验伤。”

  “对,我们请刑罚长老一起,去和宇文浩对质,是非曲直,让刑罚长老定夺。”

  “你们技不如人,还要信口雌黄栽赃陷害,实在是卑鄙无耻!”

  “卑鄙,龌蹉,无耻,下流……”

  逸盟一干弟子,特别是昨天在场目睹交手过程的弟子们,早已按耐不住,一起声援王丰。

  “你们……”宇文锋一时语结,他自己心里清楚,宇文浩虽然满脸血污,但确实只是小伤,

  “报……报告宇文堂主,二当家宇文浩伤重不治,已经……”便在这时,一个尖锋堂弟子急匆匆跑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已经什么?快说!”宇文锋大惊,心想计划当中没有诈死这个环节。

  “回堂主,宇文浩已经身亡。”弟子缓了一口气,低声回答。

  “身亡?……怎么可能?快带我去看看。”宇文锋不等回答,嗖地一声,瞬间不见人影。

  “哼,古云,我看你怎么收拾残局。”池康像是早已料到结果,冷哼一声,随即领着尖锋堂弟子,转身离去。

  “宇文浩死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丰惊愕莫名。

  明明连内力都没用上,哪怕宇文浩只有战师级别的修为,也不可能伤重致死,根本不可能!

  “我先将此时上报长老,你这几天不要一个人外出,静候结果吧。”古云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至于宇文浩的死,是真是假,或者有什么阴谋,现在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一旦果真宇文浩死了,宇文锋必将不惜一切代价寻仇,那么,王丰的处境堪忧。

  眼下只有想办法,找出昨天在场的长老,证明王丰并未对宇文浩下杀手。

  并且关照兄弟们,一定要保护王丰的安全,防止宇文锋做出过激的事情。

  这边古云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应对之策。

  那边宇文锋却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路上急得直转悠。

  真正意外的还是宇文锋,出门之前,池康还和宇文浩商量着。

  怎么装才更逼真一点,博取不知情的弟子和长老的同情,然后再提出与古云决斗,趁机斩杀古云。

  这出苦肉计,就是池康想出来的,他陪着宇文浩的目的,就是看看王丰出手的轻重。

  原本想着,如果王丰下狠手,那么池康会重创王丰,激起更大的冲突。

  但是王丰的行为让池康没有出手的理由,所以就让宇文浩装着受了极重的伤害。

  这计策本身没有错,宇文锋还为此夸赞了池康几句。

  但整个环节中,根本就没有装死这一出,这宇文浩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宇文锋在疑惑中赶回尖锋堂,却赫然发现,躺在床上的宇文浩已经真的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生机全无,不存在装死,而是死得真真切切。

  宇文锋悲愤欲绝,想不到池康的苦肉计,竟然搭上了自己亲弟弟的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痛苦之后,宇文锋渐渐恢复了理智,宇文浩不可能死在王丰之手。

  那么到底是谁杀了宇文浩呢?

  经过反复仔细的检查,终于在宇文浩的头顶心,发现一根细如头发的黑色钢针,长约五寸,除了半寸露在外面和头发混在一起,其余的尽皆插入宇文浩的大脑。

  宇文锋拔出钢针,查看之后确定没有毒,应该是刺中大脑的某处神经,让宇文浩在昏睡中不知不觉的死亡,身体上没有留下任何伤痕。

  好狠毒!

  宇文锋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在自己的尖锋堂总部,又是堂主的亲弟弟,有谁能大白天轻易进来,下此毒手呢?

  若是外面的人,除非修为极高,否则不可能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况下,做到这些。

  王丰,古云,包括之前的逸尘,逸盟根本就没有那种强者,即便一般内门长老,也很少有这等身手。

  而且,尖锋堂每天都有人值班,青天白日的不可能轻易让外人进来。

  难道……

  “今天谁值班?怎么能让杀手进来,将宇文浩师弟杀害。……堂主,你节哀顺变。”

  还没进门,连宇文浩的尸体都没见到,池康就怒气冲冲地查寻凶手。

  “这里不可能有外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进来,而且从容离开。池康,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是谁干的?”

  刚进门的池康,被宇文锋一把揪住,气急败坏地吼道。

  “这……宇文堂主,你发现什么了吗?”池康一边挣脱,一边狐疑的问道。

  “哼,我当然发现了,凶手不是外人,而是,……你……”

  宇文锋伤心欲绝,双目怒睁,话语哽噎:“你还看不出来,是尖锋堂内部的人么?”

  “哦~~”宇文锋这一停顿不打紧,可吓坏了池康。

  虽然修为高过宇文锋,但如果被认定为凶手,池康将遭到所有尖锋堂弟子的报复。

  而且刑罚长老也会介入,弄不好会成为整个玄天宗的敌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还好,宇文锋接下去的话给他吃了定心丸。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