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戏耍刑堂长老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戏耍刑堂长老

  “有趣,……这孩子有趣,胡爷陪你玩玩。”自称胡爷的长老,看出二龙的身法很巧妙,应该修练过。

  一时童心大起,准备在戏弄二龙的同时,也顺便让刚才那位长老见识一下,胡爷就是比你能耐。

  胡爷伸手一扫,从中路急速攻来,先前的长老从上抓下,让二龙低身滑过是纯粹的失误。

  但自己这一招横着来,而且速度比前一位快多了,上下都让不掉,看你还往哪儿跑。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从前一位长老的脸上响起,随即五条红印从他的脸上浮起,慢慢肿起来,直到五条印痕融合在一起,变成一个类似巴掌的红斑。

  原来是胡爷伸手的时候,发现二龙移动的速度非常快,他便加大了力度和速度,却不知怎么这一掌居然结结实实的打在前一位长老的脸上。

  “哎呦,你……”被打的那位捂着脸,怒视着胡爷,心想你抓不到孩子也就算了,干嘛要打我。

  对呀,他也没抓到孩子,修为比我高一品又怎么样,不照样让人家溜了。

  嘿嘿,老子以为你多能耐呢,不过如此。

  这样一想,前位长老顿觉心情舒畅,脸上也不痛了,心里也不憋了。

  “我看你们两个,看见那两个狴犴石雕了吗?你们干脆过去,一人一个,撞死在那里好了。”

  最后一位长老站在一旁调侃,却没有动手抓二龙的意思。

  三位长老中,他的修为最高,达到战将五品,职位也高过另外二人。

  此刻正背着双手,看前面二位的笑话,并且还发布命令。

  “我说老胡,你俩不会说连个孩子都对付不了吧。要想不撞死也行,把那孩子给我抓来,我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

  别看这些刑堂长老,平时一脸讨债的样子,严肃得要命,实际上他们心里也不是那么一本正经的。

  偶尔开开玩笑,挖苦一下,也可以活跃活跃气氛嘛。

  不过,调侃什么的,只能由领导,或者实力强的来说,身处下位的被调侃了,最好是陪着笑脸。

  还嘴是不敢的,生气也是不允许的,这等级地位必须要强调,可不能坏了规矩。

  原本遭到二龙戏弄的两位长老,又被上司冷嘲热讽,已是怒火万丈,却不敢顶嘴,便运气作势,要将怒火尽数泄到二龙身上。

  “不要说别人,有本事自己来,凭你那熊样,还不如他们,更逮不住我。”两位长老不敢顶嘴,二龙却敢。

  二龙一边避开两位长老,更把矛头指向那位战将五品的刑堂长老。

  这句话一说,胡爷二人的攻势还未发出,就急忙收了回来。

  单凭这句话,特别是‘还不如他们’,两人就不好意思出手了。

  你们被上司欺负,我帮你们出气,你们还要抓我,也太不是东西了吧。

  “小杂种,你他妈疯了,老子本来想让你多活一会儿,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

  战将五品的那位听得此话,暴跳如雷。

  平时下属都不敢有丝毫忤逆,你一个小屁孩,竟敢出演挑衅,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才疯了呢,你要是过来,我把你打得跟狗一样,趴在地上。”二龙仍是傻傻的看着,傻傻的说着。

  一副人畜无欺的模样,更是激起了对方的怒火。

  后面的阿四,却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那三位一叶堂的刑堂长老,到哪儿都是趾高气扬,哪一个不是杀人不眨眼,人家唯恐避之不及,你竟然一个一个地招惹。

  他知道二龙厉害,可面对三位战将中阶的高手,你一个孩子,再厉害也是白搭,现在只好祈祷逸尘快点出来。

  阿四见过逸尘出手,轻易杀死殷老四,那只是小菜一碟,让他叹为观止的是,逸尘抱着重伤的无痕,仅出一拳便击碎殷老三的右手,造成殷老三现在还是一把手。

  要知道,殷老三可是货真价实的战将五品,比这三位都强。只有逸尘出来,才有把握逃离一叶堂,否则大家一起玩完。

  “好小子,看老子怎么让你生不如死。”人家有战将五品的修为,可不会像阿四胡思乱想,而是一闪身到了二龙身前。

  气急之下,也不玩什么虚招了,直接就是凌空一掌劈下,掌风在空气中呼啸而至,并伴着凌厉的杀势,直取二龙。

  噗通——

  这一次二龙不躲不闪,也没有虚招,只是顺手在空中一挽,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轻易的化解了刑堂长老的攻势,而且弧线的末端看似轻柔的落在他的后背。

  却如一阵劲风袭来,径直的把刑堂长老打趴在地,两个膝盖在倒地的时候,不知怎么绊了一下,竟硬生生的砸碎了。

  于是传来阵阵哀嚎,长老想努力的爬起来,却每一次都重重的跌回地面,几次三番均未成功,一起一伏之间,真的如同狗爬一般。

  “嘻嘻,怎么样?像不像狗爬。”二龙一副清闲自在的样子,好像这位长老是自己跌倒,跟他无关一样。

  这一下,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首先是胡爷二人,一直以为自己没抓住二龙是失误造成,没有怀疑到其他方面。

  至少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小屁孩的修为会超过战师级别。

  所谓旁观者清,他们二人看得清清楚楚,二龙根本就没有任何闪避动作,而是优雅的做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挥手,却在挥手之间将自己的上司轰翻在地。

  战将五品高手,居然连这个小屁孩的一招都应付不了,让胡爷二位心下骇然。

  并暗自庆幸,还好自己只是伸手抓人,而不是杀人,否则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

  想来是平日里被他欺压多了,看着地上的上司,二人竟然产生了一种幸灾乐祸的心理。

  再就是阿四,虽然知道二龙有些手段,能在空中飞行,绝非普通人类。

  但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二龙那看似不经意的一扬手,就能轻松搞定刑堂长老。

  就凭这一点,阿四的心里就踏实多了。

  要说最倒霉的还是趴在地上的那位长老,按理说就算两条腿断了,以自己的功力,也不至于爬不起来。

  可现在却被一种无形而又恐怕的威压制住,连稍微起身都难以做到。

  这样的威压充满毁灭的气息,绝对不是战将级别高手所能做到的,他被无边的恐惧所笼罩,眼里露出绝望的神色。

  “天哪,三位战将级别的刑堂长老,居然都败在一个十几岁的小孩手上,这是怎么了?”

  “不是说新来的弟子吗,难道是长老们的仇家易容装成小孩的模样,混进来报仇的?”

  “不会,……看他那稚嫩的样子,分明就是小孩,哪里会是大人装扮而成。”

  “如果真的是小孩,那一定是妖孽,……逆天的妖孽。”

  “轻点,小心被他听到,有你好看。”

  先前摄于三位长老的威势,一哄而散的一叶堂弟子们,见到二龙的非凡表现,又一个个聚拢过来。

  看着三位长老的狼狈样,忍不住议论纷纷。

  二龙静静地呆在一旁,好像跟这件事无关,心里却在想,逸尘怎么还没出来,难道里面发生了意外?

  倏~~~~~

  自称胡爷的刑堂长老,却在大家的议论中预感到什么,突然身形一纵,箭一般的蹿向刑堂大门。

  他深知自己三位绝非二龙对手,甚至连一战之力都没有,所以选择逃离。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远离危险,才是保命的关键。

  而且要赶紧报告堂主,以作应对。

  “给我留下!”

  就在胡爷将进入刑堂大门的时候,一条人影闪电般急速掠过,手起掌落,将胡爷毙于掌下。

  然后急忙后退数步,回到广场中间。

  其实二龙早就可以追上并斩杀胡爷,但他却选择在刑堂门口动手,既除去一位高手,又让里面得到了消息。

  只有在外面搞出动静,最好是引出刑堂里面的人,才能为逸尘的安全多一份保障。

  二龙怎么想就怎么做,而且效果很快就有了。

  “放肆!”

  听起来不算太响的声音,却震得在场的大部分弟子头晕目眩,五脏移位,不少已经倒在地上。

  声音是从刑堂传出,声音的主人便是在密室内与稻田讨价还价的殷堂主。

  殷老二,既是刑堂堂主,又是一叶堂堂主,整个一叶堂的掌控者。

  被逸尘斩杀于死亡沼泽的殷老四,以及毁去一臂的殷老三,都是这位殷堂主的亲弟弟。

  虽然与逸尘素未谋面,殷老二心里已经恨极了逸尘,早已放出话来,要亲手宰了逸尘。

  先前刑堂外面的动静,想不惊动殷老二太难了,但他苦于要与稻田讨价还价,加上又深信刑堂三位长老的能力。

  直到二龙追杀胡爷,甚至都闹到刑堂正堂门口,严重干扰了殷老二的谈判进程。

  一边心里暗骂手下三位长老的无能,一边看看到底是谁吃了豹子胆,敢来刑堂闹事。

  见到被二龙掌毙的胡爷尸体,殷老二目光一寒,如利剑一样刺向二龙。

  虽然隔了近百米远,但二龙明显感觉到,一股森冷的杀气正向自己射来。

  凌冽的杀气,来势汹汹。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