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求助

第一百七十八章 求助

  “太子殿下,您说这一招会不会把水搞浑,让他们相互猜忌?”

  观城楼的某一处,中年文士正俯身对着一个衣着华丽,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说道。

  “哼,他们越乱越好,孤王就是要搅乱现有的局面,看看东木和东野两个家族谁能挺到最后。……还有东方家,都要密切关注。”

  被称做太子的那位,窝在硕大的皮椅中,抬了抬眼皮,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太子殿下真是高明,只用了一个女人,就足以把落英王国的王宫闹翻天。……看来,落英王国想不灭亡都不行了。等大军一到,您很快就可以接手这个富饶而又美丽的王国了。”

  中年文士满脸堆笑,一副谄媚的奴才相。

  “哈,哈哈,哈哈哈……落英王国已是我囊中之物,大好河山,物华天宝,终将归属我龟蛋太子。”

  龟蛋太子难掩激动之情,脸上褶子揪成一团,青筋暴起,仿佛打了鸡血一般。

  从皮椅中一跃而起,挥了挥拳头,情绪激昂的说道。

  “吩咐下去,贾本国的秘密精英们,尽力将王城特别是王宫的局势搞浑,……浑水摸鱼才是省力又能达到效果的最可靠手段,还有对于东野和东木家族,不要刻意隐瞒我的身份。”

  ……

  “混账东西!你就知道寻花问柳,也不想想,人家为何花十万晶币拍下,却又白白送给你,……明明是个陷阱,你还以为是馅饼。”

  落英王国的财政大臣,也就是大总管东野良大人,此刻正怒气冲冲的对着东野昆咆哮:

  “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就接下这么诡异的馈赠,给自己脖子上套一个致命的绳索,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在这个特别敏感的时刻,说不定我们整个东野家族,都会毁在你的手里。”

  堂堂东野总管,此刻丝毫没有上位者的威风,反倒像被逼入墙角的老鼠,急得上蹿下跳。

  “野驴,你也是头蠢驴!”

  骂完了东野昆,回过头来指着野驴的鼻子,冷着脸,吼道:

  “人家为什么不送给东木盛,堂堂大将军东木崖的家族公子,居然不如这个毛头小子,你是怎么办事的?……限你三日之内,查清那位神秘贵宾的真实身份,若是出现差池,就叫随从把你的脑袋带回来吧。”

  “是!卑职明白。”

  东野良的震怒让野驴冷汗涔涔,原本以为东野昆白捡了一个异域美女,却不料被老爷子一分析,居然是一个圈套。

  最近一段时间,王宫内外都在不遗余力的坚壁清野,肃清内奸。

  陛下态度十分坚决的下令,对于跟贾本国有牵扯的人,哪怕错杀也绝不放过。

  只要有线索,必须一查到底,无论牵扯到谁,都不准绕过去。

  即便王公大臣,位高权重者,一律不得例外。

  这是一个死命令,没有缓和的余地。

  一时间整个王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不少位高权重的官员,顷刻之间变为阶下囚,有的甚至被株连三族。

  还有一些官员,莫名其妙的失去踪迹,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搞的是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其中不乏一些心怀叵测的官员,趁机煽风点火,造谣中伤,加上暗藏的贾本国奸细,将局势更是引向混乱。

  原本合作得‘亲密无间’的落英王国三巨头,相爷东方昱,总管东野良,将军东木崖,这时为了自保,也不惜相互攻讦,相互拆台。

  在这样的节骨眼上,东野昆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叫老爷子如何不急。

  同样急的还有大将军东木崖,在听到街头巷尾的议论后,赶紧将东木盛叫来了解事情的原委。

  “……我没有见到那位神秘人物,只是经过文士的嘴里,了解到送玉佩给我的原因。人家说我都快人到中年了,不再像毛头小子那样肤浅,比较适合玩玩玉佩之类的精巧艺术,而东野昆是少年英雄,血气方刚,美女自然应该送给他。”

  “那小子也是,看到洋妞眼都直了,就差哈喇子没流下来了……这事跟我没什么大关系。”

  东木盛低着头,把事情的经过复述一遍,当然略过一些价格竞争的内容,却将东野昆的好色大肆渲染了一番。

  说完满不在乎的朝着祖父东木崖笑了笑,很轻松的准备扭头就走。

  啪啪——

  两个清脆的大耳刮子,扇在东木盛那张瘦削的脸上,顿时他的脸部不仅变得丰满起来,还变得精彩纷呈。

  鼻子嘴角鲜血直流,嘴里还含着几颗被打掉的门牙,呜呜的不敢叫出声。

  “没出息的东西!口不对心,分明是觊觎美色,指使木兴与那野豹纠缠,被别人瞅准空当,诱入圈套。……你什么样的珠宝玉石没有玩过?偏偏会接受这么一块低劣的货色,被人利用,对整个家族带来威胁。”

  “……不要以为你只是拿了一个不起眼的玉佩,就可以撇清干系,相反更容易让人遐想无限。”

  比如会猜测,是欲盖弥彰呢,还是另有深意……

  三大世家彼此明争暗斗多年,特别是总管东野良,一直在盯着东木家。

  东方相爷虽然表面上一团和气,暗地里也是希望东木或者东野家,出点什么差错。

  “还有一点,我要告诉你,落英王国的王公大臣们中间,一定有贾本国的奸细,陛下早已暗中排查。……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那么不自爱,跟东野昆那样的纨绔子弟混在一起,真正是让我大失所望。”

  东木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想着自己好歹也是威风凛凛,怎么就出了个东木盛这样的混蛋后辈。

  但事情既然出了,首先得想办法解决,于是叹了口气,说道:

  “这些天你哪儿都不要去,更不要口没遮拦,好好给我闭门反省,……希望能够安全度过这一关。等战争爆发,我要让那些怀疑东木家族的人们看看,我东木崖杀敌报国,绝不会辱没大将军的威名。”

  一个美女,一块玉佩,让落英王国三巨头的其中两家,乱成了一锅粥。

  龟蛋太子果然会折腾,只不过花了十万晶币,就可以扰乱敌方高层。

  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式,疑神疑鬼是人的天性,只要触动某根神经,就会引发。

  龟蛋太子需要的浑水摸鱼效果,似乎已经达到。

  跟当事者那两家相比,最风平浪静的要属相爷府。

  清瘦白须,文质彬彬的东方昱大人,此刻正端坐院中。

  太师椅旁站着两个婢女,伸出细嫩洁白的纤纤玉手,小心翼翼的在相爷背上轻轻的捶捏着。

  “禀相爷……”一个精干的汉子快速进入,似是有事汇报。

  东方昱先是用眼神制止了汉子,待两位婢女知趣的退下后,方才问道:“什么事?这么慌张。”

  “相爷,小的已经查明,观城楼的那位神秘人物就是贾本国的龟蛋太子。”汉子恭敬的答道。

  “果然是他!这事也只有他能干得出来。……太小儿科了,除了制造一些混乱,根本就没有用。他也太小看落英王国了,……真是久居岛国,坐井观天。”

  东方昱慢慢的将整个身体蜷入太师椅,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仿佛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不愧为落英王国的相爷,他的分析很有见地:

  龟蛋太子此举的目的,是想让东野良和东木崖难言清白,或者让他们为了自保而相互指责。

  ……但龟蛋太子没有想到的是,这样反而使他们团结起来。

  而且,在大战将至的敏感时刻,大张旗鼓的高调送礼,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原本怀疑东野良和东木崖的大臣们,只要知道神秘人物的身份,竟然是贾本国的龟蛋太子,就必然会重新整理心中的疑虑。

  ……大家都是聪明人,岂能看不出这所谓的猫腻。到头来却是帮助他们洗脱了通敌的嫌疑,真可谓弄巧成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既然这样,我们应该早作打算,不要把自己绕进去。……吩咐下去,继续监视龟蛋太子的一举一动,随时向我汇报。”

  说完,东方昱缓缓闭上眼睛,像是有些疲倦,不再搭理眼前的汉子。

  “是!相爷。”虽然东方昱呈假寐状态,但那汉子仍然双足并拢,昂首挺胸,中气十足的回答。

  在东方昱之后,东野良和东木崖,甚至其他一些位高权重的大臣们,也很快知道了龟蛋太子的身份,一时间议论纷纷,王城极度热闹起来。

  东野良和东木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处处遇到质疑和不屑的眼神。

  情急之下,顾不得双方曾经因为军队经费而产生的龃龉,而一同前往相府,请求相爷帮助。

  “难得二位大驾光临,东方昱不胜荣幸。”对于东野良和东木崖联袂而来,东方昱似乎并不感到意外。

  同朝为官多年,彼此已是老相识了。

  虽然按照单纯的官阶来说,相爷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比这二位稍高。

  但东方昱从来不摆架子,比较随意。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3414.html