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归属

第一百七十七章 归属

  没有人看见是谁动的手,却每个人心里都产生了巨大的恐惧。

  未曾露面,却一掌击爆数丈开外的战将六品高手。

  虽然没有人见到,但宾客中修为达到战将五品以上的高手,完全可以凭感觉,知道此杀气乃由修为高深者,以掌力发出。

  如此强横的实力,在这些世家公子的眼里,何止是仰望的存在,根本就是杀神降临。

  更让人看不懂的是,斩杀一个排名前五的世家子弟,却如同死了一条狗一样,居然没有引起世家的报复。

  观城楼依然风平浪静,照样开门营业,甚至连一个晶币的赔偿,都没有付出。

  由此可见,观城楼背后的势力,绝非世家可以撼动。

  但观城楼的各项交易,却又公平公正,不偏不倚,全部公开,没有丝毫猫腻。

  只要你出得起价,拍品就一定归你所有。

  至于离开观城楼方圆十里之后,被人掠夺,那就一概不负责任了。

  观城楼是一个神秘而又可怕的地方,却又是诱惑而且向往的去处。

  怀着忌惮甚至敬畏的心,小心翼翼地满足自己的猎艳需求。

  也着实难为了这些纨绔子弟,但观城楼的深不可测,却通过他们之口,越传越玄乎。

  同样神秘的还有观城楼的主人,从来没人见过,也不知道此人何等身份,有何依仗,居然敢面对王城,甚至超越王宫。

  地势上可以俯瞰王城,财富上力压王城。

  却仍然屹立不倒,保持长时间的强盛之势。

  “……三万一千。”东木公子身旁的中年汉子喊道。

  经过多轮竞价,价值三千晶币的龙凤玉佩已经变成天价。

  而那位托盘美女依然面带微笑,淡然自若地等待着自己命运的归属。

  只是偶尔露出一颦一笑,更是迷得两位世家公子心如猫抓。

  他们对于一千一次的加价非常不满,恨不得亲自上阵,三下两下赢得美人入怀。

  却又碍于身份,以及家族规矩,只得作罢。

  “……三万二千。”褐衣老者这次是不紧不慢地出价。

  ……

  “……东野公子,出价五万。”又经过多次竞争,褐衣老者咬咬牙,终于说出了一个犹豫再三的价码。

  同时拿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对面,露出一丝嘲讽的神态。

  一般来说,这个价格早已超出了大家心里预期。

  即使面对两大世家公子,纨绔子弟,五万晶币也绝对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数字。

  “野驴,好样的!”东野公子对着褐衣老者竖起了大拇指,很是赞赏。

  “……”青衣汉子一阵嗫嚅,却始终没有报出新的价码。

  “木兴,怎么了?快点报价!”面色铁青的东木公子,已经按耐不住了,见木兴嘴里喃喃地终究没有发出声音,很是恼火。

  “公子,这个……我们今天的出价已经到了上限,不能再加了。”木兴低着头,轻声提醒道。

  “胡说!再加!离十万还远着呢。”东木公子势在必得,根本不理会木兴的提醒。

  “公子,早上已经花去五万,再加就要超出东木将军的规定了。……只怕公子回去要受到责罚,小的更是担待不起。”

  木兴面露难色,期期艾艾地说道。

  “哦?我把这茬给忘了,……那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反正这外夷洋妞本公子是要定了,绝不会让给东野昆那小子。”

  虽然明知家族规定每天不能超过十万晶币,但他仍然不甘心。

  想到如果自己输了,而且是输给东野昆,实在不能忍受,便撺掇木兴帮忙想些歪点子。

  “这……”木兴欲言又止。

  他所能想到的,无非就是自己想办法凑些晶币,暂时填补空缺,等过几天开销稍微小点的时候,再把帐做平。

  虽然也是违反规定,但一般没有人追究。

  而且以往也没少干过,只要报账的时候,小心一点,不露出马脚就行。

  不过令木兴难办的是,这两位公子哥较起劲来,根本不知道最后的价位是多少。

  而自己现场能够筹措的数额也非常有限,恐怕难以满足竞价所需。

  “东木盛,不行了吧。跟我斗?你还差点。”

  从对面包厢传来东野昆的声音,充满不屑和嘲讽。

  “你……木兴,叫价!”

  被一个比自己年纪小了许多的毛头小子揶揄,东木盛心里很不爽,却又没有反驳的理由,无奈之下只好催着木兴出价。

  “十万!”此价一出,整个楼面顿时一片寂静。

  东木盛和东野昆同时愣了一愣,暗道木兴竟然一下子从五万跳到十万,这小子哪来这么大的魄力?

  就算是晶币再多,也该一点一点加上去才对,难道这小子私设了小金库,否则这口气怎么就这么大呢。

  一念之下,二位公子哥齐齐看向木兴,却发现木兴也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究竟是谁如此财大气粗,不仅敢于向王城二位世家公子叫板,而且硬生生的将价格抬高一倍。……好大的胆子。”

  “也可能人家根本不知道,这两位世家公子哥的具体身份,只是见色心喜,或者仗着财大气粗,在气势上压过他们而已。”

  “那样的话更麻烦,一个将军后人,一个王宫总管子弟,哪一个都惹不起。……或许是外来的暴发户,不知轻重。”

  “未必,敢于随手一掷就是十万的主,绝非简单的暴发户,一定大有来头。”

  “别多想了,看着就是。……这些人,我们一个都招惹不起。”

  原来,十万的价格并不是木兴所出,乃是从两位公子哥中间的一间包厢传出。

  该间包厢属于观城楼的至尊包厢,一般的王公贵族子弟,是舍不得花三万晶币,仅仅在里面坐上一两个时辰的。

  像东木盛和东野昆的包厢,属于中等偏上的级别,花费不过三千晶币,就已经让来往的商贾羡慕不已,连自己的感觉也很不错。

  那间至尊包厢一年之中,能有十个月的时间闲置,如同摆设一般。

  想不到今天却迎来一位开口就是十万晶币的客人,虽然包厢的门关着,见不到那人的风采。

  但是仅凭那份胆识就已经让人感觉,整个至尊包厢都充满强烈的气场,散发出令人敬畏的气息。

  包括东木盛和东野昆在内,都不知不觉地感觉到来者的不凡。

  面对十万的喊价,二位公子哥没有显示出任何的不满。

  既没有继续竞价,也没有出言指责。

  相反,还流露出一探究竟的想法。

  “……十万,还有没有更高的?”除了少数几个人在轻声议论,大厅内一片寂静。

  此刻拍卖师的询价声显得有些声嘶力竭,分外刺耳。

  尽管早已超出预料,但拍卖师还是压抑着内心的狂喜,例行公事的询价。

  一般情况下,花费一千晶币,就可以买到非常标致的姑娘,而且是一辈子归自己所有。

  现在这样一个异域美女,虽然经过**已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毕竟价格要高出百倍。

  也只有在观城楼,才能看到一个美女能够卖出数万甚至十万的价格。

  这已经不仅仅是晶币的事了,它关系到面子、品位、身份,档次等等。

  尽管来到观城楼的商贾们,掏出十万晶币并不是什么难事,其中也有不少人喜好这口。

  然而先是面对两位落英王国最大的世家公子,再加上一个敢于挑战两位世家公子的神秘人物,商贾们绝对不敢造次。

  大家都在静静地旁观,看看拍品的最后归属。

  于是在拍卖师独自的重复几遍询价之后,价格停留在十万晶币。龙凤玉佩和异域美女一起,被宣布归于至尊包厢的客人所有。

  虽然价格超出常规,那位‘得宝’的客人身份也有些神秘,但对于观城楼来说,只是一笔生意而已,到此应该落下帷幕。

  商贾们见归属已定,不觉有些兴致索然,有的准备起身离去。

  却忽然发现,至尊包厢内此刻走出两位中年文士,分别来到东野昆和东木盛的包厢前,与两位公子耳语几句。

  随后就见两位公子,满怀激动地跟着文士,快步进入至尊包厢。

  就在大家纷纷猜测的过程中,两位公子哥带着不同的表情,东野昆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东木盛虽然也是面露微笑,但明显有些失落。

  不过二人都没有过多停留,只是在文士的带领下,随拍卖师进入观城楼的内堂。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东野昆拥着那位托盘美女,东木盛则是拿着龙凤玉佩,相继离开观城楼。

  临走的时候,并没有去至尊包厢辞行,更没有致谢,就这么扬长而去。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外面的众多宾客不得而知,只是留下了无边的遐想,和无尽的猜测。

  至尊包厢神秘人物的身份,两位世家公子与这位神秘人物的关系,以及拍品为何最后归东野昆所有,这些都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大家议论的话题。

  而这件事也迅速的传遍落英王国,变成了茶余饭后街头巷尾的谈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