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七十章 扶丧

第一百七十章 扶丧

  首先是批发商们,验货的时候发现,除了大约半数的麻团符合当时试吃的样品以外,其余半数麻团,至少有一半不符合要求。

  批发商们紧急磋商,一致得出结论。

  两个方案供烧饼先祖选择。

  一,全额退货退款,合约终止并支付违约金。

  二,退回不合格的麻团,扣除相应货款,合约终止并支付两成违约金。

  任何一个选择,对于烧饼先祖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自己惨淡经营数十载创下的基业,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将拱手易人。

  不甘心失败的烧饼先祖,通过各种关系最终取得了批发商的谅解,选择第二种方案,但违约金减少一半。

  这样,他尚存一丝喘息的机会,也为他日东山再起保留一点基础。

  烧饼先祖遣散了大半人员,只留下几位精英,准备好好研究麻团的制作工艺,从中寻找提高速度和质量的诀窍。

  虽然引进麻团技术让烧饼先祖损失惨重,但市场却非常火爆。

  批发商们一个月就卖完了原本计划半年的麻团,个个赚得盆满钵满。

  市场对于麻团的认可度极高,说明烧饼先祖的眼光独到,大有高瞻远瞩之势。

  烧饼先祖也认为,自己乃一代商业奇才,可以引领贾本国以麻团为契机,迅速带动经济发展,崛起于东方,甚至与落英王国分庭抗礼。

  但是,令烧饼先祖意外的是,市场上麻团供不应求,居然没有一位批发商第二次订货,他不由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他很快就了解到,批发商们大量从落英王国订购麻团,质量比烧饼先祖要好。

  价格比烧饼先祖让利后还要低两成,而且预约时间只要提前三天,数量更是不限。

  批发商要的是利润高,周转快,质量稳定,自然会选择去落英王国。

  一时间,麻团风靡整个贾本国,众多批发商暴富,很多人都改行经营麻团业务。

  正如烧饼先祖预料的那样,麻团火爆。

  只不过这些好像与烧饼先祖的财富增值毫无关系,他的财富反而迅速缩水,甚至债台高筑。

  虽然感觉被别人利用,自己几乎倾家荡产打开了市场,让人家捡了便宜。

  但他不得不佩服的是,正宗麻团传人的技艺实在太高超了。

  对于质量和速度的控制,简直是行云流水出神入化,令人匪夷所思。

  否则怎么可能三天做出自己一个月都无法完成的数量,而且质量稳定。

  说到底,还是自己学艺不精,好高骛远,急功近利,怪不得别人。

  正所谓知耻而后勇,烧饼先祖从此埋头苦练,专心研究,要从贴芝麻的工艺中找到门槛。

  并指令助手打入麻团传人内部,以学徒为名,偷学核心技术。

  几个月后,助手将要学成归来,踌躇满志,准备大展宏图。

  烧饼先祖亲自赶到落英王国,设宴为助手接风洗尘。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推杯换盏开怀畅饮。

  席间,助手透露了一个重大秘密:“麻团传人实属奸商,早就想打开贾本国麻团市场,只是苦于他国异乡不易管理。便趁你老学艺心切,极尽忽悠之能事,说得天花乱坠,以抬高售价。”

  所谓镶嵌技艺,也就是贴芝麻……什么公式,计算,选料,方法,尽是胡扯!什么八代传人,胡说!

  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高难度,呃,真的,太简单了,呃……

  “快说说看!技巧到底在什么地方?”烧饼先祖满脸通红,充满无限激动的心情期待着。

  “……呃,技巧?狗屁!骗人的!……这些奸商,统统不得好死。……”

  助手一个劲的打着饱嗝,一种莫名的愤慨让他脖子上的青筋根根暴起,如同蚯蚓一般弯弯曲曲:

  “亏我低身下气委曲求全,伺候他们好几个月。……我们全都被骗了,他们真正是无耻无下限。”

  “混账!快说!”烧饼先祖实在忍不住了,站起来一声暴喝。

  吓得助手一个激灵,酒醒了一半。低着头嗫嗫地说道:

  “……黑白芝麻随意堆在案板上,糯米团装好馅料后搓圆,轻轻放在芝麻上一滚,表面就沾满芝麻,然后丢进油锅。多余的芝麻自己会掉到锅里,待炸好后,麻团表面的芝麻自然就均匀了。至于图案,纯属胡编乱造……”

  助手说话的声音不大,甚至有些口齿不清,席中陪客有的还没有听明白。

  然而烧饼先祖是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噗通——

  原本激动得满脸通红的烧饼先祖,此刻却突然站立不稳,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两眼直翻,显然已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众人七手八脚将他扶起,却发现烧饼先祖全身瘫软,颤抖不已。

  助手的一番话如同惊雷,在烧饼先祖的耳边炸开。

  犹如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浇灭了他的希望。

  贪婪执着使他落入别人设计好的陷阱,并赔上了几乎全部的家当,更难以忍受的是,自己居然还孜孜以求的研究所谓的高难度技艺。

  后悔,屈辱,仇恨,失败……

  甚至无边的恐惧一起袭来,剥夺了他所有的生机,心中的心念瞬间轰然倒塌。

  “……我恨他们,……为我报仇……”

  可怜贾本国的烧饼先祖,在烧饼上取得了巨大成功,却一下子栽在一个小小的麻团手里。

  话未尽,血已喷出,他最后留给这个世界的就是这一片红色由鲜血组成的盛大花朵。

  绚丽,却又凄惨。

  然而,他临死都没想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然是他自己。

  也就是说,烧饼先祖死于自己之手。

  贪婪,奸诈,欺骗,冷酷……

  助手哽咽着在烧饼先祖的遗体前忏悔,忏悔自己没有告诉他,麻团传人这样做的真正原因。

  多年前,所谓的麻团传人很年轻的时候,曾经想拜师学艺,投入烧饼先祖的门下,被拒绝数次。

  后因见到年轻人身上有可观的财力,便设局诱骗。

  以烧饼配方及制作工艺为诱饵,收取高额转让费,将年轻人钱财尽数骗完。

  只留下一个胡编乱造的‘配方’及‘制作工艺’,最让年轻人怀恨在心的是其中一条,即烤饼工艺。

  要求将饼料做好以后,平摊于手掌之上,待烤熟后再剥离手掌。

  因为做一烤饼工艺,让年轻人失去了左手,好在他立即放弃了制作烧饼的念头,继而转攻其他方面。

  经过多年的努力,他终于自创了麻团,这个一只手都能操作的食品。

  他是麻团的发明者,根本就不是什么八代传人,那些都是为了引烧饼先祖入彀的谎言。

  麻团发明者成功之后,心里一直没有放下仇恨,总想着找机会让烧饼先祖付出代价。

  烧饼先祖虽然利用年轻人的财力,使自己的经济实现了一次腾飞,却早已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

  这次阴错阳差地进入圈套,被麻团传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落得个怒极攻心,客死异乡的悲惨下场。

  甚至临死,烧饼先祖也不知道这些,可谓死不瞑目。

  如果助手早点说出事情的原委,烧饼先祖最多也就感叹一下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却不会丢掉自己的老命。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但有些债是用钱还不了的,必须用命还才行。

  就像烧饼先祖,本来可以放开这段仇怨,重新开始,前途依然光明,却因为助手的疏忽,阴阳两重天。

  但人死不能复生,烧饼先祖终究还是死了,死于自己种下恶念而结出的恶果。

  也算是咎由自取,自食其果。

  众人痛哭一场,决定遵照烧饼先祖的遗愿,与麻团传人为敌,为烧饼先祖报仇。

  一干人众身穿孝服哭哭啼啼,扶着烧饼先祖的灵柩回家,丧礼办得声势浩大,路人为之侧目,皆曰‘扶丧’。

  由于此次扶丧回家,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贾本国又有了另一个称呼——扶丧国。

  “混账!山下将军的名讳岂是你等可以乱叫的。”

  当看到烧饼旗的魏大成,还沉浸在无边遐想的时候,小胡子却是大声喝道:

  “你等叫嚷着要见山下将军,到底所为何事?……如果只是胡搅蛮缠,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离开这里。”

  在自己的地盘,魏大成居然还敢神神叨叨,这让小胡子很是气愤。

  “离开不离开得看我们高兴,你是谁?有什么资格替山下夜塚说话?”魏大成踏马上前一步,遥指小胡子。

  魏大成要找的是山下夜塚,对眼前的小胡子根本没有兴趣。

  “本人乃山下将军麾下田边副将,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魏家被炸,怀疑是我们所为。所以兴师动众前来问罪,是不是?”

  见魏大成高大魁梧威武不凡,田边禁不住刻意的挺直身躯,似乎在气势上还要胜过对方。

  但明显缺乏自信,任凭田边如何折腾,那不足三尺的身高却是硬伤。

  心里恨恨然,却又不服,只好举起月牙弯刀,对着魏大成:

  “反正你们都是要死的人了,现在就是告诉你,又能怎么样?”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