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给你玩

第一百六十七章 给你玩

  相对于逸尘的震撼,稻田也是吃惊不小。

  自己修为高出很多,且握有死亡弯刀这把王者之器,居然只与对方战成平手。

  还好自己已经使出八成功力,要是少用两成,说不定就吃大亏了。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路?手上怎会有如此高级的兵器?

  稻田心里在盘算,手上却丝毫没有懈怠,而是祭出王者之器,发动一波紧似一波的攻击。

  逸尘此刻已经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只得小心的化解应付,不敢分心。

  即便如此,几招过后已是冷汗涔涔,险象环生。

  稻田一招得势,更是步步紧逼,一招狠似一招,招招凶险,招招要命。

  稻田虽然没见过苍木剑,但他知道这柄剑绝不是凡品,至少要强过自己手中的死亡弯刀,说不定还是传说中的皇者之器。

  这样的兵器若是握在己手,那简直是如虎添翼,贪念一出,稻田便萌生了杀人夺剑的念头。

  噗~~~~~

  二龙在与殷老二游斗的时候,一直关注逸尘这边的战况。

  却因稍一分心被殷老二的落叶掌掌风扫到,虽然只是掌风,还是侧面的,相对力量较弱的掌风,但仍然将他击退二十多米。

  噗——

  二龙在空中摇晃几下,努力稳住身形,然而,胸口的淤血却无法阻止的喷了出来。

  不好!

  如同二龙一样,逸尘也担心这边的情况。

  见此变故他心中一紧,立刻将无极三式依次使出,不求伤敌,只为争取一点点时间。

  面对这种鱼死网破的玩命攻势,稻田也不敢小觑,急忙将身形退后少许,谨慎应对。

  稻田知道,逸尘敢于以攻为守,主要是仗着手中的皇者之器,自己要是硬拼,虽然也是必胜,但万一被皇者之器碰到,只怕要付出很大代价。

  稻田心里一思量,应对自然稍慢,这就给了逸尘一点腾挪的机会。

  逸尘要的就是这‘少许’,说时迟那时快,一转身人剑合一,如闪电般直刺殷老二后心。

  待稻田察觉意图,逸尘已经远去。

  稻田暗呼上当,纵身一跃如跗骨之蛆,尾随逸尘而去。

  按理说,与稻田交手,逸尘已是自顾不暇,竟然还敢抽身袭击殷老二。

  这一点,稻田不明白,殷老二更不明白。

  以殷老二的功力,逸尘自是不能得手,但却缓解了殷老二对二龙的杀势,给二龙多了些许喘息之机。

  逸尘发疯一样的连续攻击,将无极前三式循环使出,根本不管对错,反正是一股脑地砸向殷老二。

  只攻不守,招招拼命,竟然让殷老二感到了压力。

  不得不暂时放过二龙,全力应对逸尘。

  “好小子,自身难保还想救人,我就成全了你。”

  寒光一闪,却是稻田怒气冲冲,挥舞着月牙弯刀,紧随而至。

  随着稻田的赶到,逸尘以一人之力,面对两大中阶强者的攻杀,他顿时如大海中的一块浮木,随时有被汹涌的海浪吞没的危险。

  二龙此时也顾不得伤势,赶忙加入到战斗中,与逸尘背靠背相互照应。

  尽管二人战意强烈,然而实力和修为的差距太过明显。

  面对面的搏杀,最终还是实力说话。

  殷老二和稻田,一边避开苍木剑的锋芒,一边以强势威压消耗逸尘二人的能量。

  甚至刻意强攻二龙,引逸尘分心,暴露出自身破绽。

  只不过几个照面,逸尘二人就已经左支右绌,顾此失彼了。

  照这样下去,估计等不了一时半会儿,逸尘和二龙就得双双被杀或者被擒。

  “乖孙孙,我来了——”

  远远地传来喊声,却在声音未尽之前,一条人影堪比闪电,凭空而来。

  啪啪——

  啪啪——

  殷老二和稻田两人的脸上,各吃了两个结结实实的耳光。

  “你们两个,欺负乖孙孙,该打!”

  出现在殷老二面前的是一位似人非人的怪物,便是喊二龙为乖孙孙的怪人。

  两米多的身高,如塔般站在殷老二和稻田的身前,伸出那双脏兮兮的大手,对着二人的脸上,左右开弓,‘噼噼啪啪’,又是一阵狂扇耳光。

  两人俱为战帅中阶的强者,居然没有一下能够避开怪人的大手。

  直到整张脸被扇成猪头,连鼻子里都冒出血来,流得满身皆是,却仍然笔挺的站着,任由抽打。

  特别是稻田,手中握有弯刀,而且还是王者之器,不仅没有还手,反而在怪人手酸停止抽打之后,被怪人随手拿走。

  甚至怪人还将沾了二人血渍的双手,使劲地往稻田身上擦了几下。

  稻田还是那么站着,毫无怨言。

  “乖孙孙,这个,给你玩。”怪人随手一扔,死亡弯刀在空中飞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径直落到二龙的手上。

  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怪人双眼一翻,随手凭空一掌,将远在百米之外的那一对重达万斤的石雕狴犴,震得粉碎。

  “我们走。”

  怪人拿眼瞄了周围一眼,感觉没什么好玩的了,便一手抓着逸尘,一手抓着二龙,自顾自的大踏步朝外面走去。

  逸尘和二龙顺从的随着怪人的脚步移动,而殷老二和稻田满脸的茫然,也没有阻止怪人带着逸尘二人离去。

  除了这三人在行走之外,其他一切都似乎静止了,甚至连空间都停滞在这一刻。

  一路上,三人就那么大摇大摆的往外走,没有人阻拦,也没有人发话。

  只是偶尔看见有些人,从眼里射出一道道怨恨又忌惮的光芒。

  “晚辈逸尘,感谢前辈救命之恩。”出了一叶堂,来到大叶山,逸尘对怪人躬身施礼。

  “哈哈哈……我也会。”怪人学着逸尘的样子,对着二龙施起礼来,但比逸尘更规范,简直就是一躬到底。

  “不要对我,应该是我给你施礼才对。”二龙连忙阻止。

  前几日,由于二龙的一句话,让怪人哭着离开,他心里一直内疚。

  没想到,在危急时刻,却是怪人出手相救,而且还痛揍殷老二和稻田。

  “前辈,你怎么知道有人欺负‘乖孙孙’的?”逸尘试探着,看看能不能从怪人嘴里了解点什么。

  “前辈是谁?嘻嘻,我不认识。……我跟乖孙孙后面,进到大院子,我饿了,回到这边找兔子,……吃饱了,又去找乖孙孙,就知道啰。”

  能把乖孙孙救出来,怪人很是兴奋。

  然而,只要一接触到二龙的眼光,怪人就赶紧低下头,生怕二龙一不高兴,又要赶自己走。

  “怪……前辈,我不是你的乖孙孙,不过,以后我不会再骂你,也不会赶你走了。”

  见到怪人的可怜样子,二龙禁不住一阵心酸。

  想想自己离开菊花庄,也有一些时日,经常会想起父王还有一起玩耍的伙伴。

  怪人神智混乱,却一直挂念着‘乖孙孙’,二龙突然发现,原来自己能够理解这种心情。

  “要是你愿意,我以后就叫你老爷爷,好不好?”

  虽然不承认自己是乖孙孙,却愿意叫他老爷爷,二龙好像又有了被疼爱的感觉。

  “对,我也叫你老爷爷。”逸尘也感觉怪人有资格得到尊重,而且像对自己长辈一样尊重。

  “嘻嘻……你是我乖孙孙,……你也是我乖孙孙。”

  怪人掰着手指,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哇,我有两个乖孙孙了……哈哈,两个!”

  一手一个抓住二人,用自己那张荆棘丛生的老脸,蹭向两位的细嫩脸蛋。

  “哎呦……疼死了。”被怪人搞了个突然袭击,逸尘和二龙齐声大叫,并用双手捂住脸。

  虽然很疼,同时却也感觉到另外一种异样。

  脸上很痛,但心里却是暖洋洋的,甚至有些甜蜜幸福。

  “呜啊~~~~~~”

  “哈哈~~~~~~”

  像是触动了怪人的某根神经,他又哭又笑,眼里充满泪水,脸上挂着笑容。

  这是一种宣泄,他仿佛回到了记忆中的某一段,痛苦和幸福交织,清晰却又模糊。

  此刻他如同一个赤子,没有任何掩饰,尽情地哭尽情地笑,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是,这种痛并快乐着,是他现在需要的心情。

  逸尘和二龙,没有去干扰,也不忍心惊扰到他。

  也许很多年以来,或者说,他失忆以来,今天活的最真实,单纯而直接,没有丝毫矫情,更没有任何渲染,哭笑都是真情流露。

  其实人在极度开心或者不开心的时候,都需要一个渠道,供自己发泄。

  不管是哭,还是笑,都要大声。

  如果能够通过哭或者笑,来表达自己的.,减缓自己的压力,必然有助于自己今后的心理调节。

  逸尘二人先是以旁观者的身份,事不关己的看着。

  渐渐的却与怪人有了同感,随着怪人情绪的宣泄,二人也跟着一起嬉笑怒骂起来。

  三个人就那么傻呵呵地哭着,笑着,相互感染着,相互传递着。

  “哈哈,我有两个乖孙孙了……太好了,……两个都是……”

  等到逸尘和二龙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怪人已经不知去向。

  但二人也都知道,怪人这次是带着满足,带着开心走的。

  “老大,等在大叶山,明早有要事相商,熊。”终于传来了熊长老那边的信息。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