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乖孙孙

第一百五十九章 乖孙孙

  看到二龙步了自己的后尘,在怪人手中煎熬,逸尘尽管有些担心,希望二龙不要被玩散了架。

  不过他可没想着去救二龙,一是没用,二是再把自己搭进去太亏了。

  最关键的一点,二龙没有生命危险。

  以怪人的身手,想要二人的性命,那是易如反掌,连逃的机会都不存在。

  看起来,怪人对二龙的兴趣更大一些,看得也很仔细。

  一样找人玩,那还是找二龙吧,您老高兴玩多久就玩多久,我在旁边陪着,保证不打扰。

  要是二龙知道逸尘此刻的想法,不气炸了才怪。

  亏得自己为了救逸尘,被怪人折腾了几次三番,现在倒好,轮到自己了,他却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笑话。

  “嗯,……这样像,……这样也像。”

  怪人一会儿捏捏二龙的脸蛋,一会儿又拧拧他的鼻子,掰掰嘴,并自言自语地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在他不停地摆弄下,二龙就像面团一样任其摆布。

  虽然怪人的动作很轻,不至于伤到他,但二龙的表情却极其痛苦,特别是听到逸尘在一旁忍不住笑出声的时候。

  怪人并不理会逸尘,只是非常投入地研究二龙,像是在某种鉴定。

  “嗬嗬~~”怪人傻呵呵的,不知道是哭还是笑,全身都在抖动。

  “快放我下来,老怪物。”二龙实在忍无可忍,大声叫骂。

  “嘘,别吵……乖。”怪人继续摆弄着,脸上居然流露出一副很满足很幸福的样子。

  怪人的脸色越来越和顺,带着怜爱和慈祥,但全身的颤抖更显剧烈,呼吸也急促起来。

  仿佛是失去多年的宝贝,多番找寻未果,却在这一刻忽然回到手里。

  急切的心情,使得怪人紧紧抓住二龙,生怕他逃走。

  激动之下,手上力道不经意加重,攥得二龙身上的骨骼‘嘎吱’直响。

  “你弄疼我了,……快放手!”二龙一边挣扎一边大叫。

  虽然挣扎是徒劳的,但与其这样被他无休止地折腾,还不如惹恼他,让他把自己扔出去,哪怕摔个狗啃屎,或者断胳膊瘸腿,也来得痛快。

  “哦,弄痛你了?……那我放你下来。”

  这一次二龙的挣扎起了效果,怪人一反之前的粗鲁,有些惊慌失措的说道。

  然后小心的,很温柔的,轻轻将二龙放到地上。

  怪人低着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不敢正眼看他,怯怯地站在那里。

  “你有神经病啊,真是个老怪物。”

  见怪人怯怯站着,二龙胆子大了一些,一边嘟噜着一边偷偷拿眼瞄他,看看有什么反应。

  “乖,我看看,什么地方痛?……都怪我,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

  怪人弯下腰,伸手过来,想查看一下二龙是不是受伤了。

  “别碰我,你……离我远点。”二龙见到怪人那双手,条件反射地退后两步,生怕又被他抓去折腾。

  “好,好,我不动。你要是生气,就……打我,我保证不动。”

  说完真的把手缩回去,呆在原地,闭上眼睛,像是在等着二龙打他。

  没有一点做作,也看不出疯癫,怪人显得慈眉善目的,如同一个含饴弄孙的老人。

  “你……让我打你,还保证不动?”二龙以为自己听错了,狐疑地看着怪人,也没有想过要过去‘打’他。

  自己不被虐就千恩万谢了,怎么还敢到老虎头上拍苍蝇,他可没那么大的胆。

  “前辈,你认识他?”逸尘走近怪人,用非常和善的口气问道。

  眼前这个怪人,虽然将自己和二龙逐个折腾,但并没有伤害二人,相反对二龙却流露出非常怜爱的神态。

  由此看来,怪人绝非奸恶之徒,应该是性情中人。

  或许是因为什么受到刺激,神智思维发生混乱,与常人不同,才会做出仍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逸尘怕二龙愣头愣脑,无法跟怪人沟通,便抢先一步,站在二人的当中。

  “他……是我乖孙孙!”果然,这次他听懂了逸尘的问话,指着二龙说道。

  “谁是你的乖孙孙?满口胡言,我从来就不认识你。”

  听得此话,二龙差点没蹦起来,被你玩了半天,什么时候又变成你孙子了,还是乖孙孙。

  “你就是我的乖孙孙,来,祖爷爷抱抱。”怪人非常肯定地说道,而且张开双臂,做一个等着二龙入怀的姿势。

  不仅是乖孙孙,甚至比孙子还小,是重孙了,没听见人家自称祖爷爷吗。

  “二龙,你家祖爷爷来了,也不介绍介绍。”

  见二龙有点气急败坏的样子,逸尘不仅没有帮忙,而且还火上浇油地调侃着。

  “是你家祖爷爷还差不多。……老怪物,你滚远点,我不认识你,要不你就杀了我吧。”

  二龙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无端被戏弄,又凭空冒出个祖爷爷,这叫什么事儿?

  “呜呜~~乖孙孙不要我了,……不要我了。”突然,怪人大哭,一阵捶胸顿足之后,‘倏忽’一下又是踪迹不见。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就是高人的风范,当然这位高人有些与众不同,不仅修为深不可测,就连行为也是难以捉摸。

  二龙虽然仍有后怕,也反感怪人叫他乖孙孙,但是当怪人真的消失不见之后,却隐隐露出一丝失落。

  其实他应该是一个修为极高,实力超群,而又和蔼可亲的老人。

  可能受到了什么刺激,变得举止乖张,身体上的怪异,也许是长时间野外生活,加上思维不清,不会打理造成。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有一个‘乖孙孙’,而且在某方面跟二龙有相似的地方。

  他看二龙时的那种慈祥,疼爱,逗趣,甚至还有旁人都能感受到的幸福感,说明老人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乖孙孙’了。

  即便神智不清思维混乱,但对‘乖孙孙’的感情从未发生变化。

  特别是二龙骂他时,他的那种委屈可怜,并因此逃走,不禁让人感觉老人以前对‘乖孙孙’的溺爱程度,非常之深。

  “开始我从小在菊花庄长大,而且我们飞龙霸蝶一族,除我之外,几千年来没有谁离开过那里。……怎么可能会冒出这么一个祖宗呢。”

  二龙为赶走怪人而自责不已,“其实,我没有多讨厌他,就是怕他又来抓我,才凶他的。谁知道……”

  “没事,他应该在外面待惯了,再说也没人能敢惹他,你不必自责。说不定下次又在哪儿遇见呢。”

  虽然逸尘也不知道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见到二龙伤心的样子,还是出言安慰:“别想了……我们还是赶路要紧。”

  二人离开了一段路,又突然折回,在确定没有看见怪人后,逸尘想了想,还是从日月空间中拿出一些,类人族老族长送的酒肉之类,放在刚才遇到怪人的地方。

  希望怪人如果回来,至少也能饱餐一顿,也算是二人的赔罪吧。

  虽然战帅级别的强者,能够短时间的御空飞行,当然二龙不受限制,但逸尘并不希望太过招摇,再者二人行进的速度就非常快。

  地面行进还可以欣赏一下落英山脉的迤逦风光,高兴的时候,找个地方打个坐,在优美的环境中修练,效果特别好。

  “……申师兄,你说三长老是不是太过份了?”逸尘二人修练了一夜,天快亮时,隐隐听见远处有说话声,而且还有点耳熟。

  “过分?阿四,你难道没看出来,一叶堂迟早要灭了花木堡吗?”那位被称为申师兄的,好像很是了解一样。

  “为什么?就算要灭花木堡,那也应该光明正大嘛。偷抓人家妞,总让我感觉跟黑风会的下三滥差不多。”

  阿四不满的说道:“万一给花飘零知道,那一叶堂就麻烦了。”

  “麻烦什么?”申师兄不屑的看了阿四一眼,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说道:

  “是花木堡自己弟子带人去抓的,你怕什么?再说了,花木堡是站在王国那边的,一叶堂是帮犬养特使的。只要这场仗打下来,一叶堂就是落英王国第一大帮派,花飘零很快就自顾不暇了,那里还会管那个妞。”

  “可那妞毕竟是花飘零的弟子,还是干女儿,怎么可能不闻不问呢?……我是担心我自己,不像你得到三长老的重视,我真不该跟你们一起去趟这趟浑水。”

  “你小子傻不傻,我是看你老实听话,才给你机会立功……你他妈的别不识抬举。”

  见阿四畏畏缩缩的样子,申师兄非常恼火,威胁道:“你要是敢透露半点风声,老子就把你弄死,丢在这荒郊野外。”

  “别、别……申师兄,我保证不会说出去。马上就要打仗了,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我想回去。”

  阿四被申师兄一吓唬,腿都软了,说话也哆嗦起来:“加入一叶堂,本来就、就是混口饭吃,只要申师兄你、你放了我,我、我永远保守秘密。”

  “真的?就只是想回家那么简单?”申师兄紧接着问道:“回家就会保守秘密,对不对?”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