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意外的条件

第一百七十三章 意外的条件

  所谓驿馆,一般是指传递公文的人员中途休息,或者换马的地方,可以提供食宿。

  原来这里的驿馆没多大,只是几间较为简陋的房屋,外加一个大院。一年也接待不了几个人,处于半闲置状态。

  自从山下夜塚来到这里,经犬养二宝与落英王国王室交涉后,占用了这个驿馆。

  然后大肆扩建,将小小的驿馆变成一个能够屯兵数十万的大营,而且训练设施,后勤供给,所有配套一应俱全。

  尽管现在只居住了一千多人马,但山下夜塚的官衔却是将军。

  一般事务都田边都抢着打理,包括派出爆破小组,去轰炸魏家,山下夜塚都没有插手,甚至都没有听到汇报。

  看着田边忙里忙外,俨然是这里的主管,他心里有时也非常嫉妒甚至讨厌田边。

  自己却又不愿意管这些小事,只好做个甩手掌柜,清闲却也无趣。

  前几天接到通知,要他做好迎接大军的准备。

  山下夜塚很是兴奋,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光杆子将军,终于可以名副其实了。

  便吩咐田边将整个驿馆收拾一番,等待大军的到来。

  今天早晨又接到命令,要求自己下午赶到大叶山一叶堂的总部,执行一项任务。

  快到半路时,想起还有些事情需要当面吩咐田边,便折返回来,却正遇上先前发生的一幕。

  当然,山下夜塚的折返,使得逸尘那边的计划顺利了不少。

  对于田边手下的这些兵士,山下夜塚并不十分关注,但魏大成居然要摧毁整个驿馆,而且在田边的一番轰炸之下,驿馆已是一片狼藉。

  本来只想远远看着,他相信魏大成逃不过田边的轮番轰炸,毕竟他对天雷炸的威力很有信心。

  而且他也不屑跟魏大成这样实力的人交手,却不曾想到,魏大成不仅轻易躲过天雷炸,甚至还将田边一拳轰得飞了出去。

  如果再不出手,剩下的不到一千兵士,很快就会被魏大成消灭殆尽,连整理驿馆的人都没了。

  他并不关心田边以及这一帮兵士的死活,因为这些人,严格意义上是犬养的人,兼具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

  你魏大成找田边报仇,我懒得插手,只要大军一到,副将有的是,反正看着田边也不太顺眼,死了也就死了。

  但是你想要毁掉整个驿馆,那可不行!

  自己正摩拳擦掌,要在与落英王国的战争中大显身手,现在兵士未到,却被你把大本营给摧毁了,岂不是跟我过不去?

  “魏大成,你给我听好了。你反对东巴寨与贾本国联盟,而且敢于在犬养大人当面发作,这一点本将军很欣赏。既然是打仗,就要真刀真枪的干,生死输赢都很痛快。”

  “通过勾结拉拢来达到目的,虽然更容易成功,但总算不太光彩。所以,田边轰炸魏家,尽管得到上面的赞许,我却并不赞同。”

  在显示了自己强大的实力之后,山下夜塚突然换了一副面孔,正如他的长相一般,慈祥而和蔼。

  当然,如果只看表面,那就大错特错了。

  山下夜塚既不慈祥,也不和蔼。

  相反,他是一个在战场上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战争狂人,杀人如麻。

  “但是,这是我的地盘,容不得你撒野。……凭你那点修为实力,连我一掌都经受不了,也罢,你也算是一条汉子,本将军就给你一个机会。你和你的手下,我可以不杀,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这个时候,面对即将成为敌人的魏大成,居然有心思提条件谈判。

  单凭魏大成杀了那么多贾本国的兵士,山下夜塚也有足够的理由直接杀灭。

  “条件?我魏大成技不如人,既然落到你手里,杀剐悉由尊便。但是你要我投降或者卑躬屈膝,万万不可能!”

  以魏大成的铁骨铮铮,让他投降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他当然不相信山下夜塚,除了劝降以外,还会有什么交易可做。

  要么就是以条件做幌子,羞辱戏弄之后,再下杀手。

  无论哪一种,魏大成感觉都没有接受的可能。

  “谁要你投降了?我看你是条汉子,杀你也应该是战场上,才能显示出本将军的手段,也算是对你的最大尊重。你想得太多了。”

  山下夜塚淡淡地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你带兵前来,把我的驿馆弄得惨不忍睹,而我的兵士也被你们杀死不少。”

  “……所以你们必须留下来,把驿馆全部整理干净,才可以离开。”

  “什么?……整理驿馆,亏你想得出来!”

  听得山下夜塚的解释,魏大成是哭笑不得。

  这些年,你们贾本国明里暗里做了多少坏事,害了多少家庭,早已是敌对状态。

  想我魏大成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能会低声下气帮你干活呢?

  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休想!

  这家伙活了一大把年纪,还是个将军,听说曾经在一次战役中,杀敌数十万,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弯刀所指,所向披靡,山下夜塚,勇猛无敌。

  海岛周边的一些小国,经他手所灭的不下十余个,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侩子手,战争狂。

  这样一个常人闻之色变的大魔头,居然会提出这么令人难以置信的条件。

  不仅是魏大成,几乎在场所有人,包括山下夜塚自己的那些手下兵士,都强烈地一致认为,山下夜塚脑残了,而且是无可救药的那种。

  “哈哈……我知道,你们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我的条件就这么简单。我要杀你那是在战场上,私下里我们无怨无仇,我为什么要杀你?”

  “我在战场上杀人不眨眼,那是因为我只有杀光敌人,自己才不会被杀,何况那也是我的使命所在。”

  “一旦开战,哪怕是再好的朋友,只要立场不同,那就是你死我活,没有半点犹豫。……但是我没有无故杀过一位妇孺孩童。所以,我从不会因为自己杀人而觉得可耻,相反我感到无上荣光。”

  说到这里,山下夜塚不禁挺了挺他那不算宽阔的胸膛,眼里闪烁出一种光芒。

  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个久违的年代,他渴望战争,不屑于那种政治上的占领。

  他认为,凭武力平定天下,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存在侵略。

  只要是军人,大家各尽所能,倾力一战,胜者为王,是这个世界上最公平的法则。

  山下夜塚喜欢寻觅战机,非常好战,却从不屠杀无辜老百姓。

  对于自己欣赏的硬汉,除了在战场上予以致命一击外,绝不会在其他场合随意出手。

  所以,山下夜塚经常是手中无兵,光杆司令一个。

  由于好战,可能会因为执着于某个局部的胜负而延误整个战略局面。

  这是贾本国高层对他唯一顾忌的地方。

  而且山下夜塚对于犬养二宝的不择手段,很是反感,他认为犬养玩弄阴谋,不配作为贾本国的特使,更不应该得到陛下的绝对信任。

  但是,犬养二宝的地位和权势,都远在山下夜塚之上,而且直接参与对落英王国作战的决策。

  相反,对于山下夜塚来说,只有在高层确定了战争的范围,作战的对象,然后根据战争的需要,提前配备相应的兵力,才能够将兵士交到他的手里。

  “……你杀田边是跟他有仇,我可以不管。但我这驿馆里要用来屯兵,是大营而不是战场。……你们搞的破坏,难道还要本将军收拾吗?”

  身为将军,山下夜塚有时觉得很憋屈,却又不善于沟通,以至于田边都不太在意他。

  即使这样,山下夜塚提出的条件也完全出乎大家的预料。

  特别是面对魏大成,山下夜塚的修为实力都远远强于对方,甚至只要伸手轻轻一捏,就足以要了对方的命。

  却不惜以商量的口气,提出这么一个不疼不痒的条件。

  实在让人匪夷所思,但这就是山下夜塚,一个另类的战争狂人。

  “不错,因为我们到了这里,才造成了这种一片狼藉的驿馆,确实应该由我们清理。但是,我们是敌对双方,迟早会有一战,我实在找不出能够答应你的理由。……恕难从命!”

  道理没错,魏大成甚至觉得山下夜塚说得句句在理,而且非常公道。

  若自己是旁观者,一定会帮着山下夜塚去劝对方,看人家多通情达理。

  人被你杀了,地也被你毁了,现在能杀又不杀你,只叫你清理一下战场,难道你还不愿意,那也太……

  “魏大成,你找不出答应的理由,难道找得出拒绝的理由吗?……就为了我们是所谓的敌人,愿意让这几百号人白白牺牲,你觉得够英雄是吧?如果我以这些人的性命相胁,你觉得怎样?你在不在意他们的死活?”

  山下夜塚的话说得很明白,你魏大成要是不答应,那么魏家军这几百条人命,可攥在我手里。

  就算你魏大成是英雄,视死如归,但那几百魏家军,可都是你生死相依的兄弟,你能不管不顾么。

  而且你现在被我禁锢,根本没有资格谈条件。

  山下夜塚静静地等着,他倒要看看魏大成会怎样回答。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