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六十章 无痕有难

第一百六十章 无痕有难

  “对,对。我哪儿都不去,就回家里,陪老婆孩子。”

  阿四拍着胸脯保证:“这个秘密就烂在我的肚子里,绝对不会泄漏出去。”

  阿四跟大多数身份低微的佣兵一样,为了养家糊口,在一叶堂做了一名弟子,靠完成任务赚取微薄的薪酬。

  但一叶堂投靠贾本国,与落英王国为敌,战争即将爆发,老百姓最怕打战,阿四也不例外。

  就算不是打战,一叶堂跟花木堡卯上了,迟早得干一场,自己若是能远离是非,回家陪着老婆孩子,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阿四,你跟我在三长老身边当差,也有好几年了。我相信你老实,但是我更相信死人才会永远的保守秘密。”

  申师兄突然发出一声冷笑:“三长老果然目光如炬,早就知道你靠不住,所以才让我故意跟你落在后面,试探于你。”

  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阿四现在想脱离一叶堂,却已是晚了一步。

  申师兄毫不隐瞒自己的杀意,在他看来,阿四的死活早已攥在自己手里。

  “阿四,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因为这件事一旦走漏风声,破坏了犬养特使的大计,连三长老都负不了这个责任。你既然知道这个秘密,而且还参与了行动,所以你已经没有理由活下去了。”

  “既然要杀我,你为什么还要告诉我那些?”申师兄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阿四知道在劫难逃,索性问个明白。

  “哈哈……阿四,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如果不告诉你,秘密别在我心里,我会很难受的。”

  申师兄狞笑着,看到阿四眼中的绝望,他很得意:

  “老实跟你说,我刚刚知道的时候,也害怕,比你还怕。……迟早有一天我也会被三长老灭口,三长老被犬养特使灭口。”

  “但是,我现在不怕了。应该感谢三长老给我这个机会,杀了你以后,我逃得远远的。……本来想过带你一起走,可我总不能在自己身边,放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的天雷炸吧。”

  好像是阴谋得逞,申师兄恣意大笑,根本不顾及阿四此刻的感受。

  一起执行任务,末了却被怀疑,申师兄心惊胆战的讨得试探阿四的差事。

  殷老三考虑到自己的喽啰不多,不想在这个当口杀自己的手下,所以才让申师兄试探并告诫阿四,只要保守秘密就行。

  但申师兄却想得更多,万一走漏风声,花飘零上门要人,殷老三如果应付不了,一定会将责任推脱。

  那样的话,申师兄自然成为替罪羊,在劫难逃。

  于是,他便趁着这个机会,要杀了阿四,自己远走高飞。

  “好了,我要给自己留点逃跑的时间。……阿四,对不住了。你走好——”

  申师兄长剑刺出,快如流星,直逼阿四咽喉。

  申师兄的修为高出阿四太多,阿四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还来不及做任何闪躲动作,剑尖已至咽喉。

  嘡~~~~~~

  轻轻的如同微风拂过面颊,死亡的感觉竟然如此美妙,想象中的恐怖血腥根本没有出现。

  但一声并非剑吟的清响,却如炸雷般在阿四耳边震荡,还没来得及与妻儿道别,就独奔黄泉。

  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至少要看看自己是怎么死的。

  于是,阿四猛然间睁开双眼,却突然发现自己没死,不仅活着而且那柄差点要了自己命的长剑已掉在一旁的地上。

  长剑的主人申师兄,正呆呆地站在那里,瞪着惊恐的双眼,身上还在哆嗦。

  顺着申师兄的目光,阿四看到一个不算陌生的面孔,只是比前次见到的那张脸稍微黑一些,整个人看起来更干练些。

  在死亡沼泽外围,正是他抱着一个受伤的姑娘,让自己带路去花木堡。

  而且这位煞星居然随手放了自己,加上四长老被杀那次,已经两次手下留情了。

  阿四对这位叫逸尘的小伙,印象已经非常深刻,有感激的成份,但更多的是一种心悦诚服的敬佩。

  “你们说的那个妞,叫什么名字?快说!”逸尘目光如电,刺得申师兄和阿四二人,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阁、阁下是谁?我们好像……并未见过。”

  申师兄的长剑被一阵无形风给吹落地,然后身边冷不丁就冒出这么个人来。

  不用问,这人一定对抓妞的事感兴趣。

  “我们是一叶堂弟子,三长老手下,阁下有什么需要,小的可以禀报三长老。”

  看似拍马屁,实则是向逸尘展示实力,我是一叶堂三长老手下,一般人根本惹不起。

  申师兄算得上是老江湖,两句话就把自己撇清干系,有事找殷老三,有本事也去找殷老三,我只是手下干活的,别找我的茬。

  “少跟我提殷老三,上次就应该杀他,让他去陪殷老四。我现在问的是你,你已经失去一次活命的机会了。”

  逸尘关心的是,他们说的那个妞到底是不是无痕。

  “回大人,那个妞……不,那位姑娘就是你上次抱着的无痕小姐。”

  阿四心里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参与了抓无痕,自己已经后悔,还差点招来杀身之祸。

  况且,逸尘对自己有两次不杀之恩,再不说好像自己都过意不去了。

  “果然是她。……快说关在哪里?”情急之下,逸尘一把抓住阿四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

  “咳咳,……在一叶堂总部,具体、我就、不知道了。”

  阿四感觉自己都要被憋死了,衣领勒住喉咙,透气不畅,但他不敢说出来。

  呲溜——

  见势不妙的申师兄,赶紧脚底抹油,准备溜之大吉。

  啪——

  却被早已等在一旁的二龙,一掌拍成肉饼,到阴曹地府报到去了。

  “你是不是上次带我去花木堡的阿四?为什么还不知悔改?”逸尘厉声问道。

  “小的只想,想养家糊口,没想到、要做坏事,可、可这次又、又……我没有求、求饶的资格了。”

  在死亡沼泽和花木堡外,逸尘曾告诫过阿四,以后好自为之,所以他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

  “这样吧,你带我去一叶堂总部,或许我会再给你一次机会。”

  如果有人带路,就省得自己到处打听,而且速度也会快得多,逸尘可不希望无痕出事。

  “是,小的愿意以此赎罪。”阿四被逸尘放了下来,说话也利索了不少。

  能不能被逸尘饶恕,阿四不知道,但他经过这一次死里逃生,性情已有改变,觉得自己应该做一点积德的事了。

  一叶堂的总部座落在落英山脉南侧,与死亡沼泽和花木堡形成一个几乎等边的三角形。

  由于救人心切,二龙显出本体背负着逸尘和阿四,趁着天还没有大亮,极速飞往落英山脉南侧的大叶山。

  “那张大叶的后面就是一叶堂总部的大门,那里的守卫很多,他们用哨子报警。”

  阿四一路上不敢有丝毫懈怠,虽然飞行中流动的风速足以刮伤眼睛,但他还是用力地睁开双眼,生怕由于飞行速度过快,自己来不及指路。

  在离一叶堂总部两里外,二龙落到地面。

  两人合计该如何进去救人,阿四则将自己对一叶堂的了解和盘托出,以便逸尘从中寻找对自己有利的线索。

  大叶山,不是说山的形状像树叶,而是山上到处都长着大叶树。

  树不高,一般也就五六米,但叶子奇大,足有一米的宽度,近两米的长度。

  只要不是冬季落叶的时候,基本上是看不到树干的,只消几片环绕的树叶,就将整个树干隐在中间。

  树叶承担着与太阳的光合作用,颜色碧绿青翠,树干则默默地通过根系,从地下吸收养料和水分,在大叶的遮挡下,水分蒸发极少,又保证了绿叶的成长。

  如此绝妙配合,使得树叶越发长大,只要两片树叶连起来,就几乎达到了树干的高度,这就是大叶山的一大奇观。

  据说一叶堂的始创者被仇家追杀,逃到大叶山。

  当时是冬天,很多大叶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像柱子一样挺立在山上,难得见到几片树叶。

  那位始创者走投无路之际,只好躲到一张大叶的后面,屏住呼吸暂作隐蔽。

  幸运的是,仇家走到大叶树边,居然被‘一叶障目’,转身到别处寻找。

  一叶堂始创者逃过一劫,便视大叶树为自己的救命恩人,更觉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于是他便扎根大叶山,开堂收徒创办帮会,最后复仇成功。

  为了感激大叶树的救命之恩,将自己的帮会取名一叶堂。

  弟子们的服装统一为灰黄色,如同那片冬天即将落去,却又救了自己性命的枯黄树叶。

  一叶堂的标记也是树叶,除了始创者的感恩以外,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告诫堂内弟子们,千万不要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虽然有着好的初衷,希望弟子们目光长远,心胸宽广,但始创者没有想到的是,由于继任者们的无能,发展到现在,居然要投靠落英王国的外敌,以博取一叶堂的壮大。

  更没想到的是,一叶堂有一天将会因此而面临巨大灾难,甚至遭受倾覆的命运。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