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肯离开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肯离开

  “捕鱼?捕花木堡还有王宫这些鱼,还不把我撑死。若真是那样,你们贾本国恐怕很高兴的置身事外,隔山观虎斗吧?”

  稻田的话,显然出乎殷堂主的意料,这是合作吗?分明是犬养二宝要做甩手掌柜嘛。

  “殷堂主多虑了。那样的结果是不可能发生的,我可以保证。”

  稻田见状连忙安慰:“用你们的话说,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不过有些情况,我必须要跟你说明白,那丫头在一叶堂不能受到半点委屈,无论她是不是与我们合作,我们都要好好利用这个诱饵。”

  “此话怎讲?……难道还要我们一叶堂一个个的伺候不成?”

  殷堂主被稻田说得有些云里雾里,原本想把这烫手的山芋送走,就算花飘零听到风声,一叶堂就来个一推了之。

  但是稻田不愿接手,而且还准备利用一叶堂大做文章,这回玩大发了。

  要是贾本国插手,应付花木堡倒也容易,自己照样立功。

  若是仅凭自己一叶堂,只怕还没有立功,就已经大祸临头了。

  一叶堂尽管在落英王国的江湖势力中排名第二,仅低于花木堡,可这一个名次之差,就一下差了十万八千里。

  明面上,花木堡的战帅级强者数量不多,但单凭杏老一人,就可以把一叶堂搅得天翻地覆。

  而且他们还有王宫撑腰,底蕴之厚,远超一叶堂。

  就算弟子之间,数量质量也是花木堡占优,年轻弟子中已有三位战将,而一叶堂的战将都在中年弟子和长老级别,年轻弟子竟无一人。

  就凭这样的悬殊力量,居然还敢捕鱼,这不是鱼死网破的问题,而是网破了鱼还活着,甚至还将破网收做自己的后院。

  殷堂主心里恨不得马上把老三揪来,赏他几个耳光,就听着贾本国说的好话,脑子一热,把自己放到火上烤,简直是找死。

  “别激动,殷堂主。听稻田跟你慢慢说来,光靠一叶堂的实力自然不能胜任,不是还有我们嘛。”

  稻田感觉到殷堂主对花木堡的惧怕,所以赶紧给他吃定心丸:

  “既然贾本国与一叶堂合作,就一定会拿出诚意。你放心,下午就会有四位战帅强者到达这里。”

  “他们中有一位修为达到帅级高阶,其余的最低是战帅初阶。……这四人加上你们,布置一张渔网还不够么?”

  “真的?还有战帅高阶,够了,太够了!就算花木堡的强者全部出动,我也让他们有来无回。……那,具体怎么布置?”

  闻得有贾本国五位战帅强者坐镇,殷堂主原本悬着的心终于回到了肚子里。

  战帅高阶,在落英王国属顶级强者,一共没有几位,虽然花木堡的杏老是其中之一,但毕竟接近寿终的年纪,风烛残年,实力自然在同级别中属于较弱。

  花飘零近些年很少出手,难以捉摸,但十年前才升到战帅初阶,估计最多为初阶高级,不足为惧。

  除了这两位,花木堡其他的强者,一叶堂足够应付。

  至于王宫方面,已经自顾不暇,能派出一到二位强者就给足了花飘零的面子。

  而贾本国居然一次就派来四位战帅强者,甚至还有高阶,这样的阵容,足以摧毁落英王国任何一个帮派。

  再加上一叶堂原本的实力,对付花木堡已经绰绰有余。

  如此算来,自己这边稳操胜券。

  ——这老三还是有一定办事能力的,待会儿要好好嘉奖。

  “虽然那丫头的师兄很有自信,但我们还是做两手准备。第一,合作,这里也要捕鱼,但捕到多少不重要,我们会秘密带走她,而且隐瞒消息。”

  “第二,不合作,那就要放出消息,让花木堡派强者攻打一叶堂,我们借机消灭,并引诱王宫出手。……细节问题,我都已经拟好计划,只等那边回音了。”

  “嗯,我让老三去看看,那小子是不是说服了丫头。”殷堂主吃到了定心丸,他觉得自己扬眉吐气的日子到了。

  稻田是这件事情的策划者之一,自然是成竹在胸。

  无论结果如何,他手中都会握有王牌,必将夺得最终的胜利。

  “好恶毒!”逸尘心里骂道,利用无痕来诱使花木堡,甚至牵制王宫,给贾本国攻打王城提供保障。

  可是无痕只不过是花木堡的一个弟子,怎能有如此影响力,值得犬养二宝不惜投入这么大的力量。

  自己早上就已经把无痕被抓的消息,通过传信玉告诉了熊长老,希望他能够尽快通知花飘零。

  现在看来未必正确。

  但不管怎样,如果能够将无痕救出,那么贾本国的计划必然会受到影响。

  逸尘很焦急,但又不知道无痕被关在什么地方,只好耐心的等待机会。

  不一会儿,殷老三便沿着大堂,往后门而去,逸尘如影随形,跟在后面。

  大堂后面是一处光秃秃的山坡,似乎没路可走了。

  殷老三到一块两米多高的大石前,挥手一拳轰向大石中心位置。

  嗡~~~~~

  随着殷老三内力的输入,大石中间渐渐裂开一条细缝,旋即向两边分开,形成一道石门。

  整个山坡,居然是一叶堂的暗室,用来囚禁犯人,手笔确实不小。

  逸尘继续隐身屏住气息,随着殷老三进入石门。

  里面的光线比较昏暗,隔三差五的放着几颗鸽蛋大的夜明珠,勉强能看见周遭的情况。

  两边有依山而建的栅栏式房间,栅栏的材料是纯精铁,手腕粗细,中间还插有横档,间距只容一条腿进出,很致密。

  栅栏里面各有一个小房间,纯粹是由石头剜成的。

  这就是一叶堂的山洞牢房,把山中间挖空,两边隔成一间间大小不一的囚室,隐蔽而坚固。

  犯人住在牢房里,倒也宽敞,吃饭由一叶堂专人递送,服务还算周到。

  唯有一点,住进来了,就好好呆着,自由是甭想了,若是达到一叶堂提出的某些条件,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别看这小小牢房,却是一叶堂精心打造的,想逃?够呛!

  如果得不到外面的帮助,牢房内的犯人想要逃走,仅凭自己的功力,即便达到战将级别的修为,也是无能为力。

  整个牢房的深度足有一里多,囚室间数超过两百,囚室之间相互独立,囚犯彼此见不到面,甚至连声音都被一个个隐形小结界阻隔。

  山洞中间是三米宽的通道,有一叶堂的弟子守卫警戒。

  见到殷老三,守卫们一个个低头哈腰,却并不说话,而是自动分散两边,让出中间通道。

  殷老三也不搭理这些守卫,昂首挺胸大摇大摆地径直往里。

  将要到达顶头的时候,突然往右一拐,进到一栅栏内,逸尘当然也是隐身而入。

  “徐伟见过三长老。”一听到这个声音,逸尘就想起他那个贱样。

  在死亡沼泽外围的树林里,徐伟为了活命像狗一样的垂尾乞怜,连做人的尊严都完全失去了。

  这样的人,出卖无痕投靠花木堡,逸尘并不奇怪。

  “怎么样了?”殷老三对囚室方向指了指,问道。

  “回三长老的话,小的正在努力,请您放心。小的一定会说服师妹,与你们合作。”

  徐伟一口一个‘小的’,但对于劝服的事却很有信心。

  “嗯,再给你半天时间,看你表现。……这是你的一次机会,可别错过了。”

  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殷老三皱了皱眉头,吩咐了几句便离开了。

  啪——

  逸尘现身一掌将徐伟拍晕,在没有搞清状况之前,暂且给他留条小命,免得惊动一叶堂,给无痕带来麻烦。

  “无痕,无痕。”透过一扇小窗,逸尘可以看到囚室内,无痕一身绿色衣裤,正斜靠在床边,像是在生气的样子,用手遮住眼睛。

  “谁?”听得逸尘的轻声呼叫,无痕被电击一般,从床上弹了起来,睁大那双清澈美丽的大眼,循声朝外望去。

  “逸尘,你——”当她第一眼看到逸尘的时候,露出的是惊喜万分的神态,但瞬间又变得冰冷异常。

  “你来干吗?”无痕侧转身去,冷冷地问道。

  “救你。”逸尘简短的回答。

  逸尘知道,上次在花木堡的东方楼,无痕的一番表白,和满腔情怀,被自己无情的拒绝,这个疙瘩一下子肯定难以抹去。

  “你快走吧,我不用你救,我也不会离开这里。”依然是不太热情。

  “这个时候你就别客气了,先出去再说。”看见无痕态度冷淡,逸尘以为是怕连累自己,便出言催促。

  “谁跟你客气了?我真的不走,就呆在这里。”无痕的口气很坚决,不像是开玩笑。

  莫名其妙被殷老三抓来,稀里糊涂就做了一叶堂的囚犯,换着别人早哭爹喊娘的求着,盼着赶快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要知道,这里关的往往都是一叶堂的仇家,多数是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争取从嘴里撬到点什么,否则早就一杀了之,怎么可能还放到这里供饭吃。

  但无痕在有机会逃脱的情况下,居然不肯离开,难道觉得在牢房里待得舒坦,乐不思蜀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3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