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鹤翼阵

第一百七十一章 鹤翼阵

  “不是怀疑,是确定。我们已经调查清楚,那三人天雷炸小组,就是山下夜塚手下。”

  “……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找的是山下夜塚,怎么样那是我们的事,和你无关,快点叫他滚出来吧。”

  对于跳梁小丑般的田边,魏大成不屑一顾。

  浪荡四杰被逸尘救了,回到东巴寨,将一切情况告知巴豹。

  尽管大家都怀疑,轰炸魏家跟犬养二宝一定有关系,但没想到他们居然通过燕尾鼠,从空中进行轰炸。

  巴豹和魏大成,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犬养二宝果然诡计多端,防不胜防。

  当下巴豹便警告魏大成,不得轻易去寻仇,怕进入犬养二宝的圈套。

  当后来了解到,实施轰炸计划的三人,是山下夜塚的部下,魏大成实在忍不住了。

  偷偷集合了魏家军五百骑兵,瞒着巴豹,来到驿馆,要找山下夜塚报仇。

  “哈哈哈~~你们太小瞧山下将军了,就凭你们一个魏家,值得将军阁下亲自过问么?”

  田边大笑起来,瘦小的身子在马背上摇来晃去,一副得意的样子:

  “实话告诉你们,这样的事情,连我都不需要亲自动手,只不过随便派去几个爆破手而已。”

  “……怪不得他们没有回来向我复命,原来已经落入你们的手中。不过他们应该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东西,最多一死而已。”

  田边对于部下,是非常了解的,可以死,但不会泄密。

  他之所以承认,倒不是勇于承担责任,主要是为了显摆自己。

  既然魏大成到了驿馆,在田边看来,基本上是有来无回,那么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让魏大成临死前知道秘密,田边觉得很有必要,至少自己很得意。

  “田边,你是承认这件事由你指使,而不是山下夜塚么。……有没有想过后果,就要冒充大尾巴狼。”

  对于田边的爽快承认,魏大成有点意外,但他还是想确认一下:

  “你一个小小副将,有什么权力决定这种事情?”

  魏大成有些怀疑,就算是田边安排轰炸计划,怎么着也要汇报山下夜塚才对。

  如果是那样,不仅田边要死,山下夜塚仍然是罪魁祸首。

  “副将,副将怎么了?你破坏犬养大人的联盟谈判,属罪有应得,只是可惜你还活着。”

  被魏大成瞧不起,田边很是恼怒,直接从马背上站了起来,横刀一指,说道:

  “炸魏家这点事算大吗?哼,连惊动山下将军的资格都没有。……二十多年前,袭击巴豹兄弟三个,那时候本副将只不过是一个小组长,不也是照样干得漂漂亮亮。”

  “不过,那次倒是意外,我们试验天雷炸,被巴豹三兄弟撞上,虽然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但也必须死!”

  “如此说来,果然是你!既然这样,魏某就不客气了……弟兄们,他已经承认了咱们再无顾忌,杀了这帮龟孙子,为魏家,为少寨主报仇!”

  田边不仅承认了魏家爆炸是他所为,而且还抖出了往年的旧案。

  巴豹兄弟三个遭袭,一死两伤,并且直接造成了兄弟俩分开二十多年。

  一直困扰着巴豹的心结,终于在此刻解开。

  如果不是田边,他怎么可能知道二十多年前的事,而且跟当时情况很吻合。

  面对东巴寨的罪人田边,魏大成瞬间心动必杀之念。

  当下催动五百骑兵,冲杀过去。

  嗡~~~~~然而魏家军的冲锋尚未开始,就已经面临终结。

  对面一直保持对峙着的三队人马,在田边的指挥下迅速成型。

  两翼共一千兵士,快速向魏家军方向包抄,中间顶前的一百多兵士组成的横队,仍然是正面挺进。

  而后面的三百多人纵队,却停止了前进,和前面的横队保持一定的距离。

  其中约有二十名撤出纵队,他们选择在一处地势较高的山坡,居高临下的旁观。

  鹤翼阵——

  居中调度,两侧张合自如,以优势兵力对敌人进行合围包抄,目的是全歼敌人。

  属进攻阵法,山坡上的二十人就是此阵的现场调度,横队后面的三百多兵士,属于机动人员,随时填补伤亡空缺。

  魏家军只有五百人,而且身后的大门紧闭,加上前面的三方合围,算得上是四面受敌。

  当然,即使大门开着,魏家军也不可能后退半步。

  魏大成今日是有备而来,虽然没有见到山下夜塚,但田边副将正是两起事件的策划者和执行者,这个仇就先找他报了。

  若论个顶个的战斗力,魏家军个个骁勇善战,实力远远高出对方,以一敌三甚至敢言必胜。

  但是狡猾的田边不给魏家军单打独斗的机会,而是用鹤翼阵来围困剿杀,准备将魏家军全部斩杀于此。

  而鹤翼阵确实具备极强的攻击能力,虽然个人修为不高,但全员组成一个整体,同气连枝首尾呼应,并且相互之间配合默契。

  更为关键的是,有数十位遥控指挥,根据战斗形势的变化,实时地改变阵形和攻击侧重点。

  这些都是魏家军所不具备的。

  个人的实力再强,也无法撼动这么庞大的整体,死打硬拼显然无济于事。

  好在魏大成对鹤翼阵稍有了解,心下已有应对之策。

  “收拢队形,外圈人员下马,用长剑刺对方马腿。中间在马上策应,保护外圈安全……”

  呼啦啦——

  魏家军虽然没有专门学习阵法,但毕竟平时训练有素,顷刻之间便按照魏大成的要求,各自进入指定位置。

  五百人围成圆形阵地,迎接鹤翼阵两翼的攻击。

  踏踏踏~~~~~

  两翼兵士已至近前,个个操起月牙弯刀砍向魏家军。

  噗呲噗呲——

  可魏家军却抢先出手,目标非人是马,一柄柄长剑狠狠刺中马腿、马头,甚至马肚子,就是不对人下手。

  扑通扑通……

  第一批两翼兵士已有几十人从马上摔下,被剁成肉泥。

  然后是第二批,仍然死伤不少,一时间,战场上人叫马嘶,战况激烈。

  在一批批连续的攻击下,魏家军的第一层马下兵士,也有不少伤亡,这还是占了身体的优势。

  鹤翼阵的攻击性虽然颇强,但他们以往都在贾本国训练,一般是骑兵对骑兵,步兵对步兵。

  没想到魏家军却来了个步兵在前骑兵在后,暂时有些措手不及,而且对落英王国兵士的身高没有做出任何研究。

  贾本国人普遍个子矮小,四尺的身高就是大个子了。

  骑在高头大马上,闪躲腾挪非常灵活,很难刺中他们。

  但是魏家军根本就不理睬马背上的人,只是将战马击杀,任你机灵似鬼,却没有了立足之地,也只能应声掉下,变成活靶子。

  而且由于身材矮小,手臂不长,虽有月牙弯刀在手,却无法顾及马头以远的地方,想要越过长剑砍杀对方,实在是鞭长莫及,就连护住战马,都成了奢望。

  “撤!换!”片刻之间,两翼兵士损耗已经超过二百,山坡上的现场调度看的是心急如焚。

  一个估计不足就损失了二百多兵士,真是该死!

  但毕竟旁观者清,他们很快想到问题根源的所在,乃是月牙弯刀太短,控制面太小。

  人矮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就算有那也是几代人之后的事,兵器短则可以改变。

  于是游离于鹤翼阵后面的三百多人,赶紧调换了兵器,取来长枪,然后分成两部分。

  待两翼拼杀的兵士稍微后撤,便补充进去,来到最前沿。

  长枪不仅弥补了贾本国兵士身高的不足,而且还可以远距离作战,保护战马不被刺杀。

  面对远远刺来的长枪,魏家军还来不及刺杀战马,就要想办法应付敌人。

  虽然这些贾本国兵士,不太擅长使用长过自己身体一倍以上的兵器,但凭着感觉使劲地乱扎一通,至少能够将战马的伤亡减少,而且照样能给魏家军带来麻烦。

  “龟缩防守!”对于敌方的突然变化,魏大成早已料到。

  如果单纯以阵形而言,龟缩防守是对付鹤翼阵的最好办法。

  任凭你千变万化,我自岿然不动,守住阵地就是胜利。

  但战场不是比试,而且身在敌人的区域,长时间的固守会消耗大量的体力。

  在得不到兵源补充的情况下,敌人可以从容轮换进攻,累也把你累垮。

  所以,魏大成暗中传音给部下,挑选一百名修为高实力强的兵士,分成两组,从己方阵形后面撤出,作为攻坚队。

  趁对方换兵器时阵形稍有涣散之际,对鹤翼阵的两翼进行强攻,以缓解整个魏家军的压力。

  然而,这一招却存在重大失误。鹤翼阵最不愿意遇到的就是龟缩防守,最喜欢的就是组队出击。

  魏大成派出攻坚队,正中对方下怀。当下将撤回换长枪的三百兵士,以及两侧后方的未参战兵士,全部调集起来,直接把攻坚队包围起来。

  这样一来,战场分为三拨战团,人数不同但阵型相似,几乎就是三个鹤翼阵对阵龟缩防守。

  如果没有意外情况发生,照这样下去,魏家军情势危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