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欠人情

第一百七十四章 欠人情

  “山下夜塚,你问得好,我当然在意兄弟们的死活,而且我愿意以自己的性命换取他们中任何一位,但是,我们宁愿死也不会向敌人屈服。”

  见山下夜塚拿魏家军要挟,魏大成的眼里闪过一丝犹豫,但依然正气凛然的说道:

  “不像你,眼睁睁看着田边被我打死,都不会伸手救他。……对下属这样残忍的将军,根本不配做将军,还有什么资格要我答应你的条件?”

  魏大成说的是事实,只要山下夜塚一个念头,或许就能救下田边,但他却选择冷眼旁观。

  若是山下夜塚出手,田边根本不会死在魏大成手下,而且数百魏家军也一个逃不了。

  他不仅没有救田边,甚至连魏大成都不杀,却有心情跟魏大成讨价还价。

  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从地上爬起来,向山下夜塚投去忌惮而又仇恨的目光,魏大成知道,兄弟们跟自己一样,都是宁死不屈。

  “你说得对,我们是敌人,……田边的所作所为,有些我知道,也没有制止,就像你杀他,我没有出手一样。……我喜欢战争,渴望征服,却又痛恨用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对于田边,该奖还是该罚,我不知道。”

  山下夜塚的目光忽然有些呆滞,仿佛被什么所困惑。

  他死死地盯住魏大成,看了好一会儿,像是在找寻着什么。

  然而山下夜塚失望的发现,对于这些魏家军,即使将他们全部斩杀,也不能使他们答应条件。

  一丝寒光从山下夜塚的眼中闪过,却又瞬间即逝,他摇了摇头。

  叹了一口气之后,很快又恢复了他那特有的精湛眼神:

  “……罢了,魏大成,本将军暂且放过你们。他日如果战场相见,我会毫不留情的将你们一个个斩杀。”

  魏大成的以及魏家军的不屈,让山下夜塚感觉到一种压力,他觉得贾本国和落英王国的这一战,并不是国内宣传的那样容易,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要是现在出手灭了魏家军,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而且还可以震慑东巴寨。

  但山下夜塚是一个骄傲的将军,也是一条光明磊落的汉子,终究不会做出有损威名的事来。

  “好,带上伤亡的兄弟们。我们走!”

  山下夜塚的空间禁锢一除,魏大成马上活动自如。

  虽然不明白,山下夜塚为什么这么轻易就放了自己,但魏大成心里清楚,只有赶紧离开驿馆,才是最安全的。

  于是不做过多停留,魏大成对着魏家军挥了挥手,打开大门,率众离去。

  只是在出门的时候,魏大成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贾本国兵士,叹息一声扭头就走。

  人已走远,却留下一句话随风飘了过来:“山下夜塚,我欠你一个人情。你确实跟田边不同,但是若在战场遭遇,我魏大成是绝不会记得这个人情的……”

  “大成,你太鲁莽了!”

  回到东巴寨,巴豹略带责备的口气,对魏大成说道:“明天就是犬养二宝和我约定的时间,你这样做不是打草惊蛇吗?”

  贾本国与东巴寨的合作联盟,明天就要定夺,却在今天发生了魏大成大闹驿馆的事。如果犬养因此追究魏大成的话,必然会妨碍巴豹计划的进行。

  “少寨主,这件事不能怪大成,我也有份。”

  端木睿抢在魏大成之前,接过话头:“虽然确实有些鲁莽,但未必是坏事。至少已经查明,二十年前的袭击,是田边所为,而且有可能是犬养二宝授意。”

  “哦……真的?”

  巴豹一惊,虽然心里早有怀疑,但听到端木睿的确认,却还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真的。但是那次田边主要任务并非袭击,而是试验天雷炸,怕你们泄露出去,所以才杀人灭口。”端木睿解释道:“大成已经杀了田边,也算是报了仇了。”

  “犬养二宝不死,这个仇都不算全报。”

  巴豹转身对魏大成说:“大成,明天你暂避一下,就不要与犬养二宝碰面了。”

  “少寨主,根据大成在驿馆遭遇的情况来看,山下夜塚和犬养二宝之间,关系有些微妙。一个是冲锋陷阵勇往直前,一个是阴险狡诈手段卑鄙。”

  端木睿一边说着一边还在思考一个问题:

  按理说大战在即,应该尽早配备给山下夜塚军队,以完成磨合并布置战术,但是驿馆内一共只有一千多人马,还基本上由田边管理。

  ……据了解,以前攻打海岛周边小国的时候,山下夜塚都是主将甚至战场总指挥。

  虽然过几天会有大批军队开到驿馆,可能有数十万之巨。

  但是端木睿隐隐觉得,这一次山下夜塚的位置有些飘忽。

  首先,他肯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将,主将另有其人;再者,在这里屯兵几十万,与王城的距离太远,一旦战事爆发,山下夜塚的军队开拔到前线要耗去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到时候战斗力必然下降。

  这些,犬养二宝不可能不知道,而且也不应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所以端木睿怀疑,这几十万人可能不会投入主战场。

  听着端木睿的分析,巴豹心里也在做一些推测,沉思良久,忽然问道:

  “端木先生,你说,山下夜塚这几十万军队,会不会是用来对付我们的?”

  “对!我也是这样猜测。”

  如果按照犬养二宝的要求,出精兵二十万前往王城,那么东巴寨必然空虚。

  到时只要山下夜塚出击,东巴寨定然不保。

  虽然守寨兵士数量不占劣势,但面对训练有素,作战经验丰富的贾本.队,加上对方还有天雷炸这样的强力武器做后盾,好想守住非常困难。

  端木睿眉头紧锁,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无论犬养二宝是否怀疑巴豹的合作诚意,都一定会对东巴寨采取行动。

  而东巴寨同样不管能不能将计就计,也必须出兵王城。

  这样一来,东巴寨的空虚无法避免,而且如果明天直接拒绝犬养二宝,那么很有可能马上就会兵临城下,东巴寨更是难保。

  除非……

  端木睿目光一亮,说道:“少寨主,我们赶紧将驿馆的情况汇报给亲王大人,看看能不能从其他地方调集一些守寨的兵士。……另外,我们应该想办法利用山下夜塚和犬养二宝的微妙关系。”

  “对,我们应该想一个万全之策……”

  巴豹与端木睿相处多年,相互之间已经非常默契。

  很多时候,只需一个眼神,彼此就已经心领神会。

  近段时间,落英王国王城附近,各个城镇都陆陆续续住进了不少人。

  贩夫走卒,江湖艺人,散修武者,巫师术士,三教九流,不一而足。

  一些客栈的老板,激动得眉开眼笑,张罗着让小二赶紧将各个角落都清理干净,说不定就能多出一个铺位,那就是多一笔收入。

  随着人流的大批涌入,各大档次高的客栈,纷纷调整各项服务价格,有的已经比平时翻了几倍,依然人满为患。

  甚至不少大型客栈,早已被一些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土豪们,直接高价包下,不允许外人进入。

  也有头脑灵活的投机分子,先付定金包下那些豪华大气的客栈,以翻个几倍的价格转手让出。

  只在一进一出之间,钱袋里就丰厚起来。

  “让开!……统统让开!”

  一阵粗鲁的叫喊声传来,然后是一批一百多人的队伍,还有二十多位精壮汉子,两个一组,抬着十几个大木箱。

  看起来木箱不是特别重,但这些人还是很小心地,速度非常缓慢地,逐个进入樱花客栈。

  樱花客栈,在城外镇不算档次最高,但面积很大,而且价格昂贵,一般人根本住不起。

  却在三天前居然被人以高出常价十倍的价格,将一千多个房间全部包下。

  甚至之前已经住进的客人,也被他们客客气气地,以双倍的补偿请了出去。

  除了原本客栈的人员,不再有一个外人。

  “哇……这些人一定是在哪儿发财了,看他们小心翼翼的样子,这些箱子里装的应该都是贵重物品。”

  “那是自然,不过人家这已经是第四批了,前三批的箱子数量比这个多多了。加上这一批,至少有一百箱了。”

  “……这么多?真是超级土豪。……也不知道他们是何方神圣?”

  “每次都是这样,只见到干活的,没有看到老板出现。……会不会是佣兵押送货物?”

  “不可能。哪有佣兵付得起这么高的客栈费用,而且这些东西比一般小国的上贡还要多。”

  虽是傍晚时分,街上的路人还是很多,见到这些人大张旗鼓的抬运物资,大伙儿是议论纷纷。

  而在人群的后面,有一双眼睛也是紧紧地盯着,不露声色的默记着木箱的数量,以及放置的大概方位。

  待到这批木箱搬运完毕,这个人闪身隐到街角的暗处。

  掏出一块传信玉,写道“樱花客栈进木箱一百二十五只,疑是天雷炸,巴三。”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