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身世

第一百六十四章 身世

  “为什么?你现在很危险,而且一叶堂和贾本国勾结,要利用你对付花木堡甚至王宫,这些你都不知道。”

  对于无痕的态度,逸尘很是不解,被抓到这里做囚犯,有机会逃走却不愿意。

  不会是被一叶堂的人打傻了吧,但看起来不像受过伤,那位稻田什么的还专门吩咐,要对无痕客客气气,一叶堂应该不敢违逆犬养二宝的意思。

  逸尘定定地站在那里,满脸憋得通红,不停地搓着双手,诧异地看着无痕。

  “我知道这些,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决定留在这里。”

  逸尘的心急火燎,终于博得无痕的粲然一笑,但很快又回归冷漠。

  好像无痕已经知道,却依然坚持继续待在牢房,这让逸尘更是看不懂。

  明明身处险境,还是甘愿被人利用,这无痕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无痕,别傻了,他们利用你做诱饵,早已张开大网,就等着捕鱼了。只有你走了,他们的计划才会落空。”

  逸尘生怕无痕不明白,就直接把犬养二宝的阴谋告诉了她。

  留在这里,只是一枚棋子,如果真如稻田所言,那无痕将是双方必争的人物。

  无论结果怎样,花木堡,王宫,或者无痕本人,总有人会受到牵制。

  而一叶堂和犬养二宝这边,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顾忌,只需好好利用无痕这枚棋子,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即可。

  一旦双方谈判破裂,首先倒霉的自然是无痕,犬养二宝则毫无损失。

  逸尘希望无痕能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唯有逃出去,才是最安全的。

  “就算你有本事救我,但只要一离开,他们的计划也就没办法弄清楚了。”

  无痕幽幽地说道:“我只不过是花木堡的弟子,又是孤儿,凭什么让他们大费周章。而且以我的身份,又怎么能够作为筹码,用来威胁花木堡甚至王宫。”

  “……听徐伟师兄说,希望我配合他们实施一项计划。我怀疑他们是要我冒充什么人,那么这个人才是对花木堡或者王宫至关重要的。”

  “另外,他们说过,只要我愿意合作,就会把我的身世告诉我。……这么多年以来,师尊待我如亲生,我早已不在乎亲生父母是谁了。”

  “甚至有时还暗自庆幸,如果不是他们抛弃我,我还过不上这么开心的日子。所以我只在乎所拥有的,天真,率性,随意,简单,而不去寻找那些让自己不愿接受的东西。”

  尽管如此,每个人深藏在骨子里的天性却无法改变。

  当有人告诉说,无痕可以知道自己身世的时候,她却发现原来在心里,还是一直存在一个想要揭开谜底的.。

  ……虽然真相未必美好,甚至更让人伤心,但是,无痕仍然想当面问问他们,当初为何抛弃自己。

  “我一直不相信世上会有如此狠心的父母,或许他们有难处,……但不管怎么说,我希望他们能够给我一个说法,所以,我必须留在这里。”

  “你能够冒险来救我,我也知足了,谢谢你。你如果愿意,就设法告诉花木堡,不要来一叶堂救我,还有,……徐伟师兄已经投靠一叶堂,是他带人抓的我。”

  一直风风火火的无痕,此刻竟然是泪水涟涟,看似坚强的外壳下,原来是一颗脆弱的心。

  “无痕,那……我先出去,你也再想想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明天我再来看你。”

  既然她坚持不走,逸尘多劝无益,只能出去再想办法。

  “逸尘,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但是这里非常危险,你以后……不用再来了,危险……我也不想见你。”

  说完,无痕侧过身,竟然不再看逸尘一眼。

  自花木堡一别已有几个月,两人今天第一次见面,就在这样的处境下,难免会尴尬。

  但在无痕心里,上次在花木堡袒露心迹被拒绝,虽觉打击很大,不过因为逸尘的开诚布公,坦然面对,反而消除了两人之间的芥蒂。

  无痕的冷淡只是为了掩饰内心的炽热,是否接受跟是否喜欢没有关系,她不会因逸尘拒绝而改变心意。

  当她得知一叶堂与犬养二宝计划时,更觉得自己目前不会有危险,反倒是担心逸尘。

  虽然逸尘冲帅成功,实力也大有长进,但这里毕竟是一叶堂的老巢,轻易涉入非常危险。

  所以无痕甚至都没有问一下,逸尘有什么办法带自己出去,就直接拒绝了。

  无痕的坚定,让逸尘一下子也没有办法,只能将无痕的态度,以及一叶堂勾结贾本国,并准备以无痕做诱饵的计划,通过传信玉简要告诉给熊长老。

  “无痕暂时没事,你先离开。”这是熊长老立马给出的意见。

  虽然救人要紧,但在无痕不愿离开囚室的情况下,逸尘的安全也很重要。

  一叶堂总部,比逸尘修为高实力强的不止一个,害怕隐身时间过长,一旦现身暴露于强者面前,那就是逃都未必能行。

  刑堂大门外,二龙阿四等人还没有离开,而是一帮人聚在外面广场。

  对于刑堂的不作为,他们很是反感,却又不敢招惹那几位‘黑无常’,只好大家议论纷纷。

  “你们快滚……刑堂门前大声喧哗,聚众闹事,你们想造反吗?”

  虽然这些人并没有纠缠自己,但刑堂长老还是感觉尊严受到了严重侵犯,于是大声呵斥道。

  “你们看看,眼看着杨长老奄奄一息,他们也见死不救,反过来还要赶我们走。分明是不把我们这些弟子放在眼里,大伙说是不是?”

  阿四的煽风点火并没有得到回应,扭头一看,却原来是那几位‘黑无常’走了过来。

  一叶堂的弟子,没有不怕刑堂的,见长老们怒气冲冲而来,弟子们感觉大事不妙,竟然不约而同拔腿就逃。

  一时间,偌大的广场,就只剩下阿四和二龙,还有一个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杨长老。

  就连程长老派来的弟子,也顾不得监督,赶紧逃之夭夭了。

  情愿回去被程长老责罚,好歹不会有性命之忧,继续留在这里,万一惹恼‘黑无常’,随手就能要了自己小命。

  阿四有些紧张的看着二龙,他想走又不敢走。

  刑堂长老的凶名,让每个一叶堂的弟子惧怕,阿四当然不例外,若在平时,他连跟刑堂长老打招呼的勇气都没有。

  为了赎罪,阿四已经是豁出去了,配合逸尘和二龙,算是出尽了风头,虽然腿肚子早就哆嗦了,但他的感觉却是出奇的好。

  从来就知道唯唯诺诺,现在居然敢跟长老们辩解,甚至煽动弟子们的情绪。

  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咱阿四也算露了一回脸,做了一回男人,值了!

  但是在没有接到逸尘发出的信号之前,二龙明确的告诉阿四不能离开,而且还要想办法牵制住刑堂长老,为逸尘争取时间。

  对面过来的三位刑堂长老,修为在战将三到五品之间,要是放在平时,二龙随手就能消灭。

  但今天不同,要慢慢的应付,时间拖得越长,吸引的人越多越好。

  “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到刑堂门口撒野,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三位长老还未到近前,就已经骂骂咧咧,其中一位走近一些就伸出手来,要抓瘦小的阿四。

  二龙随手一拨,将阿四掩在身后,同时不退反进,踏上两步,昂首面对气势汹汹过来的三位刑堂长老。

  “嗬,傻小子,胆子不小……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走在最前面的长老,见二龙颇有男子气概的挺身而出,不觉露出一丝欣赏的意味:“本长老就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走,我保证不杀你。”

  “好!这句话听得舒服。那我也给你一个机会,现在走,我保证不杀你。”

  二龙捏着鼻子,模仿长老的声音,将同样的话送还给他。

  “原来是个二愣子,怪不得胆大。”

  就算面对一个二愣子,刑堂长老伸出的手也没准备收回,而是直接对着二龙的胸口抓去。

  想要显示自己的威风,就不用考虑对方是不是个孩子,只要想着怎么样戏弄对手,折腾对手,这才是给自己长脸。

  呲溜——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二龙泥鳅似地从手边滑过,堪堪避开自己的手指,惊险至极也是狼狈至极。

  二龙差点站立不稳,晃悠了两下才站住,咧着嘴,傻傻的看着这边。

  好像对自己能躲过这一抓而感到不可思议,一脸的惊异模样,眼角上翘喜上眉梢。

  可恶!

  二龙的躲闪看起来险之又险,却让自己抓了个空。

  堂堂一个战将三品的刑堂长老,面对一个十来岁的小孩,这么近的距离,居然没抓着。

  就算一般的战将一品,也断无逃走之理,何况对面还是看起来没什么修为的小屁孩。

  相比于二龙的惊喜万状,这位长老的脸上却是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两位同伴都在笑话自己,这一下老脸算是丢尽了。

  一愣之下,张开大嘴呆呆地站在原地,与傻傻的二龙相互映衬。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