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山下夜塚

第一百七十二章 山下夜塚

  虽然兵力人数和局部配置仍然还是以一对三,但魏家军把原本就处于数量劣势的集中兵力,分散开来,被对方形成了各个击破的局面。

  好在魏家军兵士个个彪悍,在仍然握着月牙弯刀的贾本国兵士面前,勇猛无比,一柄柄长剑形成一道道剑光,杀人砍马毫不手软。

  尽管在大局上,魏家军处于劣势,但就局部而言,贾本国兵士是伤亡惨重。

  比如在两支攻坚队与敌方的对抗中,双方死伤对比已经超过一比八甚至达到一比十。

  当然这样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随着手握长枪的机动人员的加入,魏家军全面陷入被动。

  噗呲……

  呜嗷……

  尽管兵士们拿着不趁手的长枪,力道准头都难以控制,但毕竟打击范围扩大了不少。

  魏家军个个彪悍,却也架不住对方人多枪长,局势渐渐朝不利的方向发展。

  混战之中,魏家军的人数劣势显现出来,死伤逐步增加。

  而对方兵士们却仿佛有人指引一般,常常出现在魏家军兵力薄弱的地方,以多击少,占得便宜。

  如此一来,原本死伤比例不复存在,魏家军损失的兵士越来越多。

  形势危急,魏家军必须立刻改变颓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魏大成却在被动的局面下,看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

  山坡上,距离现场调度的那些人不远处,有两个手拿红黑小旗的兵士,根据调度的意图,通过不同的旗语,告诉阵形中的小队长。

  交战双方的优劣情况,现场调度自然尽收眼底,并及时进行阵形微调。

  但由于调度距现场至少五百米远,不可能用喊话的方式发布命令,所以两位旗兵的作用至关重要。

  嗖~~

  魏大成纵身腾空而起,掀起一阵狂风,急速掠向五百米外的山坡。

  以魏大成的修为实力,这点距离根本不算什么,眨眼之间即可到达。

  呼——

  然而,就在魏大成即将接近现场调度的时候,突然眼前闪过一个黄色身影,随即一阵劲风扑面而来。

  显然有人对魏大成实施了偷袭。

  魏大成人在空中,对着黄色身影就是一拳。

  虽然来不及细辨,但魏大成艺高胆大,没有半点闪避,以硬对硬,不留丝毫余地。

  轰——

  两股剧烈震荡的能量涟漪,丝毫无差的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巨大的雷鸣声,震耳欲聋。

  空气中火光四溅,令人目眩。

  待涟漪散尽,出现在魏大成面前的是一个枯瘦干巴的小胡子,正是田边副将。

  田边见魏大成脱离阵营,独自奔山坡而来,便明白对方目的,就是要破坏现场调度。

  只要魏大成破坏了现场调度,魏家军便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而自己,已经是魏家军的仇人,如果今天不能拿下魏家军,那么田边将危在旦夕。

  这一状况,魏大成清楚,田边也清楚。

  于是田边立即从马背上跃出,在空中实施偷袭,希望截住魏大成。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魏大成仅是随手一拳,还是在急速飞行中,就破了自己的强势一击,而且还使自己受了内伤,可见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虽是有心阻拦,却是力不从心,眼见着魏大成从自己身旁掠过,直扑目标。

  “小心……”田边第一时间发出警告,却还是晚了一步。

  只听得‘砰砰’两响,接着传来两声闷哼,那一双旗兵立时报销。

  魏大成一击得手,顺势挥拳攻向另外十几位现场调度。

  嘭啪——

  首当其冲的五位,被轰出去三十多米,在空中喷出一道道火红色灿烂的血花,然后一个个爆体而亡。

  轰——

  一路追赶而来的田边,从怀里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物件,砸向魏大成,被魏大成机敏避过,落在不远处的地上。

  顿时一道浓烟四起火光冲天,爆炸声紧接着传来。

  眼见着山坡上原本平坦的地面,被炸出一个直径五米的大坑,泥土碎石四下乱窜。

  余下的现场调度,又有三四个被极速流窜的碎石砸中面部,疼得是鬼哭狼嚎。

  轰轰~~~~

  田边根本不会顾及手下的伤痛,仍然接二连三的甩出炸弹。

  他心里对魏大成充满了畏惧,不敢以实力与他相斗,但又不可能认输。

  既然已经承认,当日轰炸魏家是自己策划,那么跟魏大成之间就必须是你死我活的状态。

  所以,他要不惜一切代价,将魏大成置于死地,否则死的就是自己。

  至于手下人,哪怕全部死光,只要今天能灭了魏大成,自己都有理由向山下夜塚将军交代。

  在不断的爆炸声中,这一片山坡被轰得面目全非,地面的一层细密杂草早已不见,剩下的是焦黑还冒着热气,同时传出刺鼻的怪味。

  一个个大坑现出山体中坚硬的青石,黄土几乎不见。

  而现场调度还剩下五六位全乎人,其余的非伤即亡。

  “可恶!”哪怕是魏大成,虽然没有受伤,但见到田边居然炸死自己手下现场调度数名,连一点悲痛之色都没有,也禁不住为死伤者鸣冤叫屈。

  山坡下,对战双方对于爆炸声充耳不闻,依旧激烈的拼杀着。

  渐渐的,魏家军由被动转为局势两分,然后又逐渐变成主动。

  原因很简单,鹤翼阵一直没有得到新的指令,还是一味的延续着原来的攻势,被魏家军摸清了套路,本身个人实力又相差悬殊,处于劣势也就顺理成章了。

  而魏大成面对田边的狂轰滥炸,心里的念头更加坚定,就是今天一定要将他斩杀。

  否则,要是等田边抽出身来,将炸弹投进魏家军的阵营之中,那后果不堪设想。

  嗵~~

  田边做梦也不会想到,面对自己投出的炸弹,魏大成居然没有避让,而是直接从空中掠过,一起一落之间,就到了自己身边。

  钵大的拳头,结结实实的轰中胸口。

  魏大成从炸弹的爆炸规律中发现,这种炸弹不会在空中爆炸,只有在碰到实物后才会爆炸,所以他敢于面对飞过来的炸弹,只要不砸中身体就没事。

  于是在田边的惊愕中,魏大成一击即中。

  看着田边那瘦小的身躯,断线风筝一般飞向远处,魏大成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他对自己的拳头有足够的自信,一般与人相斗,若一拳不能奏效,则立即认输。

  既然田边已被击中飞出,那就不需要跟过去查看了。

  罪魁祸首已死,现场调度也不存在了,余下的鹤翼阵对魏家军的威胁,自然越来越小。

  只要魏大成回到自己队伍,稍作安排,便可迅速击溃鹤翼阵。

  嗡~~

  就在魏大成准备帮助魏家军打破鹤翼阵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动弹不了。

  像是整个空间被冻结住了,一股滔天威压自前方笼罩而来,魏大成连呼吸都感觉到局促。

  “魏大成,你好大胆!竟敢带兵来此捣乱,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远方传来一声暴喝,如炸雷般响起,空间为之颤抖,大地为之震动。

  正在竭力拼杀的一千余人,加上受伤倒地无法参战的几百人,不管属于魏家军还是贾本国的兵士,此刻竟然毫无例外的瘫倒在地。

  这是魏大成数十年来,第一次见到只用一声吼叫,就能达到如此令人震撼的威力。

  由此判断,此人的修为至少在战帅中阶,甚至以上。

  整个东巴寨,除了老寨主巴振东以外,绝不会有第二个。

  即便巴豹也不过比自己强一些,但离战帅中阶却还是路途遥远。

  虽然魏大成被暂时禁锢,身体无法移动,但两只眼睛仍然可以清晰的向前观看。

  声音开始发出的时候,还远在天际,等到话音刚刚落下,却见一条人影已至跟前。

  五尺高的身体,胖瘦均匀,身披黄色战袍,看似非常慈祥的一位老者,须发皆黑,与面容的苍老形成强烈度反差。

  这样一位‘娇小玲珑’的老人,若在行人繁杂的集市碰到,都忍不住想伸手搀扶一把。

  没有人能想到,在他的一吼之下,一千多人应声而倒。

  虽然大多数不会毙命,但几乎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伤害。

  而且那还只是吼声的余波,毕竟三分之二以上的兵士是他自己人。

  而他眼睛盯着的,却是被禁锢了的魏大成。

  看似非常吃力的抬起眼皮,却两眼发出精光,如同两把利剑,直直的射向魏大成。

  虽然没有动用一招半式,但仅仅是眼光就已经充满无限的威压。

  逼得魏大成心里发毛,全身紧张,感觉要被他那犀利的目光刺穿一样。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是魏大成?”在魏大成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人的印象。

  但是对方却又好像知道自己,而且还是很熟知的样子。

  看他的修为极高,绝非普通人,怎会出现在这穷乡僻壤,看来一定是犬养二宝手下,某个重要人物。

  “嗬嗬,口口声声找我报仇,居然不知道我是谁。……告诉你,我就是驿馆的主人山下夜塚,你现在可以报仇了。”

  来人桀桀的笑着,狂傲的说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