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张网捕鱼

第一百六十二章 张网捕鱼

  程长老伸手一探,却是吃惊不小,因为杨长老不仅两块膝盖骨全部破碎,而且不知怎么居然闭过气去。

  堂堂战将一品的一叶堂长老,被一个稚嫩孩子给撞到这个程度,打死也没人相信。

  程长老转过身来,并未发现二龙有什么异常之处,只是见到自己,可能有些害怕,停止了哭叫,一副怯生生憨态可掬的神态。

  “刚才这位长老被那几位师兄拉扯过,不知道是不是碰到了什么地方,才会让他昏迷过去。”

  阿四指着在地上陆陆续续爬起来的弟子们,帮程长老分析。

  “应该不会,……他们最高不过战督五品,还没这个本事。这样吧,你们几个……把杨长老抬到刑堂,让验伤长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长老叫来那几位弟子,吩咐道:“你们谁都不准中途逃走,……还有这个孩子,也一起去。”

  程长老也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敢擅自决定,便将皮球踢到刑堂。

  “这……他还小,又是新来的,没见过世面,就不用去了吧?”阿四在一边为二龙求情。

  “不行,事情发生在我门口,我可不能背黑锅。……你们去了,把事情经过说清楚,不要牵扯到我就行了。”

  程长老态度坚决地说道,同时叫来一位组织堂的弟子,跟在后面监督着。

  一叶堂对弟子的死活,不是很在意,但长老若是遭到不测,就必须查找原因。

  既然发生在组织堂,那么程长老就脱不了干系。

  唯有让刑堂接手,无论结果如何,反正组织堂没事就行。

  一行人抬着昏迷中的杨长老,浩浩荡荡地往刑堂走去,一路上引来不少人围观。

  在阿四不厌其烦的解释下,弟子们更觉得好奇,有不少人竟然不知不觉的跟在后面,想一看究竟。

  以粗壮的石柱为支撑框架,辅以其他材料砌成的高大建筑,巍峨耸立,正门口两边,各有一只石雕的狴犴,形如虎状。

  漆黑的大门朝外打开,露出阴森恐怖的大堂。

  ——这便是刑堂的正堂。

  “肃静——,站住,不得在此喧哗。”

  远远地就有几位板着面孔,神情严肃的黑袍长老,皱着眉头喝止阿四等人的前进。

  一声大喝之下,原本混乱嘈杂的人群,居然瞬间安静下来,一个个条件反射地停住脚步。

  刑堂是一叶堂最可怕的执法机构,权力很大,连着装都是黑色。

  一旦弟子们犯有比较严重的大错,就会经由刑堂处理。

  处理的手段极多,一般进入的弟子,很少有全须全影出来的,大多被折腾得遍体鳞伤。

  就算小命搭在里面,也是常有的事。

  所以,有些弟子犯错,自认为错得比较离谱的,情愿冒着被追杀的危险,逃离一叶堂,也不愿受这牢狱之灾。

  “回禀长老,组织堂程长老命我们前来,请刑堂验伤长老帮助杨长老查看伤势,并分析造成的原因……”

  阿四硬着头皮,上前一步,对黑袍长老施礼。

  “什么程长老、杨长老的,全给我滚远点!屁大点事就来找刑堂,当我们是什么……今天不办事,都给我散了。”

  其中一位黑袍长老颇为不耐烦的打断阿四,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刑堂的态度一直恶劣,但没人敢招惹他们。

  整个一叶堂只有他们才穿黑衣,黑无常似地,让人惧怕。

  “这个……恐怕不好吧。杨长老现在还不省人事,危在旦夕,我们这些人都还是待罪之身,还是麻烦各位长老,只有得到裁决以后,才能证明清白。”

  阿四说得很是恭谦,态度很是坚决。

  “混帐东西,你是什么玩意儿,竟然编排起我们,……想找死吗?要不是今天不办事,老子早就把你们拉进去,板子伺候。”

  阿四的喋喋不休,让黑袍长老大为光火,目露凶光直刺阿四。

  “不不,小的……不敢。”阿四弓腰退下,来到程长老派来的弟子面前,非常委屈的诉苦:

  “这位师兄,你看,我已经尽力了……你看该怎么办?”

  “你再去试试看,要不然回去我不好交差。”这位弟子不敢上去,只好往阿四身上推。

  “师兄好不懂事,我都差点被刑堂长老给宰了,你不是强人所难吗?”

  阿四突然提高了声音:“大家伙儿评评理,我求了长老好几次,这位师兄站在旁边啥也没做,还要叫我去送死。”

  “是呀,那位师弟,……还是你上去问问吧,我们跟了半天了,也想看看结果。”

  “就是,换个人也许会好些,快点吧,我们的时间很宝贵的。”

  看热闹的弟子们,一个个觉得心里不甘心,都鼓捣着希望组织堂的弟子去,便在一旁起哄。

  “哇……你们都欺负我一个孩子,偏说是我撞的,我才多大呀,有那么大的本事吗?”

  见气氛不够热烈,二龙也再度加入,嚎啕大哭。

  在阿四和二龙的怂恿下,人群中议论的人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大。

  而这个时候,隐身的逸尘却已经进入刑堂大门。

  之前这些插曲,只不过是为了摸清情况,现在已经到了刑堂,自己可以先进去打探一番。

  虽然不能接受无痕的爱意,但逸尘绝不会对她的安危置之不理。

  一旦确定无痕真的被关押在此,就必须想一切办法营救。

  至于二龙和阿四,就让他们在外边折腾,如果多牵扯一些刑堂的注意力,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就已经不错了。

  正堂很大,阴森森的透出一阵寒气,想来是冤魂太多,聚集的阴气作祟。

  好在有日月壶在身,阴气对逸尘没有任何威胁。

  正堂将要走完的时候,隐约听见极其轻微的说话声。

  逸尘不由得竖起耳朵,集中精神力,并缓缓朝发出声音的方向靠近。

  逸尘忽然感觉到前面有一股强大的气息,附近应该有修为超过自己的强者。

  贸然前进的话,可能会有危险,所以逸尘停下脚步,凝神静气,小心的隐身于墙角处。

  声音是从墙角的另一面传出来的,那是一间密室。

  今天刑堂不办事,就因为密室内的谈话不能被打扰。

  “……稻田阁下,那丫头到底有多重要?能透露点吗?”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说道。

  “这个,呵呵……殷堂主还是暂时不要知道的好。既然一叶堂已经为特使办妥了这件事,我们贾本国一定会按照约定,给予回报的。”

  稻田的笑声中带着得意,却并没有答应殷堂主的要求。

  “贵国特使趁我闭关的时候,和我老三的约定,并不能代表一叶堂,而且你们的诚意似乎欠缺了一些。……我可以不承认这个约定,是不是?”

  殷堂主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

  “不、不,我们的诚意是非常明显的,请殷堂主不要怀疑。……稻田对此了解不多,只能告诉你一句,她是我们用来要挟某位重要人物的一颗棋子。”

  见殷堂主要废除协议,稻田有些紧张,于是含糊的应付着。

  “那好,人已经抓到,你什么时候带走?……我可不想留这么一个麻烦,花木堡不会善罢甘休的。”

  殷堂主忧心忡忡,对于花木堡的实力,他颇为忌惮。

  想来抓无痕这件事,并不是殷堂主亲自决定,甚至开始都不知情。

  但事情已经发生,殷堂主自然会提出自己的要求。

  毕竟花木堡这样的对头,不是一叶堂能够承受的。

  “人嘛,还是留在一叶堂,三长老不是派那丫头的师兄,去劝她合作么,别急,等等看。”

  稻田不露声色,将事情坐实在殷堂主身上。

  只要殷堂主插手,那就是表明了立场,到时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稻田的算盘打得很精细,不愧为犬养二宝手下的谋士。

  “哼,你们说是合作,其实就是单纯的利用。……也罢,但是约定的条件要加上一条,那就是事成之后,一叶堂不仅要成为落英王国第一帮派,而且殷某还要国师之位。”

  殷堂主不是不愿意跟贾本国合作,只是想借机得到更多而已。

  在他看来,贾本国极有可能击败落英王国,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

  趁着对方还用得着自己,提出一些条件,争取最大的利益。

  “殷堂主的算盘打得太精了,……不过这事我做不了主,必须回去请示犬养大人,由他定夺。”

  稻田更是老谋深算,直接将皮球踢到特使头上。

  “稻田阁下,这是我最低的要求,务必转告犬养特使大人。一叶堂承担的风险太大,稍有不慎,还没等到贵国大军胜利,花木堡就会联合王宫前来攻打。到那时,一叶堂可就岌岌可危了。”

  殷堂主不愧为老江湖,为自己争利是锱铢必较。

  站队表明立场,愿意为犬养二宝办事,这一点殷堂主已经很明确。

  多诉诉苦,让对方觉得一叶堂仗义,自己劳苦功高,也为以后的地位打下基础。

  “就怕他们不来,这次我们有超强的实力,正想张网捕鱼呢,一叶堂就是这张大网。”

  稻田说话的时候,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神情。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