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决斗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决斗

  “堂主,我认为这事暂时不能妄下定论,或许是逸盟派人所为呢。”

  池康惊魂未定之后,稳定一下心情,调整情绪,说出自己的见解:

  “为今之计,我们应该让逸盟来承担后果,至于凶手还是稍后暗地调查较好。免得消息传出去,古云反而告我们诬陷。”

  “只有一口咬住逸盟,说宇文浩师弟之死乃王丰所致,他们也没有办法证明他们是清白的。……既然事已至此,定不能让逸盟逃脱干系。”

  好一个池康,张嘴九江古云王丰,甚至整个逸盟,推入尴尬的境地。

  “池康师兄,这个计策是你出的,你就想办法完善吧。……但是你一定要帮我把凶手揪出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宇文锋方寸大乱,此刻已将池康作为自己的主心骨了。

  在池康的安排下,尖锋堂将王丰和古云告上刑法堂,罪名分别为残杀同门和管教不力失职。

  刑罚长老经过几天的调查,在听取了双方的证言后,宣布了结果:

  宇文浩在与王丰交手中失利,遭到王丰的暴打,而且在事发次日死亡。

  经过对尸体的经验,未见致命伤口,也没有证据表明,宇文浩之死与王丰暴打之间,有直接因果关系。

  所以在没有新的证据以前,王丰古云暂时无罪,无需接受任何刑罚处置。

  同样,也没有证据表明,王丰与宇文浩之死毫无关系,唯有等新证据出现,方可定论。

  接着宇文锋又提出要与古云上快意台决斗,并承诺无论结果如何,此案不再追究。

  鉴于宇文锋为弟报仇心切,古云也愿意一战以示清白。

  经长老批准,二人决斗于快意台。

  这种事情在玄天宗以前也发生过,双方各执一词,可能会引起帮会的过激事件。

  虽然玄天宗不希望失去一位战将二品的天才弟子,但舍此别无他法。

  也为了息事宁人,不再激发更大的矛盾,引起更多的伤亡,长老们只能批准。

  按照程序,双方签订生死文书,进入被结界阵法笼罩着的快意台。

  决斗双方修为相同,实力相当,一个是老牌核心弟子,一个是核心弟子新锐,在外人看来势均力敌,难分上下。

  只有各自所属阵营的弟子们,心里期盼着自己的首领取得胜利。

  快意台决斗不允许旁观,所有弟子不能进入快意台周围的五百米以内,否则按触犯门规处置。

  当值长老在快意台下不远处,看不见结界内决斗的进程,但他们对这种残酷而血腥的场面似乎司空见惯,早已麻木了。

  任你拼死搏命,我自谈笑风生。两位当值长老只是例行公事,并不关心台上的结果,只要没有人出来,他俩就在台下候着。

  非亲非故,与我何干?

  当值长老的心态,代表了大多数与决斗二人无关的弟子。

  甚至有些弟子反而希望,台上二位最好同归于尽,也让自己少了两个强劲的竞争对手。

  这只不过是玄天宗弟子众多决斗中的一次,胜利者第一时间走出结界,自是性命无忧。

  失败者却有三种截然不同的结局,死属于正常,伤属于侥幸,活着反倒纯属意外。

  然而这一次决斗注定与众不同。

  决斗过程除了当事者外,其他无人知晓,但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约莫半个多时辰,决斗结束,古云穿着被血染得鲜红的白袍,提着还在滴血的长剑,踉踉跄跄非常疲惫的走出结界。

  两位当值长老,在胜方写下古云的名字,然后进到结界内,查看宇文锋的死活情况。

  “不用看了,宇文锋被人……救走了。”

  就在当值长老准备进入的时候,古云阻止了他们。

  “救走了?……你确定!?”

  当值长老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古云,看看古云是否被伤及脑部,思维混乱。

  其中一位当值长老,并不理会古云的话,径直跑到结界内,去找宇文锋。

  “真的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活有人死有尸,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

  长老带着震惊的心情,返身出来,向古云问道。

  “我们大多数时间里,我们处于僵持状态,只有在自己认为一击制胜时,才会冒险攻击,往往这个时候也最容易受伤。几番试探后,我已摸清他的基本套路,以互受轻伤的方式,找到他的破绽。”

  古云发动了致命一击,宇文锋已经没有还手之力,可就在剑尖将要刺穿喉咙的关键时刻,一条黑影从古云身边闪过。

  隐约中,古云觉得自己的剑,只是刺中宇文锋,却没有伤及要害部位。

  待古云再看宇文锋时,他已消失不见。

  ——这就是经过。

  见过死在快意台上的,更见过伤在快意台上的,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死活都不见人影。

  当值长老心里有些发毛,倒不是怕宇文锋能捣什么鬼,也不是怕不好交差,那都不是问题。

  毕竟,古云只不过战将二品,还做不到毁尸灭迹,再说也没有这个必要。

  真正心里害怕的是,什么人能够在大白天,从两位战将八品修为的当值长老眼皮底下,穿过至少五百米的开阔地,而且不被发现,来去自如。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对方还要带着一个受伤的宇文锋。

  按理说,来者应该不是玄天宗的人,那么这个人就更是深不可测了。

  能在当值长老面前做到这些的,至少也是战帅强者,但若非玄天宗之人,能在玄天宗内如入无人之境,那可就太吓人了。

  要知道,玄天宗内不乏战帅强者,即便帅级高阶,也不止一人,他们基本上都身居高层,怎么会救一个签过生死文书,参与决斗的弟子呢?

  虽然宇文锋贵为萨特王国的王子,但玄天宗并不以出身论高低,而是以修为德行分高下。

  宇文锋不会因为王子身份,而得到特殊的照顾。

  既然如此,那有谁会不惜触犯门规,去救一个对自己没有好处的弟子,除非他脑子出问题了。

  就算是失踪的邹长老出现,也根本没有这样的身手。

  尖锋堂堂主宇文锋和弟弟宇文浩,短短几天之内,一个失踪一个命丧,似乎有些离奇,却又没人能够说得清楚。

  这件事,引起了玄天宗弟子们的一些慌乱,但长老仿佛此事不得外传,否则赶出山门。

  玄天宗毕竟是大宗门,宇文兄弟的事,随着时间的推移,风波逐渐平息。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三当家池康已经成为尖锋堂的实际控制者,而且在他的率领下,尖锋堂逐渐有了起色。

  古云不知道当值长老如何向高层汇报,更不知道高层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只是在他休养了一段时间,伤势痊愈之后的一天,接到一个通知。

  凡是修为达到战将二品或以上,目前留守在山门内的弟子,即日起不准离开玄天宗,具体事宜另行通知。

  同时飘然也接到一个通知,与古云的稍有差异。

  内容是,修为在战将二品,目前留守在山门内的弟子,接到通知后立即到各人所属部门长老处,拜过师的去自己的师尊处,有事吩咐。

  飘然虽为核心弟子,但仍然去师尊玄道处,接受任务。

  “丫头,有没有胆量到战场上去感受一下?”内门大长老玄道,见到蹦蹦跳跳而来的飘然,笑眯眯的问道。

  “敢,有师尊在,我哪儿都敢去。”飘然调皮的回答,心里却在想,要是逸尘也在,那就更好了。

  “但是战场充满危险,而且血腥残酷,遍地都有残肢断臂,你不怕吗?”玄道板起面孔,吓唬飘然。

  “哟,我好怕!”飘然配合着,做了个鬼脸。

  “真是那你没办法,进来坐下吧,为师给你介绍一下任务。”玄道把飘然让进屋里,如此这般地介绍起来。

  “……说不定,还能碰到你那个傻小子哟。”

  玄道最后一句话说出口,先前的所有介绍全部报废,因为飘然脑子里就只剩下这句话。

  而且心里装着小鹿一样,嘣嘣直跳,甚至开始憧憬起来……

  而逸尘已经告别了老族长和高大帅,和二龙一起动身前往王城。

  “老大,精灵世界好不好玩?”

  自从知道有一个精灵世界,二龙就一直惦记着。

  “好玩,不过你不一定进得去。”逸尘一脸坏笑:“要不要让亡灵王出来,陪你玩玩?”

  逸尘在鹏鸟爪下救二龙时,曾经让亡灵王帮忙,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那团黑雾让二龙很是恐惧。

  “算了,那家伙朦朦胧胧,我根本就看不清,不好玩。”

  二龙嘟囔着:“要是仙子出来,我一定找她玩。”

  “想得美,你笨手笨脚的,她才不跟你玩呢。”

  逸尘有些鄙视的看了二龙一眼。

  不知不觉间,二人已经离开了柔金岭结界。

  倏~~

  将要走出密林的时候,不远处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引起了逸尘的警觉。

  “什么人?”逸尘一声厉喝,身形一纵即刻赶到一处草丛。

  “哇……太慢。”声音如在耳边,人却在瞬间不见踪迹。

  “好快的身法!”逸尘不禁悚然,却从心底由衷的赞叹。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