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碰瓷

第一百六十一章 碰瓷

  日上三竿,一叶堂总部大门前,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大多是一叶堂的弟子们,来往任务堂交接任务。

  还有一些弟子,三五成群,带着招收的新弟子,到总部组织堂登记,顺便去奖惩堂拿走奖励。

  一叶堂最近大量招收新弟子,要求放得很低,哪怕修为达不到战师级别,只要身强力壮都可以录取。

  而招到新弟子的老弟子,则可以领取相应的奖赏。

  “喂,你怎么带个小孩子过来了?当这里是饲养园啊。哈哈,穷疯了吧。去去,滚远点……”

  守门的弟子见阿四带着一个稚气未脱,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孩子,先是嘲笑一番,然后鄙夷的下了逐客令。

  同样是弟子,总部看门的就比外面普通的弟子要高一等。

  不说修为,单凭能够天天见到位高权重的众位长老,也感觉自己的腰杆子都比人家直几分。

  一些普通弟子,感觉守门弟子见多识广,还时不时偷偷过来,塞点小钱,打听点消息。

  何况有时还能跟长老们说句话,那也是值得骄傲的事。

  比如昨天,三长老就亲自跟守门的弟子,说了一句话:

  “少他妈的东张西望,不好好看门,当心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虽然不是什么好话,但至少说明,看门的位置是多么的重要。

  而且三长老的唾沫星子溅了他一脸,这就更证明了,自己是一叶堂不可或缺的守门弟子。

  而阿四不一样,尽管也不时的跟殷老三后面办事,却很低调从不张扬,往往好事都让申师兄抢去,所以没人在意他。

  “这位师兄,别看他年纪小,可他有战师八品的修为,比一般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还要强些。你就帮个忙,让我带他进去给长老看看吧。”

  阿四陪着笑脸,指指身边一脸憨态的二龙。

  二龙则陪着笑,一副傻呵呵的样子。

  “哦?战师八品,……嗯,确实够格,也还强壮。不过……”

  守门弟子打着官腔,一边打量着二龙,一边给阿四暗示着。

  “对对,我知道,等领了赏钱,师兄那份是少不了的。”

  阿四在一叶堂待了好几年,自然知道某些猫腻。

  “嗯,还算乖巧,进去吧。左边第四栋是组织堂,……不要乱跑。”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了个大门不能吃,但老子可以不让你进。

  一叶堂总部,下属诸多分堂。

  各司其职,分工合作。

  组织堂掌管着弟子入堂登记,职位升降,人员编制等等,工作比较繁杂,所以阿四和二龙在此等候了不少时间。

  登记完毕,阿四得到一块奖牌,可以拿牌到奖惩堂领取赏钱。

  奖惩堂在离组织堂隔壁的一个大院内,一般领赏的弟子,不敢集聚在奖惩堂,怕惹恼了长老拿不到赏钱。

  而组织堂的长老比较和善,大家都愿意在组织堂等待领赏。

  有交完任务的,也有招到弟子的,三个一堆五个一伙,叽叽喳喳人声嘈杂。

  “你知道吗,听说昨天申师兄做了一个秘密任务,要是完成的话,赏钱会有很多。”

  “那是,申师兄做一个任务的赏钱顶我们做十个,命好没办法。”

  “……唉,下次我们找机会请他喝酒,看能不能带上我们。”

  “想得美,申师兄是跟三长老后面的,凭你也能高攀?”

  “……可是,怎么还不见他来领赏?平时他都很积极的。”

  “也许还在睡觉吧,我听看门的表哥说,三长老一行人快天亮才回来,好像还背了一个大袋子,直接送到刑堂后院去了。”

  “嘘,……不要瞎说,给长老听见就麻烦了。”

  远远地看见有长老走过来,大家都赶紧闭嘴。

  阿四和二龙,此刻也夹杂在这群弟子当中,把这些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特别是‘刑堂后院’四个字。

  好像得到某种指令,二龙和阿四对了一下眼神。

  “哎呦……谁他妈找死?”一位长老刚刚进入大院,就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直接就朝后一仰,摔了个四脚朝天。

  “对、对不起!……新来的弟子不懂事,瞎跑没看见。”

  阿四一边陪着不是,一边对着二龙喝道:“早就叫你老实点,你就是不听,赶快过来跟长老认错。”

  “认错?……我又不是故意的,他不也把我撞疼了吗。我是小孩不懂事,他是大人怎么跟我一样,走路不长眼睛。”

  二龙鼓着嘴,揉着头,眼睛朝上翻着看那位长老。

  “嗬嗬……小杂毛,伶牙俐齿,看我怎么收拾你。”长老怒极反笑,一伸手就朝二龙抓过来。

  “没抓着……哎呦,疼死我了。”二龙一躲,长老的手抓了个空。

  还没来得及高兴,脚没站稳就摔了下去,牙齿正好撞到长老的膝盖上,二龙当时就大叫起来。

  “嘶~~~~~”长老龇着牙猛吸一口气,忍住了差点没叫起来。

  二龙这一口,将他的膝盖骨咬了个一分为二。

  膝盖骨只有巴掌大,是人身上比较脆弱的骨头,整条腿的活动就靠它,里面有一层滑膜连着关节。

  一旦破损,里面滑膜粘液就会漏出,影响关节活动。

  容易伤到,而且伤到的时候特别疼,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膝盖骨不能再生,也很难复原。

  长老遭此一咬,就只能直挺挺的站在那里,疼得直冒冷汗。

  刚才摔一跤,长老根本没受伤,但被二龙的牙齿一磕,他受不了了。

  当时就想躺下来,呼天喊地嚎叫一番,可毕竟是长老级别,怎么着也得有点尊严。

  所以强忍着,硬是没发出声,在一干弟子们面前,好歹维持了长老的形象。

  二龙却叫得正欢,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鼻涕一把眼泪一把,把旁边那些弟子们都叫得充满了同情。

  “长老,是这孩子碰到了你,可他毕竟是十二岁的孩子,你怎么下手这么重呢?”

  阿四向长老求饶地说道:“长老大人大量,看他哭得怪可怜的,就饶了他吧。”

  “饶……嘶……”长老一说话,就忍不住想叫唤,无奈只好闭嘴。

  “二龙,长老原谅你了,快磕头感谢。”听到一个饶字,阿四喜出望外,赶紧拉着二龙过来。

  强摁着二龙的头,给长老磕头,二龙则极力挣扎。

  一来二去站立不稳,一个趔趄,无巧不巧的一头撞在长老另一条没受伤的腿上。

  嘎嘣——

  这下旁边很多弟子都听得清楚,声音是从长老的膝盖上发出的。

  很清脆,还有点悦耳。

  修练的人,听声音就知道,长老的膝盖骨废了,废的很彻底。

  大家都很纳闷,一个小屁孩,撞在战将级别的长老身上,按说应该是自己晕过去才对。

  怎么就一下子撞碎了长老的膝盖骨呢?

  轰——

  长老又一次摔个四脚朝天,不过这一次他不可能再爬得起来了。

  哗——

  大院内的弟子们一下子就围了上来,脑子转得快的赶紧伸出手来,要拉长老起来,想趁此机会讨好一番。

  脑子慢一点的,反应过来后,先是在心里骂着,然后也一起把手伸出。

  于是许多双手,把长老硬生生的给拽了起来。

  “滚开!”原本躺在地上,感觉还能忍住痛,现在被弟子们七手八脚拉着站起来,这种疼痛根本不是他能承受的。

  大手一挥,劲风激荡,这些修为不高的弟子们,一个个被甩出老远,跌得东倒西歪。

  轰隆——

  失去扶持的长老第三次轰然倒地,这一次把地面压出一个人形凹坑。

  不要说爬起来,就连稍微动一下,也是痛彻心扉。

  “这……长老,你受伤了吗?”阿四有些胆怯的问道。

  “吵死啦,怎么回事?”从组织堂里面传出一个洪亮的声音,随即出来一位魁梧高大的长老。

  “回程长老的话,这位长老跟新来的弟子撞在一起,然后就这样了。”阿四垂手站立,恭恭敬敬的答道。

  这位是组织堂的程长老,阿四以前领赏的时候见过。

  “嘿……杨长老,别装了,一个孩子至于把你撞成这样吗?是不是又想讹人了?”

  程长老嘴中的杨长老就是躺在地上的这位,经常游荡于组织堂大院,看见哪位弟子奖赏领的多了,就会找个机会讹人家一下。

  领了奖赏之后,特别是得到大额的奖赏,大多弟子会得意忘形,甚至手舞足蹈,于是很容易‘撞到’杨长老,花钱消灾自是难免。

  往往是将到手的赏钱全部奉上,还得点头哈腰,不停的赔不是。

  杨长老见再也榨不出油水,装着很大度的样子,呵斥一番,然后挥手打发。

  后来,一旦杨长老出现,弟子们则尽可能‘敬而畏之’,退避三舍。

  从第一次的意外中受到启发,杨长老便乐此不疲,同时也遭到程长老的鄙视。

  杨长老‘碰瓷’的时候,偶尔被程长老看见,一般也不点破。

  但今天,碰瓷的对象是一个小孩,这让程长老实在看不下去了。

  “咦……伤得这么厉害?一个孩子……怎么可能?”

  杨长老对于这样的调侃不仅没有反驳,而且连半点反应也没有。

  这不符合常理的表现,不免让程长老略感意外。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