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麻团的故事

第一百六十九章 麻团的故事

  “大言不惭!解释?你有什么资格?快叫山下夜塚滚出来!否则我就扫平驿馆,扯掉你们那面烧饼旗。”

  对于小胡子的咄咄逼人,魏大成毫不示弱。

  他说的烧饼旗,指的是插在驿馆楼顶上,正迎风飘荡的贾本国国旗。

  别小看这面国旗,还大有来头呢。

  江湖传言,贾本国的先祖是卖烧饼出身,称为烧饼先祖,由于不识字,就在烧饼摊上挂一个围裙,中间画一个烧饼,让人老远都看得见。

  因为这面旗帜,确实让生意好了很多,也赚了不少钱,又还带了很多徒弟,使贾本国的经济慢慢的繁荣起来。

  后来贾本国定居海岛,为了纪念这位先祖,而且也觉得旗上的烧饼很像太阳,寓意非常吉祥,便将烧饼旗改做国旗。

  但贾本国国人却渐渐淡忘了此事,主要原因竟然是一个小小的麻团,有的地方叫麻球。

  圆圆的,糯米粉做成,里面有馅多是豆沙,外面一层芝麻,经油锅一炸,金黄圆润,既好看又好吃。

  麻团是落英王国的著名小吃,大街小巷经常见到。

  贾本国先祖见贾本国内烧饼的需求量已趋饱和,不能适应自己发展的需要,便想到落英王国开个分店。

  却发现这里人不太喜欢烧饼,嫌脏。

  雪白的面粉在他手里揉来捏去,好不容易成形,又要弄扁了,再贴到锅上烘烤。

  一不小心,掉到火里或者炭灰中,拿起来吹吹拍拍,很香却也很呛,因为沾上了许多灰尘,吃到嘴里还有点嗑牙。

  即便没掉到灰里,拿在手上那瘪塌塌的造型,也让人食欲大减。

  而麻团不一样,在油锅里滚过,晶莹剔透,外香内甜,特别是那一层芝麻,香脆可口,令人馋涎欲滴。

  两相比较,贾本国先祖心里一阵悲哀。造型,味道,立体感,都是麻团占据了绝对上风。

  更为关键的是,麻团的原材料比烧饼省下不少,个头反而大了许多。

  如果在落英王国卖烧饼,无疑是一件不明智的事,好在这位贾本国先祖机敏过人,脑袋瓜子灵活。

  心念电转之下做出了决定,将做麻团这一绝技引进贾本国,希望以此来实现经济的第二次腾飞。

  然而,满街叫卖的麻团,都是炸好后再端出来卖,却没有一家是现做现卖的。

  这让他的偷师计划落空,但并没有让他放弃理想。

  经历几番明查暗访软磨硬泡,辅以重金诱惑,终于有一位正宗麻团创始人的第八代传人,愿意将制作麻团的技艺和宝贵经验有偿的转让。

  在贾本国这位烧饼先祖花付了一大笔的转让费之后,总算撬开了麻团传人的金口:

  “我愿意将秘方口授于你,并不是为了钱财,钱财算什么,粪土而已……主要是你的诚意,能够将这项秘传数代的顶级技艺引到一个遥远国度,并发扬光大,实在是可喜可贺。”

  “……我会因此而违反行规,可能面临一系列的处罚,所以你必须立誓,在任何地方都不能告诉任何人,这项技艺是我传给你的。……其实做麻团的技艺中,真正需要保密的就是贴芝麻,乃是其中的精髓。”

  ……均匀而致密,甚至带有各种图案的芝麻,镶嵌在球形的麻团之上,给你带去美味的同时,还让你的视觉享受了一次大餐。

  但要做好它是非常困难的,首先是选好芝麻的颜色形状大小,其次要经过仔细的测算,因为油炸前后麻团的体积发生了变化,你在油炸前必须一次性贴完全部芝麻,却要计算好油炸后出现的效果。

  这其中的难度很大,最后就是贴芝麻的环节,看似十分简单,实则不易,根据芝麻的颜色差异和形状大小的不同,设计出千变万化的美丽图案。

  “至于具体操作,要靠你反复实践才能掌握娴熟的技巧,当然凭你的悟性,我就不用手把手的教了……但是我给你的计算公式和口诀,你一定要牢记。”

  “另外,你还可以尝试镶嵌其他的比如果仁之类,那就是你对这项技艺的发展了,……我只管继承这一块,剩下的就看你的努力了。”

  如果你觉得自己的能力有限,无法胜任这样的高难度工作,也可以从这里批发成品麻团……就是成本比较高。

  这位八代传人花了一天时间,几乎是事无巨细,将麻团的各种工艺,非常清楚的传授给了烧饼先祖。

  可以看得出,人家确实技艺高超,并且古道热肠,比烧饼先祖想象的还要完美。

  虽然听得不是很明白,但烧饼先祖知道,这么复杂而又深奥的技艺,绝非一朝一夕能够练成。

  好在自己已经得到传授,假以时日,凭自己的聪明才智,定然可以成为一流的麻团大师。

  目前更关键的是,先得赚钱,技术的要领慢慢掌握不迟。

  于是,烧饼先祖把身上带来准备开分店的钱尽数交了转让费,另外打了张欠条,批发了部分原材料和少量的麻团。

  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给麻团传人叩了三个响头,然后带着无限的憧憬和无比的满足,辗转回到贾本国。

  贾本国的食品批发商们,品尝了他带回的麻团,大呼美味赞不绝口,并追询何处有售,希望能够预订一些。

  烧饼先祖心中一阵狂喜,脸上却露出为难之色:

  “这个……你们如果都要的话,必须提前一个月才行。而且由于麻团属于熟食不能退货,所以你们要预付三成的订金。不过作为回报,我会在第一批麻团的批发价上作出一定的让利,数量越多价格越低。”

  “……按照我们海岛的气候,麻团的保质期暂定一百天。你们可以根据预算,确定需要的数量,然后交上相应的订金,双方签好合约手续。一个月后,就是你们大显身手,一本万利的时候啦。”

  比预期多了好几倍的订单,和堆积成小山般的订金,烧饼先祖不由得心花怒放。

  在严格考验了众多批发商之后,筛选出一部分经济实力雄厚,商业信誉可靠的,作为自己的第一批合作对象。

  余下的批发商,让他们相互竞争,等下一批再由烧饼先祖亲自遴选,敲定第二梯队的合作对象。

  虽然让价销售使得利润较薄,但如果一下子打开局面,以后的利润绝对是相当可观。

  经过一番忙碌,烧饼先祖终于长吁一口气,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神情。

  不愧是烧饼先祖,看到成功即将到来,连他自己都禁不住翘起大拇指,大大地夸了自己好一阵子。

  接下来,烧饼先祖高薪聘用了许多从事食品制作的技师们,经过短暂的培训,便投入到大规模的生产中。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些技师们在高薪的诱惑下,工作的热情非常高涨,夜以继日的连续制作。

  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需要睁大眼睛,近距离的仔细选料和贴图案。

  虽然初次操作,难度比较大,但所有人都抱着一种大无畏的精神,不怕苦不怕累,一定要出色完成任务。

  由于太过投入,在贴芝麻的过程中,大家的脸上都沾上了不少黑芝麻。

  海岛冬天气候干冷,呼吸产生的热气将鼻子下面的黑芝麻粒,牢牢地黏在人中位置。

  由于连续工作无暇顾及,导致几天之后,鼻子下面的黑芝麻与皮肤竟然融为一体,很难剥离。

  以至后来,许多贾本国人的鼻子下面都长有一撮浓密的黒须,便是当年黑芝麻粒孕育所致。

  ——也有人称之为麻团黒须,成为贾本国人的标志之一,此乃后话。

  烧饼先祖按照麻团传人提供的方法,公式,口诀,亲自检查质量,严格把关。

  半个月过去了,这样高密度超负荷的工作仍在持续。

  烧饼先祖清点了成品麻团,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完成的数量约为订量的二成,合格的更是连一成都不到。

  如此下去,到期无法交货,就得退回订金,而且还要赔付同等金额的违约金,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于是烧饼先祖决定两条腿走路,一方面赶紧传信给留守在落英王国的助手,马上从麻团传人那里订购半数的成品麻团,另一方面,继续从国内高薪急聘大量技师。

  即使完全不赚甚至少亏,也一定要完成合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落英王国的助手传来消息,对方要求提高批发价,理由是现有人手无法短期内完成目标数量,而且原料收购价已经提高。

  无奈之下,只好将自己收到的订金拿出大半,火速送到落英王国,作为原料涨价的补偿。

  紧急慢赶,终于在交货之日完成了麻团的数量,烧饼先祖也长舒了一口气。

  粗略估计,这次的交易亏掉了自己资产的一半左右,唯一的收获就是暂时占有了市场。

  好汉不赚头一回嘛,烧饼先祖心里非常笃定。

  如果从各方面加以改善,价格稍微上升一些,速度加快一点,前景还是非常有广阔的,财源也是大大地。

  然而,接下来的消息,先是让烧饼先祖如坐针毡,然后是如坠深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